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銀今年第二家倒閉公司:20億美元全部打水漂了
2020年03月30日15:52

  來源:投資界PEdaily

  作者 | 楊莉

  這是孫正義投資版圖中2020年第二家倒下的企業。

  投資界獲悉,美國明星創業公司OneWeb官方宣佈申請破產保護,並且已經解僱了約85%的員工。這家創立於2012年的衛星服務運營商,目前是馬斯克SpaceX最強勁的對手。

  融資失敗,是壓倒OneWeb的最後一根稻草。據外媒報導,由於新冠肺炎在歐美大流行,導致OneWeb和軟銀之間的談判破裂,一筆高達20億美元的投資流產。“雖然公司接近獲得融資,但是由於與新冠肺炎擴散相關的財務影響和市場動盪,融資始終沒有進展。”該公司在聲明中寫到。

  在此之前,OneWeb累計融資34億美元,其中包括軟銀的兩輪領投。據悉,軟銀集團累計投資了20億美元,是OneWeb最大的金主。孫正義曾公開評論其是“一家非常激動人心的公司”。

  然而,孫正義的日子也不好過。就在不久前,軟銀準備出售價值約140億美元左右的阿里巴巴股份來救急。這一次,面對OneWeb這個無底洞,一向霸氣的孫正義決定放棄繼續投資,及時止損。

  疫情打亂了融資節奏

  估值80億美元的小巨頭猝然倒下

  猝不及防,SpaceX勁敵OneWeb倒在了融資的路上。

  當地時間3月27日,衛星服務運營商OneWeb官方宣佈申請破產保護,並且已經解僱了約85%的員工。“我們懷著沉痛的心情被迫裁員並進入破產法第11章程式,公司的賸餘員工將會專注於管理我們全新的衛星網絡,並且與法院和投資者合作。”OneWeb在官方社交媒體上發佈CEO斯特克爾的回應。

截圖源自OneWeb官網
截圖源自OneWeb官網

  OneWeb“猝死”,引發嘩然。就在一週之前,這家公司還在哈薩克斯坦拜科努爾航天發射場成功發射34顆衛星。

截圖源自OneWeb社交賬號
截圖源自OneWeb社交賬號

  關於破產原因官方聲明解釋道,“自今年年初以來,OneWeb一直在就投資問題進行深入談判,以便為公司提供充足的資金支援。雖然公司接近獲得融資,但是由於與新冠肺炎擴散相關的財務影響和市場動盪,融資始終沒有進展。”

  OneWeb將破產歸咎於這場疫情。“我們目前的狀況,是新冠肺炎危機的經濟影響的結果” CEO斯特克爾在聲明中表示,“我們仍然堅信我們的使命具有社會和經濟價值,這個使命將世界各地的每個人都聯繫在一起。”

  這家知名的衛星創業公司匆匆隕落,令人唏噓。2012年,美國“電信領域最具影響力人物”Greg Wyler親手創立衛星寬帶企業OneWeb,願景是使世界各地的每個人都可以訪問網絡,尤其地處偏僻地區的人口。

  OneWeb描繪的藍圖確實誘人——2021年底,建立一個由650顆衛星組成的衛星網絡,實現全球覆蓋並開始商用,提供全球互聯網寬帶服務。2017年OneWeb開始製造第一顆衛星,目前累計成功發射74顆衛星,僅完成目標數量的11%。

  OneWeb不是衛星互聯網圈第一個倒下的公司,也不會是最後一個。眾所周知,發射衛星成本高昂,而投資回報並非是一朝一夕的事。因此,Globalstar和Teledesic都沒能逃脫破產的命運,就連大名鼎鼎的Lridium,如今也只能苟延殘喘。

  作為SpaceX的強勁對手,OneWeb的破產讓馬斯克不戰而勝。然而,衛星互聯網領域總是危機四伏,即便是佼佼者也容不得半點鬆懈。3月上旬,馬斯克在美國華盛頓舉行的世界衛星大會上表示,低軌星座網絡最終都難逃破產宿命。

  即便是已經發射360顆寬帶衛星的SpaceX,一直努力完成的目標之一就是“不破產”。

  累計融資34億美元

  軟銀兩輪領投,20億美元全泡湯了

  累計融資34億美元,OneWeb的江湖地位不言而喻。

  2015年,NBC新聞報導稱OneWeb完成5億美元融資,投資方為高通、維珍集團、空中客車、可口可樂等。隨後,在OneWeb的融資曆程上,出現了一個重要的身影——軟銀。

  資料顯示,2016年孫正義率領軟銀集團10億美元領投,OneWeb完成了一筆12億美元融資;2018年,OneWeb低調完成4.5億美元融資;2019年,OneWeb再次獲得軟銀、高通、Grupo Salinas和盧旺達政府12.5億美元融資。

