劣跡斑斑卻激勵了一代人 NBA里或許只有他了
2020年04月01日20:26

  阿倫-艾澤爾-艾佛森(Allen Ezail Iverson),他的姓氏“艾佛森”並不是他父親的姓氏,而是他母親的姓,名字中的阿倫來自他的父親。和許多貧民窟的男孩女孩一樣,早在高中時期的艾佛森母親安-艾佛森就與艾佛森的父親阿倫-布魯頓孕育了小艾佛森。

  但也如美國大多數收入較低的黑人家庭一樣,黑人男孩往往會選擇拋棄女友與孩子,於是阿倫-布魯頓在孩子還沒出生的時候,就選擇了離開。雖然後來安去找過布魯頓,但當她看到那裡到處都是槍支和毒品後,選擇了和小艾佛森離開。

  然後一個叫米高-弗里曼的人,闖進了艾佛森一家的生活,弗里曼後來成為了艾佛森的繼父,也成了他的籃球啟蒙老師。但那之後他們居住的街區,並不安寧,隨處可見的槍戰甚至屍體,讓年幼的艾佛森早早的明白了如何去生存,而不是生活。

  如果有人覺得美國就是一個金錢鋪就的天堂的話,那請先洗把臉,艾佛森的家中沒有水,沒有電,有的只是破漏的下水管道散發出的惡臭。

  繼父弗里曼原本可以支撐起這個家庭,但很不幸,他呆在監獄的時間比他的工作時間還長。兩個妹妹還嗷嗷待哺,家庭的重擔都壓在了母親安身上,已經15歲的艾佛遜選擇了像一個男人一樣去戰鬥。

  艾佛森選擇了籃球,一項在他9歲時哭哭啼啼地跟母親說“我不喜歡”的運動。在艾佛森心中,橄欖球才是屬於男人的運動,籃球太娘了。但就當他看到一群橄欖球運動員在籃球場上閃轉騰挪時,艾佛森興奮地衝上前去。

  艾佛森在後來的回憶中,曾經這樣說道:“我想選擇橄欖球,但媽媽讓我選擇籃球,我是哭著被趕到籃球場上的。”

  1992年,艾佛森拿到了橄欖球聯賽的州冠軍,但當他轉身回到籃球場後,他那一年打出了31.6分外加8.7個籃板9.2次助攻的史詩級表現。

  中國有句話叫做“樹大招風”,艾佛森就遭遇了這樣的窘境。

  艾佛森在入選全美最佳陣容的第三天,就被警方逮捕——涉嫌聚眾鬥毆。在那個種族歧視還十分盛行的年代,艾佛森遇到了大麻煩,一群白人和一群黑人鬥毆,那法庭裁決的結果,也可想而知。

  當時的雙方並不認識,但所有人都認識艾佛森,他們都把矛頭指向了這位體育明星,所以,艾佛森入獄。

  幸而後來有律師幫助,艾佛森冤情得以昭雪。

  後來AI進了佐治城大學,短短的兩年時間,AI的場均得分與偷球就已經領跑佐治城大學的歷史,他本有機會像莫寧、莫湯保那樣打滿四年,再去NBA。

  但窘迫的家境,小妹妹麗薩的重病,讓這個極為重視親人的AI選擇了提前參加選秀。於是,他帶著他的母親和他的一幫酷似武裝部隊的兄弟們去了費城。

  再後來的事,大夥都知道了。最佳新秀、常規賽MVP、四屆得分王、三屆偷球王、11屆全明星……

  (劍仙)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