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三院院長劉磊:對“複陽”情況不必過度解讀
2020年04月02日23:52

  原標題:深圳三院院長劉磊:對“複陽”情況不必過度解讀

  研究對像當中的“複陽”患者,並沒有出現症狀的複發或疾病的加重。

  3月30日,一篇題為《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the recovered COVID-19 patients with re-detectable positive RNA test》(《新冠肺炎核酸檢測“複陽”患者的臨床特徵》)的研究論文在醫學預印本MedRxiv平台發表。

  論文的研究對像是262名新冠肺炎患者,2020年1月23日至2月25日,這些患者從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出院,其中,“複陽”患者共38例。

  研究結果顯示,“複陽”患者在首次住院時病情較輕,基本為輕症、普通型患者。這些“複陽”患者的年齡呈年輕化,97.4%的患者在60歲以下。研究尚未發現原重症患者發展為“複陽”患者的案例。

  今日(4月2日),針對“複陽”患者臨床特徵、傳染性、核酸檢測敏感性等問題,新京報記者專訪上述論文通訊作者之一——國家感染性疾病臨床醫學研究中心負責人、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院長劉磊。

  劉磊告訴新京報記者,部分“複陽”患者多為年齡較輕的患者,部分患者為兒童、幼兒,這些患者出院後的心理康複和疏導尤為重要。同時,他提到,對“複陽”的情況不必過度解讀,研究對像當中的“複陽”患者,並沒有出現症狀的複發或疾病的加重。

論文通訊作者之一,國家感染性疾病臨床醫學研究中心負責人、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院長劉磊教授。受訪者供圖
論文通訊作者之一,國家感染性疾病臨床醫學研究中心負責人、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院長劉磊教授。受訪者供圖

  發生“複陽”的多集中在輕症、普通型患者

  新京報:加上你一共有22名專家參與到這項研究當中,當時為什麼想到研究新冠肺炎“複陽”患者的臨床特徵?

  劉磊:主要有兩個方面的原因。一是國際著名期刊JAMA發文提到,4名感染了新冠肺炎的醫務工作者康復出院後,再次複查核酸出現陽性;隨後部分省疾控中心也證實了這種現象。二是我院在隨訪中,發現早期康復出院的部分患者有複查核酸陽性的情況。這迫使我們不得不重視此事。我們即刻組織專業隊伍對這些患者展開研究,瞭解這部分“複陽”患者的臨床特徵,以便更好地指導下一步抗疫工作,真正做到 “科學防控、精準施策”。

  新京報:研究對像一共包含多少名患者?患者此前患病時症狀如何?

  劉磊:研究對像是2020年1月23日至2月25日,從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出院的262例新冠肺炎患者,其中輕症占11.4%(30例)、普通型占81.0%(212例),重症占7.6%(20例)。選擇這部分患者作為研究對象,是基於對所獲取的臨床數據分析的結果。

  新京報:這些研究對象中,“複陽”的患者有多少?他們有什麼共同的特徵呢?

  劉磊:262例新冠肺炎患者中,“複陽”的患者有38例。其中,60歲以下的有37例,占比97.4%。另外,14歲以下患者占同齡人“複陽”比例的35%,14至60歲患者占同齡人“複陽”比例的16%。

  從目前較為有限的臨床觀察來看,發生“複陽”的患者主要集中在年輕、分型為輕到普通型的患者中。原因尚不清楚,可能是病毒的生物學特徵和宿主之間相互作用的結果,目前相關機製的研究少之又少,我們推測可能與患者機體的不同免疫狀況和初始感染病毒的載量等相關,但需要更多的實驗研究加以證實。

  新京報:這38例患者初次入院、“複陽”之後二次入院的臨床症狀有哪些差別?

  劉磊:按照要求,第一次入院的患者經治療符合出院標準後,出院繼續居家或集中隔離觀察至少14天。在隨訪期間,38例康複患者發生“複陽”,並再次入院接受隔離治療,入院後沒有發現疾病反複或加重的證據,患者無發熱,咳嗽等症狀,胸部CT未見異常或加重。淋巴細胞計數、IL-6、CRP正常範圍內。入院後無需特殊治療。

  新京報:其他224例沒有“複陽”的患者呢?他們初次入院時和出院後居家隔離期間的症狀有哪些不同?

