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學者:中國在疫情下捍衛“最關鍵人權”
2020年04月01日13:25

原標題:英學者:中國在疫情下捍衛“最關鍵人權” 來源: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4月1日報導 英國倫敦市經濟與商業政策署前署長羅思義3月30日在今日俄羅斯電視台網站發表文章認為,中國在疫情下捍衛了“最關鍵人權”——人的生命。文章編譯如下:

中國在這次新冠疫情中的表現,將帶來有利於北京的地緣政治變化。

中國迅速控製了疫情。從技術上講,中國防控新冠病毒的手段並不陌生——檢疫隔離、向家庭運送必需品以便讓人們待在室內、強製佩戴口罩、檢測以及向疫區派遣醫務人員。中國無疑比美國和西歐遠為嚴格地執行了這些措施。但在這種技術差異的背後,是中國對社會的明確認識。

最根本的原因在於,中國從對人權的實際理解出發,而不是西方純粹形式上的“人權”的虛偽概念。在一場致命的疫情大流行中,最關鍵的人權是“活下來”。

對人類來說,你生活中最根本的問題不是能否使用臉書網站,或者投票給某一個政客;最根本的事情是你在面臨致命威脅時活下來的真正能力,是擁有體面和不斷提高的生活水平,是擁有醫療、教育和無數其他人們真正需要關注的東西。

在這一語境下,抗擊新冠病毒的鬥爭具有如此寬廣的維度,以至於如同進行一場戰爭——在中國,它常常被稱為抗擊病毒的“人民戰爭”。

這可以解釋中國的措施。一旦理解了這個起點,它的戰略就完全合乎邏輯了。最重要的是,必須盡一切可能把這種病毒控製在武漢和湖北——如果它在中國各地傳播的話,那將難以控製。因此,首先採取的決定性措施就是嚴格的旅行限製。

如果放任人們離開武漢或湖北,病毒將隨之在中國各地無法控製地傳播——這正是在美國或西班牙發生的情況,逃離紐約或馬德里等感染中心的人們正在傳播病毒。

這無疑給武漢/湖北造成了巨大的苦難,也給湖北省的醫療體繫帶來了難以想像的壓力。中國向湖北省派遣了數以萬計的醫務人員,但這肯定需要時間。

一旦阻止病毒擴散的決定性任務完成,中國就可以向湖北、最後是武漢的病毒施加壓力了。筆者有一些好朋友在武漢。我知道民眾理解這項國家戰略,儘管它意味著武漢的巨大苦難。

但是,西方所謂的人權組織對此是什麼反應呢?不分青紅皂白和可恥地指責中國的成功戰略!

英國《衛報》發表了一篇又一篇文章抨擊中國應對病毒的做法,隨後在3月20日——也就是中國開始其果斷行動近兩個月後——終於承認,“嚴格的旅行限製和社交疏遠要求似乎取得了預期效果”。

西方的這種錯誤態度已經在美國和西歐造成了災難。這種狀況的地緣政治後果是直接和長期的。從短期看,迄今為止新冠病毒只嚴重襲擊了中國、美國和西歐三個地區。其他地區的國家將在未來幾週感受其全部力量。它們要麼嚐試效仿中國的成功道路,要麼重蹈美國的覆轍。

此外,作為世界最大的製造業國家,中國可以為其他國家提供決定性的實際援助。法國可以從中國訂購10億枚口罩這一簡單的事實說明了什麼是可能的。數十億人將見證西方形式化人權概念的虛偽。

西方的錯誤態度將造成何種長期的地緣政治後果,取決於美國繼續在其目前的災難性道路上走多久。美國經濟能以多快速度複蘇取決於它能以多快速度解決其醫療危機。但是,出於上述原因,實現這一點將意味著美國放棄其完全錯誤的人權觀念、放棄認為人的生命從屬於經濟的態度,並在根本上承認中國是正確的。在幾乎每一天都至關緊要的疫情時期,這樣一種巨大的轉變不大可能足夠快地出現。

