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滬上|北外灘曆史建築不為人知的故事
2020年04月01日13:12

原標題:行走滬上|北外灘曆史建築不為人知的故事

2019年上海城市空間藝術季,虹口區舉辦了聚焦北外灘的實踐案例展“城市蛻變:濱水空間、景觀和社區的更新”,特別設置了“我的城市徒步計劃”,邀請觀眾在展廳和城市徒步中重新發現曆史建築和城市之美。受活動策劃方香港大學上海學習中心的邀請,我作為第6期活動“覓境·北外灘曆史建築不為人知的故事”的主講嘉賓和城市徒步帶領者,向參與者分享北外灘曆史建築背後的故事。

沙龍中,我展示了不少難得一見的曆史建築老照片。從黃浦江畔的百年耶鬆船廠,近代工程教育奇葩的雷士德工學院,黃浦路上的領事館舊址,上海第一家西式飯店禮查飯店,周恩來總理經常陪同外賓觀賞外灘美景的上海大廈,蘇州河畔的郵政總局大樓,到“S形”的河濱大樓,這些美輪美奐的優秀曆史建築承載了一個個波瀾不驚的故事,述說著上海開埠後北外灘歲月變遷的點滴。

追尋上海的城市記憶,不僅是回望那些消失了的曆史建築,挖掘出塵封的記憶,更重要的是保護和利用好現存的曆史建築資源,為後代留存珍貴的物質與文化遺產。

沙龍結束後,大家便迫不及待地開始了徒步之旅,想走近這些老建築親身感受一番。一路上,我們時而拿起相機拍下建築的精彩細節,時而駐足傾聽建築背後那跌宕起伏的往事。建築就像舞台,為上海近代曆史的演繹提供了絕佳的場所。

約1.5公里的行程中,老建築目不暇接。在此,我也同大家分享一下這些老建築興衰沉浮的往事,特別是在城市更新中消失了的老建築。

濱江工業遺存

北外灘徒步的第一站是位於東大名路的英商耶鬆船廠舊址。耶鬆船廠創建於1865年,是英商在滬創辦的第二家船舶修造廠,兩次合併其他企業之後更名為英聯船廠,成為外資在華的最大船廠,也是我國民族工業江南造船廠的主要競爭對手。早期廠房建築已不存在,這棟矗立在黃浦江邊的中西合璧的大樓建於1908年,綠瓦中式塔樓最為引人注目。

解放後,英聯船廠被上海軍管會徵用,20世紀80年代更名為上海船廠。如今,這棟建築早已物是人非,卻依然默默地訴說著黃浦江畔昔日的工業輝煌。

奇特的“飛機樓”

沙龍的舉辦地白玉蘭廣場金領驛站為我們提供了俯瞰雷士德工學院大樓的絕佳機會,低頭望去,它猶如一架展翅翱翔的戰機,中央塔樓的圓弧穹頂格外醒目。

雷士德工學院建築外觀創意不凡,細節裝飾別具匠心,體現了濃鬱的工程元素。底層尖券門的外廊上方是一排精緻的盾徽,齒輪、顯微鏡等圖案點綴其中,凸顯學校的工程技術特色。走近大門,暗紅色的門框內鑲有4塊金屬鏤空裝飾,其中有書籍、圓規、丁字尺、燒瓶、天平等圖案。這些設計巧妙的裝飾,不僅給巍峨的學術殿堂增添了視覺上的美感,在全上海也獨一無二,因而這兩扇大門被複製到了上海曆史博物館展廳內,作為西學東漸的特有印跡陳列其中。

解放後,大樓曾長期為海員醫院使用,內部有較多破損。幾年前,海員醫院搬離,這裏人去樓空,建築也加速了老化,希望這棟被列為上海市第二批優秀曆史建築的大樓早日得以修繕。

遙望這棟裝飾藝術風格的傑作,我們不會忘記它的創辦者亨利·雷士德——這位將畢生財富留給上海的英國企業家。雖然建校於1934年的雷士德工學院只辦了短短11年,但它和雷士德先生將永存於上海近代高等教育的曆史長河中。

“紅樓”往事

昔日的黃浦路也被稱作“上海的東交民巷”,這裏沿黃浦江自西向東曾依次坐落著蘇聯、德國、美國和日本領事館。20世紀10年代,丹麥、比利時、葡萄牙、西班牙、瑞典等國的領事館也陸續設立在北外灘。20世紀80年代初,因建造海鷗飯店,德國和美國領事館的建築遺憾被拆除,而日本領事館的紅樓建築在建國後長期作為部隊招待所使用,平時難以窺得全貌。

在昔日的明信片里,這棟新古典主義紅磚建築洋溢著細膩的風格,而走近觀賞,它的外部裝飾保存完好,散發出濃鬱的古典氣息與曆史的厚重感。抗戰期間,這裏也是日本在上海侵略活動的大本營之一,日本海軍的旗艦“出雲號”就曾停靠在領館外的黃浦江面上。

日本領事館原有兩棟外觀相似的建築,紅樓背後的那棟於1941年拆除之後,原地建造了如今的“灰樓”。抗戰勝利後,聯合國上海辦事處、聯合國亞洲及遠東經濟委員會等多家聯合國駐滬機構遷入此處辦公。1948年1月,國民政府將“灰樓”授予聯合國免費使用,並將此定名為“聯合國大廈”。 新中國成立後,由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聯合國席位一度得不到恢復,這些辦事處陸續撤離大陸,“聯合國大廈”也逐漸淡出了市民的記憶。

消逝的公濟醫院

沿著北蘇州路前行,走過上海大廈,摩登的蘇寧寶麗嘉酒店近在咫尺。走在這片靠近外白渡橋、遠眺陸家嘴絕美天際線的土地上,不免讓人想起消逝的公濟醫院——那一排曾經依水而立、俯瞰蘇州河的西式醫院建築。

公濟醫院由法國天主教江南教區於1864年創辦於外灘附近,1877年遷至北蘇州路,是上海近代創立的第二所西醫醫院。從20世紀30年代的一張老明信片可以看出,公濟醫院規模宏大、環境優雅,為當時實力雄厚的大型醫院。

1953年,公濟醫院改名為上海市第一人民醫院,1996年遷入新址。此後這塊南臨蘇州河的風水寶地門前掛上了“香港彙德豐房地產開發公司”的招牌。1997年東南亞金融風暴驟起,房地產開發項目擱淺,人去樓空的大樓曾多年作為外來農民工群居的場所,院內空地用作旅遊大巴停車場。據東方網2004年報導,原公濟醫院舊樓在虹口區文物建築申報掛牌登記工作中被發現,登記在冊,劃入保護範圍。非常可惜的是,2010年,這片在上海近代衛生史上具有重大價值的曆史建築群依然逃脫不了被拆除的命運,僅保留了北側的修道院大樓。

在公濟醫院舊址建起的寶麗嘉酒店為蘇州河增添了不少現代氣息,酒店的頂部花園也是飽覽蘇州河美景的絕佳之地,但公濟醫院的曆史記憶還能去哪裡追尋呢?

這次城市徒步,一路有驚喜,也有些許惆悵。具有保護價值的曆史建築群為上海這座城市奏起了一支動人的樂曲,而那些不幸消逝的經典建築,則是永遠無法再補上的音符。

(作者戴鄒君系行篤教育特約講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