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會推遲高爾夫圈反應平淡 僅少數球員大牌重視
2020年04月01日13:03

  香港時間4月1日,國際奧委會決定東京奧運會推遲一年舉行,人們肯定有預期,也不感到多麼意外。

  如此多奧運會運動員,他們反應不一。那些來自更小眾體育項目的運動員也許需要多一年資金上的支持或者說讚助。另外一些已經進入了訓練的最後衝刺階段,為了在合適的時間達到高峰,以爭取每四年才有的機會,現在不得不等待。幸運兒是那些早早通過資格賽的人,他們至少保住了自己的位置。

  卡特-霍姆斯(Kat Holmes)有機會在擊劍上再次爭取奧運會資格。他剛剛被醫學院錄取,曾經計劃從東京直接去新生報到會。現在該怎麼辦?

  談到高爾夫,這個變化只是引起了集體聳聳肩而已。

  高爾夫在奧運會中有位置,即便它用了一百年才回去。可是對於奧運會史無前例推遲的決定,反應,或者說沒有反應就再次提醒人們:金牌對於高爾夫而言,並不像別的體育項目那樣,是一個黃金標準。

  樸仁妃也許對此不能認同。

  她在里約熱內盧的勝利是2016年奧運會未能得到充分重視的成就之一,也許因為高爾夫項目還太新,又或者如多關注已經放在了被寨卡病毒嚇壞的男子球員身上。

  樸仁妃在之前一年贏得五場勝利,包括兩場大滿貫,她輕鬆鎖定了南韓四個令人垂涎的名額之一。可是接下來她大指拇受傷了,以至於有傳聞說她計劃退休。對高爾夫瘋狂的南韓甚至給她施加壓力讓她退賽,好讓另外一個狀態更好的球員上。樸仁妃有兩個月時間沒有打最頂尖的賽事。

  然而在里約,她卻力壓

東京奧運會推遲到2021年7月舉行
東京奧運會推遲到2021年7月舉行

  取代其登上世界第一位的高寶璟,實現5杆勝利。

  今年,樸仁妃如此迫切地想要重返奧運會,她將年初的賽事增加到了自己的日程中,可是接下來新冠病毒導致每個人都必須封杆。從那個角度講,推遲幫助她贏得了時間。然而到底高爾夫恢復之後,她會獲得多少時間,這一點大家都不知道。

  話又說回來,並不是說延遲已經導致球員遇到經濟、訓練甚至年齡的問題。

  高爾夫不像別的體育項目那樣有選拔的壓力。高爾夫也沒有奧運會資格賽。與此同時,參賽選手也不由每個國家自行決定。

  資格根據世界排名確定,過去20年,大滿貫使用同一系統。

  的確,有時候要比較一輪,甚至一杆的情況,可是它由計算器決定,而不是秒錶。馬特-庫查爾2016年在火石最後一個洞推入12英呎小鳥,打出66杆。那足以將他的世界排名提升到15位,當喬丹-斯皮思退賽之後,他成為第四個,也是最後一個前往里約的美國男子選手,結果他贏回了一枚銅牌。

  今年,世界排名確定資格的時間,男子為6月22日,女子為6月29日,基本上是在奧運會之前五個星期。2021年,情況可能一樣。

  與萊德杯一樣,直到最後幾個月了,才會有人真正在意最終的排名,因為如此多大賽都可能影響名額的歸屬。

  Justin-托馬斯急於前往東京,無論奧運會什麼時候舉行。今年開始的時候,他曾經表示也許會增加比賽數量,以確保他能進入美國前四(一個國家有多名選手進入世界前15位時,最多可以派出4名選手)。

  當上個星期國際奧委會發佈推遲消息的時候他正在釣魚。托馬斯感到很鬱悶,可是並不吃驚。他在一則短消息中表示:“無論什麼時候舉辦比賽都非常棒,希望我都能參與其中。”

  今年,明年,或者任何時候。

  高爾夫缺席了112年才回到奧運大家庭,甚至有如此多男子選手選擇棄賽,里約的比賽仍成為獨特的存在。

  在里約有如此多場地半空著,男子高爾夫最後一輪卻罕有的門票售罄,最終Justin-羅斯打敗亨利克-斯滕森贏得金牌。這對羅斯而言是一個重大時刻,而當他帶著獎牌回到英格蘭的時候,獲得了更為盛大的歡迎。瑞典的電視收視率是一個月之前斯滕森在皇家特隆贏得英國公開賽時的8倍。

  男子女子高爾夫總共6枚獎盃,分別歸入6個國家,證明了它的確是一項全球的運動。

  托馬斯非常想參與奧運會,延遲對他而言沒有什麼大不了,即便導致它延期的新冠病毒現在是大件事。

  (小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