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美國球場為什麼照舊開 不是保經濟這麼簡單
2020年03月27日10:09
新冠疫情中營業的美國某球場
新冠疫情中營業的美國某球場

  香港時間3月26日,沃什特瑙高爾夫球會(Washtenaw),可以追述到1899年,是密歇根州歷史最悠久的球場之一。三月份的時候,球場通常只用擔心天氣。

  現在他們卻要考慮一個更為嚴峻的問題:新冠病毒。

  “這是我們沒有想到的事情,” 沃什特瑙營運合夥人、PGA教練戴夫-肯德爾(Dave Kendall)說,“你知道的,製定計劃的時候不會考慮它。可是現在我們要一起抗擊。”

  甚至疫情已經導致餐廳、酒吧和海灘關閉,全美仍有許多高爾夫如常開著,不過這裏有預防措施,從為高爾夫球車消毒到不再為沙坑放置沙耙,目的只有一個,保持社交距離。

  希望在這樣一個令人抓狂的時間,高爾夫能夠給人們一個安全的出口,呼吸一下新鮮空氣,鍛鍊一下身體,或許這樣能讓人們的生活恢復一點常態。

  可是像別的許多事情一樣,這個行業每天都存在著諸多不確定性。

  關於這一點,可以考慮一下蒙泰利半島(Monterey Peninsula)的罌粟山(Poppy Hills),曾經的AT&T圓石灘職業/業餘配對賽場地。在加利福尼亞州州長加文-紐瑟姆(Gavin Newsom)對灣區6個縣發佈“就地避難”命令之後,球場於3月16日宣佈停業到4月8日,可星期六在社交距離的指引下,再次開門,然而一天之後,它又一次臨時關閉。

  可其它球場仍舊營業。

  “這肯定是有必要的消遣,特別是在家中沒什麼可幹的時候,”在北卡羅來納州夏洛特高地溪高爾夫球會打球的馬克-拉利伯特(Mark Laliberte)說,“我是三個女生的爸爸,太太、女兒和我都喜歡看體育節目。現在什麼也沒有,真的太瘋狂了。”

  在球道上,高爾夫球手保持距離不難,可是果嶺,特別是發球檯上卻可能聚集許多人。高爾夫在高齡人口中很受歡迎,而他們恰巧是最容易感染新冠病毒的一批人。因此真的安全嗎?

  “我並不認為打球的時候,高爾夫是相對容易保持社交距離的一項運動,”約翰-霍普金斯健康安全中心資深學者埃美什-阿達佳(Amesh Adalja)說。埃美什-阿達佳研究的重心是致命的傳染病,流感預防以及生物安全性。

  “我認為社交距離是重要的,可是我也認為一些活動可以做出改變,以限製接觸,”他在電子郵件中說。

  高爾夫球友可以將旗杆留在洞杯中,不去觸碰。一些球場的員工已經將洞杯倒置,這樣小球不會落入洞杯之中,球友不必伸手去取。

  鬆樹叢渡假村,包括著名的二號球場,在球洞中放入了直徑2英吋的PVC圓環,這樣小球滾入洞中之後,可以同草坪處於同一水平,也就是說更容易把球取回來。

  美國高爾夫協會上個星期認可了調整洞杯等臨時措施。在這種情況下,甚至球員沒有推球進洞,他們也接受這樣的杆數,可以作為計算差點的成績。

  “實話實說,我有偏心的成分,可是如果你想一想現在還能做什麼事情,高爾夫運動真的每天都保持社交距離,”華盛頓高爾夫協會總監特洛伊-安德魯(Troy Andrew)說,“沒有一個公眾,優秀得能將球擊得相互不到6英呎。”

  高爾夫球車可以限製為一次一人,高爾夫球友允許一個人下場。會館和商店可以限製人數或者完全關閉。球友預先在網上買單。

  維斯-斯滕斯切爾(Wes Stenscher),34歲,來自馬里蘭州貝塞斯達(Bethesda), 上個星期同生意上的夥伴一早到博伊高爾夫球會(Bowie Golf Club)打了球。

  “我最吃驚的是,那裡的絕大多數都是老人家,而他們現在處於最高風險中。我非常吃驚地看到如此多老人家在那裡,”他說。

  對於絕大多數人而言,新冠病毒只是引起輕度和中度的症狀,比如發燒和咳嗽,將在兩到三個星期之後痊癒。對於另外一些人,特別是年長者,以及本身已經患病的人,卻有可能引起更為嚴重的疾病,包括肺炎和死亡。

  沙琳-李察遜(Charlene Richardson)來自加利福尼亞帕薩迪納市(Pasadena),上個星期在附近阿爾塔迪納(Altadena)的九洞伊頓峽穀球場(Eaton Canyon)打了高爾夫。在那裡,洗球器蒙上了塑料布不讓使用,另外她也沒有從洞杯中將旗杆抽出來。

  “當我必須去洞杯取球的時候,我說:‘嗯。‘’”她說。

  洛杉磯市長埃里克-加希提(Eric Garcetti)之後宣佈關閉公共球場。這個星期,密歇根州州長格雷琴-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則發佈了居家隔離的命令,不過戶外運動是例外。

  “無論命令是什麼,我們肯定都要遵守,努力幫上忙,” 戴夫-肯德爾說,“如果沒有這樣一個挑逗有幫助,讓本應該居家的人不出門,那麼我們也許會去實施。”

  現在不清楚格雷琴-惠特默的命令是否適用高爾夫球場。

  “我們認識到州長要保持經濟運轉,同時保護市民的安全,是非常艱難的任務,”世界高爾夫基金會總裁格雷格-馬克拉夫林(Greg McLaughlin)最近說,“我們努力澄清的是高爾夫球場有其獨一無二的特點。會館、餐廳,那是一部分運作。打球的場地,通常代表著戶外、開闊的空間,應該區別對待。”

  佛羅里達州傑克遜維爾海灘高爾夫球會球場經理布魯斯-莫勒(Bruce Mohler)上個星期在辦公室,寫了一封郵件去城市公園管理處,闡述為什麼球場應該開門營業。球場採取的預防措施包括為高爾夫球車消毒,洞杯倒置等。

  “星期三,我們有273輪球。18個洞下來,大約有4,914次可能的觸碰。可是我們已經消除了它,因為你不必從洞杯中取球,”他說。

  布魯斯-莫勒擁有大約10個裝飾的方形磚放置在前往收費處窗口的通道上,因此打球人員不必進入會館。公眾球場,最近剛進行了革新,整個星期都接受網上預定。

  西恩-波奇(Sean Poggi)在商業房地產領域工作,與丁諾-德爾基奇(Dino Delkic)坐在球車中等待發球。

  “什麼把我們帶出家門?”他說,“努力做點事,把我們帶了出來。”

  (小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