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塞爾維亞華僑:中國抗疫醫療專家組到來,我特別自豪
2020年03月30日14:55

  原標題:疫情下的塞爾維亞華僑:中國抗疫醫療專家組到來,我特別自豪

  近期,隨著中國及時出手相助塞爾維亞抗疫,令生活在塞爾維亞的華僑華人更真切感受到國家的力量。

  “當貝爾格萊德城市亮起中國紅時,我特別感動。”在塞爾維亞開展經營的一家旅遊公司老闆沈慧在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採訪時稱。她指的是3月21日至22日晚,塞爾維亞首都貝爾格萊德市國民議會大廈、阿達橋等標誌性建築點亮了象徵中國國旗的紅色,以此方式表達對中國援塞抗疫醫療專家組的謝意。

  這段時間,沈慧每天都會在貝爾格萊德大街小巷拍攝當地人民真實的防疫生活,及時發佈在中國的社交媒體和視頻平台上,獲得眾多網友的關注和熱議。

疫情發生後,塞爾維亞首都貝爾格萊德街頭冷清。沈慧供圖
疫情發生後,塞爾維亞首都貝爾格萊德街頭冷清。沈慧供圖

  “家鄉來人了”

  3月27日,央視新聞客戶端援引塞爾維亞衛生部公佈的數據顯示,塞爾維亞當時已完成1715份樣本檢測,累計確診528例,5例死亡。

  或許在很多中國人看來,這個數字並不算什麼,而對於僅有718萬人口的國家來說,這已經算是嚴重了。

  沈慧內心也曾一度很矛盾,家人和朋友都勸她早日回到國內更加安全,但她最終還是決定留在塞爾維亞。

  “儘量不要給國家添亂,我們回去對中國也是很大的壓力,在路程上也有感染的風險。”沈慧說,當地華僑華人很早就有防疫意識了,近期大家都只待在家裡,也儘量避免和很多人接觸。

  “我們當地華僑華人都有共識,無論發生任何事情,祖國不可能棄我們於不顧。”沈慧說,雖然身在海外,但塞爾維亞華僑華人每天都關注中國的新聞報導。經此一疫,大家都真切感受到背後有個強大的國家,心裡特別放心。

  面對兇猛的病毒,塞爾維亞人的心態更加淡定。

  “他們或許經曆過太多戰爭,所以對病毒並不是特別恐慌。”沈慧分析稱。

  沈慧說,她如今出門都會做好防護,把手套和口罩都戴上,而塞爾維亞當地還有很多人不戴口罩。

  她記得,有次碰到幾位當地年輕人,沒戴口罩,她便準備捐贈部分給他們使用,未成想對方婉言拒絕。她問為什麼,有位小夥子說自己在工地幹活,本身已經“很髒了”,不需要戴口罩,還有位小夥子聲稱自己很強壯,因此也不需要口罩。

  別看當地人不怎麼戴口罩,卻保持著很好的“社交距離”。

  在貝爾格萊德的超市購物,大家都會認真排隊,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也必須超過2米,由於人口本身並不多,所以執行起來也很容易。

  “大家都有意識地把彼此間距加大,不太會很親近。”沈慧說,即便如此,塞爾維亞在防止疫情的經驗和醫用物資還是嚴重不足,所以特別向中國求助。

  3月21日,中國援塞抗疫醫療專家組和醫療物資抵達貝爾格萊德尼古拉·特斯拉機場,當地電視台反複播放著新聞畫面,此舉令當地華僑華人特別感動。

  “中國醫療專家組到來後,我特別自豪,感覺家鄉來人了,特別有安全感。”沈慧說,她也很快感受到了塞爾維亞人給予中國人的情感回饋。

  3月22日,她走在大街上,有位當地婦女硬要跟她合影。

  “她也戴著口罩,但不會說英文,她說你是中國人嗎?我能聽懂塞語,我說對,她說能不能跟你合個影?我起初很糾結,畢竟特殊時期要儘量避免和人親密接觸,但最後還是答應了她,她太熱情,我不好意思拒絕。”沈慧說。

  最讓她感動的還是3月21日晚,貝爾格萊德城市所有標誌性建築都點亮了中國紅,無論是貝爾格萊德市國民議會大廈,抑或是知名的聖薩瓦大教堂,似乎都抹上中國特有的文化符號。

  沈慧說,她到塞爾維亞以後,時刻都能真切感受到當地人對中國人的認同和尊重。

  “他們所有的人對中國都有很清晰的認知,最起碼我出去當地人都會說我們和中國是朋友。”沈慧說,這次中國援助塞爾維亞抗疫醫療專家組和醫療物資的到來,讓當地醫院的應急物資狀況明顯發生變化。

  “我有位當地朋友的妹妹在醫院工作,他在電話聊天時跟我說,中國醫療隊到來後,他妹妹所在醫院物資狀況明顯有了改變,早期醫用物資很缺,所有醫護人員都沒充足的口罩和手套,現在物資很充足了。”沈慧說,這位朋友看到妹妹的醫院有了防護服、護目鏡、口罩和手套,特別感謝中國。

  “我們中國抗疫醫療專家組到來後,我相信當地對中國認知更深刻了。”沈慧說。

沈慧說,國家醫療隊到來後,感覺家鄉來人了,特別有安全感。
沈慧說,國家醫療隊到來後,感覺家鄉來人了,特別有安全感。

  歐洲的“巴鐵”