【延伸閱讀】英媒評述:缺席全球抗疫削弱“美國國際聲望”

參考消息網3月31日報導 英國《衛報》網站29日發表文章稱,在世界面臨新冠肺炎疫情之時,美國沒有表現出其全球領導力。文章編譯如下:

聯合國安理會和七國集團正在全球應對新冠肺炎疫情行動中尋求達成一致,但這一努力因美國堅持將這一威脅的表述突出中國而受阻。

對一些美國盟友來說,當國際秩序可以說面臨自二戰以來最大挑戰之際糾結於字眼,表明了美國缺乏耀眼領導力這一事實。

有關滿載中國醫療物資的飛機抵達意大利的新聞報導生動體現了這種缺乏。與此同時,美國悄無聲息地運走了50萬份意大利製造的診斷拭子,供自己裝備不足的醫療系統使用。

意大利國際事務研究所所長納塔莉·托奇說:“令人震驚的是美國徹底缺席公開發聲。美國基本上從地圖上消失,而中國積極出現在地圖上。”

美國頒布的2萬億美元刺激法案中僅包含10億多美元(約0.06%)美國以外的開支。

美國國務院指出,美國另外提供了2.74億美元緊急醫療和人道主義援助,以幫助需要的國家,位列向世界衛生組織等國際機構提供資金國家之首。

但是,這筆額外援助對緩解政府形象來說杯水車薪,因為這個政府發表了排外言論,並且在加大向伊朗和委內瑞拉施加經濟壓力的過程中與最親密夥伴斷絕了關係。這兩個國家的人民都處在新冠病毒的高風險中。

中國在遏製疫情並幫助意大利和其他弱勢國家的努力中,取得了顯著成功,重塑了其作為領導者的形象。

英國皇家三軍研究所的伊麗莎白·布拉夫說:“美國的全球領導地位不會因為他們應對新冠病毒不利而結束,但我們會發現這是一個關鍵點。”

布拉夫提出,新冠病毒危機對美國聲望造成的破壞會比2003年入侵伊拉克還要持久。

她說:“2003年,中國羽翼尚未豐滿,它沒有準備好接管全球角色。現在它處在能夠接管全球領導角色的位置上,它只不過在等美國犯錯或失去其盟友支援……從這個角度來看,過去兩年確實對中國有利。”

哈佛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斯蒂芬·沃爾特指出,全世界對美國能力的信任是其全球聲望的支柱之一,但這種信任目前正在崩潰。

沃爾特表示:“這種巨大的政策失誤並沒有讓‘美國再次偉大’,而是會進一步玷汙美國作為一個懂得如何有效行事的國家的名聲。”

並非全球所有分析人士都認為新冠病毒對美國在世界上的聲望有著不可逆轉的負面影響,他們指出了更加長期的趨勢,例如美國在能源方面的自給自足,它持久的經濟、軍事和民主優勢,以及中國作為一個可靠的全球領導者替代選擇還有一些不足。

美軍前顧問、新加坡未來路線圖公司負責人寶勞格·康納說:“地緣政治不是偶然發生的。你不能在兩個星期的時間內談論地緣政治。權力分配要看根本是什麼,而不是中國是否向非洲送了許多口罩。”

康納認為:“中國正在填補一個公共物資的真空,而不是一個領導者的真空。”

(2020-03-31 14:21:49)

【延伸閱讀】美媒:美對華攻擊擾亂國際抗疫合作

參考消息網3月30日報導 美國《華盛頓郵報》網站3月27日發表文章稱,美國對中國進行攻擊,擾亂國際抗疫合作。文章編譯如下:

