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武漢站好最後一班崗 白衣戰士抗疫日記
2020年03月28日20:31

  原標題:我們在武漢站好最後一班崗丨白衣戰士抗疫日記

  來源:科技日報

  春光明媚,路上繁忙。被按下了“暫停鍵”的武漢市,如今正調整為“重啟”模式,逐漸恢復日常的繁忙。各地支援的醫療隊也在有序地撤離中,但還有一些白衣戰士繼續堅守,他們說:要在武漢站好最後一班崗,將每一位患者都健健康康地送別!

  3月26日 天氣 雨

  ICU里的患者還需要我們繼續堅守

  講述人:劉娟 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員、陸軍特色醫學中心神經內科副主任醫師

  援助醫院:武漢泰康同濟醫院

  春分過後,隨著疫情好轉,近來幾日武漢無新增病例,有了煙火氣。不少朋友都關心地問道,劉醫生什麼時候凱旋呀?我想,快了,雖然歸期未定,但武漢從4月8日零時起將正式“解封”,等到那天估計就差不多了。而現在ICU里的患者還需要我們繼續堅守,站好最後一班崗。

  兩週前,46歲的老孟轉入科里,新冠肺炎合併腦梗塞,是目前收治的患者中最年輕的一位,比我大幾歲。初次見面,他的身體左側已經偏癱,氣管插管近1個月。作為神經科大夫,我需要對老孟進行專科查體,以判斷其意識狀況,決定下一步治療方向。

  病房裡,各種監護治療儀傳出“滴滴答答”的聲音,我走到他的床邊。老孟和大多數重症患者一樣,全身連著各種管子,光靜脈泵的藥物就有好多種,一個月都靠經口腔置入的氣管導管接呼吸機輔助呼吸,嘴巴腫脹,無法閉合也沒辦法說話,痛苦不言而喻,一直處於似睡非睡的狀態。

劉娟和患者交流
劉娟和患者交流

  我輕輕喚醒他,讓老孟通過姿勢語言進行回答,從而檢查他的神誌是否起清醒,以及認知、運動等功能是否正常。

  “您好,知道我在叫你嗎?如果知道,就眨一下眼睛!”老孟眨了眨眼睛。

  “今年多少歲了,可以用手指比給我看看嗎?”他舉起右手,比了個四,然後拉著我的手,做了一個六。

  我笑了,不錯!患者意識清楚,執行指令完成得很好,描述準確。

  可是由於高血壓和多次的腦梗塞,他偏癱的左側肢體失去了知覺,有些萎縮。看著病床上的老孟,本是風華正茂的年紀,如今因新冠肺炎和腦梗塞,只能孤獨在ICU里,與家人隔離,不禁眼眶濕潤了,護目鏡下也起了水霧,身感肩上沉甸甸的責任。為患者掰倒來勢洶洶的病毒,我們定當全力以赴。

  接下來的幾天,老孟的病情一直反反複複,高熱癲癇,每次都把他拖到了生死邊緣。所幸,在科室主任蔣東坡等專家帶領下,大家一起研究治療的每個細節,關注著他每天的生命體徵,痰培養、血培養結果,藥物使用情況等等。終於,老孟的病情穩定了下來,他的精神狀態也恢復了不少。蔣主任叮囑我們,可以多跟患者擺擺龍門陣,這樣能從精神上給予他們支持,不要小瞧語言的力量!對此,擅長認知與心理治療的我非常認同。

  每次進入紅區,處理完事情後,我就會走到老孟的床邊,和他聊天。老孟總眨巴眨巴眼睛,很專注地聽我說。通過眼神和姿勢,我知道他是明白的。

  幾次下來,只要聽到我在門口說話的聲音,老孟都會探著頭,招手讓我進來,聽我給他聊重慶的夜景、重慶的火鍋和我們的醫療隊。

  我輕握老孟的手,“您知道我是誰嗎?”他口角微微翹起,右手指著我面屏上的“醫”字,笑了。我點點頭,“對,我們是醫生!”

