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新冠疫情下的日本朝野博弈
2020年04月01日16:55

原標題:分析:新冠疫情下的日本朝野博弈 來源: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4月1日報導(文/邱靜) 日本目前由自民黨和公明黨聯盟執政。在本次新冠疫情中,日本執政黨前期應對不足,政黨支援率受到影響。針對日本政府對策暴露的問題,在野黨表示強烈擔憂並以各種方式行動,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日本政府對策的變化。

在野黨批評日本政府缺乏危機意識

日本在野黨1月底已各自成立新冠對策總部,並不斷向政府建言。面對日本國內疫情擴大,最大在野黨立憲民主黨、國民民主黨、重建社會保障國民會議、社會民主黨、無所屬論壇等共同成立“新冠聯合對策總部”。2月21日,“聯合對策總部”向政府遞交共同請願書,就檢測、遊輪、預算、經濟、信息等五方面提出了建議。

2月25日,日本政府出台新方針,但許多緊迫問題尚未切實解決。翌日,立憲民主黨黨首枝野幸男在眾議院會後表示:“對本次新型冠狀病毒傳染病,厚勞大臣、首相、官房長官都非常缺乏危機意識。”“現在許多國民對傳染擴大抱有很大不安。……不僅僅是不安,許多國民還抱有政府應對大大滯後、信息公開不充分的疑慮。”

3月10日,日本政府敲定第二輪對策,但仍有不少問題留待解決。同日,立憲民主黨幹事長福山哲郎在記者會上表示:“安倍政權的應對自當初起就緩不濟急、輕描淡寫。非常遺憾,完全看不到貼近患者和經濟狀況困難者的姿態。”

3月19日和25日,日本政府與在野黨召開了“新冠病毒對策朝野聯絡協議會”。立憲民主黨再次批評政府對策缺乏計劃性和緊迫感,就應對疫情、經濟、生活危機提交了請求書。

在野黨行動“倒逼”日本政府對策變化

日本政府前期應對存在信息、資金、體製、醫療支援不足等隱患。通過國會質詢、提交法案、開展調查等方面施加的壓力,在野黨的活動在一定程度上改變或加速了日本政府的對策變化。

第一,在經費預算方面,日本撤僑包機由收費改為不收費,新冠疫情對策費由最初的153億日元(100日元約合6.60元人民幣——本網注)擴大至2700億日元以上,突然宣佈全國停課時由毫無配套支援到向家長提供補貼等。

第二,在檢測體製方面,日本現行檢測方針有一定門檻,存在傳染擴大的風險,在野黨一直不斷呼籲儘早檢測。3月3日,眾議院聯合會派“立國社”聯手日本共產黨,向國會提交了《關於促進新型冠狀病毒傳染病檢測順利迅速實施的法律案》,要求儘早檢測並公佈檢測情況等。

第三,在信息公開方面,在野黨“聯合對策總部”要求政府公開與疫情防控密切相關的信息,但政府無法回答或拒絕公佈。在野黨認為政府應對滯後,表示將進一步追問、調查。3月5日,在野黨自行調查公佈了各都道府縣的檢測件數,“倒逼”日本政府其後公開了相關數據。

概言之,疫情之下,日本各在野黨進一步合作,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日本政府對策的變化。

朝野圍繞“緊急事態”展開博弈

日本疫情呈蔓延之勢,首相安倍推進“緊急事態宣言/立法”,向在野黨尋求合作。在野黨認為現行法律無需修改即可應對新冠疫情,對“緊急事態”也持有保留態度。但出於對疫情擔憂、希望儘早檢測等考慮,除日本共產黨外,其它在野黨並未堅決反對修改法律。此外,各在野黨對“緊急事態”的看法亦有所不同。

《新型流感等對策特別措施法》修正案已在日本國會通過,使日本內閣發佈“緊急事態宣言”成為可能。自民黨高層人士此前曾有類似“新冠肺炎疫情擴大是一種‘緊急事態’,可以成為修改憲法的‘試驗台’”的言論,安倍內閣今後是否會利用在野黨及民眾的擔憂、藉機推進“緊急事態改憲”,值得重點關注。

鑒於此,日本在野黨當前對“緊急事態”持保留態度,但並未堅決反對。在野黨目前的立場,是否將給安倍內閣推進修憲留下可乘之機,值得重點關注。此間分析人士認為,如果日本在野黨能提出較有針對性的疫情應對有效措施,有可能贏得更高支援率,從而可能延緩“緊急事態宣言”乃至“緊急事態修憲”的進程。(作者係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研究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