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延期|全球保險業遭受重創? 深度解析來闢謠
2020年04月01日12:07

  東京奧運的倒計時鍾已經暫停。

  東京奧運的比賽時間正式定為2021年7月23日,但延期一年所帶來的連鎖反應,依舊在全球體壇甚至是經濟市場中發酵。

  “國際奧委會和東京奧組委都希望把風險最小化,但延期依舊不可避免巨大的經濟損失,同時有可能帶來法律層面上的麻煩。”談及奧運百年歷史的首次延期,法國裡昂商學院歐亞體育產業中心主任、歐亞體育產業中心教授西蒙·查德威克告訴澎湃新聞記者,

  “奧運會的任何利益相關方都有可能因為延期帶來損失,然後選擇在法律層面上解決問題。”

  保險公司和再保險公司,就是查德威克談到的“利益相關方”之一,他們甚至可以算是“最直接的利益損失者”。

  過去一個月,世界最大的兩家再保險集團慕尼黑再保險和瑞士再保險都公開表示,將為東京奧運的取消承擔“數億美元”級別的風險敞口。

  最終,東京奧運會選擇延期舉行,保險業算是“緩過一口氣”,但這次歷史性延期所產生的賠付,或許會對體育賽事保險的未來造成更深層次的影響

  。

  此前外媒報導,如果奧運被取消,保險業將面臨巨額索賠。

  奧運延期,保險業的“好消息”?

  近一個月前,慕尼黑再保險公司和瑞士再保險公司公開表示,他們將為“東京奧運會可能出現的取消”承擔總計大約8億美元的風險敞口。

  在此之前,很多關注東京奧運會的體育愛好者或許不知道,國際奧委會和東京奧組委早早就為這場體壇盛會買好了“取消險”。

  事實上,這並不是國際奧委會第一次為奧運會購買“取消險”。

  早在2001年,彼時擔任國際奧委會主席的羅格,為了控製財政風險,率先提出“如果奧運會被迫取消或中斷,要採取發行債券等金融措施提前預案”。在此背景之下,國際奧委會開始購買賽事取消或者停辦保險。

  根據《福布斯》報導,國際奧委會首次投保“取消險”是針對2004年雅典奧運會,當時國際奧委會購買了總額17億美元的保險;2006年都靈冬奧會,國際奧委會又簽下保額為15億美元的保單;2008年,國際奧委會向慕尼黑再保險公司購買了保額高達41.5億美元的保險,覆蓋北京奧運會、溫哥華冬奧會和倫敦奧運會……

  而據路透社報導,按照華爾街投行Jefferies的分析師估算,國際奧委會和東京奧組委為東京奧運會方方面面投保的金額超過20億美元,其中包括電視轉播權和商業讚助等領域,當然也包括了“取消險”。

  此外,還有與奧運接待相關的酒店和餐飲服務業保險,大約6億美元。

  一位長期關注體育保險的保險經紀人紀先生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奧運會延期舉辦而非取消,“取消險”的賠付就小了很多。

  “大型賽事的取消險一般採取‘一切險’(承保財產因自然災害或意外事故以及由於突然和不可預料的事故造成的損失,除保險條款規定的責任外,保險人均負責賠償)的承保方式,所以自然災害和流行性傳染病都應該包括在內。但是慕再和瑞再沒有公佈保險細節,所以不能確定他們的賠付數額有多大。”

  瑞士再保險公司的一位發言人也向澎湃新聞記者確認,“鑒於國際奧委會和東京奧組委發佈聲明,預計損失將有可能降低。”

  很顯然,相比於“奧運取消”,因為疫情而推遲一年的決定算是讓相關聯的保險公司“緩過一口氣”。

  “只要奧運會最終舉行,保險公司依舊可以從舉辦中賺到錢。”Fieldfisher律師事務所的合夥人西蒙·史隆就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解釋,“因奧運延遲產生的保險賠付,能覆蓋一些奧運前期已花費的資金以及重新安排和籌備賽事所需的資金。”

  按照專業人士上述分析,慕尼黑再保險公司和瑞士再保險公司所需要賠付的金額應該少於此前預計的8億美元風險敞口。

  不過就算加上勞合社(是英國的一家保險人組織。該組織不直接經營保險業務,只是為其會員提供交易場所和有關服務,是世界上由個人承保保險業務的唯一組織)旗下的成員Beazley保險公司和Hiscox保險公司,還有日本本土的東京海上控股的Tokio Marine Kiln保險公司,他們有可能產生的延遲賠付,與日本官方公佈的126億美元的奧運投入相比,依舊只是杯水車薪。

  工作人員張貼東京奧運海報。

  保險買單?或引發更多法律糾紛

  在這場全球大流行的疫情之下,奧運延期所產生的財險賠付其實相比於人壽保險的賠付,並不算大額。

  慕尼黑再保險公司的董事會成員克里斯托夫·朱雷卡就給出了這樣一個參考——一場造成死亡人數到達10萬的大流行疾病所產生的人壽保險賠付可以達到16.4億美元左右。即便奧運選擇取消,慕尼黑再保險公司的賠付風險也不會超過5億美元。