  “您知道我們是哪裡來的嗎?”我又問,他搖搖頭。“我們是從陸軍軍醫大學陸軍特色醫學中心來的,是專門為您治病的。”我俯身在他耳邊說,老孟突然緊緊握住我的手,淚水止不住地流。我也沒忍住,潸然淚下。來到武漢後,發現自己更容易落淚,因為有太多的不易與感動。

  十幾天的相處,我和老孟建立了深厚的友誼。每次看到他望著窗外期待的眼神,多希望他能早日康複,早日與家人團聚,重回意氣風發的樣子,願山河無恙、你的歲月再無傷!

  3月27日 天氣 陰

  我們盡心照顧讓患者感受到家的溫暖

  講述人:朱麗豔 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員、武漢泰康同濟醫院感染二科護士

  援助醫院:武漢泰康同濟醫院

  在武漢泰康同濟醫院,我們面對的很多是重症和高齡患者。羅春梅護士長一直叮囑我們,隔離病區的護理工作與日常的護理有很大區別,除了完成日常的患者治療所需要的護理工作外,更要注重對患者生活上的照顧,做好對患者身體和心理上的照護,才能做到對患者身心同步治療的效果。我們這個護理團隊因此也想方設法,各出妙招,盡心竭力地照顧好患者。

  我們這裏不少是“80後”、“90後”老年人,有的聽力不好,有的口齒不清,加上重慶與武漢間方言差別大,相互間交流溝通比較困難,特別是不少爺爺奶奶還不會用智能手機。因為治療需要他們與家人日常聯繫也少,在做治療和護理的間隙,我們主動幫老人們與家屬視頻聊天。40床患者馬婆婆和我已經很熟悉,她拿著我的手機和家人連線時還給家人說:“這裏軍隊醫院的護士妹妹特別細心,他們隔離服上還寫著‘鄂渝一家親’,我在這裏跟在家一樣,你們放心吧!”這讓我也感覺很暖心,我們的付出他們都記在心裡。

“鄂渝一家親”護理小組六人合影
“鄂渝一家親”護理小組六人合影

  為了滿足很多患者沒有時間和機會打理頭髮的需求,我們還在隔離病區的一角打造了一個美髮屋。餘露本來主要承擔血液透析操作,但在患者的信任下,她大膽操“刀”,她“Tony老師”的綽號在“鄂渝一家親”小組里也很快被叫響。

  作為護理小組的組長,楊永靜發揮自己在呼吸內科15年的工作經驗,帶領我們指導患者做“呼吸操”開展肺康複鍛鍊。57床張阿姨在出院時拉著楊永靜的手說:“小女生,你們太不容易了,舍小家為大家,冒著感染的風險為我們忙前忙後!穿著里三層外三層的防護服教我們一遍又一遍的學習呼吸操,太辛苦啦!武漢人民謝謝你們!”這可把她感動的都流眼淚了。

  22床的薑婆婆是位89歲高齡的昏迷患者,但由於不能經口進食,若全靠靜脈外周營養,不能滿足患者機體需求,對於身體康複更是難上加難。看到薑婆婆的狀況,來自消化內科的護士呂金莎與醫生溝通後,決定為患者插一根鼻胃管,解決無法供給腸道營養的問題。面對隔離病區的傳染病患者,他們經周密計劃,借用醫生自製發明的“面屏遮擋法”分工協作,經過鼻腔插入細管到胃部,為薑婆婆建立了一條“營養的通路”。

  經過一段時間的腸內+腸外營養治療,薑婆婆身體慢慢恢復,當她出院時都能與醫護人員輕輕地握手了!呂金莎說:“在婆婆和我握手的那一瞬間,更加堅定了自己抗疫的決心,作為白衣天使,我們要用自己的羽翼保護好他們,讓他們都能平安回家!”

  感染二科主任徐智教授說,護理團隊的悉心照護,讓隔離病區的患者解除心理上的緊張和孤獨,更好地配合醫護人員的治療,這樣更有利於提高對新冠肺炎患者的治癒率。我們將繼續努力,站好最後一班崗,讓患者們早日康複,開心回家!

