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昌森林火災調查:難以控製的山火
2020年04月01日21:12

原標題:西昌森林火災調查:難以控製的山火

2020年3月30日15時51分,四川涼山州西昌市突發森林火災,官方數據顯示,此次西昌森林火災過火面積1000餘公頃,毀壞面積為80餘公頃。

3月31日,上遊新聞記者在大營農場柳樹樁看到,這裏雖然距離起火已接近27小時,但起火點附近仍有明顯的火點和濃煙,入夜後隨著風力加劇,被控製的山火再次肆虐。此前的3月31日淩晨,涼山州寧南縣寧遠鎮專業撲火隊接到指令,前往西昌支援,他們到達火場兩個多小時後,因風向突變,18名撲火隊員和1名嚮導犧牲,3名撲火隊員負傷。

2019年3月30日,涼山州木里縣的山火帶走了31名森林消防人員的生命。一年之後,西昌瀘山的一場森林大火再次帶走了19名救火英雄,他們經曆了什麼?陽光充沛的攀西高原,為何森林火災頻發?

山火逼城

3月30日下午2點開始,西昌市上空開始被昏黃的濃煙籠罩,“瀘山著火了”的消息通過社交媒體迅速傳播開來,瀘山、邛海濕地公園先後被肆虐的山火所控製。

土生土長的陳龍濤就住在瀘山腳下的海濱北路旁邊,他對上遊新聞記者表示,3月30日下午他正在家裡休息,突然聽到樓上的鄰居喊“著火了”。陳龍濤以為是小區里的住戶遭遇了火災,但他往窗外一看,是邛海邊的瀘山燃起了大火。

涼山農業學校位於海濱北路上,坐山看“海”,位置十分優越。上遊新聞記者從陳龍濤提供的視頻中看到,涼山農業學校背後的瀘山被漫天的濃煙所覆蓋,山火將整個天空映照得通紅,“火勢很大,感覺一下就燃起來了。”陳龍濤說,3月30日整晚,西昌城區都可以聞到濃烈的刺鼻煙味,空氣中瀰漫著火災產生的懸浮物。

上遊新聞記者統計發現,西昌市區包括瀘山風景區、邛海濕地公園在內的多處發生了較大山火。3月30日晚19點,西昌市公安局發佈通告稱,因西昌市馬道等地發生山火,為確保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暢通消防救援渠道,西昌市公安局擬對包括四袁公路全路段、菜籽山路口至馬道方向全路段等多條道路實施緊急交通管製。

上遊新聞記者從四川省消防救援總隊獲悉,因現場風勢較大,火災有威脅山下部分建築的趨勢。四川省消防救援總隊先後調度成都、綿陽、自貢、攀枝花等14個支隊共計174車905人6套遠程供水系統前往西昌增援,砍設隔離帶、鋪設消防水槍、清除可燃物,重點保障了瀘山靠近邛海側的涼山農業學校、西昌學院、馬道鎮儲氣站等重點目標。

西昌市委書記李俊表示,瀘山火災情況危急,不同於一般的森林火災,周邊有眾多重要設施,包括一處存量約250噸的石油液化氣儲配站、兩處加油站、四所學校和州級文物保護單位光福寺以及西昌最大的百貨倉庫,“火勢蔓延,必將會造成無法估量的次生災害,科學撲救刻不容緩,保衛瀘山就是保衛西昌”。

22名逆行者

3月30日15時51分,西昌市護林防火指揮部辦公室接到電話報警,經久鄉馬鞍山方向發生森林火災,經過初步判定,起火位置位於涼山州大營農場,由於風勢較大,山火迅速蔓延至瀘山。

3月30日晚20時30分,寧南縣委宣傳部官方賬號“寧南發佈”曾發佈寧南21名撲火隊員馳援西昌的短視頻。視頻顯示,撲火隊員們正在宿舍收拾行李、裝備,後登上一輛大巴車。他們集結出發時天色已昏暗,視頻配文稱:“逆行英雄,最美男兒”。23時47分,“寧南發佈”再次發佈視頻稱,寧南英雄已抵達西昌大火柳樹樁現場。

3月31日,四川涼山州寧南縣相關部門工作人員告訴上遊新聞記者,此次西昌森林火災中犧牲的18人是寧南縣森林草原防滅火專業撲火隊員,他們是經過專業訓練的民兵隊伍。

寧南縣林業局工作人員告訴上遊新聞記者,寧南縣森林草原防滅火專業撲火隊於2019年年底成立,共有81名隊員,覆蓋多個年齡層次。撲火隊有專門的訓練營地,在聊天群裡也能看到他們平時訓練的視頻。上遊新聞記者注意到,寧南縣政府官網曾發佈消息,寧南縣森林草原防滅火專業撲火隊在防火期間集中駐訓,實行準軍事化管理。

西昌市委書記李俊在新聞發佈會上證實,寧南縣寧遠鎮專業撲火隊30日22時40分許到達火場所在地西昌市經久鄉蔡家溝水庫後,在當地一名嚮導帶領下從蔡家溝水庫上山前往集結地進行撲火作業,“據倖存者表述,隊伍於31日淩晨1時20分許突遇風向突變,致現場18名撲火隊員和1名嚮導犧牲,3名撲火隊員負傷”。

3月31日下午,上遊新聞記者趕到了西昌市經久鄉大營農場,雖距起火已經過去了近27小時,大營農場附近的山頭上仍然有非常明顯的明火和大量的濃煙。當地村民安提拉指著不遠處的山頭對記者表示,“19名滅火英雄就是在山頂的位置犧牲的”。

