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學者:推卸責任令美正輸掉領導力競爭
2020年04月01日16:37

原標題:美學者:推卸責任令美正輸掉領導力競爭 來源: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4月1日報導 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國際問題高級研究學院中東研究和國際事務教授瓦利·納斯爾3月30日在世界報業辛迪加網站發表文章稱,美國為了推卸自己領導不力的責任而在用詞方面大做文章的同時,中國正在為新冠肺炎疫情結束後獲得全球領導地位奠定基礎。文章編譯如下:

一場大流行病正席捲全世界,危及數百萬人的生命和生計,而美國政府卻正在思考如何在與中國的對抗中佔據上風,而且對贏得這場大國競爭過於癡迷。

對世界上大多數國家來說,重要的不是疫情從哪裡開始,而是它將如何結束。按照目前的情況,中國在遏製疫情方面比美國做得更多。

中國政府隔離了受影響地區,讓大量人口待在家中,建立了專門醫院,增加必要設備的生產,包括檢測裝置、口罩和呼吸機。

這種封鎖可能是嚴厲的,但中國的戰略似乎奏效了。幾週後,新感染病例開始減少,據報導幾乎不再有新的本地感染病例。目前正在採取措施放鬆封鎖。

與中國不同,美國在新冠肺炎疫情到來之前收到了很多警報。但是,美國政府沒有採取行動,而是淡化了這一威脅,遲遲不肯兌現其利用《國防工業生產法》迫使私營企業生產重要裝備的承諾,並拒絕在全國範圍內強製實行居家隔離。

此外,顯然是擔心經濟危機對自己連任前景不利,特朗普宣佈有意在復活節前“重啟”美國經濟,但隨著病例數量和死亡人數飆升,他只能否定自己。簡而言之,他把政治置於公眾健康之上。

與此同時,歐洲部分地區正在艱難應對疫情,其中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死亡病例已經超過中國。這一點,再加上特朗普的領導失敗,讓人們相信中國由國家主導的治理模式比民主製度更有能力應對“黑天鵝”事件(即重大意外衝擊)。

如果事實證明中國的公共衛生措施或社會組織方式能夠有效應對這場危機,那就無法阻止世界效仿。到目前為止,中國的成績相當令人信服。

一架架滿載中國醫護人員和醫療設備的飛機抵達羅馬和德黑蘭等地的照片在世界各地的社交媒體上傳播,這進一步提高了中國的國際形象。現在,各國都在尋求中國的幫助。

沒有人要求——更不用說感謝——美國做任何事情。美國也沒有做出任何表示,這讓人清楚地意識到特朗普領導的堅持“美國優先”的政府完全缺乏同情心。

【延伸閱讀】華盛頓郵報:美未能在全球抗疫中發揮領導力

參考消息網3月30日報導 美國《華盛頓郵報》網站26日發表文章稱,美國在抗擊病毒方面應該引領世界,然而它卻沒有作為。文章編譯如下:

新冠病毒大流行是一場全球性災難,對每個人都是挑戰。美國應該像對待世界性危機一樣,迅速採取行動,發揮作為一個兼具能力、資源和價值觀的國家自稱所擁有的領導力,承擔起責任。如果換成其他任何政府肯定早已採取行動,使世界團結一致,應對共同困難。但美國卻沒有做到。

目前自身供應短缺的美國無法向其他國家提供大量醫療物資,但美國可以採取能夠產生更大影響力的行動。

美國應通過七國集團(G7)會議、二十國集團(G20)在線會議,製訂聯合戰略,應對世界上幾乎每個國家的政府和人民目前所面臨的挑戰。沙特阿拉伯已經牽頭召開G20視頻會議;美國應該確保這次會議產生切實可行的成果。這些國家應共同組建擁有最高專業水平的國際團隊,在多條戰線上應對迅速變化的緊急情況。

