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訪寧南打火隊員犧牲地:手電傳遞撤離信號,沒收到回應
2020年04月01日20:41

原標題:探訪寧南打火隊員犧牲地:手電傳遞撤離信號,沒收到回應

新京報訊(記者 王昱倩 實習生 王亞會)4月1日中午,新京報記者探訪了寧南森林草原專業撲火隊18名隊員和1名嚮導犧牲的地點——西昌市經久鄉柳樹樁。據早前西昌發佈通報稱,3月30日22時40分,寧南縣專業撲火隊到達火場所在地西昌市經久鄉蔡家溝水庫,於23時10分許在當地一名嚮導帶領下從蔡家溝水庫上山前往集結地進行撲火作業。

據倖存者表述,隊伍於31日淩晨1時20分許突遇風向突變,現場情況十分複雜,致現場18名撲火隊員和1名嚮導犧牲,3名撲火隊員負傷。

4月1日,西昌市太和鎮打火人員在瀘山救援。新京報記者 王昱倩 攝

同行打火隊手電傳遞撤離信號

柳樹樁當地居民曾安(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當晚,他所在的誌願打火隊組織了20多人,每人帶了幾瓶礦泉水上山打火,“我們跟在寧南隊的後面,在山腳分開了,分別去往不同的方向。但沒過幾分鍾,我們就迷路了。”

曾安回憶,當時火勢太大,明火距離他們僅有三四百米,他們很快接到了農場要求撤回的電話,就立刻下了山,去往疏散安置點,“沒過多久,就聽說寧南打火隊員和嚮導犧牲的消息。”

柳樹樁現場民兵告訴新京報記者,19人的遺體是從瀘山背側(南面)靠近蔡家溝水庫的山坡上一排斜坡樹林中發現的。

當晚,柳樹樁居民吉克參加的是另一個誌願打火隊,一共有10多個人。他走到水庫邊時,看到寧南打火隊已經走到半山腰。“我們大概走了一個小時,一開始火還在很遠處,風突然變得特別大,大到說話都聽不見,只能喊話,風向和火勢相對,接著把我們包圍在中間,濃煙滾滾,大火猛烈擴散。”吉克說。

樹樁多位居民與民兵指認19名犧牲人員的遺體發現位置。新京報記者 王昱倩 攝

吉克回憶道,接到要求撤離的電話通知時,他們已經快趕到山頂,寧南隊在前方的山溝處,因為隊里只有他一個人帶了手電筒,他朝寧南隊的方向閃了三四下,“當時想打手電筒傳遞撤離信號,但沒收到回應。”

吉克說,有同隊隊員想去山上牽牛,還有的想回家裡收拾貴重物品,“其他隊員就吼道,拿什麼東西,使勁往下跑,不要回頭看。”

4月1日,犧牲嚮導馮才勇的家門緊閉,空無一人。 新京報記者 王昱倩 攝

遇難嚮導妻子:打不通丈夫電話不願撤離

吉克對新京報記者回憶,大約一個多小時,他們從山上撤下來,先往附近的大營農場辦公樓躲避,之後又被疏散到統一安置點。

柳樹樁居民也一併被疏散撤離。吉克說,當時寧南打火隊的嚮導馮才勇的妻子不停地給丈夫打電話,電話能打通,但一直沒人接,一直不願撤離,“她預感出事了,崩潰大哭,讓鄰居們先帶她的孩子撤離,她要等丈夫下山。”

據新京報此前報導,馮才勇的哥哥馮才軍說,今年42歲的馮才勇從金陽縣搬到柳樹樁已有15年,家裡有7口人,夫婦兩人和81歲的養父及兩個女兒、兩個兒子住在一起。平時,馮才勇在家中務農,喜歡種花椒樹,有時會外出打工。因為經常上山挖蘑菇和山藥貼補家用,馮才勇對山形路線很熟悉。

馮才軍現在還會不時地撥打馮才勇的手機,“能打通,只是沒人接。”

校對 李世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