這是疫情大流行背景下地緣政治的新常態。主要經濟體二十國集團(G20)的領導人26日通過視頻會議方式舉行了一場應對新冠肺炎特別峰會。

據報導,中國國家領導人在講話中提到了關稅和貿易壁壘。這些關稅和壁壘已經搞亂了全球供應鏈,並有可能使許多國家陷入衰退。與此同時,特朗普政府26日表明了其立場,國務卿蓬佩奧因為堅持要七國集團外長將此次疫情歸咎於中國而終結了外長們發表聯合聲明的可能性。在這一方面,其他地方的美國盟友對中國持同情態度。

據報導,類似的對抗正在聯合國發生。在那裡,推動就疫情發表安理會聯合決議或宣言的努力由於美國堅持要強調病毒源於武漢而受阻。

對於特朗普總統和他的一些盟友來說,這是一條關鍵的攻擊線路。在花了數週時間對病毒威脅輕描淡寫之後,他們正在把中國作為美國似乎已經被疫情弄得措手不及的主要原因。

與此同時,中國加大了對西方國家運送援助物資的力度,並派遣醫療隊幫助歐洲受疫情影響最嚴重的意大利。

以前也許曾經有過在全球危機發生期間世界把目光投向華盛頓以尋求領導的時候,在特朗普的領導下,那樣的時刻似乎正成為往事。

墨西哥外交學會會長路易斯·魯維奧說:“今天只有極少的國家把美國視為解決方案的一部分,而過去美國曾是天然的參照點,即可以效仿的國家。”意大利國際事務研究所所長納塔莉·托奇說:“我真想知道這到底是不是國際體系的一個轉折點。在意大利,人們關於誰是世界領導者的認知將永遠改變,而這個領導者將不是美國。正在發生的事情太強烈了。它威力如此強大,造成如此大的創傷。它在今天點燃的情緒將被銘刻在國家敘述中。”

特朗普政府也許更多地把精力集中在悄悄請求別國提供援助上,而不是引導國際社會對疫情的集體應對。近日,特朗普向韓國發出了緊急請求,希望獲得可能的援助。美國似乎沒有向中國提出此類請求。

大西洋理事會的阿里·韋恩指出:“倘若美國和中國在病毒出現時進行更為密切的協作,它們或許可以更快確定病毒的來源,就其嚴重性更早地發出警報,並且總結出世界其他國家可以採取的最佳做法,以便在病毒到來之前搶先行動並遏製其蔓延。”

這種合作的時候可能還未到來。美國評論員羅伯特·賴特在最近的一篇專欄文章中寫道:“當這場疫情大流行最終過去時,世界各國應該展開坦誠對話,討論什麼因素導致疫情大流行發生,並決定如何強化國家和國際機製以防止重蹈覆轍。如果特朗普們繼續無端加深與中國的緊張,這件事的難度將會增加很多。”

(2020-03-30 16:00:47)

【延伸閱讀】英國《柳葉刀》刊文:學習中國抗疫經驗至關重要

參考消息網3月29日報導 英國《柳葉刀》週刊網站3月28日刊登了題為《新冠肺炎:學習經驗》的文章。文章認為,在許多國家經曆疫情高峰或為疫情高峰做準備的同時,人們也越來越認識到集體行動和社區的重要性,並指出中國的經驗對於瞭解如何安全地取消管控措施至關重要。文章摘編如下:

在過去的兩個星期里,新冠肺炎這種大流行病在無情地向西推進。3月13日,世衛組織說歐洲現在是該流行病的中心。幾天后,意大利的新冠肺炎患者死亡人數超過了中國。在新冠肺炎席捲全球後,各國採取了一系列引人注目的遏製措施,反映了這種大流行病所構成的威脅的規模。武漢採取的“封城”措施,在僅僅兩個月前,還被外界視為嚴厲的管製措施,現在這種做法已變得司空見慣。然而,許多國家仍然沒有遵循世衛組織關於遏製病毒的明確建議(廣泛檢測、病例隔離、接觸史追蹤和保持社交距離),而是採取隨意的措施,有些國家只是試圖通過保護老年人和有基礎疾病的人來控製死亡率。

