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戰疫丨以經濟常態化、政策超常態化對衝全球疫情
2020年04月02日17:06

原標題:經濟戰疫丨以經濟常態化、政策超常態化對衝全球疫情

當前,新冠疫情在我國已得到初步控製,但在全球持續蔓延,正對全球經濟產生重大沖擊,且將持續影響我國經濟。

有鑒於此,澎湃新聞澎湃研究所欄目與中國青年經濟學家聯誼會(YES)和上海交通大學中國發展研究院合作,特設專欄“經濟戰疫”,約請相關研究者,為我國當下的疫情應對出謀劃策。

中國青年經濟學家聯誼會,由有誌於經濟學研究的青年經濟學家自發組成,目標是通過高質量的學術論文研討,促進經濟學的研究、交流與合作。

3月31日,山東濟南,一家企業的工人在裝配用於出口的自動化設備。 新華社 圖

日前,就新冠疫情,中央和國家有關部門結合經濟運行的形勢,做出了新的判斷和決策。

3月27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指出,國內外疫情防控和經濟形勢正在發生新的重大變化,境外疫情呈加速擴散蔓延態勢,世界經濟貿易增長受到嚴重衝擊,我國疫情輸入壓力持續加大,經濟發展特別是產業鏈恢復面臨新的挑戰。要因應國內外疫情防控新形勢,及時完善我國疫情防控策略和應對舉措,把重點放在外防輸入、內防反彈上來,保持我國疫情防控形勢持續向好態勢。

據國家衛健委通報,截至3月31日24時,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現有確診病例2004例(含重症病例466例),現有疑似病例172例。另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發佈的實時統計數據,截至北京時間4月1日上午11時,全球新冠肺炎累計確診病例超過85萬例,累計死亡超過4.2萬例。

或可大致判斷,新冠病毒疫情在我國本土的傳播已基本阻斷,國內疫情防控已取得階段性成效,但境外疫情仍呈加速擴散蔓延態勢。為此,

下一階段的工作重點,是在疫情防控常態化條件下,加快恢復生產生活秩序。

首先要讓經濟社會活動常態化,重新激活中國經濟的內生動力;其次,面對疫情對經濟社會發展的嚴重衝擊,要加大宏觀經濟政策的對衝力度。

最新公佈的今年3月中國製造業PMI(採購經理人指數)為52.0,非製造業PMI為52.3,綜合PMI為53.0,均回到榮枯線以上,大大超出市場預期。這說明,中國經濟的基本面是健康的,中國經濟內在具有充分的活力和和巨大的動力,只是在遭遇重大疫情這個非經濟因素影響下,出現了短時間的急劇下降,尤其是來自外部的衝擊,加大了這一下降程度和過程的不確定性。從3月份的PMI可見,如果加快恢復生產生活秩序,在二季度使經濟社會活動常態化,同時不考慮全球經濟衝擊,中國經濟在下半年仍可保持一定水平的增長。

然而,眼下最大的難題是,世界經濟貿易活動受到疫情嚴重衝擊,將對我國的出口造成嚴重影響。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我國今年1月和2月的出口同比下降15.9%。已經看到的預測是,4月出口同比將呈現負增長30%;有關模型預測,僅出口,今年至少拉低GDP三個百分點。

今年1月和2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和固定資產投資(不含農戶)的增速分別下降20.5%和24.5%。可以預期,今年一季度消費、投資增速的降幅會縮小,並在二季度回到弱增長,在全年達到正增長;但出口增速下降會擴大,並且將在一個時期里持續擴大。這意味著,在國內需求和境外需求同時出現缺口時,即便現有政策穩住了國內需求,還需要超常態的政策措施補上國外需求這個硬缺口。

首先,3月27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已經指出,要抓緊研究提出積極應對的一攬子宏觀政策措施,積極的財政政策要更加積極有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更加靈活適度,適當提高財政赤字率,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

實施更加積極有為的財政政策,或將提高今年的財政赤字率。筆者建議,通過發行特別國債和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規模,財政赤字率可以從2019年的2.8%,提高至今年的4%左右,主要用於包括“新基建”(以5G設施、特高壓、城際高速鐵路和城際軌道交通、充電樁、大數據中心、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為主要內容)在內的投資,以及向占總人口30%左右的低收入人群發放現金津貼。至於更加靈活適度的貨幣政策,應當盡快推出降息措施,並根據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的要求,繼續降低尚有空間的準備金率,以及相機操作逆回購。

其次,在“六穩”(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中,“穩投資”具有基礎性地位,對其他的“穩”,尤其是“穩就業”、“穩預期”,有著最為直接的作用。現在,擴大投資,首推“新基建”領域,這無疑是正確的。但是,如果面對全社會的投資需求,我們還可以看到,綠色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基礎設施也有很大的投資需求。我國綠色基礎設施建設總體滯後,致使環境和生態汙染形勢仍然嚴峻。可在今後一個時期加大對包括汙水處理、垃圾處理、集中供熱、燃氣供應與環境綠化等在內的城鄉環保基礎設施的投資。

疫情暴露了公共衛生體系“軟”、“硬”兩個方面的短板。“軟”的短板主要是應急反應滯後,這是一個深化改革的課題。“硬”的短板就是公共服務基礎產業,尤其是其中的公共衛生基礎設施。公共服務基礎產業主要包括衛生、醫療、教育、文化、體育和社區服務設施等。從疫情暴露的問題中,可以發現其中諸多投資需求。通過特別國債和地方政府專項債券,拉動多方面的社會資金,擴大數字基礎設施、綠色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基礎設施的投資規模,將在對衝全球經濟下行中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再次,在有著14億人口的中國,保持消費需求的穩定增長,對經濟增長有著全局性意義。消費是收入的函數。必須看到,在疫情影響下,廣大低收入和中低收入人口已經受到來自就業和收入下降的雙重壓力。為此,筆者呼籲,

中央政府應通過特別國債募集的部分資金,向占總人口30%左右的低收入人群發放現金津貼

。因為這個人群的邊際消費傾向高,現金津貼既可紓解他們的生活困難,又能夠顯著拉動消費。已有多個城市的地方政府通過發放消費券拉動消費。應鼓勵更多的地方政府,根據當地經濟的特點,合理設計消費券的券種和發放規則,以期產生積極的促進消費的作用。

對衝增長下行,包括全球疫情帶來的增長下行,最終需要通過深化改革和創新驅動,激發市場主體的積極性和能動性。在深化改革方面,要繼續完善和優化營商環境,進一步減稅降負;在創新驅動方面,要從優化創新生態、產業生態和提高產業鏈水平等方面入手,以創新帶動高質量發展,並通過有效的金融支持,提高創新的效率和質量。

惟其如此,中國的經濟增長才能獲得來自內生的源源不斷的動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