  瑞士再保險公司也告訴澎湃新聞記者,“瑞士再保險在全球承保的應急風險業務較為分散,這些業務也在不斷變化中,但總體來說,這類業務在瑞士再保險財產險業務中占比較小。”

  但問題是,一場奧運會的舉行,從申辦到籌備再到舉辦,長達7年時間,所有的策劃運行過程環環相扣。就以相關的保險為例,東京奧運會投保金額超過20億美元的保險,其中包括人身意外傷害保險、運動員收入損失險,還有為體育場館提供的財產保險、公共責任險以及跟消費者息息相關的門票損失保險……

  除了國際奧委會和東京奧組委,相關的讚助商、廣播和媒體公司,甚至是旅遊和酒店行業都會購買保險,光是相關的簽約保單就有成百上千份。

  正因如此,東京奧運的一個延期決定,可以說是牽一髮而動全身。

  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的母公司Comcast集團首席執行官白賴仁·羅伯茨就公開表示,他們為東京奧運會轉播購買的保險,幾乎能保證在奧運會取消的情況下公司不遭受任何損失。

  這一屆東京奧運會,在國際奧委會宣佈延期之前,NBC已經賣出了90%的廣告,已經產生的12.5億美元廣告收入刷新了紀錄。他們甚至已經打造好了一款新的流媒體服務Peacock,原計劃在今年7月15日東京奧運開幕前正式面市。

  然而,奧運延期一年不得不讓所有的計劃重新安排,包括今年7月至8月可能空出的廣告時間。

  有意思的是,NBC的高層已經公開表示支持國際奧委會的延期決定,但是他們不可能自己為延期所帶來的損失買單,而是從早就購買好的保險中尋求賠付。

  事實上,像NBC這樣與奧運相關的合作夥伴或者讚助商在奧運延期後尋求保險賠付的案例或許會一個接一個出現。

  “延期對於國際奧委會、讚助商、轉播商以及合作夥伴的傷害已經是最小化了。”法國裡昂商學院歐亞體育產業中心主任西蒙·查德威克教授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奧運會的任何利益相關方都有可能因為延期帶來損失,然後選擇在法律層面上解決問題。”

  在歐美主流媒體看來,延期所帶來的法律糾紛或許難以避免。

  美國《紐約時報》就預測,保險公司也希望能夠將承擔的風險減小,“保險公司會研究合同的所有條款,儘量減小賠付的金額,而這就可能引發更多的訴訟官司。

  ”

  東京奧運吉祥物亮相。

  保險業因為奧運受到重創?

  如果不是因為這場持續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保險公司和再保險公司與曆屆奧運會在“取消險”上的合作,其實是一門“穩賺不賠”的生意。

  不過現在,不少輿論已經開始擔心起疫情之下的保險業,甚至有不少對保險業不太熟悉的人發出了擔憂的聲音,“光是一個奧運會就要賠付這麼多,保險業是不是要受到重創”?

  事實上,保險業並非如此脆弱,特別是在再保險業務更加成熟的歐美市場。

  “通常針對大型會議或活動,風險會由多家保險公司及再保險公司共同分擔,從而有效降低每個參與者的風險。”瑞士再保險公司向澎湃新聞記者確認,由新冠肺炎疫情導致的涉及活動管理方面的賠付,瑞士再保險占總體市場的15%左右。

  “在相關活動取消的賠付上,瑞士再保險將會有數億美元的風險敞口。但基於全球緩解疫情的努力以及疫情可能持續的時間,當前形勢具有高度不確定性。”

  而慕尼黑再保險公司也在早些時候公開表示,對於奧運會延期甚至是取消的風險敞口,都在他們的承受範圍之內。

  只不過,當這些保險公司和再保險公司第一次為奧運的延期“買了一部分單”之後,保險業對於大型賽事特別是像奧運會這樣的全球頂級體育賽事的“取消風險定價”或許會有新的考量。

  在2020年東京奧運會之前,賽事取消險經曆過最重要的轉折點為“911”恐怖襲擊事件。中國人保的趙旭在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就舉例,此前奧運會取消保險的費率僅為保險金額的1.5%,但“911事件”後費率上漲到保險金額的4%-4.5%之間,同時恐怖主義風險開始從賽事取消險中排除出來。

  在不少保險業內人士看來,疫情對奧運會的巨大影響,或許會像“911事件”一樣迫使保險業重新評估和調整風險的定價。

  對此,將為2021年至2028年奧運會提供保險解決方案的德國安聯集團並沒有公開作出太多回應。

  “做保險的人都是一群頭腦精明的天才。”從業這麼多年,職業保險經紀人紀先生深諳這個行業的發展趨勢,“每一次對保險賠付的衝擊和挑戰都會讓他們設計出更多分攤風險的方案,就比如將取消險債券化。”

  “或許他們會設計出類似巨災債券這樣的產品,然後上市,讓更多人持有奧運取消的相關債券,從而讓更多人去分攤意想不到的風險。”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