現在看來,英國、美國、瑞典等國在疫情初期的滯後反應得到的評價越來越差。各國領導人爭先恐後地為不堪重負的醫院購買診斷檢測試劑盒、個人防護設備和呼吸機,人們的憤怒感與日俱增。許多國家的領導人最初否認現實、抱持錯誤的樂觀態度,致使後來只能被動接受大規模死亡,他們這些有害的行為只能用史無前例這個詞來評論。這種態度忽略了非典、中東呼吸綜合徵、伊波拉病毒、寨卡病毒、2009年H1N1流感造成的破壞,也無視了科學家普遍認為有朝一日將會暴發一場大流行病的觀點。韓國以前經受過感染病例的考驗,所以它們能夠更好地加強檢測並追蹤密切接觸者。

在全球範圍內,許多人感到害怕、憤怒、不確定,但在這些灰暗情緒湧現的時候,人們表現出了團結。這一大流行病展現了國際團結的例證,大家分享資源、信息,與應對疫情有經驗的國家交流,共同研究如何有效控製疫情擴散。中國的經驗對於瞭解如何安全地取消管控措施至關重要。

在許多國家經曆疫情高峰或為疫情高峰做準備的同時,人們也越來越認識到集體行動和社區的重要性。歐洲和美國的情況表明,拖延備戰,寄希望於其他地方得到遏製,或者是抱著束手待斃的心理,都是不可取的。國際社會必須利用合作的精神,避免更脆弱的國家重蹈覆轍。世界並不缺乏有效的全球領導。世衛組織在協調全球應對行動方面發揮的核心作用必須繼續,各國和捐助方在這些努力中需要支援世衛組織。

3月25日,在意大利羅馬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卡薩帕洛科臨床研究所,醫護人員在重症病房工作。新華社發

(2020-03-29 12:22:29)

【延伸閱讀】英帝國理工學院報告認為:中國“解封”經驗值得世界借鑒

參考消息網3月27日報導 英國《衛報》網站3月25日刊登記者莎拉·博斯利的報導,題為《有報告指出,中國展示了在疫苗問世前逐步放鬆封城措施的方法》。英國帝國理工學院發佈報告稱,中國在武漢及其他地區採取的嚴格封城措施及保持社交距離的舉措似乎成功阻斷了新一輪本地疫情傳播,可能開闢了恢復正常生活的途徑。文章摘編如下:

由尼爾·弗格森教授及其團隊編纂的這份報告認為,中國已經開始取消社交距離限製措施,像中國那樣一邊取消限製一邊避免疫情死灰複燃是可以做到的。弗格森團隊為英國等多國政府設計過疫情模型。

科研團隊成員之一克里斯特爾·唐納利教授說:“在目前的困難時刻,這些研究結果表明在實施遏製措施後,對大規模有效封城舉措的放鬆過程實施精心管理和監控或許是可行的,哪怕有效的疫苗還沒有問世。”

弗格森認為,他們的分析結論“給目前處於不同封閉程度的國家帶來了一些希望,證明一旦病例數下降到較低水平,或許就可以放鬆社交距離限製措施——前提是同樣下力氣控製疫情捲土重來的風險”。

但他同時強調說,放鬆封城措施將取決於能否推行“迅速、普遍的檢測工作以及嚴格的病例與密切接觸者隔離政策”。也就是說,要檢測所有出現症狀的人員,跟蹤並隔離密切接觸者,以便撲滅任何感染擴散的風險。

報告指出,中國內地和香港已經開始恢復低水平經濟活動,但沒有發生重大疫情。分析顯示,“可以在避免大規模暴發的同時將當地日常活動維持在中等水平”。

報告稱,“研究結果確實表明,在通過非常嚴格的社交距離措施遏製疫情後,中國已經在一定程度上成功退出了嚴厲的社交距離限製政策”。

報告還寫道:“從全球範圍來看,中國處於流行病發展的後期階段。中國採取的減少病毒傳播舉措以及隨後採取的退出政策,為各國遏製疫情後的決策過程提供了信息。”

