為什麼《Borderlands》系列都用瘋子當封面?
2020年03月25日14:53

  2009 年,一位手指在自己腦袋上比劃的赤膊瘋子在《Borderlands》封面上亮相,讓“裝備驅動+ FPS”這一新品類進入玩家視野。雖然概念在當年略顯超前,好在口碑銷量雙豐收,讓業界有“FPS 還能這麼做”的驚訝感,從而在之後十餘年的遊戲行業中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在隨後的《Borderlands2》、《前傳》、《Borderlands3》里,瘋子依舊擔當起封面重任,讓無數玩家一臉疑惑:這不就是遊戲里常見的小怪嗎?憑什麼能成為系列封面?

《Borderlands傳說》:沒錯我是個叛徒
《Borderlands傳說》:沒錯我是個叛徒

  論遊戲角色知名度,曆代秘藏獵人哪個不比瘋子更有名氣?更有貫穿系列始終、氣魄勝過秘藏獵人的吉祥物“小吵鬧”,用它做封面難道不好嗎?

  還真不好,不用瘋子做封面的《Borderlands》就不是那個味。

  從背景設定開始瘋

  故事要從潘多拉的起源說起。潘多拉星球並不是自然的產物,而是神秘的高科技種族鎰族人(Eridian)創造出來的監獄,用鎰元素的力量來囚禁宇宙實體“毀滅者”,而《Borderlands2》的秘藏“武士”實為守護監獄的巨型兵器。

  鎰族人以自我犧牲為代價,把毀滅者封印在潘多拉星球里,為了保證毀滅者不突破囚禁和週期性進食,鎰族人對外傳播出一個謠言:來尋找秘藏開啟嶄新的未來吧!

如果真有人傻乎乎尋找秘藏,下場就是成為毀滅者的口糧
如果真有人傻乎乎尋找秘藏,下場就是成為毀滅者的口糧

  多年之後,還真有個傻乎乎的 Atlas 來到潘多拉,建立殖民地、挖掘遺蹟。後起之秀 Dahl 藉著“開採資源”的名義也來到潘多拉,實則想要從秘藏中分得一杯羹。Dahl 帶著大批罪犯來到潘多拉掠奪資源,客觀上完善了潘多拉的基礎設施,交通網絡、Echo 網絡等技術給潘多拉上的人類帶來不少便捷條件。

  而罪犯的命運不必多說。一邊吃不飽穿不暖,一邊在企業重壓下成為廉價勞動力,在充滿腐蝕液體、致命岩漿的環境中開礦,在潘多拉星球的土著生物之間“荒野求生”,每天都生活在死亡邊緣。

  Atlas 下屬的赤矛雖是企業的強權走狗,但他們客觀上維持了潘多拉的秩序,有正常的秩序才能穩重發展經濟。Dahl 雖是血汗工廠的代名詞,但他們為苦力提供了庇護,(儘量)免受狂野生物的襲擊。

  但資本家畢竟是資本家,終於有一天,Atlas 和 Dahl 在潘多拉上吃飽喝足,紛紛拋棄失去價值的潘多拉,並把這些罪犯苦力拋棄在狂野的潘多拉上。

  苦力們“十年寒窗苦做工”,終於成為(毫無價值的)自由人,他們會怎麼想?

  “噫!好了!我自由了!”

  喊罷往後一跤跌倒。昨天還是 996 勉強餬口的苦力,今天突然翻身做主人,明天卻成了怪物的盤中餐。狂野潘多拉上的土著生物對自己虎視眈眈,不用受到資本家的壓榨,卻又失去了企業的庇護。苦力們抱團取暖,每天都在“鬼門關”掙紮求生。

  價值觀和世界觀盡數崩塌,恰如“迷茫的一代”和“垮掉的一代”,大悲大喜之間,不瘋才怪。

  在文化中繼續瘋

  《Borderlands》不僅背景設定極盡瘋狂,在遊戲表現上更是極盡瘋狂之能事。

  掀馬桶、翻嘔吐物找槍的遊戲世界上能有幾個?不羈的《Borderlands》看似是個不動腦子的“沒文化”遊戲,實則通過各式彩蛋讓《Borderlands》系列的文化元素豐富到超乎想像。

  從流行文化來看,《Batman》是《Borderlands》的常客,《Borderlands2》就有一位名為“拉克俠”(Rakkman)的小怪,身邊的 ECHO 日誌名為《The Rakk Knight》,明顯致敬諾蘭Batman電影《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在《Borderlands3》里也有拉克俠出場,空中還能看到“Batman”標誌性的探照燈光線。

  從文學來看,莎士比亞的《麥克白》、《哈姆雷特》是遊戲台詞里的常客,《銀河系漫遊指南》、《The Lord of the Rings》的情節更被搬進遊戲里,《愛麗絲夢遊仙境》成了一個“自殺換成就”的典型。

跳進避難所大坑就能來一個“秘藏獵人夢遊仙境”
跳進避難所大坑就能來一個“秘藏獵人夢遊仙境”

