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針頭引發實驗室慘案,研究生差點斷送手指
2020年03月28日13:24

原標題:一個針頭引發實驗室慘案,研究生差點斷送手指

作者:圓的方塊

編輯:Yuki

2018年6月,這是一個普通早上,維達(Sébastien Vidal)教授正如平常一樣,在辦公室喝著咖啡,看著文獻。

忽然,他的兩名學生衝了進來,大喊:“教授,不好了!”

在化學實驗室,凡是說出“教授,不好了”,往往是真的不好了。

一間廚房大小的實驗室,可能藏著成百上千種危險因素:有毒藥品、易燃溶劑、腐蝕廢料、玻璃器皿、壓縮氣體……

除了這些在臉上寫著“我很危險”的東西,一些常見小物件,到了化學實驗室,也會變成巨大的隱患,比如——針頭。

實驗室中常用一次性針頭來轉移液體 | 圖蟲創意

研究人員喜歡用小針頭轉移溶劑之類的液體。使用針頭的風險,顯而易見。稍有不慎,針頭可以“很高效”地把化學藥品轉移到人體內!更糟糕的是,實驗室中的手套和實驗服,對針頭基本沒有保護效果。

2008年就曾發生過一場針頭引起的慘烈事故: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一名學生,用針頭轉移叔丁基鋰,不小心造成泄漏、試劑起火,造成實驗者三度燒傷,18天后死亡[1]。

鏡頭回到維達教授的辦公室,他此刻面對的問題就是——自己帶的學生被針頭紮了。

兩名學生中,年輕的叫尼古拉斯,是這次的苦主,他原計劃是在維達教授這裏做兩個月的實習。年長的是一個博士生,負責教給尼古拉斯實驗方法。

不曾想到,尼古拉斯的實驗生活剛開始,就遭遇了危機。

博士生解釋道:“尼古拉斯剛才被針頭紮了一下,現在手指很奇怪,怎麼辦?”

尼古拉斯本人倒是鎮靜,一直說“沒事,沒事”,他解釋說,剛才自己用針頭往燒杯里加二氯甲烷,液體已經全部加入了,但針頭不小心刺穿手指,還是有極其微量的液體殘留。

“應該不到0.1毫升。”博士生補充道。

二氯甲烷(Dichloromethane),是化學實驗室中最常用的有機溶劑之一。很多研究生幾乎天天都要用。在工業界更是廣泛用於膠片、塗料等製作過程。

二氯甲烷是實驗室最常用的溶劑之一 | Wikipedia Commons

人們較為熟知的二氯甲烷危險是刺激性的氣味、易燃以及輕微的麻醉作用[2]。

維達教授查看了尼古拉斯的傷口,發現事情沒那麼簡單。

此時距離事故發生才過去10分鍾左右,但是尼古拉斯的手指已經出現了大面積的粉色。

維達教授當機立斷——帶尼古拉斯去醫院。

尼古拉斯的受傷手指(事故發生後10~15分鍾)| 參考文獻[3]

幸運的是,化學樓與校醫院走路就能到。

到醫院的時候,傷口周圍已經變成紫色,甚至出現了壞死區域。而且,情況迅速惡化,候診時,尼古拉斯說自己手指“極度發燙,無法動彈”。

外科醫生評估傷口後,決定立即手術。

在手術進行的兩個小時內,維達教授焦急萬分,但他能做的也只是查閱了二氯甲烷更詳細的安全數據表(MSDS)的信息[2]。

令他吃驚的是,各種安全信息表格中,都找不到注射二氯甲烷的風險提示。所有的信息都只涉及到了與眼睛、皮膚接觸,或者食入和吸入等。

手術還算順利:醫生清除了傷口周圍的所有壞死區域。醫生還從尼古拉斯的手臂上取下一塊皮膚,移植到傷口上,以保住手指。

而這一切的起因,只是不到0.1毫升的殘留液體。

經過一年的恢復,尼古拉斯手指狀態開始好轉,甚至可以彈吉他了。壞消息是沒以前彈得好了。

高能預警!向右滑動查看

左:手術後5天的受傷手指,右:手術後1年基本恢復 | 參考文獻[3]

作為化學從業者,很感謝尼古拉斯願意分享他的故事,以提醒其他人注意潛在風險。這件事也給大家敲響警鍾:

1. 如果不小心注射了任何有毒溶劑,要立即採取行動。如果傷口變色或出現壞死,更是要尋求醫學評估,甚至緊急手術。

2. 儘量不要驚慌。通知您的同事,不要逞強。

3. 開發新的技術。也許科學家們可以思考新的實驗方法,儘量不使用針頭。

科研之路千萬條,安全第一條,操作不規範,親人兩行淚。

後記:

這次意外,並沒有擋住尼古拉斯對有機化學的熱情。次年,他加入了另一個實驗室,開始了新的研究。

作者名片

排版:雷穎 凝音

題圖來源:圖蟲創意

參考文獻:

[1] 桑吉之死:一場引發刑事訴訟的實驗室事故,財新網,2019

[2] MSDS Data of Dichloromethane, Thermo Fisher Scientific, 2019

[3] ACS Cent. Sci. 2020, 6, 2, 83-86

原標題:《一個針頭引發實驗室慘案,研究生差點斷送手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