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航母艦載機事業新突破:飛行員培養體繫在轉變
2020年04月01日12:04

  原標題:講武談兵|中國航母艦載機事業新突破:飛行員培養體繫在轉變

  隨著我國第二艘航空母艦山東艦的服役以及後續建造計劃的順利推進,我國海軍對於艦載機飛行員,特別是最為重要的艦載戰鬥機飛行員的需求不斷增加且更為急迫。令人欣喜的是,據中國軍網報導,海軍航空大學近日已經完成了數十名艦載戰鬥機飛行員的晝間航母飛行資質認證。這也意味著,當前我國艦載戰鬥機飛行員的培訓體製與最初幾批飛行員相比,已經有了很大的轉變。

海軍航空大學已經完成了數十名艦載戰鬥機飛行員的晝間航母飛行資質認證。圖片來源:中國軍網
海軍航空大學已經完成了數十名艦載戰鬥機飛行員的晝間航母飛行資質認證。圖片來源:中國軍網

  美俄艦載戰鬥機飛行員如何培訓?

  相比空軍以及海軍航空兵的陸基戰鬥機飛行員,海軍艦載戰鬥機飛行員在培訓內容、訓練體製、作戰使命、操作習慣等方面都有很大的差別。

  在此,筆者僅舉一例:以降落著陸來說,陸基戰鬥機飛行員在整個過程中主要做的都是為了減速並保持飛機平穩順滑的著陸姿態,比如拉迎角、放襟翼、開減速板、放阻力傘等,主機輪也要進行刹車以輔助減速,最終在跑道上將速度降低到最低要求的滑行速度,通過滑行道返回停機位。而艦載戰鬥機飛行員要做的恰恰相反,在主機輪接觸航母飛行甲板、攔阻鉤掛住攔阻索並完全拉緊之前,飛機不僅不能減速,反而要將油門杆推到85%最大推力的位置。這樣做就是為了保證一旦發生艦載機攔阻鉤未能掛住任何一根攔阻索的情況,飛機還能夠有必要的推力和速度在航母飛行甲板上起飛,調整狀態後重新著艦。否則,艦載戰鬥機飛行員還像陸基戰鬥機飛行員那樣繼續減速,如果攔阻鉤沒能掛住攔阻索,飛機就會滑出航母飛行甲板,墜入大海。

  所以,世界上擁有艦載戰鬥機部隊的海軍強國,如美國、俄羅斯、法國等,對於艦載戰鬥機飛行員的培訓和訓練都是自成體系,與陸基戰鬥機飛行員完全不同。其中,尤其以美國和俄羅斯海軍的艦載戰鬥機飛行員培訓體系最有代表性。

  美國海軍艦載戰鬥機飛行員培訓體系被形象地稱為“生長模式”。也就是說,從最初的學員(有可能具備一定的初級飛行技能)開始,經過初級/基礎訓練、中/高級訓練和作戰飛機改裝訓練三個階段,才能成為一名合格的艦載戰鬥機飛行員。而且,在進入到作戰部隊,即艦載戰鬥機聯隊和中隊後,艦載戰鬥機飛行員還要經過訓練、演習以及作戰行動等任務的曆練。如果這一過程中出現問題,那麼這名艦載戰鬥機飛行員依然會失去艦上飛行資格。

準備在航母上降落的美國海軍T-45艦載教練機
準備在航母上降落的美國海軍T-45艦載教練機

  美國海軍前艦載戰鬥機飛行員、海軍部長助理謝爾曼·鮑德溫曾在其自傳中講述了他的一位朋友的經曆。他的這位朋友在初級、中級和高級教練機上都取得了最高的飛行成績,並且順利成為一名F-14“雄貓”艦載戰鬥機飛行員。結果,在他上艦服役後,由於一直存在對夜間著艦的巨大恐懼,最後不得不提前退役。由此可見,艦載戰鬥機飛行員培訓之不易,淘汰率也很高。

