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去哪兒了?細數上市公司的巨款“懸案”
2020年04月01日17:08

原標題:錢去哪兒了?細數上市公司的巨款“懸案”

不翼而飛?記錯賬了?上市公司丟錢哪家強?

1.5億存款不翼而飛,5年多後僅追回2000多萬元。近日,上市公司瀘州老窖披露了這筆資金懸案的最新情況,最高人民法院維持一審判決,對於公司通過刑事執行程序不能追回的損失,由農業銀行一方承擔60%的賠償責任,其餘損失由公司自行承擔。

值得注意的是,上市公司巨款丟失一直都有“前科”,時間遠一點的有東北高速、閩東電力等,近一點的則有輔仁藥業、康美藥業、科迪乳業、康得新等,丟失的原因也是五花八門。

“錢到用時方知餘額不足”

6年前,瀘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證券簡稱:瀘州老窖000568)的財務人員在轉款時被銀行告知1.5億沒了。

2013年4月15日,瀘州老窖與中國農業銀行長沙迎新支行(下稱“農行迎新支行”)簽訂存款協議。隨後,瀘州老窖先後分四次在該行存款合計2億元;2014年4月,瀘州老窖轉回5000萬元存款,並於當年9月打算轉回賸餘的1.5億元存款,但在轉款時卻被農行迎新支行告知:公司賬戶上已無該筆資金,不能按時劃轉。

今年3月24日,瀘州老窖披露公告顯示,最高人民法院維持一審判決,對於公司通過刑事執行程序不能追回的損失,由農業銀行一方承擔60%的賠償責任,其餘損失由公司自行承擔。截至公告日,瀘州老窖收回長沙存款案涉及合同糾紛款項2023.99萬元。截至發稿,其暫未披露最新進展。

某國內銀行總行資深風控人員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對公開戶時,會預留一套財務印章,後續支取時,就是憑印章支取,有時候,有些銀行會支持密碼器,就是開戶時,給賬戶加掛一個密碼器,後續支付時還需要提供密碼。”

有的上市公司則是在還銀行貸款進行資金劃轉時出了“幺蛾子”。

在東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東北高速”)分立為吉林高速和龍江交通兩家公司上市前,其曾作為獨立主體在上交所主板上市交易。2005年1月,東北高速存款出現“黑天鵝”,這一事件正好發生在交通銀行長春分行(下稱“交行長春分行”)要求其償還貸款期間。

彼時,東北高速披露公告稱,2004年9月28日,交行長春分行向吉林省高級人民法院起訴東北高速,要求其償還2004年9月8日到期的1億元貸款中尚未償還的5678萬元,並為保證其貸款安全,要求未到期的1.5億元貸款也一併提前償還。

當時,吉林省高級人民法院查封了東北高速在中國銀行哈爾濱分行河鬆街支行(下稱“河鬆支行”)的兩個賬戶中的2.12億元。這期間,東北高速償還了交行長春分行已到期的5678萬元本金及所有利息,未到期的1.5億元貸款未償還。

2004年12月21日,問題發生了,河鬆支行向吉林省高級人民法院出具了內容為“你院字第26號扣劃通知書收悉,關於東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在我行的賬戶存款15000萬元,已扣劃至交行長春分行”的回執書,但交行長春分行直至2004年12月31日仍未收到該筆款項。

東北高速表示,公司賬面顯示,截至2004年12月31日,該兩賬戶應有存款餘額約2.93億元,其中包含應扣劃至交行長春分行的1.5億元。

隨後,東北高速領導和財務部經理、出納員去河鬆支行對賬,河鬆支行出具了公司截至2004年12月31日的銀行對賬單,結果顯示,公司兩個賬戶的餘額分別為4.32萬元和2.99萬元,其餘存款去向不明。

“賬上顯示有很多,卻用不了”

還有一種情況是,財報賬上貨幣資金十多億甚至上百億,但卻“無法使用”。

去年7月24日,輔仁藥業集團製藥股份有限公司(證券簡稱:ST輔仁 600781)宣佈無法派發約6272萬元的現金紅利,彼時,輔仁藥業表示,公司對子公司有關賬戶進行資金歸集,董事長暨實際控製人也在積極以多種途徑籌措資金,因公司流動性原因,相關資金仍未準備充足。

公告顯示,公司經營有一定的流動性困難。公司一季度末實際資金及至今資金變動、流向情況還需進一步核實,公司將深入自查,待核實後及時公告。

讓投資者不解的是,輔仁藥業2019年一季度財報顯示賬上貨幣資金達18.16億元,卻無法派發6272萬元現金紅利,而在一季度後,輔仁藥業賬上貨幣資金餘額呈急速遞減之勢,其2019年半年報、三季報分別為1.34億元和8277萬元。

