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戰疫·連線|英國衛生部感謝中國留學生,因他畫了這些圖
2020年03月27日09:24

原標題:全球戰疫·連線|英國衛生部感謝中國留學生,因他畫了這些圖

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於當地時間3月23日晚宣佈了更為嚴厲的措施以防控新冠肺炎疫情,要求民眾居家隔離防疫、關閉全國大多數營業場所、禁止一切社交聚會,僅允許民眾因特殊原因離家,比如去超市採購,或每日一次出門運動。

而在近20天前,在英國讀研的中國留學生吳芃就已意識到了新冠肺炎疫情會在英國暴發,那時他就開始盡自己所能在社交網站上提醒英國民眾重視疫情,並呼籲政府採取更強硬的措施。

在23日前,約翰遜曾拒絕效仿歐洲其他國家施行嚴苛禁令,不少英國民眾也對政府建議充耳不聞,在剛剛過去的週末湧入公園和景點,造成大規模聚集。

當地時間25日,英國衛生和社會保障部公佈最新數據,過去24小時,英國新增新冠肺炎確診患者1452人,累計患者達到9529人。

從3月5日開始,吳芃每天在英國衛生部推特下留言,發佈自己製作的英國疫情數據圖。至今他的推特粉絲已經從幾十個增加到了上萬。他發佈的疫情圖也受到了很多關注,其中還有英國醫療工作者和議員。有一天,英國衛生部工作人員打電話向他表示了感謝。

連續20多天給英國衛生部留言

吳芃老家是重慶,在成都長大,唸完初高中後,考入中國社會學院大學(原為中國政治青年學院)讀社會工作專業。考慮到自身的創業經曆加之對法律也很感興趣,吳芃大學畢業後選擇了到英國利茲大學攻讀國際公司法的碩士學位。

從去年4月到現在,他一直在英國。1月23日,武漢因新冠肺炎疫情暴發而封城,吳芃開始提醒在國內的父母要多加註意。一個多月後,疫情在國內的高峰期已過,風暴席捲到了歐洲,在英國僅有不到100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的時候,吳芃意識到,疫情可能會在英國暴發。

“當時英國並沒有像中國一樣採取任何嚴格的措施,而且英國人特別愛玩,晚上基本上會去酒吧聚會。”吳芃稱,由於英國人認為得病了才需要戴口罩,所以就連這一基本的防護措施也沒有做到。

3月5日,吳芃清楚地記得,當時英國的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僅115例。因為英國官方發佈的都是當天的數據,沒有趨勢總結,吳芃決定利用自己大學所學的統計學知識,做統計圖畫出英國確診病例數的增長趨勢,並在發佈數據的英國衛生部官方推特下留言,每日更新,至今已連續更新了20天。

3月25日,吳芃根據英國公佈的官方數據製作的圖表。 吳芃推特 圖

“最開始是一個折線圖,就是英國每天的確診人數,因為政府只是發佈數據,我想通過折線圖讓大家能夠很明了地看到昨天發生了什麼、今天發生了什麼,未來會發生什麼,尤其關於未來,我在旁邊用了一個輔助線,採用指數曲線預測法(exponential curve prediction method),再結合前面的數據,擬合出最新的一個指數(見上圖),因為通過之前的報告,病毒傳播往往呈指數式增長。然後實際上就能看到,如果Y的值在變大,就標誌著新冠病毒的傳播速度在增強,其實也能看到,最初Y的值大概是1.8左右,現在已經變成了3.2了。”

隨著疫情的發展,吳芃還製作了另外一張圖表(見下圖),即英國每天有多少人進行了檢測,以及每天的增長病例的比率,以便清楚地看到哪幾天是高峰期。“前幾天就有一次高峰期,確診人數和檢測人數的比率達到了30%。”吳芃說。

“讓吳芃做首相”

從開始這項工作到現在,英國的確診人數從100多例上升到了9000多例,吳芃的推特粉絲也從幾十個增至一萬。“其實在有更多人關注我推特的時候,也表明大家對疫情也更加關注了。”

