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森友會》爆紅背後 任天堂是這麼"利用"人性的
2020年03月30日07:40

  都是理解人性,但《動物森友會》沒有暴力,沒有惡意,甚至沒有懲罰性的設計,但它竟然成功了。

  任天堂再一次引爆了遊戲行業。

  3 月 20 日,《集合啦!動物森友會》(以下簡稱‘動森’)的發佈讓本就因為疫情而不斷漲價的任天堂 Switch 遊戲機變得更加一機難求。

  ‘動森’是一個‘老 IP’了。2001 年 4 月,第一部‘動森’登陸任天堂 N64,它是屬於任天堂的第一方遊戲 IP。新版‘動森’是一款社交模擬遊戲,以其高自由度而備受玩家們的喜愛。如果說《健身環大冒險》的再次爆火是因為疫情創造了家庭健身的需求,那麼動森則憑藉其強大的自定義系統和互動屬性成了任天堂 Switch 玩家社交的新陣地。

  任天堂的哲學是:‘擴大玩家隊伍,讓所有人愛上玩遊戲’。‘動森’的爆火正是對這一哲學的又一例證:一款被追捧的遊戲不必是對人性黑暗的放大和引導,它可以是陽光的,乾淨純粹的,源於現實卻又高於現實的。

  拿到遊戲僅僅一週,《集合吧,動物森友會》就成了我 Switch 上 26 個遊戲里,遊玩時長排名 5 的遊戲,僅次於塞爾達、馬里奧、Splatoon 等早期 Switch 護航大作。而我在無人島上的生活,其實才剛剛開始。

  我在 3DS 上體驗過動森的前作,但當時的我淺嚐輒止。那是 3DS 生命週期的末尾,我把更多精力放在了馬里奧、塞爾達這些更大的 IP 上。所以直到現在,我仍是這個系列的新玩家。

  箱庭探索

  《動物森友會》是一個典型的箱庭探索遊戲。

  放到三年前,大部分不熟悉任天堂的玩家可能還不知道‘箱庭探索’遊戲指的是什麼。但在《超級馬里奧:奧德賽》這一現象級作品發售後,眾多 Switch 玩家,包括我在內,已經親身體驗過‘箱庭探索’的美妙了。

  ‘箱庭’是宮本茂提出的遊戲設計理念。在這套體系下,遊戲的空間被設計成一個微縮的日式庭院。遊戲設計師會在這個空間里放入各種‘玩具’,供玩家探索、發現、交互。它不會太大,以至於過分空曠,也不會太小,導致玩家很快就厭倦。

  這幾乎是任天堂最重要的遊戲設計理念,仔細想來,《塞爾達傳說:荒野之息》里的神廟,遊戲前期的‘初始台地’其實都是‘箱庭’理念指導下的產物。這種箱庭與箱庭的嵌套,讓玩家在好奇心的驅動下,不斷前往下一個目的地,找到下一個‘好玩’的東西。

  更典型的例子則是《超級馬里奧:奧德賽》。在十幾個不同的世界里,玩家可以通過帽子附身各種不同的東西,體驗到各種不同的玩法。每一個世界都是一個獨立的箱庭,一個充滿樂趣的遊樂園。

  而動森里的無人島,也是一個很典型的箱庭。你乘飛機來到這個無人島,馬上就會發現島上有果樹、石頭,花叢里有昆蟲,水裡有魚,地下還有化石。水果可以吃,木材和石頭可以造成傢俱,昆蟲和魚可以放進博物館。還有動物朋友每天跟你打招呼,互贈禮物。

你可以在島上干各種各樣的事|Nintendo
你可以在島上干各種各樣的事|Nintendo

  在物產的基礎上,遊戲設計師還加入了一套經濟系統,島上的物產全都可以賣錢,探索小島的過程還可以積攢里程。錢和里程可以用來擴大房子規模,還可以兌換各種各樣的獎勵,包括衣服、傢俱、各種裝飾。以及還有大頭菜‘期貨交易’系統,你可以週日低價收購大頭菜,之後價格不斷波動,你可以找到一個相對的價格高點,拋售賺錢。

  這一切活動形成了一套‘閉環’。你收集、種植、製造,把不需要的東西換成錢,購買自己喜歡的東西,按自己的想法改造這座島。

  除此之外,動森里還有各種‘彩蛋’設計,比如商店的狸貓可能會‘算錯價格’,把挖到的錢種回坑裡可以長出‘搖錢樹’,挖到會掉落金幣的石頭,會發出馬里奧里頂金幣問號一樣的音效,並且也跟馬里奧一樣會成倍掉落金幣。

