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賽事因疫情停擺,體育場館的工作人員正經曆下崗大潮
2020年04月01日16:20

原標題:全球賽事因疫情停擺,體育場館的工作人員正經曆下崗大潮

新冠病毒大流行之下,美國確診人數和就業形勢急劇惡化。

根據美國勞工部近日公佈的數據,受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國蔓延影響,上週美國首次申請失業救濟人數飆升至328.3萬,酒店、餐飲、娛樂等等行業遭遇重創。

大背景之下,和體育產業命運息息相關的經營者同樣在為生計發愁。據《衛報》報導,自從各大體育賽事紛紛停擺,體育場館相關的工作人員發現自己陷入了困境。

每一場NBA比賽,都由無數服務人員組成。

“NBA停擺,我沒有收入了”

蘭迪·特倫特是費城76人隊主場富國銀行中心的一位服務生,過去19年,他一直兢兢業業為記者席、攝影師和貴賓室服務。

如果沒有76人隊的主場比賽,他會在費城體育館、或者是足球場等地方工作,全年穿梭在費城的各大體育場所,以此為生。

但自從NBA發現首位新冠肺炎確診病例並宣佈停擺後,美國體育賽事也相繼暫停,蘭迪的生活全亂了,“自從NBA宣佈停擺之後,我沒有收入了。”

一方面沒有進賬,一方面還要承擔高額的生活開銷——蘭迪身患癌症,雖然活了下來,但並沒有多少積蓄,現在每個月要交400美元的保險,還有975美元的房租,無奈之下只能去申請失業救濟。

像蘭迪這樣,因為疫情而失業、生活陷入困境的體育場館從業人員並不是個例。

杜安·斯威茨在邁阿密馬林斯公園已經經營了8年攤位,只要有主場的比賽,他通常都會一天工作10—12個小時,如果主場比賽多的時候,一週大約可以工作30—48個小時,以此養活了四個孩子。

“本來邁阿密網球公開賽會給今年開一個好頭兒,但自從各個比賽取消,一切都糟透了。”

還有在明尼蘇達已經做了31年餐飲供應的邁克,和他的律師工作收入相比,給各大體育館做餐飲供應的報酬比他做律師工作收入都高,每年三分之一的收入來源於此,但現在這筆收入化為泡影。

因為疫情,他們只能遠離球館。

會好的?美國或減少1400萬個就業機會

對於這些體育場所相關的工作人員來說,聯賽停擺、失業危機來得太過突然。

原本,3月26日應當開始新的棒球賽季,杜安還在為即將到來的新賽季做著準備,包括酒、食物等,但只準備了兩天,他收到了電子郵件。

“沒有人給我們打過電話,僅僅是郵件通知我們一切取消。”

蘭迪同樣如此。他是在回員工停車場的班車上聽同事說了NBA停擺的消息,第二天就得知富國銀行中心關閉了,“等著看下一步會發生什麼吧。”

但失業,讓一切都開始變得糟糕。

“一切都是未知的,誰也不知道下一步又會發生什麼,我的手機費用還要繼續支付,還要繼續承擔汽車保險,可是沒有工作就沒有錢,人們總說會好的、會賺錢的,可是沒有人告訴我要等到什麼時候,要用什麼方式賺錢”,杜安的言語中滿是沮喪。

再重新找一份工作?對於目前就業形勢嚴峻的美國來說並不容易。目前新冠病毒大流行趨勢下,全美失業率都在上升——上週美國首次申請失業救濟人數已經飆升至328.3萬,達到歷史新高,而且美國經濟學家預測到今年夏天可能會減少至少1400萬個就業機會……

更何況,這些一輩子依靠著體育場所維持生計的人,重新找一份工作格外艱難。

就像蘭迪所說,“我的整個職業生涯都在做服務生,現在沒有餐館開門,更沒有人要僱傭我們,我要去哪裡找工作?”

上鎖的英超謝菲爾德聯隊主場。

齊心協力,體育人展開自救

事實上,體育場館工作人員的困境,不過是疫情影響下體育產業整體蕭條的縮影。

按照芝加哥黑鷹冰球隊一個主場比賽大約有1500個工作人員計算,“一晚上的工資也要支出超過25萬美元”,主場聯合中心的發言人考特尼介紹。

再以此為標準,如果北美職業冰球聯賽本賽季不再回歸,和聯賽相關的工作人員總體將損失超過6000萬美元。

各大賽事相繼停擺,賽事組織機構、球隊率先損失了門票收入,隨之而來的球迷便不會在體育館等場所消費,進而影響公共交通、餐飲、酒店營收,而以此類行業為生計的工作人員自然也收入銳減,包括商店店主、攤販、服務生、酒保等。

在這樣的環境之下,體育圈內部只能展開自救,聯盟、球隊老闆以及球星為那些身處困境的工作人員提供幫助。

比如NBA獨行俠隊老闆庫班,在NBA聯盟做出停賽之後,他面對鏡頭表態,“很多人的薪資是以工時來計算的,這是他們唯一的收入來源,所以我們會採取一些措施來幫助他們。”

同樣,包括字母哥、米德爾頓、樂福等多名球星也都拿出10萬美元,幫助各自球隊的工作人員,維持家庭的基本收入。

在歐洲足壇,聯賽停擺期間,中小球隊開發出了很多“虛擬商品”,期待從球迷群體中獲得持續支援。

德丁球隊紅白埃森在網上預售“啤酒烤腸券”,以及“虛擬比賽”球票。他們發起一個名為“堅不可摧的餐吧”的項目,球迷可以預購賽場門店小吃,烤腸2.5歐元一個,啤酒4歐元一杯。目前已經賣出3000多個烤腸,且這些預售餐券沒有使用期限。

球隊還售賣“虛擬比賽”球票,普通票10歐元至25歐元,VIP票100歐元。通過這種半捐贈、半預售的方式,球隊已經入賬約10萬歐元。

德甲聯盟中的“草根球隊”柏林聯合還在網上設計了一輛“虛擬移動餐車”——球迷可以在“虛擬比賽日”開賽前兩小時,在線訪問餐車,“買”到所有平時可以在賽場餐吧里買到的食物。

而就在日前,來自13個國家的115多名運動員、教練和體育界人士參加了為新冠病毒疫情應急基金籌集資金的活動,為抗擊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的個人提供援助。

籃球明星庫里、體操名將拜爾斯、菲爾普斯等20個不同運動項目的代表,捐出自己的私人物品籌集善款。

“讓運動員們參與救濟工作”,體育經紀公司Octagon的執行副總裁大衛·施瓦布表示,“疫情已經不僅是一個機構、一個運動員或一個國家的事情了,它是全球性的問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