安提拉說,3月30日晚,西昌當地政府已經連夜組織村民撤離,“政府出了通知並安排了公交車讓我們趕快撤到山下去,挨家挨戶確認人都出去了,人命第一”。安提拉對上遊新聞記者表示,31日上午,自己在火勢受到控製後返回了家裡,發現自家背後的山林已經過火了,“樹下面基本都燒完了,幸虧我們這邊森林防火一直在提防,住房距離林子都還比較遠,火燒不過來”。

安提拉家背後的林地原本茂密的樹林只留下了不多的幾根樹樁,林下的灌木叢已經化為了灰燼,林地間還有縷縷青煙產生。在靠近居民住房的林邊,上遊新聞記者看到有多處被砍伐的林木痕跡,安提拉表示,“這就是昨天砍設的防火帶痕跡”。

年過七旬的柳樹樁村民李興亮告訴上遊記者,3月30日晚8點左右,政府便組織了柳樹樁的村民撤離下山,“後來農場的領導說有專業隊員要上山滅火,想讓我家兒子給他們帶路,但是我兒子都去外地打工了,這才找到了馮才勇”。根據官方公佈的名單,馮才勇就是跟隨寧南縣21名撲火隊員上山的民間嚮導。

根據西昌官方公佈的資料,馮才勇是四川金陽縣人,在西昌農墾農場從事蠶養殖工作。李興亮對上遊新聞記者表示,馮才勇今年42歲,平日裡就是一個熱心腸的人,“經濟收入主要就是靠養蠶、種花椒這些,家裡有兩個兒子兩個女兒,最小的還在讀學前班,最大的在讀中專,家裡還有老人,平日裡負擔就有點重,這下不知道怎麼辦了”。

對於馮才勇的不幸遇難,柳樹樁的村民都十分的惋惜,一位老人邊說邊流下了眼淚,“平日裡我們這些老年人做不動什麼事了,他馬上就過來幫忙,說話都很溫柔,從來不和別人吵架”。

奪命山火

3月31日,上遊新聞記者在西昌農墾農場柳樹樁遇到了前來支援滅火的樟木菁鎮民兵,帶隊的達副鎮長面對山上越來越大的火勢,也表示無可奈何,“風助火勢,現在整座山都燒紅了,人工基本無能為力,只能等燒完了,我們再去做火場清理,人若出現爆燃的火場中,最多能呆三秒鍾”。

柳樹樁當地一位林管站的工作人員張運(化名)向上遊新聞記者介紹,瀘山上茂盛的植被也帶來了大量的可燃物,“我們這裏主要樹種是雲南鬆,鬆節油含量高,燃點低,尤其是最近天氣乾燥,遇到火星就有可能燃燒。”不僅樹木含油可以燃燒,樹葉樹枝落地後也成了易燃品。張運表示,森林地面植被長期堆積後,容易發生腐爛,腐爛過程中會產生大量可燃氣體,一旦遭遇明火,將會短時間內出現火勢快速蔓延現象,甚至出現爆燃,加上地形等因素,對撲火人員會帶來致命危險。

柳樹樁當地居民龐方剛向上遊新聞記者介紹,來自寧南縣的21名撲火隊員和嚮導馮才勇遇難的地方就在柳樹樁蔡家溝水庫的對面山上,“那裡應該是一個山坳處,誰知道風向突然變了,他們22個人一下就全部被山火吞噬了”。

知情人介紹,3月31日淩晨相關部門就在尋找消失的寧南縣專業撲火隊22人,但一直沒有結果,“直到天快亮了,倖存的3人才通過通訊器材進行呼救,西昌來的特警才發現了他們”。

駐守在柳樹樁的多支民兵和專業森林消防隊伍告訴上遊新聞記者,3月31日下午最開始的起火點附近火勢又開始複燃,到了晚間隨著風力加大,火勢隨之加大,“從30日晚到現在一直在這邊監控火場,我們又不能去正面狙擊火線,只能等待合適的戰機”。

上遊新聞記者在柳樹樁區域發現,西昌當地幹燥、高溫的氣象條件讓此次火災變的更難控製。氣象資料顯示,3月30日下午西昌最高氣溫達到了31.2℃,空氣濕度為10%左右。李興亮、安提拉等長期生活在經久鄉的居民回憶,從2019年10月份開始,西昌當地就沒有下雨,“水庫都幹了,人都是全部吃機井井水,林子裡一點火星都碰不得,風隨便都是四五級”。

西昌市委書記李俊在新聞發佈會上介紹,3月以來,西昌進入干風季節,晴熱天氣異常,已連續20日無任何降雨,濕度僅為5%-10%,“特別是3月下旬以來已連續4天高溫天氣,30日最高氣溫達到31.2℃,風力7-8級”,後因風向多變,火情擴散迅速,並伴多處飛火,造成多處多線速燃態勢。

根據公開資料,涼山州火災頻發。西昌的森林覆蓋率高達近49%,日照充足,春季乾燥。3月10日至27日,四川省森林草原防滅火指揮部辦公室共發佈三次高森林草原火險橙色預警,其中涼山大部分縣區的森林草原火險等級都達到4-5級。

四川省林業和草原調查規劃院副總工程師劉波則認為,火場的風向突變現象時有發生,火災風向突變存在不確定性和難以預測性,“當風向變化時,就會將林木燃燒時形成的濃煙吹向消防人員,煙塵會快速籠罩一大片區域。”劉波說,一旦濃煙導致撲救隊員窒息,就十分危險。

記者在採訪中,所有的森林消防和民兵滅火誌願者給出了幾乎一致的說法,“科學滅火最重要”。

上遊新聞記者 胡磊 發自四川西昌

編輯:何吉川

原標題:《西昌森林火災調查:難以控製的山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