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看懂:特朗普是否有權“強製隔離紐約州”?
2020年04月01日12:02

  原標題:一文看懂:特朗普是否有權“強製隔離紐約州”?| 新京報快評

  文 | 徐立凡

  關於是否強製隔離紐約州,特朗普的想法經曆了一次“變卦”。

  3月2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為了抑製疫情,白宮正在考慮對紐約、新澤西和康涅狄格三州的部分地區採取強製隔離措施。消息一出,立刻引發軒然大波。紐約州州長科莫形容說:“強製隔離等於聯邦政府對紐約州宣戰”。當天晚間,特朗普在社交媒體上宣佈,對這三個州“沒有必要進行隔離”。

  當天的政策當天就變。特朗普之所以一改初衷,可能有種種考量,但最關鍵的原因,是美國憲政製度決定了,美國無法對重點疫區強製隔離。

  聯邦政府無權干涉州政

  美國聯邦政府與州政府的關係框架,是1787年的費城製憲會議和1789年的權利法案構建的。根據美國憲法及修正案,聯邦政府與州政府的關係,大致可以總結為三條:一是聯邦政府獨享貨幣主權和對外宣戰權;二是聯邦政府和州政府分享徵稅權等“並存權力”;三是沒有明確解釋的權力,基本歸地方所有。

  這種關係框架所遵循的原則,叫“聯邦主義原則”或“聯邦分權原則”,核心是分權。

  原因在於,雖然製憲時聯邦黨人和邦權主義者在所有議程上都吵作一團,但在共同追求的最高目標方面沒有分歧,即美國不能成為第二個君主製的英國。出於這個共同認知,參加製憲會議的各方最終達成了“偉大的妥協”。

  “偉大的妥協”對聯邦黨人相對有利。為了安撫邦權主義者,權利法案突出強調了對地方權利和個人權利的維護。

  其中,第十條修正案規定:“本憲法未授予合眾國、也未禁止各州行使的權力,保留給各州行使,或保留給人民行使之。”

  這就是科莫認為特朗普強製隔離紐約州如同宣戰的法理依據。聯邦憲法和權利法案沒有對防疫這樣的事務給出規定,那麼就屬於州政。聯邦政府無權用強製性手段干預。特朗普再自命偉岸,也無法挑戰憲製。這或許是他變卦的主要原因。

  聯邦政府還需考慮州與州的關係

  雖然特朗普收回了成命,但不能不設想,假如疫情在美國繼續氾濫,紐約等重點疫區防不勝防怎麼辦。

  截至美國東部時間3月30日,光紐約州確診病例已達到6.7萬例,是英國的3倍。雖然科莫作了廣泛動員,紐約民眾也積極報名當誌願者,但無論是醫療設備還是操作設備的人員仍然不足。

  比如呼吸機。科莫稱紐約需要3萬-4萬台呼吸機,儘管特朗普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質疑紐約是否存在這麼大的缺口,但美國擁有16萬台以上的呼吸機是事實。如果聯邦政府能夠接管紐約防疫,呼吸機肯定是夠用的,醫護人員也可以從全國甚至全球調配。

  這再一次涉及美國憲製。美國憲法和權利法案異常簡潔,給聯邦政府與地方政府之間的關係調整預留了一系列模糊之處。這不是壞事。假如紐約州願意讓渡一部分治權,醫療資源供應就可得到滿足。

  但控製疫情不僅涉及醫療問題,還涉及能不能切斷病毒傳播鏈的問題。讓紐約民眾能夠安穩地待在家裡,需要強大的物流體系、充足的民生保障物資和民眾的自覺性來支撐。就算是聯邦政府接管,也不能打保票說能解決這個問題。

  更關鍵的是,還涉及州與州之間的關係。大邦與小邦的博弈,在費城製憲會議上就是主線之一,最終形成了比例代表製和公平代表製混合的國會選舉製度。

  假如紐約州得到了聯邦政府的大力援助,新澤西州、康涅狄格州需不需要?中部、南部特朗普支持率較高的州需不需要?這是特朗普平衡不了的。

  美國處於第四次“聯邦政府與州政府”衝突高峰

  形格勢禁下,特朗普沒有辦法直接干預紐約州疫情防治。

  而在“強製隔離紐約州”想法背後,我們正在目睹美國第四次聯邦政府與州政府之間衝突的高峰。

  此前美國曆史上有三次聯邦政府與地方衝突的高峰時刻。第一次是林肯時期,聯邦政府與南方州在蓄奴製度上嚴重對立,而蓄奴製度是南方州在製憲會議上極力維護的,這次衝突隨著南北戰爭結束。

  第二次是羅斯福時期,聯邦政府強力推出了一系列經濟干預和建立社會保障的措施,挑戰了地方治權。這是聯邦政府擴權的曆史性時刻,而這次衝突隨著“二戰”消弭。

  第三次是奧巴馬時期,為消除美國是發達國家中唯一一個沒有全民醫保的國家的恥辱,同時應對金融危機帶來的公共衛生挑戰,奧巴馬借助民主黨在國會的優勢,推出強製個人參加醫療保險的醫改法案,挑戰了州政。結果法案被30個州議會否決,同時被28個州起訴到最高法院。

  奧巴馬醫改至今都被特朗普批評嘲笑。弔詭的是,按照共和黨人的立場,特朗普提出的對紐約等州強製隔離的設想,其實與奧巴馬醫改同樣疑似違憲。這也引發了第四次美國聯邦政府與州政府間的衝突。

  不過與前三次聯邦政府與州政府衝突不同的是,這次特朗普政府沒有通過立法形式挑戰州權,因此這次衝突到目前為止還是局部性和低烈度的。但在對外方向上,不排除美國政客通過提高衝突烈度的方式,轉移焦點。這個跡象,現在就很明顯了。

  □徐立凡(專欄作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