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疫”舉丨援鄂只是換個地方工作 他希望患者不要把醫生當英雄或仇人
2020年04月02日10:20

原標題:凡人“疫”舉丨援鄂只是換個地方工作 他希望患者不要把醫生當英雄或仇人

儘管每個人被叮囑最多的是“少出門”,但患者需要救治,民眾生活需要保障,阻斷病毒傳播的通道需要守護,很多人不得不走出家門,堅守工作崗位。他們是血肉之軀,也會心生恐懼;超負荷的壓力,會將他們擊垮;讓家人處於危險之中,他們內心充滿煎熬……但職責所在,疫情不結束,他們不離崗。

中國網自2月10日起推出《凡人“疫”舉》系列報導,記錄疫情之下普通人的恐懼與擔當,記錄中國人抗擊疫情的犧牲與鬥志。平凡的崗位,平凡的人,或許,平凡是唯一的答案,但平凡的邊界卻從未能被定義。

除夕下午,劉煜亮將妻子送上前往武漢的飛機,因為少了一人,寓意團圓的年夜飯未能成席。他早於妻子提出支援武漢的申請,沒想到妻子先他一步出發。

劉煜亮和妻子徐瑜分別是重慶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和陸軍軍醫大學新橋醫院呼吸內科的副主任醫師。他申請支援武漢時,國家尚未派出醫療隊,職業的敏感讓他意識到這一刻很快會到來。

“武漢一旦封城,肯定需要醫護支援,此次疫情屬於呼吸系統疾病,我作為呼吸內科醫生義不容辭,而且我們科室有傳承,非典等疫情老專家們都衝在前面,那時要求的是主任醫師以上年資。這次如果能去一線,我覺得很光榮。”劉煜亮說。

當他告訴妻子自己申請了去武漢時,妻子說她也要去。作為同行,他支持她,作為丈夫,他沒有反對她。令兩人欣慰的是,雙方老人看得很明白,重慶緊鄰湖北,如果大家都退縮,疫情將得不到控製。他們讓他倆放心去,他們會照顧好自己和7歲的孫子(外孫)。

然而,工作中曾帶過劉煜亮的一位老師急了,打電話問他的領導,為何同意他們夫妻二人同時去一線,萬一都出意外怎麼辦。

“假如兩人都出事了,我還有個哥哥,況且還有組織,有國家呢。”他把這個想法當作開玩笑說給妻子聽,妻子連忙“呸呸呸”,岔開話題。他對自己的身體和專業都很有信心,而妻子是學霸,工作嚴謹,“我相信人定勝天,只要做好科學防護沒問題的。”

妻子到武漢後,劉煜亮前往武漢的心情越來越迫切,妻子也在問他什麼時候去。“我揣測她心裡害怕,希望我陪在身邊。面對患者,她是專業、幹練的女軍醫,但在我面前,她會撒嬌,也有脆弱的時候,需要我給她心裡支撐。”

寢食難安兩天后,他等來了出發的消息。然而,登機前他被告知此行目的地是孝感,“我很清楚即使同在武漢,我們也不可能在同一家醫院,不可能見面,能離近點兒就近點兒。”

1月27日夜裡十二點,劉煜亮抵達武漢天河機場。兩個小時前,各方領導在重慶江北機場為醫護人員送行,大家有說有笑,自信而自豪。而此時的武漢燈光昏暗,開往孝感的大巴車里寂靜無聲。

武漢到孝感一路上有很多關卡,每到一個關卡,隨行人員都要下車溝通,一層層挪開路面的阻擋物。有時到跟前才知無法通行,不得不退回換另一條路,直到三點多才到酒店。

儘管很晚了,看到有人過度緊張,有人過於放鬆,作為重慶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首批援鄂醫療隊隊長,劉煜亮還是召集團隊開了個會,“嚴峻的形勢最易激發鬥志,我不擔心大家的戰鬥力,我最擔心的是防護問題,太緊張、太放鬆都不利於防護。”

會上,他提出了困難面前黨員先上、幹部先上、男士先上、高年資先上的“四先”理念,他也是第一個做到的。查房時沒有面罩和鞋套,他把塑料袋套在腳上,扣緊護目鏡,率先進入。隊員們被鼓舞,跟隨他走進病房。

“患者在裡面,我總要去看,醫生的職責已融入我的血液,該我幹的,克服多少困難我都得干。”劉煜亮說。

在醫院里,他只是名普通醫生,而這次除了重慶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首批援鄂醫療隊隊長,他還肩負重慶市首批援鄂醫療隊輕症專家技術組組長、重慶援孝感市東南醫院醫療隊隊長等多份重任。

他帶領的團隊人數不斷增加,且來自不同醫院。為了提高團隊凝聚力,危難時刻他衝在前面,帶頭攻克技術難題,“管理者要以身作則,讓大家心服口服,最重要的是彼此團結。也許疫情結束後大家狀態各有不同,但面對要命的敵人,大家真的很團結。”

