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疫後|在滬“老外”Kenrick:重新出發時我已充滿電
2020年04月01日09:23

原標題:等疫後|在滬“老外”Kenrick:重新出發時我已充滿電

“年前聽到武漢的肺炎新聞時,我不覺得有什麼,畢竟世界上各種各樣的疾病時時在發生,而且我在上海,這麼遙遠的距離,沒什麼好擔心的。”已經在上海生活多年的英國人Kenrick操著一口流利的普通話,最初他和大多數身邊的“老外”朋友一樣,都以為正在武漢發生的疫情只是轉瞬即逝的新聞,仍然決定該渡假的渡假,該休息的休息。

直到1月23日武漢宣佈封城,Kenrick突然意識到,事情變得不簡單了。

“一個疫情能夠讓當地政府犧牲自己的經濟來防控,這其實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這是很厲害的一個措施,一定有原因,有可能比我們想像的要嚴重很多,我開始覺得這次的疫情挺大挺危險的。”於此同時,Kenrick也看到很多自媒體的一些傳言說,大批武漢人可能會來上海尋求醫療資源,上海可能成為下一個武漢。

年初二那天,Kenrick就跑到家樂福採購了大量意麵、罐頭豆子、罐頭玉米。“當時我會想,到時候如果上海封城了,食物物資是不是能進來?我很擔心,所以我要趕緊行動。我知道中國人吃米飯比較多,所以我沒有去買米,我買了很多很多意麵。”Kenrick說:“我真的是人生第一次考慮生存的問題。”

“美國有一種亞文化,就是為了應對巨大災難或者突髮狀況,他們習慣在自己的地下室,裡面存儲了可以用上很久的食物和水。我們英國人比較悲觀,沒有這樣的準備,發生了就發生吧。”回看當初自己的囤貨計劃,Kenrick自嘲說:“我以前還經常笑我的美國朋友們,說他們太有危機意識了,沒那個必要。但是這次我自己也變成囤積食物的一員。”

就這樣,Kenrick放下身為英國人的矜持,像美國人一樣囤夠了食物,在上海開始了仿若“孤島”的漫長假期。

沒有外賣的日子,開始重新給自己做飯

在公寓里的“孤島”生活,一覺醒來第一件要面對的事情就是吃。疫情發生以後,上海的餐廳都陸續關門,甚至外賣也幾乎停擺,Kenrick只能自己給自己做飯。

“其實我是很喜歡燒飯做菜的,我的媽媽是法國人,她在我11歲的時候就開始慢慢教我怎麼烹飪。”從小耳濡目染,加上自己也喜歡,Kenrick其實是個廚藝小達人。但是在上海5年來,他大概就進廚房做了10次飯。

“外賣實在是太方便了,而且選擇很多。英國也有外賣但基本上就是土耳其卷餅、印度菜、披薩之類的,在上海只有你想像不到的,什麼都有。加上工作很忙,沒時間做飯,所以這幾年我基本上完全放棄了這件事。”Kenrick說:“但是我的身體也付出了很大的代價,我的體重從84kg一路漲到104kg。”

在疫情之下,Kenrick發現自己再也沒有藉口叫外賣了,一切都要自己動手豐衣足食。他很喜歡給自己做一些蔬菜湯,加了洋蔥、土豆、番茄一鍋亂燉;會在早上給自己煎pancake,澆上自己喜歡的醬汁;他還嚐試了用電飯煲做自己喜歡吃的煲仔飯;當然,之前囤的意麵也是餐桌上的常客。

因為自己做飯可以控製熱量,加上Kenrick給自己買了線上健身課程,健康飲食和規律運動雙管齊下,一個半月的時間里,Kenrick讓自己瘦了不少。“我瘦了8斤!”Kenrick的語氣中滿是得意。

即便是一座孤島,也要做一些有意義的事

“疫情剛發生的時候,我的外國朋友有很多在國外渡假,回不來上海,他們都說我才是‘聰明第一位’。但是現在輪到我‘吃醋’他們了,因為他們不僅有了一個加長的假期,回到中國還可以再隔離兩個禮拜不用上班。而我就只能一直宅在家。”Kenrick說中文的時候時不時會露出馬腳,比如,把“嫉妒”說成“吃醋”。

“不過我沒有後悔,我還是很愉快,因為我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一開始,他大多數宅家渡假的中國人一樣,任著性子撒歡兒,漫無目的地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第一週他在“全面戰爭”遊戲上花了60個小時——一陣狂歡之後,Kenrick意識到自己必須給自己找些目標,做些有意義的事情。

“當你有很多時間的時候,你要學會安排,真的可以玩一整天的遊戲嗎?會不會不太好?如果不太好,做什麼事情才會更有成就感?”Kenrick說。

業餘時間里,Kenrick熱愛音樂,早在中國留學的時期里就加入過學生樂隊,不論是電吉他還是貝斯都信手拈來。在他的公寓里,有很多自己喜歡的樂器:小鋼琴、電吉他、貝斯、木吉他、電子鼓……每天當他在家工作累了想換換心情的時候,Kenrick就會停下來,彈個十分鍾吉他,或者拍拍電子鼓找找節奏,有時候興致來了還會錄上一小段自己創作的音樂。

除了音樂,Kenrick還很得意的是自己豐富儲備的“小圖書館”。每次回英國,他都會給自己淘一些二手書,慢慢地越來越多,現在已經有70多本。他說,疫情一開始的時候自己一度擔心上海會停電,但想想“我還有書”就又安心下來。

“如果沒有電,開不了空調,我不怕冷還能熬;用不了電腦,我至少還可以讀書,日子不會太無聊。”言語之中,讓人看到英國人獨特的消極悲觀,也感受到法國人令人忍俊不禁的天真浪漫。

重新出發的時候,我想讓生活變得慢一點

“大概是3月9號,我們就開始逐漸恢復正常工作了。”經過長達一個半月的在家休養,Kenrick已經用美食、運動、音樂以及閱讀讓自己充滿了電。當他回到熟悉的辦公室,Kenrick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同,只是辦公樓大廳多了幾道查驗體溫的流程,有同事在分發口罩,電梯內外的牆壁掛上了抽紙——唯一的不同,大概是他有了一個更好的身心狀態。

坐在辦公室的電腦前,Kenrick開始想念出差的日子,他想出去走走,也期待疫情結束之後可以去一次旅行。他開始想念自己的朋友們,期待一次久違的聚會。“疫情好了以後,我想讓他們來我家,我做飯給他們吃,我們喝酒聊天玩桌遊,聽聽音樂,一起做做燒烤,我很想念這樣的聚會。”

回看自己獨自走過的一個半月,Kenrick感慨良多:“這段時間我沒有外賣、沒有淘寶,我覺得生活還是可以繼續過,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朋友、家裡人的支援和鼓勵是最重要的事情。”他說:“生活不一定要這麼忙、也不一定要這麼快,可以慢一點。之前的生活節奏太快了,其實是很累的,我想讓自己慢一點,多一些給自己獨處的時間。”

對於和他一樣、在疫情過後回到工作崗位重新出發的人們,Kenrick用“堅持就是勝利”來給他們加油鼓勁。“這句話聽起來有點好玩,但是很重要,我們所有人都需要做這件事,尤其是面對突發的情況的時候,能堅持是一個很寶貴的品質。”

最後,Kenrick還用他的“歪果仁”口音讀了一段他喜歡的“零點樂隊”的歌詞:

“相信自己

你將贏得勝利,創造奇蹟

相信自己

夢想在你手中,這是你的天地

相信自己

你將超越極限,超越自己

相信自己

當這一切過去,你們將是第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