去年7月27日,輔仁藥業發佈公告,公司被證監會立案調查;同年12月25日,上交所通報,決定對輔仁藥業、控股股東輔仁藥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輔仁集團”)及其關聯方輔仁科技控股(北京)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輔仁科技”)、河南省宋河酒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宋河股份”)、河南省宋河酒實業有限公司(下稱“宋河實業”)和有關責任人予以紀律處分。

據上交所通報,輔仁藥業多次與控股股東及關聯方發生巨額非經營性資金佔用。2019年8月31日,輔仁藥業2019年半年度報告顯示,公司向控股股東輔仁集團、間接控股股東輔仁科技及輔仁集團下屬公司宋河股份、宋河實業等關聯方提供借款餘額16.36億元。相關關聯債權債務為臨時借款,並無實際業務背景,構成非經營性資金佔用,占公司2018年度經審計淨資產的30.29%。

相似情況的還有科迪乳業。

去年8月17日,河南科迪乳業股份有限公司(證券簡稱:科迪乳業 002770)披露公告稱,因涉嫌違規違法,證監會決定對公司立案調查,而在這半個月前,科迪乳業曾被爆出“拖欠奶農1.4億賬款”的消息。

隨後,科迪乳業針對奶農欠款一事回覆稱,公司應付奶款合計為1.13億元,2個月內正常奶款為7200萬元,其餘4100萬元為到期未付。然而,2019年一季報顯示,科迪乳業賬上貨幣資金高達17.7億元。賬戶上有巨額資金,卻無法支付4100萬元的奶農欠款。

另外一起則是康得新賬上的122億存款。

去年4月,康得新復合材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證券簡稱:*ST康得新 002450)時任三位獨立董事楊光裕、張述華和陳東,公開提出對公司2018年年報的異議。其表示,康得新及其子公司賬面顯示其在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的存款餘額共計逾122億元,對此強烈質疑,原因是這筆存款既不能用於支付也無法執行,並且北京銀行西單支行曾經口頭回覆“可用餘額為零”,註冊會計師就此筆存款向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發出詢證函,對方至今沒有回覆。

122億存款去哪兒了?這單“懸案”至今未徹底解開,而在去年7月,證監會下發《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顯示,康得新存在虛增利潤總額119億元、未在年度報告中披露控股股東非經營性佔用資金的關聯交易情況等多項違法違規事實。

其中,康得新大股東康得集團利用與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簽訂的《現金管理服務協議》,分別於2014年至2018年非經營性佔用康得新資金65.23億元、58.37億元、76.72億元、171.50億元和159.31億元。

“不好意思,會計出錯了”

上市公司巨款的丟失,還有一種情況,那就是“記錯賬”了。

去年,康美藥業股份有限公司(證券簡稱:ST康美 600518)因為“中藥材”入賬問題在市場上鬧出軒然大波。去年4月30日,康美藥業披露前期會計差錯更正公告顯示,在2017年年報中,因核算賬戶資金時存在錯誤,貨幣資金多計金額299.44億元,康美藥業期末的貨幣資金從調整前的341.5億元,減少至42億元。

一個會計差錯,導致近300億“突然消失”,這恐怕會讓投資者一時很難接受。

5月17日,證監會新聞發言人常德鵬表示,初步查明,康美藥業披露的2016年至2018年財務報告存在重大虛假,涉嫌使用虛假銀行單據虛增存款、通過偽造業務憑證進行收入造假、部分資金轉入關聯方賬戶買賣公司股票。

而中藥材項目則成了這次“事故”的主角。康美藥業在去年5月回覆問詢函時表示,公司2017年收購中藥材時款項未經審核已作支付且未入賬,本次更正主要是調整入賬已支付採購款但未納入存貨管理的中藥材,調增存貨183.43億元及相應調減貨幣資金。

另外一起則涉及到“文件格式轉換”。

2004年,福建閩東電力股份有限公司(證券簡稱:閩東電力000993)披露公告稱,由於工作疏忽,在編製公司2004年第三季度報告的過程中,財務報表部分在文件格式轉換上傳至巨潮網站時出現錯誤,資產負債表中的貨幣資金期末合併數等科目與原數據不符,造成報告顯示的數據中所有流動資產各項目進行相加後與公司流動資產總額之間相差4億元。

其中,貨幣資金期末合併數少記1億元,應由7430.46萬元變更為17430.46萬元。

新京報記者 肖瑋 李雲琦 編輯 孫勇 校對 李世輝

記者聯繫郵箱:xiaowei@xjbnews.com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