  “以前中國人可能都知道南斯拉夫,但年輕一代對塞爾維亞在哪裡,究竟是什麼樣的國家並不知道。”沈慧說。

  上世紀70年代,南斯拉夫已經實現了高度工業化,經濟水平飛速增長,人均GDP已接近發達國家水平,誰也沒想到如此強國卻在外部勢力幹預下多次“解體”。

  1992年,南斯拉夫分裂為南斯拉夫聯盟、克羅地亞、斯洛文尼亞、馬其頓和波斯尼亞-黑塞哥維那。2003年,南斯拉夫聯盟再度分裂,重定新憲法改國名為塞爾維亞和黑山。2006年,黑山獨立,塞爾維亞失去出海口變成內陸國。2008年科索沃又宣佈獨立,只是未被塞爾維亞承認。

  “現在塞爾維亞正在被重新認識。”沈慧說,她在塞爾維亞已生活了兩年多時間,如今她希望把塞爾維亞作為一個新興的旅遊市場來耕耘,推薦給更多中國人。

  “中國遊客開始對到塞爾維亞有更多興趣了。”沈慧說,此前她在國內讀完大學後赴杜拜工作了五年,曾在石油公司上班,此後又去非洲開酒店,做外貿生意,兩年前來到塞爾維亞,她認為這裏是更富有潛力的市場。

  塞爾維亞作為僅有700多萬的人口的國家,卻擁有悠久曆史,聖薩瓦教堂更是教科書式的景點,被當地人民奉為精神聖地,充滿了神聖的敬畏。

  “雖然以前覺得意大利、法國等歐洲國家的經濟條件很好,但不少華僑華人反而意識到塞爾維亞的潛力。”沈慧對澎湃新聞稱,現在很多中國朋友都正在思考是否來塞爾維亞及周邊國家發展。

  她曾經去過很多國家,但唯獨塞爾維亞給她“完全不一樣”的感覺。

貝爾格萊德曾經熱鬧的酒吧、咖啡館,如今也空無一人。沈慧供圖
貝爾格萊德曾經熱鬧的酒吧、咖啡館,如今也空無一人。沈慧供圖

  “這是讓我特別有歸屬感的地方。”沈慧說,此前她去過很多國家,但從來沒有像塞爾維亞讓她產生如此確定的安全感——這裏的人民對中國人有某種天然的友好。

  她剛到塞爾維亞時,語言不是很通,但她能從當地人臉上笑容和說話神態中感覺他們很歡迎中國人。

  “他們是發自內心去關心你。”沈慧說,她剛到貝爾格萊德時恰好是冬天,她去租房子,不認識路,Google地圖也不準確,當地人看見她是中國女孩,主動過來詢問需要什麼幫助,此舉令她很感動,還有她去菜市場買菜,每次菜市場有位大爺都會免費送她好多骨頭,

  “他知道我喜歡買三文魚骨和牛骨什麼的,都不收錢,我也挺感動。”沈慧說,很多人都說塞爾維亞是中國在歐洲的“巴鐵”,此言非虛。

  “我有位中國朋友去過二十幾個國家,他也說,塞爾維亞人是最好的,我也親身感受了,雖說每個國家都會有好有壞,但我們在這裏肯定是感受好的一面會更多。”沈慧說,她已經把塞爾維亞當成第二故鄉了。

  現在長期居留在塞爾維亞的中國人並不多,但往返於當地從事商務和經貿活動的人也開始多起來了。

  沈慧說,現在到塞爾維亞旅遊的中國人也多起來了,他們通常不只是在塞爾維亞一個國家旅遊,還會到塞爾維亞周邊的波黑和黑山旅遊,這些國家對中國護照都給予免簽。

  “這裏的生活節奏真的很慢,適合很多享受慢生活的人。”沈慧說。

  沈慧現在居住在貝爾格萊德的市中心,距離斯卡達利亞老街只有5分鍾的路程。她租住了兩房一廳70平米的房子,每月房租為600歐元。如果住在機場附近,每月房租是150歐元—300歐元,裝修也很舒適和乾淨。

貝爾格萊德老街,充滿了19世紀塞爾維亞風格的紅瓦平房。沈慧供圖
貝爾格萊德老街,充滿了19世紀塞爾維亞風格的紅瓦平房。沈慧供圖

  “這裏生活品質還是很高的。”沈慧說,她經常漫步於斯卡達利亞老街,這裏猶如時光穿越,街道兩旁都是19世紀塞爾維亞風格的紅瓦平房和三四層小樓,充滿了舊時代風情。

  “我們平常沒事就出去喝喝咖啡,和朋友聊聊天,看看書,上網球課也很便宜,一對一教練,每個小時15歐元,騎馬、高爾夫、練習鋼琴、健身房也都不貴,生活質量會很高,還不會無聊。”沈慧說,她最近正在學習塞爾維亞語,當地一位曾在南開大學留學的老師給她上課,這位老師的英語和中文都很好。

  沈慧最近之所以如此熱衷於拍攝視頻,根本目的是想讓中國人能更多認識塞爾維亞。

  “我想讓年輕人更多認識這個國家。”沈慧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