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10名桌球選手回國囧途 曾險些留在吉隆坡
2020年03月30日11:01

  29日晚21點,肖國棟、李行、魯寧、袁思俊等10名旅英桌球選手與2名家屬回到了上海浦東國際機場。回到國內的那一刻,這幾日在英國恐慌不安的選手們心裡踏實了,袁思俊更是留下了眼淚。新浪體育採訪了中國檯球協會副秘書長王曉炯,她講述了這次中台協為選手定機票的背後故事。

  王曉炯介紹到,其實這次為旅英桌球選手定回國的機票是中台協主席王濤聯繫安排的,“雖然她帶女曲隊在南非備戰奧運會,但她一直關心著桌球旅英選手們。”

  3月14日,王濤安排協會將所有旅英桌球選手拉進一個微信群,希望他們放棄一些比賽,盡快回國,“運動員每天在群裡彙報身體情況和個人行蹤,這才有了之前的個別球員提前回到國內的情況。但是大部分球員還是希望等世錦賽是否會按時舉辦的最終消息。”

  早些時候回國的是周躍龍與徐思。他們目前分別正在成都與廈門進行隔離。

  彼時,歐洲開始爆發疫情,當很多桌球選手猜測今年世錦賽無法按時舉行時,他們開始著手定回國機票,但那個時候機票價格猛漲,加上機票數量有限,很多選手好不容易買到了回國機票,但等到他們到達機場後卻被告知因為各種原因航班被取消。

  “等世錦賽最終消息確定,那時國外疫情已經開始爆發了,每個國家轉機過境的政策也都一天一變,所以球員幾乎訂不到票。”

  在一次次經曆航班被取消、前往機場又無奈返回後,桌球選手們的心態開始有所改變,焦急的情緒甚至影響到個別選手的食慾與睡眠,“那幾天在英國,就是吃不好、睡不好。”

  王濤在得知選手們的現狀後,立即找到了國家體育總局外聯司,“請他們幫忙協調協會旅英球員訂票難的問題,外聯司、國家體育總局的中航服和協會就開始為球員們找票,23日當天一直忙到了晚上11點,才確定了28日那程票是能夠轉機並行李直掛的。”

  等待幾天后,時間來到28日,選手們一起前往機場,等到他們前往吉隆坡的飛機已經起飛時,協會又遇到了新問題,“協會接到上航電話說,我們的球員不能乘坐從吉隆坡到上海的這趟航班,因為他們之前乘坐了一趟境外航班,因為29日中國入境有了新政策。”

  關鍵時刻,協會馬上想出了辦法,“協會告知上航,我們這是桌球國家隊的球員們,請務必讓他們搭乘這趟轉機航班。上航通知了高層,得到同意後,球員們才順利回到國內。”

  在聯繫上航的過程中,協會也和球員們取得了聯繫,“他們在第一程的飛機上,我們在國內已經解決了問題。當時也聯繫了在飛機上的球員們(他們有的買了機上wifi),告訴他們在轉機辦理時儘量第一時間去排,如有問題一定說大家都是國家隊運動員。後來在轉機時,有一個中國地勤人員把他們護照全部拿走去辦理的。而且在飛機起飛前3天,總局的中航服已經為所有人都把2趟航班的座位全部都在換好 確保大家坐在靠前並在一起。”

  這次選手們能順利回國,離不開總局外聯司、中航服的工作人員的幫助,“他們那天加班加點在為球員們刷票,工作到晚上11點,後續也一直在盯著這趟航班。總局外聯司、中航服和中台協在那麼艱難的情況下想盡辦法,幫助球員們順利回到國內。”

  原本丁俊暉與田鵬飛也是和8名選手一個航班回國,“後來他們擔心政策變化,又多買了一趟27日從英國出發到荷蘭轉機的機票,在荷蘭上飛機前才告訴我確定把28日的航班辦理退票。田鵬飛先後跑了6次機場才回國的。球員們那幾天白跑機場,心態真的都點快崩潰了。”

  截止到發稿時,已經回到國內的桌球選手有:周躍龍、徐思、白朗寧、陳子凡、雷佩凡、肖國棟、李行、魯寧、袁思俊、張安達、梅希文、張健康、斯佳輝、羅弘昊與常冰玉。

  趙心童與範爭一將於4月2日啟程回國。

  王曉炯說到,目前只有4名選手選擇不回國,分別是梁文博、顏丙濤、呂昊天與陳飛龍。“梁文博因為全家5個人都在英國,孩子太小,所以暫時不回國。”

  現在,丁俊暉與田鵬飛在瀋陽進行隔離,昨天回到上海的10名選手在上海進行隔離,“這幾天降溫了,因為他們隔離時不能開空調,所以我們擔心球員著涼,一定叮囑他們要多加註意。”

  (董正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