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多哥》
2020年04月01日15:34

1924年年底開始,美國阿拉斯加州諾姆市爆發了白喉,得病的大部分是孩子。

影評:《多哥》_新浪眾測
影評:《多哥》_新浪眾測

然而諾姆市的抗毒血清全部過期,新抗毒血清在港口關閉前卻未能送達,好消息是,他們在費爾班克斯鐵路醫院找到了抗毒血清,準備下一班火車把抗毒血清送去尼納,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從那邊運過來。

影評:《多哥》_新浪眾測
影評:《多哥》_新浪眾測

如果沒有抗毒血清 ,就算不是全部,大部分感染的孩子也會沒命,波羅的海要來年6月才會解凍,也沒有公路直通諾姆市、因天氣惡劣也不能空運,唯一運輸貨物的通道是郵路,然而冬天只有雪橇犬能夠通行。

影評:《多哥》_新浪眾測
影評:《多哥》_新浪眾測

影評:《多哥》_新浪眾測
影評:《多哥》_新浪眾測

為了搶救諾姆市的居民,最後當地機關決定靠狗拉雪橇的方式運送抗毒血清,而鎮上所有的居民也將希望寄託在這20名雪橇手和雪橇犬身上。然而如此惡劣的氣候,一般想將抗毒血清順利運到鎮上勢必得花25天的時間,不過抗毒血清的的保存期限卻只有六天,因此這場時間和生命賽跑的極地任務就此展開了。20個雪橇手和幾百隻雪橇犬必須日夜兼程,經過河流,跨過平原,穿過森林,穿越冰凍的阿拉斯加郵路。萊昂哈德·塞帕拉被委任傳送這場接力中最危險的一段,從諾姆到奴拉托接收那批抗毒血清。塞帕拉嘴上雖說不願意去,但是他已經在為出發做準備了。

影評:《多哥》_新浪眾測
影評:《多哥》_新浪眾測

多哥是塞帕拉前領頭犬的後代之一,多哥年幼時很弱小,它似乎不適合做雪橇犬。

影評:《多哥》_新浪眾測
影評:《多哥》_新浪眾測

影評:《多哥》_新浪眾測
影評:《多哥》_新浪眾測

因此它6個月時塞帕拉放棄了它,把它送人當寵物了。

影評:《多哥》_新浪眾測
影評:《多哥》_新浪眾測

在做家養寵物僅幾個星期之後,多哥就撞碎一扇關閉的玻璃窗,跑了幾英里回到它原來主人的狗窩裡。

影評:《多哥》_新浪眾測
影評:《多哥》_新浪眾測

當多哥8個月大時,它證明了自己作為雪橇犬的價值。得到了塞帕拉的肯定,成為了一隻雪橇犬。於是多哥開始訓練,並在幾年後擔任了領頭犬之職。它成為塞帕拉最珍貴的狗之一。

影評:《多哥》_新浪眾測
影評:《多哥》_新浪眾測

塞帕拉和他的多哥在1925年血清穿越阿拉斯加中部和北部流向諾姆時在零下30度、七級以上強風的環境下運送距離達到264英里,成功完成了任務。(其它19只隊伍平均運送31英里)。最終到達終點的不是他和多哥,而人們以為最後送到醫院的巴爾托就是英雄。真正知道實情的人們,不約而同的趕來致謝,而塞帕拉低調的性格,淡泊名與利,在多哥最後的時光里只想陪伴著它,不與之爭。真英雄,就是這樣。默默無聞的付出,不求回報。多哥是天生的犬王,多哥為使命而生,為塞帕拉而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