  箱庭遊戲指導的關卡設計,往往不會過分強調‘通關’的概念,也不會設計一條固定的路線。玩家可以在這個不大不小的空間里自由探索,發現各種不同的樂趣。

  這恰恰是動森的核心趣味所在,你進入一個全新的世界,去探索、發現,享受好奇心帶來的樂趣。

  休閑、無惡意的設計

  《動物森友會》是一個休閑遊戲。

  儘管很多人都在用‘肝’來形容這個遊戲,但這更多還是一種‘甜蜜的負擔’。因為有趣的事情太多了,所以不斷地被新事物吸引,不忍離開,最後才突然意識到自己沉迷其中,忘記了睡眠和工作。

  實際上,在這個島嶼上,一切需要高強度‘肝’的要素已經被有意弱化了。你還房貸的進度不會影響島嶼建設,遊戲內也沒有明確的‘任務清單’,不往前推進主線也不會有任何懲罰。

  並沒有任何遊戲機製督促著你要去‘肝’它,只是你可能會過分糾結於網上的攻略,把朋友的建設進度當作自己的壓力,那你可能更需要調整一下自己的心態。實際上,動森的每個細節設計,都在鼓勵你隨自己的節奏去玩。

  除了休閑,動森還是一個幾乎杜絕了一切惡意的遊戲。這裡面沒有任何對抗,更沒有任何暴力。甚至沒有牧場系統,沒有任何‘殺害’動物的暗示,你捉到的昆蟲和魚,遊戲會鼓勵你放進博物館收藏,而不是‘烤來吃掉’。

動森里常常有各種慶典活動|Jesse
動森里常常有各種慶典活動|Jesse

  除此之外,動森也幾乎沒有任何懲罰性設計。你會蜜蜂蟄,但可以直接用同時掉下來的蜂巢和隨處可見的雜草做成藥,立刻恢復。即使連續被蟄兩次,或是被島上最危險的動物——狼蛛咬了,也只不過是會‘複活’在家門口而已,沒有任何其他懲罰。

  甚至好友聯網的機製都被設計得相當嚴格、繁瑣。只有你主動邀請,互加了最佳好友的朋友,才能來你的島上摘果捉蟲,最大程度地避免了其他人來島上‘搞破壞’的情況。

  這是一個遠離紛爭的世外桃源。每天打開家門,你面對的美妙的大自然。你與島上的動物居民交朋友,互贈禮物,在流星掠過時許願,給未來的自己寫信,時不時幫助遭遇海難,漂流到島上的海鷗發出求救信號,也幫助山上的‘幽靈’找回魂魄的碎片……

  沒有負擔,沒有惡意,只有用溫柔治癒一切,這就是動物森友會。

  開放與真實

  有人把動森比作‘任天堂 GTA’。

  雖然這個比喻挺勉強的,但還是不難理解他們想表達的意思。動森是一個開放性的,具有很高自由度的遊戲,像 GTA 一樣,你可以在遊戲里做各種各樣的事。

  有人把自己的島建成了果園,還在地上寫下了‘現摘現發、包脆包甜、順豐包郵’的廣告;有人把釣上來的魚擺在一起,建成了‘海鮮交易市場’;還有新人因為新冠疫情,導致婚禮無法如期舉行,所以他們召集幾個朋友,在島上一起舉辦了婚禮。

日本玩家在遊戲里舉辦婚禮|livedoor News
日本玩家在遊戲里舉辦婚禮|livedoor News

  以及動森也是一個很‘真實’的遊戲。

  遊戲里的日期和時間與現實完全同步,有同樣的日夜和四季交替。晚上商店會關門,島上的動物會回家睡覺。不同的時間、季節會有不同的生物出現,也會有不同的天氣,以及各種節日主題的裝飾。遊戲甚至還考慮到了南北半球的季節差異,為南北半球的玩家定製了不同的物產生態。

  不僅如此,動森也完善了遊戲的各種細節。比如走在不同材質的地板上有不同的聲音,家裡的燈有兩種不同的色溫,在動物朋友面前捉到蟲,他們會為你鼓掌。遊戲里月亮的月相也是與現實同步的,當有其他朋友來島上遊玩,你的動物朋友會‘觀察’他們,並在之後聊天時提到他們。

  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給你營造出一個真實的‘島上生活’。在遊戲中,你來到這個島的故事背景是為了‘逃離現實生活’,然後它就真的認真為你打造了一個現實生活的出口。

