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的世界體育人:一出現實版的相聲《改行》
2020年03月30日10:15

  不知道您是否聽過侯寶林先生的代表作之一《八大改行》,這段相聲的創作背景是在光緒占士駕崩之後,“國喪”百日,禁止諸般彩扮及動響器之演唱。一些貧苦的戲曲、曲藝藝人,被迫改行做小買賣謀生,由於不熟悉經營之道,鬧出了種種笑話。

  令人捧腹的段子背後,折射出底層勞動人民謀生的艱辛與不易,反映出大時代之下小人物的坎坷命運。雖然相聲中逗樂的故事距離我們已經年代久遠,但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在國際體壇因新冠肺炎疫情全面停擺之後,一些名不見經傳的運動員也正面臨著被迫改行的危機。

  丹尼斯-諾維科夫社交媒體截圖。

  一位名叫丹尼斯-諾維科夫的美國網球運動員日前在個人社交媒體上曬出了一張開優步的照片,並配文:“開優步,直到網球賽事恢復”。

  3月12日,男子職業網球協會宣佈,ATP各項賽事將停擺六週,4月27日之前所有巡迴賽與挑戰賽都將取消;沒過多久,WTA也宣佈巡迴賽將暫停至5月2日。在樣的大背景之下,丹尼斯-諾維科夫的遭遇成為許多底層運動員的縮影。

  另一位澳洲網球新秀德米納爾在社交媒體上表示,自己要尋找一份新的工作,而就在一週前,他還在曬自己設計的球拍,並且想要把它送給一位忠實的球迷。美國網球選手薩吉亞-維克里則直接在網上發出了個人簡曆,註明自己可以在3月16日至4月20日之間工作。

  德米納爾在社交媒體上找工作。

  與那些處在金字塔頂端的明星球員相比,這些靠著賽事獎金生存的普通網球手沒有享受過聚光燈下的光鮮亮麗,也沒有簽過天價金額的代言合同,打球只不過是他們謀生的手段而已。在疫情來臨之後,首當其衝的就是這些充當分母的運動員。

  然而隨著新冠病毒的蔓延,一些人氣球員也開始為生計奔波。女子網球大滿貫得主謝淑薇17日在個人社交媒體發佈了一則“招生啟示”,她表示自己最近失業了,想要學球的同學可以發郵件找她報名。

  與一些人相比,謝淑薇無疑屬於“幸運”的一批人,在無賽可比的情況下,起碼還有粉絲願意為她的名氣“買單”。丹尼斯-諾維科夫等人其實也並非處在絕境,他們在高級別的賽事之中征戰,雖然暫時沒有收入,但是比賽恢復後,他們的生活大概率上會回歸正軌。而在一些低級別的聯賽中,運動員的處境則更加窘迫。

  謝淑薇發佈的“招生啟示”。

  在MLB(美國職業棒球大聯盟)宣佈取消餘下春訓賽、2020常規賽揭幕戰至少推遲兩週之後,在小聯盟球隊中討生活的球員們正遭遇著生存危機。小聯盟的薪水本就微薄,球員們在休賽季都會靠打零工來維持生計,同時還要自己去尋找健身房和訓練設施來維持狀態。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不僅打亂了他們的訓練計劃,如何在第二天填飽肚子也成為他們每時每刻都要考慮的事情。

  一位名叫彼特-拜耳的球員自去年八月份以來就沒有收到過工資,這場疫情使他本就不富裕的生活更加捉襟見肘。為了維持生計,他開始送起了外賣,三個小時之後,他掙到了62美元。對於失業的拜耳來說,這個收入還算令他滿意。

  彼特-拜耳社交媒體截圖。

  原定於2020年舉辦的東京奧運會也在3月24日按下暫停鍵,四年一度的體育盛宴就此被推遲。這樣的決定,影響的不僅僅是賽場上的運動員,還有千千萬萬的體育行業從業者。當靴子落地後,砸中的大概率上就是無傘奔跑的普通人。

  在這場疫情面前,似乎沒有人可以做到獨善其身,任何時候,個人的命運都與社會和時代緊密相連。芸芸眾生中的普通人,就像大地上的蒲公英,一陣微風吹過,就可以改變它的“命運”。但是,不知你是否見過殘垣斷壁中盛開的野花、 田間山坳中星星點點的蒲公英、深山老林中茁壯成長的鬆菌……它們卑微如塵,但又堅強如鋼。

  時代的小人物,同時也是時代的創造者和參與者。他們“勇闖天涯”,不懈不怠。

  生活,沒有旁觀者。

  一百多年以前,為了活下去,唱花臉的去賣餛飩、賣西瓜,唱老生的賣饅頭、賣硬面餑餑……如今疫情之下被迫改行的體育人,一如過去那些曲藝人一般堅韌:面對未知生活,他們勇往直前。(作者 邢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