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跨界生產呼吸機,連特斯拉都要上了,為什麼還是那麼缺?
2020年04月02日14:33

  原標題:深度 | 全球跨界生產呼吸機,連特斯拉都要上了,為什麼還是那麼缺?

  來源:國是直通車

BMC怡和嘉業的呼吸機工廠 受訪者供圖
BMC怡和嘉業的呼吸機工廠 受訪者供圖

  由於受到新冠疫情影響,2月初的時候,北京怡和嘉業醫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BMC怡和嘉業”)呼吸機的產能一天在200至300台左右。

  現在,它的產能已經提升到一天約1200台。雖然呼吸機每天都在大批量生產,但還是零庫存。

  “我們現在所有的產線工人都已經復工,白天晚上生產,週末也不休息,非生產的人員都去支援生產工作。但即便是這樣,每天呼吸機剛從生產線下線就被貨代拉走了。”

  BMC怡和嘉業市場部經理薑棟對中新社國是直通車如是說。

  據他估計,目前BMC怡和嘉業生產的呼吸機約98%要出口海外。

  從全球範圍內來看,在中國率先初步控製住新冠疫情蔓延後,出現了呼吸機國內外需求的大反轉。

  由此,中國更早啟動的防護物資和醫療器械大規模生產,現在正馳援海外。

  呼吸機全球告急

BMC怡和嘉業的呼吸機 受訪者供圖
BMC怡和嘉業的呼吸機 受訪者供圖

  呼吸機,就是“人們的生命線”。

  “我們會買呼吸機,越多越好,沒有上限。”

  還沒有被確診感染新冠肺炎時,英國衛生大臣漢考克說過這樣的話。

  英國政府已向勞斯萊斯、福特、本田和捷豹等車企發起呼籲,希望能轉產呼吸機以解燃眉之急。

  據路透社報導,意大利,這一歐洲疫情防控形勢最嚴峻的國家,目前呼吸機數量只能滿足不足四分之一的需求。

  在德國,大眾汽車表示,已組建專門工作組,研究如何利用3D打印技術幫助生產呼吸機與其它就剩設備,目前轉產呼吸機項目進展迅速。

  而隨著死亡人數和重症患者人數增加,美國多州開始擔憂呼吸機短缺問題。

  疫情最為嚴重的紐約州,預計需要3萬到4萬台呼吸機。

  “呼吸機,呼吸機,呼吸機!” 紐約州州長安德魯·庫莫說,呼吸機是他最大的需求,並且紐約州已經派人在中國採購。

  美國總統特朗普此前援引《國防生產法》授予總統的權力,要求通用汽車公司生產治療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所需的呼吸機。

  特朗普在3月27日在白宮發佈會上稱,美國未來100天內計劃通過製造或其他方式獲得10萬台呼吸機。這一數量將是美國年均呼吸機分配量的3倍多。

  “美國正在進行二戰以來最重要的產業動員。” 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納瓦羅表示,美國需要在短時間內盡快生產足夠的呼吸機,以幫助紐約、底特律、芝加哥、丹佛、新奧爾良、西雅圖等地的重症患者。

  特斯拉CEO馬斯克也許諾,若呼吸機短缺,特斯拉可以轉而生產呼吸機。

  在他看來,對特斯拉而言,生產呼吸機並非難事,因為我們可以造出有先進暖通空調系統的汽車,SpaceX可以生產配有生命支持系統的宇宙飛船。

  但在真正著手轉產、甚至實現量產呼吸機之前,“鐵甲奇俠”還是在中國下了訂單。

  馬斯克透露,他先從中國採購了1255台呼吸機,並已經安排將它們空運到美國洛杉磯,用以幫助治療當地的新冠病毒肺炎患者。

  中國呼吸機“出海”

  新冠疫情剛開始在中國暴發時,國內製造商生產的呼吸機都留在了國內,而現在國產呼吸機正保衛著全球“生命線”。

  但需要注意的是,出口海外有諸多門檻,自主知識產權,自有品牌,符合國際標準,各國的註冊認證等缺一不可,而這一切,BMC怡和嘉業早已準備好了。

  中國醫療器械電商平台貝登醫療的供應鏈總監吳傳普透露,中國所有的呼吸機廠家都已達到了它們的產能極限,全部在忙於應對海外需求。

  據薑棟介紹,BMC怡和嘉業前期呼吸機海外訂單主要是集中在意大利,然後因疫情蔓延,歐洲的法國、英國加上美國等國家的大量訂單紛至遝來。“我們現在整個國際銷售有30到40個人,最近一段時間,每天關於呼吸機出口海外的詢單就有上百個。”

  與此同時,BMC怡和嘉業在跨境電商平台阿里巴巴速賣通上也有相對可觀的出口量:近期,其在速賣通上平均每天會賣出幾十台呼吸機。

  截至目前,BMC怡和嘉業已向30多個國家發出抗疫產品,其中包括呼吸機近2萬台、面罩近十萬隻,這些抗疫產品運往包括疫情比較嚴重的意大利、美國等國家。

  天眼查專業版數據顯示,截至3月30日,中國呼吸機企業共有992家,其中2008、2009年成立的企業數最多。在這其中,又有90家企業的經營範圍含“進出口”,占比約9%。

