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疫事|孫沛東:非常與正常(下)
2020年04月01日13:48

原標題:巴黎疫事|孫沛東:非常與正常(下)

編者按:在付出了巨大代價之後,中國的新冠肺炎疫情逐漸平靜下來,而在歐美,疫情依然在肆虐。疾病、死亡、混亂、焦灼之外,生活還在繼續。澎湃新聞特約幾位居住在美國、法國、英國等國的華人和留學生,記錄他們疫情下的日常生活。在病毒面前,全世界人民都是一家人。

法國總統馬克龍的推特賬戶的背景早已變成了純紅背景,藍白兩色粗體寫著“挽救生命 宅在家裡”。值得注意的是,馬克龍總統今天的一條推特中採用了法國前總統佛朗索瓦.密特朗使用過的一個口號“France Unie”(法國團結),號召法國人團結抗疫。1988春夏之間,佛朗索瓦.密特朗的參與總統競選的主題就是“La France unie”(法國團結)。

中午,馬克龍總統訪問了位於Maine-et-Loire省昂熱附近Saint-Barthélemy-D’Anjou地區的一家口罩工廠,隨後發表了接近半小時的簡短講話,並現場回答了記者們的提問。總統的講話內容主要是關於戰略物資口罩、呼吸機、洗手液的生產和供應,以及政府將拿出40億歐元,支持這些企業進行生產。與美國一樣,他強調減少對進口防疫物資的依賴,盡快實現醫療用品本土生產。值得注意的是,總統先生已經佩戴口罩,參觀工廠時,帶著白色的防護帽子,帽子邊緣有著可愛的褶皺,像極了早些年法國電影中人們戴的綢緞睡帽。藍色的拉鏈式防護外套,短大衣的長度。腳上還套著白色的防塵鞋套。

跟研究所的法國教授通過電話後,思忖著給康寶做點什麼,當做晚餐。打開Youtube,快速瀏覽了一下我關注的兩位做家常菜和麵食的博主。得,今晚就做春餅。

春餅剛完成一半,康寶的法語老師打來電話,約晚上九點跟康寶視頻半小時,關照她今天的法語學習進度。 網絡教學亟需掌握的技術,對她而言並不容易。在她做律師的女兒最近的幫助下,她基本學會了Zoom、Blackboard、Googleclass、Facetime、WhatsApp等操作法,儘管時常掉線,經常沒法得心應手地切換學生,老師的聲音、視頻圖像、課件等,不得已時,經常要同時使用手機和電腦。今晚就是一邊跟康寶FaceTime, 一邊用Blackboard.

看校友圈,發現巴黎緊急醫療救助服務系統(SAMU)華人專線急招10名中法雙語誌願者,我第一反應是我願意。誌願者只需要具有醫學背景,中法雙語流利即可。我雖沒有醫學背景,但是自從12月份以來,天天關注中英法三國新聞,相關的醫學詞彙我都有意識地學習過。細看不行!工作地點在巴黎15區,這個我做不到。如果在家裡接聽或撥打電話,我可以,帶著要上網課的小學生外出做誌願者,我沒法做到。

今天美國白宮的新聞發佈會對死亡人數的預計,令人吃驚。疫情控製得最好,死亡人數估計在10萬,與一戰中美軍的死亡人數相當;最糟糕的情況下,死亡人數可能達到24萬人,是一戰中死亡人數的兩倍還多。特朗普總統說接下去的兩週將會非常痛苦,兩週過後,有可能在隧道盡頭迎來曙光。

“白宮冠狀病毒特別工作組反應協調員”Deborah Birx教授的發言中有一段特別飽含社會學意味的觀點。她說:“沒有神奇的子彈。沒有神奇的疫苗或療法。只有寄希望於行為。我們每個人的行為化作某種東西,可以在接下來的一個月裡改變這種大規模流行病的進程” 。

自1996年就開始負責報導白宮的《紐約時報》首席記者Peter Baker在推特上說,今天的新聞發佈會是最為令人難過的。最幸運的話,美國將有10到20萬人在新冠疫情中喪生。根據美國CDC網站上給出的曆次流行病死亡人數統計數據,1918-1920年的西班牙流感: 675,000人;1957-58的H2N2: 116,000人;1968的H3N2: 100,000人;2009年的H1N1: 12,469人。

再看美國退伍軍人事務部和美國國防部網站上的最新統計數據(2020年3月30日公佈),與美國曆次戰爭中死亡人數比較而言,美國內戰: 600,000人;第二次世界大戰: 400,000;第一次世界大戰:115,000;越南戰爭:58,000;韓戰:36,000;伊拉克戰爭:4,500;阿富汗戰爭:2,300。這些戰爭死亡人數包括戰區戰鬥人員死亡人數和非戰鬥人員死亡人數。

從這個意義上說,法國總統馬克龍在3月16日有關疫情的專門講話中,六次強調“我們正處在戰爭當中”這個論調,並非言過其實。與常規戰爭相比,病毒這種看不見的敵人更為凶殘,也更為危險與狡猾。開始一場戰爭容易,結束一場戰爭很難。今天維也納再次飄雪。這春雪並不能送走瘟疫。

(作者係複旦大學曆史系副教授,在法國訪學,現居巴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