護士朱麗豔正在幫患者和家屬視頻連線
護士朱麗豔正在幫患者和家屬視頻連線

  3月24日 天氣 多雲

  新冠產婦媽媽們,加油!早日回家與孩子見面!

  講述人:羅夢玲 重慶支援湖北醫療隊隊員、重醫附一院肝膽外科護師

  援助醫院:武大人民醫院東院

  今天是我到武大人民醫院東湖院區上班的第一天。早上,一行人坐著交通車唱著“團結就是力量”鬥志高昂的到達我們新作戰地。闊別熟悉的武漢市第一醫院,來到了陌生的武大人民醫院東院。有了之前一個多月的“曆練”,我並沒有感到擔心,反而是一種輕鬆愉悅的心情。就像回到了在原單位上班的兩點一線式生活。

  在我們醫療隊院感組老師的協助下穿好並檢查好防護服後進入病區。除了我們管床護士進去接班,同行的還有我們醫療隊的肖院長和總護士長米潔,上班以來我是第一次接受米老師床旁指導工作(總護士長查房)。我們護士到武大人民醫院東院來接管的是產科病房。其實對於新冠產婦的護理我還是比較陌生的,但是聽了米老師的查房指導,擱在心裡的那塊石頭終於掉了下去。

  38床:葉某,37歲,這是一個高齡初產婦,並且是通過做試管嬰兒受孕的母親。聽到這裏,不得不感歎做母親的偉大。加上自身有慢性腎炎,妊娠甲減,妊娠合併新冠病毒性肺炎等,以至於先兆早產。生下一個4.3斤的女嬰。因為是初產婦,所以和我們談論起來,略顯經驗不足。

  33床:王某,32歲,剖宮產術後6天,通過溝通瞭解才知道這個年輕的媽媽已經有三個寶寶了,兩個兒子一個女兒。這個經產婦比較年輕,恢復得非常好,基本生活已經可以自理。再加上之前的經驗,這位媽媽顯得特別輕鬆。和我們說:我什麼都不擔心,婆婆公公老公,還有兩個孩子都在社區隔離,挺好的。我就是擔心剛出生的寶寶,一個人在兒童醫院,沒有母乳喝,我每天的奶水其實挺好,每天都擠來扔掉,不讓她回奶,就是想出院以後能夠給自己的寶寶喝上奶水。說到這裏,我的眼淚已經掉下來。雖然我還沒有結婚,沒有寶寶。但是在此時此刻完全能夠理解這些媽媽的心情。

  疫情面前,沒有人是孤島。我們每一個人都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展現著一名醫護人員的初心和使命,展現了一位年輕媽媽的擔當和情懷。大家可以從她們弱小的身軀上看到戰勝疫情的希望。

  3月26日 晴

  再戰雷神山,讓我用愛走近你!

  講述人:何明坤 廣東省中醫院援助湖北醫療隊隊員、廣東省中醫院大德路總院急診科護士

  援助醫院:武漢市雷神山醫院

  新華戰罷,再續雷神山。隨著廣東中醫醫療隊在湖北中西醫結合醫院(湖北新華醫院)取得階段性勝利,病人實現清零,我主動提出申請,繼續支援武漢市雷神山醫院。

  初到雷神山醫院C6病區,16床的周爺爺引起了我的注意。今年87歲的周爺爺是一位高齡重症新冠肺炎患者。受疾病影響,周爺爺經常情緒低落,沉默寡言,讓人感覺到一絲惆悵。

  這天,我靜靜走到周爺爺身邊,俯身和他打招呼。周爺爺並沒有搭理我,一如既往的沉默。

  “我們是廣東來的中醫醫療隊,來和大家一起戰勝新冠肺炎病毒。”我繼續說道。

  “沒用的,我的病是治不好的。”他原本閉著的眼睛微微張開。

何明坤與患者交流
何明坤與患者交流

  “別擔心。我剛從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轉過來,我們廣東中醫醫療隊在那裡接管了多個隔離病區,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大多數患者已經康復出院。所以您要對自己和我們醫療隊有信心。”我鼓勵他。