  魚躍醫療目前呼吸機訂單已排到4月底。日產能從疫情之前的300台,提升到極限日產700台以上。邁瑞醫療也收到上萬台呼吸機海外訂單。

  北京誼安醫療系統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助理李凱說:“我們有成千上萬的訂單在等著交付。問題是我們能夠多快地生產出這些呼吸機。”

  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產業政策與法規司司長許科敏在3月30日透露:“據不完全統計,3月19日以來短短10天,在保障國內需求的同時,已緊急向國外提供有創呼吸機1700多台,達到了今年以來提供國內總量的一半。”

  同時,截至3月29日,中國主要呼吸機企業累計向全國供應呼吸機2.7萬多台。

  而據薑棟預計,在無創呼吸機方面,今年國內的產量預計在40至50萬台。

  相信,這其中會有很大一部分,“出海”抗“疫”。

  大規模“出海”不易

  與口罩、防護服等物資,呼吸機的製造生產門檻相對較高,這使得在短時間的跨界轉產、擴大生產並非易事。

  薑棟說:“呼吸機這類產品,技術複雜,對零部件的可靠性要求高。不像口罩,防護服,耳溫槍等產品,可以快速組織生產線。對於非專業的製造商想跨界一步到位,迅速滿足市場急需是不現實的,並且有巨大的風險。”

  以無創呼吸機為例,元器件就要好幾百個,有創呼吸機的元器件更多,同時還要考慮硬件設計製造、軟件算法,而有了樣機後還要進行臨床測試,時間週期很長。

  目前來看,確實在全球各地均有企業跨界生產呼吸機,但必須得有基礎。車企在這方面會有先天優勢,其渦輪增壓和電動機設備就是製造呼吸機時最基礎的組成部分。

  一部呼吸機的生產,硬件和軟件都不能出錯,壓力驅動系統、患者回路、過濾器和閥門等任何一個零部件發生故障,整個機器就無法運轉;算法作為呼吸機的“大腦”,需要不斷優化才能達到最優狀態。

  此外,除生產線準備時間長、技術壁壘有待突破外,車企轉產呼吸機還可能面臨供應鏈環節問題。據《麻省理工科技評論》報導,製造呼吸機所需的專有材料,以及專業的生產人員,“這些都不是特斯拉或SpaceX工廠能夠立即獲得的”。

  要造出一台呼吸機,其供應鏈較為複雜。以BMC怡和嘉業生產的呼吸機為例,其產品供應鏈上就有好幾十家企業,需要共同協作。

  有了呼吸機,要想“出海”,也得先拿下“通行證”。

  在國內,醫療器械產品上市前的註冊審批環節是所有新產品必須經曆的,經營呼吸機生產企業需要獲得《醫療器械經營企業許可證》。

  商務部、海關總署、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三部門在3月31日發出聯合公告,自4月1日起,出口新型冠狀病毒檢測試劑、醫用口罩、醫用防護服、呼吸機、紅外體溫計的企業向海關報關時,須提供書面或電子聲明,承諾出口產品已取得我國醫療器械產品註冊證書,符合進口國(地區)的質量標準要求。

  在海外,薑棟介紹,不同國家和地區對於進口呼吸機有不同的認證標準,比如歐盟是CE、美國是FDA等。

  BMC怡和嘉業是帶著外銷基因出生的公司,其“出海”渠道早已打通,具備在全球範圍內10個以上的註冊認證,包括歐盟,美國,日本,俄羅斯,巴西等,近幾年產品已經銷售到180多個國家和地區。

  疫情襲擊全球下,國際物流也受到影響,導致包括呼吸機等產品的出口成本增加。

  跨境數字營銷機構飛書深諾集團最新發佈的《中國跨境電商戰“疫”指南》報告中指出,海外疫情高發地區如日韓、歐洲、美國等,陸續升級疫情防控措施,部分地區進入隔離狀態,邊境管製趨嚴,多個國家出台相應政策調整進出口貿易。在此背景下,物流方面的時效大幅下降,成本持續上升。

  例如,航空運力下滑。隨著海外疫情暴發,部分國外航空公司延長了停飛往返中國航班的時間。由於歐洲成為重災區,其他地區往返歐洲的航班,以及歐洲國家之間的航班也遭到大面積削減。

  報告稱,據不完全統計,2-3月,國際航空市場運力比正常時期減少了60%以上。客機腹艙物流運力大幅下降,導致空運時長增加,價格持續上升。有電商賣家表示,目前海外物流平均延遲5-7天,空運艙位價格上漲30%以上。同時,物流人手不足、邊境管製加強等都是目前物流方面的不利因素。

  儘管中國呼吸機大規模“出海”仍有挑戰,但薑棟透露:“我們現在是滿負荷運轉,按照國際疫情的發展趨勢來看,基本上沒有考慮過生產了而銷售不出去的事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