  電影、動漫、音樂玩梗更是家常便飯,在《Borderlands3》里玩家能體驗被“一拳”一拳解決的快感,還能爆出一把十分強力的 Jakobs 霰彈(狙擊)槍。

感受“埼玉老師”的恐怖戰鬥力
感受“埼玉老師”的恐怖戰鬥力

  涉獵不深的玩家可能感覺不到文化梗的存在,然而一旦深入遊戲的氛圍里就會有“在遍地是無腦瘋子的潘多拉尋找文化梗是否搞錯了什麼”的迷思。

《Borderlands3》預告片里瘋子騎子彈的橋段恰似《奇愛博士》騎核彈
《Borderlands3》預告片里瘋子騎子彈的橋段恰似《奇愛博士》騎核彈

  在故事流程瘋到底

  雖然民風淳樸的潘多拉世界充滿了瘋狂,但玩家扮演的秘藏獵人就不是瘋子嗎?我們從讓人津津樂道的“帥傑克消亡史”之中就能窺見一二。

  初代《Borderlands》的四位秘藏獵人的來頭不小,每人身上都背負著巨額賞金,昭示著秘藏獵人曾經的罪行。

  秘藏獵人的黑曆史簡直罄竹難書,可能有人會說,賞金是 Atlas 發起的,有可能在陷害秘藏獵人。我們拋開這些賞金不談,秘藏獵人打開秘藏的動機是什麼?當然是想藉著秘藏出人頭地、衣食無憂。

  而帥傑克可謂是普通人“邁向人生巔峰”的典型案例。在傑克還“不夠帥”的幼年經曆中,爹死媽出走,傑克和祖母生活在一起,但祖母卻有暴力傾向,經常用一把可怖的斧子“關愛”他。這也是傑克長大後性格扭曲的原因之一。

  進入 Hyperion 工作後,身為普通程序員的他時刻抓住機會,不惜代價爬上 Hyperion 的最高位。期間少不了陷害、開黑槍、背後使絆的肮髒手段,這些我們在《前傳》里也能看到。

  可以說不論是秘藏獵人還是傑克,都有不可告人的黑曆史,他們都不是純粹的好人。但是秘藏獵人卻成了潘多拉的英雄,傑克成為萬人唾棄的大壞蛋,為什麼會這樣?

  因為人都瘋了。

在《前傳》中,雅典娜一度認可傑克的行為,稱他為“英雄”
在《前傳》中,雅典娜一度認可傑克的行為,稱他為“英雄”

  玩家扮演秘藏獵人,自然會帶入秘藏獵人的視角,覺得帥傑克處處阻撓玩家的步伐。但如果我們多想一步,就會發現傑克的想法沒準是對的。

  所謂“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在《Borderlands2》中擊敗武士、面對帥傑克的時候,他開始吐露真言,大意是:潘多拉充斥著土匪強盜和兇猛野獸,我控製武士秘藏是為了給潘多拉帶來秩序。

傑克自始至終認為自己是英雄
傑克自始至終認為自己是英雄

  此話不假。早在 Atlas 和 Dahl 初次造訪潘多拉的時候,就靠著絕對強權給潘多拉帶來秩序,而潘多拉淪為蠻荒星球恰好是強權撤離之後。

  帥傑克試圖以絕對強勢的武士給潘多拉帶來秩序,似乎是當下唯一可行的方案。否則,又有哪個企業願意在蠻荒星球上建立秩序呢?

雖然手段強硬,但赤矛能帶來秩序是真的
雖然手段強硬,但赤矛能帶來秩序是真的

  再來看看秘藏獵人。秘藏獵人不屬於任何派系,是無法預測的“變量”。他們在《前奏》中不僅背叛傑克,還在傑克臉上留下傷疤,導致傑克性格扭曲;在《Borderlands2》中殺死天使(傑克的女兒),最後殺死傑克本人。正如傑克所說:你(秘藏獵人)是強盜,我是英雄。

  從潘多拉的未來發展來看,是帥傑克這樣的強人政治能帶來秩序,還是秘藏獵人這樣的草根義軍能帶來秩序?由此來看,帥傑克和秘藏獵人的立場被翻轉了,到底誰是瘋子,誰是壞人?

  話說回來,為什麼歷代遊戲封面都是瘋子?

  你看,這些瘋狂的故事、人物、世界才是《Borderlands》系列最核心的文化競爭力,怎麼把複雜的“瘋狂”用極簡的視覺元素表達?我想只能用“瘋子”形象來表達了,它們代表著構成潘多拉的最卑微的瘋狂,無孔不入、隨處可見。

LIFE! IS! PAIN!
LIFE! IS! PAIN!

  然而正常人卻永遠無法理解瘋狂,無法理解秘藏獵人的傲慢,無法理解帥傑克的偏執。對於瘋子的內心,也許在可控角色瘋子 Krieg 的對話中能窺見一斑。

  他有時高呼“生活即苦痛”(LIFE! IS! PAIN!),有時抱怨“我討厭自己”(I HATE ME!),然而在 Krieg 內心深處,另一個善良人格時刻提醒他:如果你敢濫殺無辜,我就毀滅我們。

誰又能說梵高不是在和自己的內心對話?他的痛苦一般人能理解嗎
誰又能說梵高不是在和自己的內心對話?他的痛苦一般人能理解嗎

  沒錯,《Borderlands》系列就是由一群瘋子的故事組成,因此用最普適、最常見的瘋子作為封面非常符合遊戲風格。

  至於秘藏獵人是否成為真正的英雄,這就要到《Borderlands3》里見分曉了,也許莉莉絲的舉動會讓所有人刮目相看,給秘藏獵人的旅途畫上一個句號。

  來源:杉果遊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