病毒的兇惡令團隊士氣高漲,積極向上的氛圍讓生病的成員急于歸隊,多休息一天都會覺得不好意思。面對隨時出現的困難,沒有人藉口推脫,而是努力克服。臨時改造的病房裡沒有燈,一名護士借助手電筒的微光為患者紮針。

“光線那麼暗,戴著三層手套,護目鏡還起霧,操作難度非常大,萬一紮到手是會有生命危險的。但這就是職業慣性,患者需要,克服再大困難都得去做。”劉煜亮感動著隊員,他也時刻被隊員感動著。

不斷變換的不只是管理者的身份,他還參與了從輕症到重症患者治療的全過程。“輕症患者用藥不規範會導致預後差,一定要做到規範用藥,識別轉變,早期預警,將患者控製在輕症。”

沒有特效藥,對於危重症患者,他能做的就是群策群力,實時監測。“國家要求加強危重症患者救治,我們特別擔心出現死亡,監測頻率以小時和分鍾計,一到兩個小時會診一次。”劉煜亮說。

但還是會有無能為力的時候。他曾參與孝感市中心醫院呼吸內科副主任醫師黃文軍的遠程會診,“第一次會診他的病情很重,第四次已明顯好轉,可是最終沒能留住他。他是我們的戰友,特別希望能把他救過來……”

黃文軍的離去對醫護人員打擊很大。他們每天做著和他一樣的工作,擔心也許哪天自己會“中招”。但是沒人談及這件事,彷彿只要不提起它,病毒就不會找上自己。

令他們欣慰的是,越來越多的患者出院,援鄂醫生也分批撤離,去機場的路上當地民眾夾道歡送,抵達後家鄉的民眾熱情相迎。這場疫情將醫護人員推向最危險的地方,也讓他們享受到最高的禮遇。

“我不希望患者和民眾把我看得多偉大,有患者下跪表示感激讓我很不舒服。我只是換了個地方上班,這是我應盡的職責,”劉煜亮說,“不要因為疫情把醫護人員捧得太高,難道我們只有在冒著生命危險救人的時候才值得尊重嗎?我們平時也是這麼工作的。”

疫情期間,北京和內蒙古先後有兩名醫生被患者砍傷,他很心痛,也很氣憤,“醫生的工作關乎患者的生命和錢財,責任重大,我們一直在盡最大努力讓患者好起來,但也有無能為力的時候,只希望患者能以平常心對待我們,不是英雄,也不是仇人。”

3月28日,劉煜亮團隊負責的患者全部出院,他作為重慶對口支援孝感最後一批撤離隊員啟程返回,而妻子仍留守在火神山醫院重症監護室。“現在離得遠了,我更擔心她了,盼著她早點兒回來,一家人把年夜飯補上。”(記者 金慧慧)

《凡人“疫”舉》系列往期回顧

凡人“疫”舉丨接診患者時感染新冠肺炎,病癒後她重返一線以親身經曆鼓勵患者

凡人“疫”舉丨得知自己采樣的患者核酸呈陽性她嚇得發抖 她在一線的每一天對父母都是煎熬

凡人“疫”舉丨一線抗疫人員打電話要住酒店,找不到服務員的他帶上家人回武漢支援

凡人“疫”舉丨高燒十天后住進醫院,他以患者身份做起誌願者

凡人“疫”舉丨動身回家過春節時他接到一個臨時任務 父親得知後怒掛電話

凡人“疫”舉丨值守“三無社區”累到心臟早搏 她說:“我不想當英雄,但也不能當逃兵”

凡人“疫”舉丨瞞著家人支援方艙醫院,疫情結束後他們想安安全全地抱一下父母

凡人“疫”舉丨義務跑遍漢口的醫院轉運近50名患者,他曾怕到不停量體溫、吃五六種藥

凡人“疫”舉丨火車站勸返乘客 她看到了最善良、最能默默犧牲的鄉親

凡人“疫”舉丨他曾因感染新冠肺炎恐懼、無助,治癒後成為方艙醫院的心理諮詢誌願者

凡人“疫”舉丨她是家裡留守的唯一頂樑柱,繼丈夫、妹妹、妹夫之後也請戰去了一線

凡人“疫”舉丨騎行4天3夜300公里趕回醫院,她想讓患者看病少走一段路

凡人“疫”舉丨戰疫現場披上“婚紗” 推遲婚期馳援武漢的她如期當上新娘

凡人“疫”舉丨因“胡歌老婆”上了熱搜的光頭女護士 她的微博里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

凡人“疫”舉丨除夕夜緊急成立心理援助誌願隊,他們在另一戰場安撫恐慌的心

凡人“疫”舉丨面對身邊已有人感染,這支轉運疑似患者隊伍仍然爭著往前衝

凡人“疫”舉丨義務包攬武漢2000戶居民果蔬採購 90後小夥披星去戴月歸

凡人“疫”舉丨以死威脅要出門,河南硬核書記巧退村里“老大難”

凡人“疫”舉丨12年前他在汶川扒廢墟救災,今天他在武漢建設火神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