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字號第一敗家子中招了 他本性也有善的一面
2020年03月30日18:00

  多蘭中招了。

  身為紐約話事人,多蘭在聯盟里極負盛名。畢竟很少有人能在背靠全美第一大市場的狀況下,還能把球隊經營成這鳥樣。最直觀的,當60億深感得詹眉望總冠,準備實現紫金軍團的偉大複興時,抬頭瞅一眼市值,高高在上的仍是紐約老大哥。

  所以敗家子這頂帽子,多蘭是戴定了。不僅戴定了,還進一步淪為全美笑柄,畢竟年年歲歲擺爛名單不同,歲歲年年都有紐約身影。不信且看,當年擺爛的夥伴湖人,費城與網隊都挺進季後賽了。唯獨紐約還在聯盟倒數徘徊。

  至於紐約球迷,也對現狀表現的無可奈何,進而念叨起“抽一個盼一個緣分呐,盼一個廢一個謝謝啊。”樸辛基斯如今成了牛夫人,諾克斯差不多已經完犢子,至於巴雷特?似乎也不是什麼可以託付重建江山的棟樑之才。

  

身為敗家子的多蘭是個混蛋嗎?多蘭當然是個混蛋,這廝年輕時不僅沉迷酒精,還曾被送到戒毒所接受治療。身為富二代兼媒體大亨,多蘭還有著極強的掌控欲,例如他厭惡一切針對紐約人與遊騎兵的批評,並會逐一將那些批評家們列入採訪黑名單。而在2004年,多蘭還幹了件荒唐事,享譽全美,人稱籃球之聲的著名解說馬伕-阿爾伯特由於多次批評紐約人的表現,便被多蘭敲了飯碗。 如你所見,雖然一個健康的社會不能只有一種聲音,然而在多蘭的世界里,他只願意接受一種聲音,即舔狗的聲音。這層面來講,多蘭倒是與大統領十分類似,更巧合的是,出生在1956年的多蘭,不僅比大統領年輕十歲,還是大統領的紐約老鄉。不知兩人是否有緣找個桃園結拜,並就如何調教舔狗交流一番心得。

  

既然身旁充斥著舔狗,自己又不是明白人,紐約人的戰績當然每況愈下,數據為憑,紐約上回挺進分區決賽,還得追溯到1999年。至於進入21世紀,紐約人拿到季後賽門票的次數,用一隻手便能數過來。一二三四,完了。 這不由讓坊間盛傳:擺爛至尊,當屬多蘭,號令群熊,莫敢不從,泰勒不出,誰與爭鋒?泰勒便是同樣大名鼎鼎的格倫-格倫,哈士奇當家。他的超鬼操作同樣多如牛毛,罄竹難書。不過今兒他只是客串出場,關於其光榮事蹟不便展開,就此按下不表。 紐約人打的如此惡臭,令從小就是尼密的斯派克-李痛心疾首,李導捶胸頓足,痛呼祖宗基業毀於宵小之手。此話一出,便被多蘭套上小鞋,下令李導下回看球,別讓丫再享特權,走什麼員工通道。這算得上徹頭徹尾的羞辱,畢竟李導身為死忠,已然在員工通道來來回回走了28年。

  

除對付李導外,多蘭還把奧克利收拾了一頓。正所謂查爾斯仗著自己是紐約名宿便對球隊評頭論足?多蘭就讓他知道誰才能真正的為所欲為。可憐五旬老漢奧克利,滿頭白髮喊冤喊了三年未果,還得在前些日子託了光頭與幫主的關係,陪上笑臉才有望與多蘭講和。 記住是有望和解,並非已經和解。畢竟按照原計劃,3月31日,聯邦上訴法院第二巡迴法庭已命令多蘭與奧克利,以及他們各自的法律顧問在3月31日進行電話調解。不知道多蘭奪冠後,調解是否還將如期進行。

討厭多蘭的名人當然不止李導與奧克利,還有花旗花指導。身為著名嘴炮,花旗花指導還是個懵懂幼童時,見證了紐約人高高捧杯的歷史時刻,進而深深愛上這支球隊不可自拔。奈何眨眼間五十有一,仍未見證紐約再奪一冠,以至於公眾場合涕淚交加,深感“一入熊大深似海,從此槍手是路人。”恕直言,看紐約人的球,可比看阿森納的球刺激多了。

  但在幹了一堆混蛋勾當之餘,多蘭卻熱心於公眾事業,他長年累月為研究胰腺癌的基金會提供資金支持,旨在幫助公眾更好的瞭解胰腺癌。他為911受害者與英雄籌集到超過3500萬美元的援助;還先後幫助過桑迪颶風與卡泰利娜颶風的受害者,並夢之園基金會提供資金支持,旨在幫助紐約大都會地區各種殘障兒童。在大衛-史端去世後,多蘭不僅提供追悼會場地,還為追悼會的一切活動費用買單。 如你所見,多蘭並不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敗家子與混蛋,他的秉性里也有善的一面。 更難能可貴的是,多蘭近來還變得知錯就改,一週前拒付MSG員工工資被鬧得沸沸揚揚後,多蘭立馬做出決定,至少在5月3日前,將分文不少向MSG員工支付工資,並設立一項針對員工所面臨各種困境的基金會,並已收到230萬美元的籌款。 以上種種,皆為善舉,所以人性很複雜,哪怕是多蘭這種惡名遠颺的,曾在新冠蔓延之初大放厥詞表示“聯盟無需暫停”的傢伙,也並非一無是處。因此真不要喜大普奔,也不要說什麼這是上天的報應。畢竟,任何人都得敬畏生命。

出了以上原因,理應祝多蘭盡快恢復。當然舍此之外更重要的是:

  

要少了多蘭這活寶,還有誰能提供這麼多笑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