美國以前就採取過行動。美國對2014年西非伊波拉疫情所採取的行動幫助遏製了當地的危機。喬治·W·布殊總統發起的防治愛滋病運動也一直在拯救數百萬人的生命。

美國還應該領導國際社會採取協調一致的應對措施,防止全球經濟崩潰,就像華盛頓在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所做的那樣。G7領導人應該共同努力,同步推出貨幣和財政刺激方案,對全球經濟進行靜脈注射,防止經濟崩潰。

前景如此可怕,除此之外的做法都將是不負責任的。聖路易斯聯邦儲備銀行行長詹姆斯·布拉德說,美國的失業率可能飆升至30%。這個數字比大蕭條時期還高。其他國家也面臨同樣嚴峻的經濟前景。

與此同時,對這次大流行的民族主義反應導致了適得其反的結果。民族主義的單邊政策是大蕭條如同大災難的原因之一。我們需要明白造成1929年危機的錯誤導致了20世紀30年代的全球災難。

全球響應團隊要解決的最緊迫需求是:呼吸機短缺,口罩和其他防護用品不足。與此同時可動員其他國家的工廠迅速提高產量,以滿足全球需求。

除了醫療物資之外,國際社會還應該努力監測和防止其他重要物品的潛在供應鏈受到擠兌。整個世界經濟的嚴重混亂可能會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造成衝擊。我們需要進行產業分流和監測,以便在短缺形成之前發現問題。畢竟,這仍是一個高度全球化的經濟體。

美國還可以協助製訂一項國際計劃,幫助發展中國家為危機的下一階段做好準備。如果富國的醫療體系難以跟上需求的增長,窮國則可能面臨更大的災難。幫助製訂可迅速擴大設施規模的計劃不僅是人道主義的要求,也是自我保護的需要。任何地方病毒傳播得越厲害,每個人面臨的風險就越大。

我們還必須想方設法,共同努力,幫助科學家研製疫苗、探索治療辦法和進行抗體試驗。作為世界科學領頭羊,美國可以牽頭在全球建立專家網絡,幫助他們共享信息,縮短尋找解決方案所需的時間。考慮到關於新冠病毒的假消息在全世界的傳播令人震驚,建立一個統一、可信、權威的最新公共衛生信息交流中心也是有益的。

現在是美國展現果斷領導力促進協作的時候。迄今為止,特朗普的做法恰恰相反,他多次攻擊中國,發佈旅行禁令讓盟友措手不及。在首次就疫情發表電視講話時,他嘲笑歐洲人,稱美國的“病例”比那些已採取的預防措施的歐洲國家“少得多”。這是侮辱性的、不必要的和具有誤導性的表態。

特朗普是作為一個赤裸裸的民族主義者當選的,但他的“美國優先”觀點正在阻止美國將全世界團結起來,以至於無法最大限度地提高應對的效率和最大限度地縮短這場對包括美國人在內的所有人的磨難的持續時間。

我們瞭解特朗普。指望他改弦易轍是愚蠢的。儘管如此,讓全世界團結起來抗擊疫情是一件緊迫的、道義的、實際的和戰略上明智的事情。

(2020-03-30 13:49:45)

【延伸閱讀】紐約時報:特朗普在危機時刻放棄美全球領導地位

參考消息網3月23日報導 美國《紐約時報》網站20日刊文稱,新冠病毒疫情蔓延之際,美國繼續後撤,不再扮演慷慨的全球領導者。文章編譯如下:

打著“美國優先”的旗號,美國總統特朗普退出了巴黎氣候協定,質疑聯合國和北約的作用,對二戰之後美國建立和領導的多國機構表示厭惡。

隨著新冠病毒危機在全球範圍內升級,美國繼續後撤,不再扮演慷慨的全球領導者。長期以來,作為全球領導者的美國能夠協調各國力量,雄心勃勃地應對全球緊急狀況。

“美國不再為全球服務了”

在2008年的經濟危機和2014年的伊波拉疫情危機期間,美國承擔了全球響應措施協調者的角色——有時做得不夠完美,但得到了盟友甚至敵人的認可和感謝。

2003年,時任美國總統小布殊製訂了一個名為“總統救濟愛滋病患者應急計劃”的項目,迄今已提供高達900億美元資金,被視為抗擊單一疾病的最大項目。僅在非洲,這個項目就拯救了成千上萬的生命。