  這是動森和 GTA 最不一樣的地方。我們無數次討論,遊戲機性能要如何再往前躍進幾個世代,才能讓 GTA 變成一個‘終極真實’的遊戲,也常常想像什麼時候才能有完全屏蔽掉感官的,完美的 VR 設備。但任天堂說根本不需要,即使是在 Switch,這個機能甚至不如 iPhone 的遊戲機上,我也可以通過各種遊戲的細節設計,為玩家營造出一個‘真實’的體驗。

  ‘真實’無關性能,靠的是遊戲設計者的奇思妙想。

  啟發性

  最後,《動物森友會》有一套極具啟發性的‘創作系統’。

  在遊戲里,你可以自己通過像素畫的方式設計圖案,然後將這些圖案以畫作的形式擺在畫架上、掛在牆上,還可以印在地上、做成牆紙、設計成衣服、帽子……你還要自己寫一首曲子作為你們的‘島歌’,自己設計你們的‘島旗’。

  這套‘設計系統’在複雜和簡單之間找到了一個絕妙的平衡,它足夠簡單,以至於每個普通玩家都有動力用這些工具創作點什麼,它又有足夠的空間,讓專業的創作者能用它做出更複雜、更有意思的東西。

  而且這個創作系統還支援‘二維碼’導入設計的功能,儘管這個功能設計的初衷是為了讓 3DS 用戶可以導入自己以往的設計,但它還是開放的,所以立刻就有人基於網頁做了一套‘圖片轉設計’工具,讓玩家可以直接自己上傳圖片,轉換成像素設計,用到自己的遊戲里。

  從來沒有哪個遊戲里的創作工具如此激發了我的創作欲,我把自己喜歡的專輯封面轉換成像素畫掛在了自己家裡的牆上,就像是黑膠唱片的封面一樣;把Apple的 Logo 印在 T 恤上做成了文化衫;把《塞爾達》里的一些經典旋律、中學時的上課鈴聲做成了島歌。

把專輯封面掛在牆上|Jesse
把專輯封面掛在牆上|Jesse

  不只是我自己,我還有朋友把全家便利店開門的歡迎音樂做成了島歌;有朋友把喜歡的動畫角色做成了海報掛在家裡;更不必說網上那些利用設計功能把房子裝修成各種不同風格的例子。最後,日本有藝術家利用這個功能,把房子裝修成了一個‘博物館’,然後把自己創作的像素畫都擺出來,舉辦了一場線上‘動森展覽’。

  發售僅三天,《集合吧,動物森友會》的銷量就突破了百萬,這是一個最終銷量必定突破千萬級別的作品。不難想像,有多少小朋友,會因為這個遊戲的啟發,最終喜歡上繪畫,或是作曲,這是一個遊戲在娛樂之外,更深層次的意義。

  我常常思考一個問題:功能複雜、完善工具,和功能簡單、易用的工具,到底哪個更能啟發使用者的靈感,促使他們創作出優秀的作品?

  動森告訴我們,當這個工具被注入了設計者的巧思時,它往往最具啟發性。

  陽光下的電子遊戲

  所以,《動物森友會》所提供的,到底是怎樣一種遊戲體驗呢?

  你來到一個無人的‘荒島’,探索生態、發現物種。慢慢地,你開始種植經營,收集製造。最終,你甚至能自己設計、創造些東西。你的終極目標是把無人島改造得越來越美麗,越來越‘宜居’,越來越接近你理想中的樣子。

  有人半開玩笑地‘詬病’這個遊戲隱喻了現實的醜惡,你每天要還貸,炒股,剝削島上的底層動物。但如果你真的認真體驗了這款遊戲,你會知道,錢和里程只不過是一種交換介質。本質上,《動物森友會》是一個與森林、動物交朋友的過程,是一個與你現實中的朋友重新成為朋友的過程。

  這原本是一個無人島,你給它取了一個名字,把它一點點建設成一座美麗的寶島,過程中各種動物朋友和現實中的朋友加入進來,島上漸漸有了生機,你也收穫了真正的友誼。

  沒有對抗,沒有暴力,沒有醜陋的現實,沒有任何形式的惡意。任天堂用人性中陽光的一面,溫暖了疫情中不想走出家門的玩家們。

  人們總說,電子遊戲之所以能取得商業上的成功,是因為利用了人性中的陰暗面。現在你可以反駁他們,理解人性並不總是一件壞事,因為人性中還有陽光的一面。理解陽光,理解善意,同樣可以做出讓人著迷的遊戲,同樣可以取得商業上的成功。《動物森友會》就是最好的證明。

  封面來源:Nintendo| 責任編輯:於本一

  本文來自極客公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