  劉磊:224例未發生“複陽”的患者,接受居家隔離或集中隔離,每週接受隨訪、核酸複查。這些患者也沒有明顯臨床症狀,隨訪核酸檢測為陰性。目前,這些患者仍處於隨訪、觀察中。

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研究團隊。受訪者供圖
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研究團隊。受訪者供圖

  醫院第一例“複陽”患者係出院13天后發現

  新京報:研究中的第一例“複陽”患者是在出院後第幾天發現的?

  劉磊:2月18日,我們醫院收治了兩名“複陽”患者。其中一名患者21歲,女性。她是湖北人,居住在深圳。1月19日,患者自武漢飛往南京出差,之後回深圳家中。1月20日出現發熱,最高體溫37.8℃。1月23日第一次入院,2月5日出院居家隔離。出院13天后,這名患者核酸複查陽性,2月24日再次入院觀察,3月2日出院。

  另一名患者是兩歲的女童,她居住在湖北,1月21日隨父母一起來深圳。1月28日,女童出現發熱症狀,體溫37.3℃。第二天,經寶安疾控中心確診後轉我們醫院,入院前有發熱(最高38.5℃)、咳嗽等症狀。經過治療,這名患者2月11日出院。2月19日複查陽性,2月24日再次入院。入院後有輕微咳嗽,無發熱,3月19日第二次出院。

  新京報:患者第一次出院的標準和“複陽”之後解除隔離的標準有哪些差別?

  劉磊:連續兩次間隔至少24小時的核酸檢測陰性,是出院的主要依據,“複陽”的患者很少有症狀以及肺部炎症的情況。

  暫無“複陽”患者傳染他人的證據,但還需更長時間的跟蹤觀察

  新京報:大家都比較關注這類患者是否具有傳染性。論文提到,目前研究隊列中的“複陽”患者均無疾病進展、無傳染性。這個結論的依據是什麼?

  劉磊:主要根據是隨訪、觀察了與“複陽”患者有密切接觸的人員共21人,核酸檢測都呈陰性,也沒有發熱、咳嗽等臨床症狀。目前,暫無“複陽”患者傳染他人的證據,但還需更長時間的跟蹤觀察。同時,我們對所有收入院“複陽”病人采樣進行病毒分離,根本分離不出病毒。而且,這組人群血漿中抗體滴度比較高。

  新京報:對於此項研究,還有其他哪些值得分享的建議?

  劉磊: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的建議:由於“複陽”患者多是相對年輕的輕症、普通型患者,這部分患者的症狀相對較輕,住院的時間也相對較短,出院後隨著14天集中隔離的時間解除,患者的自由活動範圍可能較大。

  儘管目前尚未發現傳染他人的證據,但理論上,複檢核酸呈陽性,仍然存在“排毒”可能,患者自由活動並與他人密切接觸,是否會發生傳染?目前,尚無更多的循證醫學證據,因此,加強這部分“複陽”患者的隨訪和跟蹤具有重要意義。另外,這部分“複陽”患者多為年齡較輕的患者,甚至部分患者為兒童、幼兒,出院後的心理康複和疏導顯得尤為重要,需要給予更多的關注。

  另外,我們要加強對新型冠狀病毒發病機理的研究、加快特異性抗病毒藥和疫苗等的研發。這是控製和解決新冠病毒流行的根本策略。隨著新冠疫情的全球大暴發,還要特別警惕我國疫情再次回潮的可能性,必須加強輸入性病人和無症狀感染者的發現和管理。

  除此之外,我們一方面需要開發更為敏感、便捷的核酸和抗體檢測試劑盒,來發現和檢測出更多的“複陽”患者,另一方面對“複陽”的情況不必過度解讀,畢竟目前所謂的“複陽”並不是疾病的複發或二次感染,患者“複陽”後也沒有出現症狀的複發或疾病的加重。

  新京報記者 吳淋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