但這次美國沒有採取這類措施。

德國馬歇爾基金會高級研究員揚·特肖說:“特朗普總統領導的美國存在一種新的自私。”特肖認為,雖然所有國家都採取行動保護本國,但在傳統意義上,美國認為承擔全球領導者責任具有更廣泛的影響力。

特肖認為,特朗普毫不掩飾的民族主義和“美國優先”的口號,加上此次先後將新冠疫情歸咎於中國和歐洲,還有他對事實的各種錯誤陳述,都“意味著美國不再為全球服務了”。

特肖說:“美國一直擅長利己,但也一直非常慷慨。這種慷慨似乎不複存在了,這對世界來說是壞消息。”

位於柏林的德國國際與安全事務研究所的國際安全問題分析員克勞迪婭·梅傑說,疫情還未達到頂峰,所以應當調整判斷。她說:“但這場危機證實了美國政治領導力的結構性變化。”梅傑還說:“不存在美國全球領導力或者美國模式。成功的做法應該是像應對伊波拉疫情一樣,控製住國內疫情,團結盟友,領導聯盟,提供全球公共產品,組織全球響應。”

她說,與此相反,美國各機構“似乎無法應對國內疫情”,而且存在“特朗普式單打獨鬥的應對措施”。

中國已擅長運用軟實力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中國,中國借助嚴格的隔離措施有效管控住局面,其他國家正在研究這些舉措。

中國還向意大利和塞爾維亞提供援助,包括必需的醫用外科口罩和呼吸機,並派遣醫療人員,這兩個國家譴責歐洲盟友沒有及早高效施以援手。

18日,中國向歐盟提供總計200萬隻醫用外科口罩、20萬隻高防護等級的N95口罩和5萬份檢測試劑。20日,中國向比利時提供幾百萬隻口罩。

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甚至向美國提供援助,承諾將向美國提供50萬份檢測試劑和100萬隻防護口罩。

梅傑說:“這是一場嚴肅的敘事之爭。中國人已經變得擅長運用美國曾經使用的工具——軟實力。”

因此,隨著中國向意大利和塞爾維亞提供援助,梅傑說:“這是在問:‘你們的歐洲朋友在哪?’而且讓人感覺中國在行動、在協調、在領導。”

她說,但是美國“似乎不願或不能發揮領導作用”。

危機或標誌全球大轉變

對許多歐洲朋友來說,美國國內的應對措施令人沮喪。

前歐洲議員、現就職於斯坦福大學網絡政策中心的瑪麗徹·沙克說,美國的“分裂程度如果沒有超過歐洲,至少也跟歐洲不相上下”。

她說:“美國看上去更加脆弱,某種程度上是因為美國不具備歐洲現有的社會結構。知道有兜底的安全網,還是讓人感到安慰。”

沙克最擔心的是“社會凝聚力的瓦解,而美國面臨的風險比歐洲更大”。沙克說:“我希望能出現更具建設性的協調,而不是像特朗普那樣大吵大嚷、信口開河,否認存在的問題,而像德國這樣的國家說,如果疫苗研製取得成功,會提供給所有人。”

而歐盟正努力維持內部邊境對自由貿易開放,更不必說歐盟內部自由旅行,而且要維護歐盟核心的單一市場原則。有人懷疑,免簽證自由旅行是否會再次保持不變。

英國《歐洲之聲》週刊前主編蒂姆·金在美國《政治報》上撰文稱,這場危機標誌著“數十年艱苦談判構建起來的秩序匆促瓦解”。

但他寫道,隨著歐盟採取行動放鬆規則,更有效地應對危機,或許這也是歐盟開始成為“一個更老練成熟的政治權威”的時候。

回溯過往,這場危機可能也標誌著全球根本性轉變的到來。

梅傑問道:“這對未來五年的大國競爭意味著什麼?十年後我們會說,‘這是中國崛起、美國衰落的時刻’,還是美國重回巔峰?”

(2020-03-23 15:26:19)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