  相比美國海軍,俄羅斯海軍艦載戰鬥機飛行員培訓體系顯得更為直截了當,被稱為“改裝模式”,國內也有人形象地稱之為“割韭菜”。也就是說,俄羅斯海軍從技術過硬、經驗豐富、應變能力強的優秀陸基戰鬥機飛行員中選拔人才,培養成為艦載戰鬥機飛行員。

  由於這些高級飛行員都有數百甚至上千小時的飛行時間,可以直接跳過美國海軍艦載戰鬥機飛行員培訓體系的前半部分,直接進入到艦載機起降訓練階段。一般來說,俄羅斯海軍飛行員經過第一階段的“尼特卡”陸基模擬起降訓練和第二階段的“庫茲涅佐夫元帥”號航母上艦資格訓練後,達到飛行大綱的要求,即可成為一名合格的艦載戰鬥機飛行員。所以,俄羅斯海軍的這一做法耗時更短,可以更快地組建起一支相對規模有限的艦載戰鬥機飛行員隊伍,同時也更容易形成作戰能力。

俄羅斯“庫茲涅佐夫”號航母上的蘇-25UTG艦載教練機
俄羅斯“庫茲涅佐夫”號航母上的蘇-25UTG艦載教練機

  從應急過渡改裝到全新系統培訓

  我國海軍最初幾批艦載戰鬥機飛行員培訓採用的是類似於俄羅斯海軍的“改裝模式”。因為我國“遼寧”號航空母艦改裝工程、殲-15艦載戰鬥機研發和試飛,以及艦載戰鬥機飛行員培訓這幾項基本上是同步進行的。所以,我國海軍不可能從一開始就採用耗時長、階段多的美國海軍艦載戰鬥機飛行員培訓的“生長模式”,俄羅斯海軍的“改裝模式”是明智的選擇。

  事實上,從此前的央視新聞報導中我們也能夠看到,我國海軍航母戰鬥機英雄試飛員(現為海軍某艦載機試驗訓練基地司令員)戴明盟最初就是海軍航空兵“海空雄鷹團”的一名大隊長,駕駛的是俄製蘇-30MK2多用途戰鬥機。而第一位成功實現夜間著艦的艦載戰鬥機飛行員徐英,則是從空軍航空兵蘇-30MKK多用途戰鬥機部隊調到海軍航空兵的。

  可以說,2013年5月正式組建的我國海軍殲-15艦載戰鬥機部隊集中了空軍以及海軍的尖子飛行員,是名副其實的王牌部隊。這些特級和一級飛行員不僅肩負著完成殲-15艦載戰鬥機設計、生產定型試飛的重要使命,還要成為我國航空母艦上最為鋒利的“尖刀利刃”、最具戰鬥力的重拳。同時,他們也是我國海軍艦載戰鬥機飛行員隊伍不斷髮展壯大的“種子”,其中的很多人要作為飛行教官,培養未來一代又一代的新艦載機飛行員。

殲-15艦載機前幾批飛行員大部分從海空軍尖子飛行員中培養而來。圖片來源:中國軍網
殲-15艦載機前幾批飛行員大部分從海空軍尖子飛行員中培養而來。圖片來源:中國軍網

  那麼,隨著我國海軍艦載戰鬥機飛行員培訓體系的不斷完善以及飛行教官隊伍的日益擴大,再繼續採用俄羅斯海軍的“改裝模式”就顯得不合時宜了。這種模式固然有耗時更短、形成戰鬥力更快的優勢,但由於要從其他主力航空兵部隊不斷抽調優秀飛行員,事實上對這些部隊的戰鬥力會產生不小的影響。而且,當部隊對於艦載戰鬥機飛行員培訓規模有更大的需求時,“改裝模式”也遠遠滿足不了要求。

  我國海軍也很快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在艦載戰鬥機飛行員培訓上開始逐步從“改裝模式”向“生長模式”轉變。2018年,我國海軍就在當年招收的海軍航空大學新學員中明確了要選拔一部分優秀人才,作為培養艦載戰鬥機飛行員的苗子,接受最為系統和專業的艦載起降等訓練。可以預見,未來幾年,將會有越來越多的年輕飛行員通過海軍航空大學和艦載機試驗訓練基地的系統培訓,獲得航空母艦艦上飛行資格,成為海軍艦載戰鬥機部隊的“新鮮血液”。

隨著航母數量的增多,艦載戰鬥機飛行員將逐步從“改裝模式”向“生長模式”轉變。圖片來源:中國軍網
隨著航母數量的增多,艦載戰鬥機飛行員將逐步從“改裝模式”向“生長模式”轉變。圖片來源:中國軍網

  艦載高級教練機為期不遠?

