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時期需要特別國債
2020年03月31日05:09

原標題:特殊時期需要特別國債

特殊時期需要特別國債

張均斌

  繼1998年發行了2700億元、2007年發行了15500億元特別國債後,2020年,中國將再次發行特別國債。這是改革開放以來的第三次。

  為應對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中共中央政治局3月27日召開會議,研究部署進一步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會議指出,要加大宏觀政策調節和實施力度,積極的財政政策要更加積極有為。其中,除了適當提高財政赤字率外,發行特別國債的舉措引起了市場關切。

  改革開放後,我國重啟國債發行,大都以彌補財政赤字為目的。區別於一般國債,特別國債是在特定時期發行有著特定目的的債券,一般納入中央政府性基金預算,不列入財政赤字。

  1998年發行特別國債是為了補充國有獨資商業銀行資本金。當時國有獨資商業銀行正在進行股份製改革準備上市,資本金比例不足,經第八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30次會議審議批準,財政部於1998年8月向四大國有獨資商業銀行發行了2700億元長期特別國債。

  2007年發行特別國債同樣是為了資本金。當年,財政部發行15500億元的特別國債,用於購買約2000億美元的外彙,作為即將成立的國家外彙投資公司的資本金。

  時任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周正慶在向第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報告時指出,近年來,我國國際收支出現經常項目和資本項目雙順差,外彙資金大量增加,出現了流動性偏多的問題,帶來了一定的通貨膨脹壓力。發行特別國債是為了為改善宏觀調控,增加貨幣政策操作工具,緩解流動性偏多的矛盾,同時適度降低外彙儲備規模,提高外彙經營收益。

  “從歷史上發行的兩次特別國債可以看出,這是在特殊時期為特殊目的而發的債。和一般國債相比,它的目的性比較強,也更有針對性。”中財—鵬元地方財政投融資研究所執行所長溫來成說,今年中央重提特別國債,針對的是新冠肺炎疫情所引起的一系列經濟問題,根本目的還是為了保增長,實現今年經濟社會發展的目標。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完成十三五規劃的收官之年,但突發的疫情給今年的經濟社會發展任務帶來了嚴峻的挑戰。

  國家統計局的最新數據顯示,1-2月中國固定資產投資下降24.5%,全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下降20.5%,出口下降15.9%,工業增加值下降13.5%,服務生產指數下降13%。而多數計量模型的測算表明當前世界經濟增速也已經步入負增長區間,中國經濟將深受影響。

  複雜環境下,政策對衝被寄予厚望。為了應對疫情對經濟的衝擊,目前,世界各國相繼出台了強力財政刺激政策。比如,德國議會授予政府緊急狀態權利,暫停“債務刹車(上限)”,允許無限製發債;美國出台了2萬億美元的經濟刺激計劃;二十國集團將啟動價值5萬億美元的提振經濟計劃等。

  而中國積極財政政策尤其是中央杠杆率仍有空間,地方專項債、政策性金融等工具較為充足。華泰證券研究所副所長、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張繼強團隊撰文指出,選擇特別國債,是因為其具有諸多優勢,包括針對特定用途而發行,更加契合當前應對疫情衝擊的政策目標;只需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更加有利於相機決策;為中央政府加杠杆的直接手段,可避免地方政府債務過快上升;用途更加靈活……

  “特別國債最大的特點就是應急性。”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副研究員、財稅研究中心副秘書長蔣震表示,疫情對經濟的影響是短期的,在特殊時期就應加碼特別的財政政策,在風險可控的情況下,特別國債能幫助市場主體應對當前的困難。

  此前,為應對疫情衝擊,財稅部門出台了大規模的減稅降費政策,但顯然“獨木難支”。財政部數據顯示,1-2月累計,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35232億元,同比下降9.9%。全國稅收收入31175億元,同比下降11.2%。而財政支出不減反增,多地甚至出現“三保”(保運轉、保工資、保基本民生)資金不足的被動局面。

  武漢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財政稅收系教授劉窮誌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這種情況下,發行特別國債是較好的選擇,政府有充足的財力才能保證一定的支出,刺激經濟的舉措也才能落地。比如近期中央和各地積極醞釀“新基建”,為經濟高質量發展提供新的支點,這些目前光靠一般公共預算收入難以滿足資金需求,特別國債就能補充發力。

  此次特別國債具體發行規模尚未披露,但參考此前兩次的發行,業內估計至少也是千億元的規模。溫來成認為,在規模確認上,相關部門應仔細測算,根據經濟恢復發展的需要來確定,注意平衡。

  “發行特別國債是中央政府的融資行為,在社會資金量一定的情況下,中央政府發行債券規模過大的話就會影響地方政府融資、企業融資,產生相應的牴觸效益;力度過小也不行,起不到逆週期調節的作用。”溫來成說。

  而在特別國債的具體支出方面,他提醒要注意經濟結構的優化,“大水漫灌是不行的”,政府支出要合理,資金要多投入在有利於復工復產、經濟結構轉型的領域。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建議,本次發行的特別國債應該優先用於公共消費或公共服務領域,以此來帶動個人消費的回暖。他認為,現在公共消費比公共投資更加重要。“有很多研究表明,公共投資存在一定的擠出效應,而公共消費有帶動效應。通過公共消費可以帶動居民的私人消費,對抑製當前消費下行的態勢有積極作用。”

  此外,提升失業人員的勞動技能也至關重要。“因為相當一部分人處於待業、失業的情況。對這些人員進行培訓,讓大家充電、提高勞動技能,等到疫情結束後,就會有高素質的勞動大軍可以為經濟的恢復、發展打下更好的基礎。”劉尚希說。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張均斌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3月31日 05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