3月26日晚,市民在漢口江灘公園散步。隨著疫情防控形勢好轉,武漢逐漸恢復“生活氣息”。 新華社記者 肖藝九 攝

(2020-03-27 17:12:58)

【延伸閱讀】美媒:中國復工經驗為世界提供藍本

參考消息網3月26日報導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網站3月24日發表題為《中國正嚐試在不危及更多生命的情況下恢復經濟,全世界拭目以待》的文章稱,中國當前正嚐試在不引發第二波新冠疫情的情況下啟動其龐大的經濟,這或能給仍處於危機狀態的國家帶來一些希望和藍本。現將文章內容編譯如下:

1月底,隨著新冠肺炎病例大幅增多,中國幾乎完全封閉。嚴厲措施似乎已讓這種病毒得到控製:本地傳播的感染病例數量持續大幅減少,對湖北省大部分地區實施的封閉措施也將於本週解除。

但封閉措施導致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經濟活動連續數週基本處於停滯狀態。中國政府清楚,為遏製病毒採取的行動有損中國經濟健康發展。如今,當局正試圖確保那些後果是暫時的。

在這種病毒持續構成全球威脅之際,西方國家也在進行意義極為重大的權衡。

與此同時,北京已開始採取行動,旨在說服企業相信:生活正恢復正常。

疫情大流行目前仍對世界其他地區造成嚴重破壞,人們由此擔心,隨著人員從海外返回中國並隨之把這種病毒帶回去,有可能發生第二波感染。而如果病毒未在當地社區完全根除,那麼就有可能再次暴發疫情。

中國拯救經濟的計劃有賴於一系列旨在推動人們復工的政策和行動,鼓勵國內外的商業信心,並保護儘可能多的企業免於倒閉。

除了當前在醫療物資和治療方面投入大量資金外,北京還向基礎設施項目投資以創造就業。此外,政府還降低了企業稅負,要求商業銀行延緩困難家庭或企業還貸,以助其渡過經濟難關。

中國媒體報導稱,中國可以強勁反彈,外企和外資不會被嚇跑。比如美國電動汽車製造商Tesla公司在上海的超級工廠重新運營並宣佈計劃擴大產能,這是外企對中國充滿信心的象徵。

隨著感染人數持續減少,中國許多地區開始取消封城,撤除路障,並允許民眾在疫情似已結束的地區更自由地出行。

某些情況下,政府還對工人作出特殊安排。例如,北京要求鐵路和航空公司組織專列和航班,把農民工從“家門口送到工廠門口”。

中國2.9億農民工所從事的工作至關重要,他們是該國經濟的重要推動力。湖北省有關部門3月24日說,從3月25日零時起,對持有湖北健康碼“綠碼”的外出務工人員,經核酸檢測合格後,採取“點對點、一站式”的辦法集中精準輸送,確保安全有序返崗。

北京說,相關行動已奏效。國家發改委介紹,截至3月17日,除湖北等個別省份外,全國其他省(區、市)復工率均已超過90%。不過,小型企業當前開工難度較大。

世界各地的官員都在為不知將維持多久的宵禁和隔離而苦惱,這些措施對於控製疫情至關重要,但卻使世界經濟陷入了嚴重的衰退,甚至可能是經濟蕭條。

就連西方國家的政府或許也將效仿中國的一些政策,包括投資基礎設施項目和醫療體系的計劃,以及為刺激私人需求而推出的減稅措施。美國布魯金斯學會的中國問題專家戴維·多拉爾說:“我認為,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的政府都會實施這種刺激政策。”

(2020-03-26 13:56:14)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