截圖源自OneWeb官網
截圖源自OneWeb官網

  縱觀OneWeb的融資曆程,孫正義可謂出手大方——2016年和2019年先後兩輪領投,有外媒報導稱軟銀集團累計投資20億美元,是OneWeb最大的金主。孫正義曾公開評論OneWeb是“一家非常激動人心的公司”。

  外媒曾經披露2016年軟銀首次投資的細節:OneWeb在與孫正義會談時表示,即便是美國也依然存在著數字鴻溝,至少3400萬人用不了寬帶,甚至很多人都無法使用互聯網。由此,OneWeb向孫正義描繪自己的使命——2020年實現全美所有學校互連互通,為數字鴻溝架起一座橋樑。

  後來,軟銀領投了10億美元,促使OneWeb真正走上快車軌。2017年,OneWeb開始解鎖核心業務,製造第一顆衛星。同期,軟銀集團意圖撮合OneWeb和競爭對手Intelsat合併,由於沒有足夠的intelsat債權人支援,這筆涉及140億美元的合作計劃以失敗而告終。

  2019年2月27日,OneWeb首次將6顆衛星送入軌道。同一天,OneWeb宣佈簽署了兩個客戶協議,這意味著其商業化旅程正式開啟。或許是6顆衛星佐證了技術實力,又或許是客戶協議驗證了商業模式,僅僅20天后,OneWeb就宣佈獲得軟銀等資方12.5億美元的投資,風頭正盛。

  然而沒想到,這一筆12.5億美元的巨額融資,竟會是OneWeb的絕唱。《金融時報》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稱,新冠肺炎大流行引發市場動盪,導致OneWeb和軟銀之間的談判破裂,一筆高達20億美元的投資流產。

  OneWeb就像是一個無底洞。我們從OneWeb公佈的2017年和2018年的財務數據中可以窺探一二:2017年支出8.998億美元;2018年支出4.591億美元,運營虧損2.17億美元;2019年加足馬力製造併發射衛星,投入資金只多不少。

  但尷尬的是,這家公司收入依舊為零。有分析師曾表示,OneWeb完成衛星星座可能需要高達75億美元,拋開已經融資的34億美元,還有41億美元的資金缺口。

  這一次,即便是財大氣粗的軟銀,也謹慎地捂緊了錢袋子。

  地主家也勒緊了褲袋

  軟銀棄投,給新經濟公司敲響了警鍾

  OneWeb破產,只是軟銀集團投資敗局中的冰山一角。

  2020年2月12日,軟銀發佈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2019財年前三季度財報,數據顯示軟銀基金部門投資估值損失為7278億日元(約65.6億美元)。矛頭直指兩筆曾被軟銀寄予厚望的投資——Uber和WeWork。財報中分析稱,Uber、WeWork和其他投資項目的估值減少是虧損的直接原因。

  超級獨角獸神話接連破滅,明星創業公司也相繼倒閉。2020年2月10日,美國知名電商平台Brandless正式宣佈倒閉,這也是軟銀願景基金成立以來的第一個死亡項目。

  投資項目接連遇挫,願景基金二期募資也不如人意。出資人擔憂願景基金投資組合中充斥著更多陷入困境公司,出資意願大減價扣,願景基金二期預期的千億規模縮水一半,恐怕還要全靠自己掏錢。

  不順心的事一樁接著一樁,軟銀開始勒緊了褲腰帶。2020年1月初,軟銀集團旗下的願景基金接連放棄對Honor、Seismic和Creator三家初創公司的投資,千億巨無霸願景基金突然放鴿子十分罕見,不過這也從側面反映出投資狂人孫正義出手愈發謹慎。

  而眼下疫情席捲歐美,更是讓軟銀雪上加霜。2020年3月23日,軟銀發佈公告宣佈“出售或資本化”4.5萬億日元(約410億美元)的公司資產。這是一場價值410億美元的自救行動,旨在充實其資金儲備並償還債務,解決投資者對軟銀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期間業務虧損敞口的擔憂。

  其中,備受關注的是,軟銀集團準備出售價值約140億美元左右的阿里巴巴股份來應對新冠肺炎的影響。當年投資阿里令孫正義一戰成名,同時登上了日本首富的寶座,現在不得不套現解困。

  所以,自顧不暇的軟銀,最終決定放棄繼續給OneWeb這個無底洞砸錢。

  這也給所有的新經濟公司敲響了警鍾——全球疫情之下,一級市場整體資金緊張,即便是原來寄予厚望的投資方,也可能會忍痛放棄,及時止損。換言之,地主家也開始勒緊了褲腰帶過日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