  在艦載戰鬥機飛行員培訓體系不斷建設和完善的同時,硬件設備也要跟得上發展的要求。其中,最為重要的訓練裝備就是艦載高級教練機。美國海軍艦載戰鬥機部隊是通過T-6A渦槳教練機完成初級/基礎訓練,T-45A/C高級教練機完成中/高級訓練,之後再由雙座型F/A-18F“超級大黃蜂”戰機完成飛行員在作戰部隊的訓練任務。俄羅斯海軍則省略了初級/基礎訓練這一步,由蘇-25UTG艦載教練機完成中/高級訓練,由蘇-33和米格-29KUB完成作戰部隊訓練。

  其實,從美國、俄羅斯以及法國海軍現役艦載戰鬥機發展來看,都有用於作戰訓練的雙座型,比如F/A-18F“超級大黃蜂”、米格-29KUB以及雙座型“陣風”M。蘇-33艦載戰鬥機也有對應的雙座型,即蘇-33KUB。後來,蘇-33艦載戰鬥機停止發展並逐步退役,蘇-33KUB雙座型戰鬥/教練機也止步於原型機階段。

艦載高級教練機是海軍未來培養固定翼艦載機飛行員不可或缺的裝備。圖片來源:“貴飛公司”公眾號
艦載高級教練機是海軍未來培養固定翼艦載機飛行員不可或缺的裝備。圖片來源:“貴飛公司”公眾號

  對於我國海軍來說,至少從目前公開的新聞報導中可以看到,已經服役的殲-15艦載戰鬥機全部都是單座型。這顯然不利於艦載戰鬥機飛行員的後續作戰訓練,飛行教官只能讓飛行員放單飛,而不能與其一起駕機升空。當然,作為殲-15艦載戰鬥機研製和生產方,中航工業應該也有能力在單座型的基礎上發展出雙座型。上文提到的俄羅斯蘇-33艦載戰鬥機雙座型蘇-33KUB採用了非主流的並列座艙佈局,而殲-15艦載戰鬥機的雙座型應該採用當今主流的串列座艙佈局。那麼,這也意味著中航工業在研發雙座型殲-15艦載戰鬥機時,並沒有技術成熟的機型可供參考和借鑒。這對於中航工業是否真正吃透了蘇-33技術資料並有所創新,將是一個不小的考驗。

  除了殲-15艦載戰鬥機需要發展雙座型戰鬥/教練機,艦載高級教練機也是必不可少的。目前,根據央視新聞的報導,在艦載機試驗訓練基地內與單座型殲-15艦載戰鬥機一同擔負訓練任務的是“海山鷹”改進型高級教練機。該機的總體技術狀態與外貿型FTC-2000G輕型多用途戰鬥機類似,並沒有針對航母艦上起降要求進行改裝,比如加強主起落架、加裝攔阻鉤等。所以,“海山鷹”改進型高級教練機並不能算是真正的艦載高級教練機。從央視《軍事報導》的相關新聞可以看到,該機在艦載機試驗訓練基地內主要擔負模擬觸艦複飛以及著陸進場等部分項目,還不能完成模擬攔阻著艦等項目。

  事實上,從陸基高級教練機改裝為艦載高級教練機已有成功範例,這就是前文提到的美國海軍T-45A/C高級教練機。當然,該機雖然是由英國“鷹”60陸基高級教練機發展而來,氣動外形也差別不大,其內部結構卻經過了大量的重新設計,加裝了很多適應艦載起降要求的特殊設備。我國“海山鷹”和“獵鷹”高級教練機也可以類似的模式改裝為艦載高級教練機,實現航母艦上起降能力,至於誰最終能登上航母,拭目以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