  “真的嗎?我的病情很重!”他半信半疑。

  “周爺爺,現在您需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加強營養,保持好心情,積極配合治療,咱們一起加油!好嗎?”我做了個加油的手勢。那一瞬間,我看到他憂鬱的眼神中掠過了一束光,彷彿看到了希望,原本緊鎖的眉頭也有些舒展開來。

  由於周爺爺進食時會偶有嗆咳現象,為避免發生誤吸,午餐時我主動提出給他喂飯。趁著陪他用餐的時間,我再次和他拉家常。也許是感受到了我的誠意,周爺爺慢慢開始講他的故事、武漢的風景名勝、特色小吃,特別是講起兒子和孫女為照顧他,堅持要在病區陪伴他時,他有些動容。人在生病的時刻,親情是最好的一味療傷藥。在抗疫戰場上,我們看到了太多的溫情,親人之間、醫患之間、醫護人員之間……這些溫情凝聚成巨大的力量,成為打敗新冠病毒的利器。我被這種力量深深地打動!

  飯後,我鼓勵他在床上做踝泵運動,周爺爺堅持做了三四組。之後,周爺爺說想和我合照留念。於是,隊友為我們留下了這溫馨的一幕。以愛為指引,讓我慢慢走近你。

  出艙時,我經過雷神山醫院醫護人員親手塗鴉的文化長廊,感受到滿滿的抗疫必勝信心。艙外,微風細雨,陽光在雲層的遮蔽下仍努力地照向大地。春天已如約而至,一切的美好也將接踵而來!

  3月28日 星期六 武漢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 陰

  今天,我們在武漢栽下“友誼之林”

  講述者:國家醫療隊隊員、中南大學湘雅三醫院麻醉科主治醫生全承炫

  到昨天,我們病房病人只剩4人了。按國家統一部署,我們將於這兩天清空病房,把達不到出院標準的病人,轉科至留守的六支北京醫療隊所在病房中。

  算算日子,我們在武漢已經快兩個月了。這一部署後,我們返家的日子就不太遠了。今天,我們還收到了一項“新任務”。我們接到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通知,各支仍在同濟的援助醫療隊人員,一起到醫院參加植樹儀式。我們醫療隊在8:30左右就趕到了植樹地點,其他醫療隊陸陸續續也到了。包括我們兄弟醫院的中南大學湘雅二醫院,還有山東、吉林北京等多支國家醫療隊。

  國家衛健委焦雅輝局長的到來,讓現場氣氛到了高潮。植樹儀式中,醫療隊代表、北大三院喬傑院長首先發言,回顧了在同濟的醫療工作,並代表北京隊表達了繼續奮戰的決心。焦局長隨後發言,她回憶2月初,局里給各省打電話要求支援武漢時的情景,感動於兩個月後的今日,大家已看到勝利曙光。

  今天這個日子,我感觸良多。這麼多日夜在武漢的共同相守,已讓每個援助醫療隊,都與武漢同濟醫院融為了一體,大家抱團取暖於武漢的寒冬中。幸運的是,經曆寒冬後,2020年的春天如約而至。我們在這裏,一起植下這片 “友誼之林”,種下有紀念和象徵意義的生命之樹、希望之樹、健康之樹,是多值得珍藏心中的事。

  啟動儀式後,我們各醫療隊分頭行動,選擇一片區域植下了代表自己醫療隊的樹苗。我們醫療隊在王知非隊長和劉作良副隊長的帶領下,植了4棵樹。

  今年以來,我們一直都在病房中,和患者一起,與新冠病毒做鬥爭。我們並無心顧及和欣賞武漢的美麗春景。有遺憾,但這個遺憾今天補上了。我們在這裏種下的樹苗,它們會茁壯成長。待到來年櫻花盛開時,我們再來武漢賞春,再來武漢相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