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時節櫻花盛開
2020年04月01日05:05

原標題:告別時節櫻花盛開

告別時節櫻花盛開

朱彩雲

  3月31日,為“熱乾麵”拚命65天后,“老北京炸醬麵”啟程回京——在並肩作戰兩月有餘武漢同行的擁抱和淚目中,138名來自北京市屬醫院的醫護人員惜別櫻花盛開的武漢。

  過去兩個多月,這百里挑一的138將,和4.2萬名全國支援湖北的醫護人員一樣,經曆了一場與新冠肺炎的“加速賽跑”:加速改建病房、加速收治病人、加速增補物資與設備。他們爭分奪秒,和本地戰友一起拚命,熬過了最難的時期。

  回憶這65天,醫護人員既有病人甦醒後的驚喜,也有患者逝去留下的遺憾,他們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如果沒有撤離通知,還要堅持,因為還有好多沒來及做的事。

  截至3月30日上午9時,北京支援武漢醫療隊3個病區累計收治患者345例,收治重症患者219例。

一起拚過命的情義

  如果不是3月31日撤離的通知,不少醫療隊隊員的班已排到了4月,他們支援的武漢協和醫院西院區還有不到40名新冠肺炎患者,“大多數有基礎疾病,有些患者的核酸檢測結果已為陰性”。因為預期要繼續留下,隊里組織了第二次理髮。

  3月30日一早起來準備上班的宣武醫院護士邢正濤從微信群裡得知了撤離的消息,他立即告訴了家裡的妻子。“剛確認的時候挺開心的,因為這些天挺想家,但開心過後又有不捨,心情挺複雜的”。

  3月28日,邢正濤上了所援助病區的最後一班。那天醫療隊負責的12層病區合併到10層,“3個病區逐漸合併到1層”。

  “突然不用那麼拚了。”宣武醫院急診科護士王長亮說,得知撤離後還有些遺憾,“覺得病人還沒有全部出院,有點壯誌未酬的感覺”。

  實際上,這支隊伍“去得早,回得晚”,在1月27日抵達武漢後,就快速行動開始收治病人。

  他們收治的第一批患者,“在生死邊緣掙紮,但求生慾望很強”。在協和醫院西院區成為重症及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收治點後,這支隊伍經受住了持續的壓力,並最終做到醫護人員零感染。

  用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朝陽醫院護士尹茜的話來說,“和武漢同行、患者的感情,真是一起拚過命後結下的”。

“每一天都印象深刻”

  回想拚命的兩個多月,王長亮覺得“每一天都印象深刻”。他記得隔離病房剛開的時候,收治的一對老兩口很想住一個病房,“但還是把他們隔開了,相隔一個病房的距離”。第二天老婆婆突然病情加重去世了,“老爺爺眼裡一片絕望”。

  他也記得護理的第一位患者出院時給他的感覺,“這種疾病是不可預見的,在這種未知的情況下,病人如果痊癒了,對他們來說是勝利,對我們來說像曙光。”

  3月30日下午,戰友們終於有機會脫下防護服拍照留念。在協和醫院西院區住院樓前,醫療隊所有成員第一次拍了全家福,本地醫護人員也來送行。

  匆匆告別,邢正濤發現,自己甚至沒能認全和自己搭過班的本地戰友,“挺不捨,覺得大家在一起經曆過這麼多事情,卻不知道對方長什麼樣,也沒來得及留個聯繫方式。”

  尹茜也有很多沒來得及做的事,60多天里,她與本地醫護人員共同護理病人,她一直想和搭班的本地護士在工作之餘拍些工作照,“但馬上就要走了,碰不上了”。

把武漢的美和記憶裝進行囊

  拍照與收拾行囊填滿了撤離前可供支配的時間,不少隊員臨登機前還在抓緊時間合影,用照片把武漢的美和記憶裝進行囊。

  北京朝陽醫院護士李秀男“帶回”了駐點酒店外的風景,有時下班他會步行回去,“很美,路兩旁有像椰子樹一樣的樹,小桃花也開了”。

  3月30日最後的夜班,尹茜在上班前和下班後分別和兩位班車司機師傅合了影,“以前總覺得還有時間見面,但知道要撤離,趕緊拍了照,有位司機師傅還有點不好意思”。

  最讓尹茜意外的是,臨走前駐地酒店的大堂經理居然叫出她的名字,要一起合影,“我問她怎麼知道我叫茜茜,她說我老聽他們這麼叫你”。

  尹茜記憶中,1月27日夜裡12點多,醫療隊剛到駐地酒店時,就是這位大堂經理站在酒店前台,“一個黑黢黢的人影在迎接我們,她的眼眶都是紅的,說‘謝謝你們能來武漢’”,尹茜哽嚥著說,“他們真不容易,我們才要特別感謝他們”。

  在醫療隊隊員看來,自己什麼時候上班,班車司機就什麼上班,醫療隊在這裏多久,駐地酒店工作人員就守了多久,“他們也是不能回家的易感人群”。

“65天,愛上武漢”

  3月31日上午10點多,醫療隊隊員坐車經過了通往協和醫院西院區的路,這次的目的地是機場。32歲的邢正濤發了條微信朋友圈,“65天,愛上武漢”,窗外,武漢交警以“最高禮遇”為醫療隊返程護航。“激動,感動。”邢正濤說。

  奮戰兩個多月,這些隊員逐漸適應了武漢的雨雪與豔陽,對疾病的認識也從未知到有所把握,在來到武漢的第30天,邢正濤在朋友圈引用了一句詩: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一方面防護措施足夠,另外30天了大家沒有出現異常,會有些信心,不像一開始心裡沒有底。”邢正濤說。

  不少隊員告訴記者,如果沒有撤離通知,他們還能堅持。對隊里的青年隊員來說,此行帶回家的,是不一樣的自己。“感覺這次回去,內心更強大了。”32歲的尹茜說,這個從小沒長時間離過家的北京女生,這回一出門就是60多天。

  按照要求,138名隊員在抵達北京後將在統一集中觀察點隔離休整14天,到結束隔離的時候,王長亮想見見孩子,跟愛人正常吃頓飯,“看看我媽,讓她給我包點餃子吃”。

  尹茜最大的願望是平安回去,她想等疫情過去後,帶著家人再來一次武漢,“武漢的櫻花還沒看痛快,還要和女兒一起吃熱乾麵”。

  本報北京3月31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見習記者 朱彩雲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4月01日 02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