吳芃3月25日出門購物的時候,已經看到有一些英國人雖然沒戴口罩,但是戴了圍巾把嘴矇住,“這也不失為一種方式”,吳芃笑稱。

同時,吳芃也因持續更新數據圖以及呼籲英國政府採取更強硬的措施備受網友好評,並吸引了一些醫療工作者和英國下議院議員的關注。甚至有英國網友在推特上標記“讓吳芃做首相”的標籤,對此吳芃認為,網友此舉是在表達對英國此前較保守的防疫措施的不滿,同時也希望關注吳芃的議員和醫務工作者對疫情給予更多關注。

許多網友在英國衛生部發佈數據之後紛紛留言,“坐等吳芃來更新”;一位尼日利亞作家在推特上瞭解到吳芃所做的事情之後將其介紹給一位尼日利亞醫生,那位醫生希望吳芃幫助尼日尼亞也繪製每日的數據圖,吳芃也毫不猶豫答應下來。

與吳芃進行良性互動的網友還有很多。他開放了推特的私信權限,對於所有網友的私信都會一一回覆,鼓勵大家一起戰勝疫情。

“有一個隔壁學校的英國本地學生,他從我最開始發佈數據表就開始關注我,我們會一起討論現在英國採取的措施走到哪一步了,約翰遜政府的政策變化等。另外從3月12日開始,英國官方每天都有一個例行記者會,記者會上講了什麼,我和網友都會進行一些互動,有時候他也會幫我回答一些相關的問題。”

很多英國網友的疑問在吳芃這裏都可以得到“專業”的解答,他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有關疫情的知識是從武漢暴發疫情開始積累起來的,平時都會看鍾南山院士和張文宏醫生有關疫情的指導,甚至他會去“扒”醫學期刊《柳葉刀》上的論文,“雖然跨學科了,但是開頭的結論我還是能讀懂的,”吳芃說。

吳芃還引起了英國衛生部的注意。

“3月22日下午,英國衛生部一個工作人員給我打電話了。他首先比較客氣地表達了感謝,然後說,因為他們每天只能發佈一條信息,所以無法發佈繪製的圖表,現在他們也更新了一個網站,有發佈折線圖的圖表,但是因為工作繁忙不能及時更新,所以發佈時間往往非常滯後。他們感謝我能夠在他們的推特下馬上生成這樣的數據圖。”

從那之後,吳芃在每日更新的數據圖表之後,也貼上了英國衛生部的官方鏈接,希望網友們也前往查看。

身處英國,入鄉隨俗

前段時間,有關“群體免疫”的概念在英國引起了一陣恐慌,即使從英國回國的航班從一百多減少到二三十個,吳芃周圍還是有大概四分之一的留學生同學選擇了回國。

“其實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也解釋了這個問題,他告訴同學們這不是一個政策,只是在一個理想狀態下的理論。”選擇留在英國的吳芃很淡定,“留在英國的留學生其實採取的安全措施比英國人好很多,因為我們有經驗,除了17年前的非典,還有這次父母的囑咐,大家都知道了應該戴口罩和勤洗手。

吳芃還提到,因為留學生可以享受英國的NHS(國民醫療體系),這也很讓人安心。除此之外,中國駐曼徹斯特領事館也表示,屬於該領區的中國留學生近日會領到一個防疫包,裡面有口罩、消毒液、紙巾、手冊以及中藥等防護設備,防疫包總數約十萬個。

在武漢封城時,吳芃買的五十個口罩如今還剩四十個,雖然現在亞馬遜上再也買不到口罩了,他也不驚慌。“就是之前去上課的時候會戴口罩,現在不出門不用口罩,況且現在大街上、公園里,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都超過了兩米的安全距離,人口密度小,也不用戴口罩。”在異國緊張的氣氛中,吳芃選擇了在保證安全的情況下“入鄉隨俗”。

吳芃所住的學生宿舍與學校只有一街之隔,就在利茲大學標誌性建築帕金森樓的斜對面,與平時常去的兩個圖書館都是步行五分鍾的距離。而在他宿舍另一個方向,走5分鍾就是海德公園。

如今,吳芃只能窩在家裡寫作業,除了四篇本學期的課程論文之外,還有畢業論文。而目前學校都是以網課的形式上課,直到何時結束還不知道。

碩士畢業之後,吳芃還想繼續申請博士,目標是英國的利茲大學或者愛丁堡大學,他說,想申請社會政策專業,研究方向是殘疾人等弱勢群體。“社會工作的理念就是幫助更多的人,幫助弱勢群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