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位專家暢談佐敦 還說了五件球迷不知道的事
2020年04月02日08:30

  休賽打亂了各種計劃。紀錄片《最後一舞》本來計劃在6月上映,現在提前到本月19日。該片以公牛1998年奪冠為籃本,媒體也趁熱炒了一碗冷飯。

  以下共5個問題,5名大咖輪流發表自己的觀點。

  1.公牛王朝最偉大的傳承是什麼?

  馬克-斯佩爾斯:統治性最令人難忘。當年還有不少強隊,但沒人在意。兩次三連冠,由米高佐敦和斯科蒂-皮篷率不同的陣容,這令人吃驚。

  奇雲-佩爾頓:公牛將1980年代還沒有完全職業化的NBA打磨成現代NBA。一個標誌是公牛搬到了新場館,現在的聯合中心,還有佐敦成為史上第一個年薪過3000萬美元的球員。

  科克-古茲貝里:佐敦對超級球星定義的改革。“魔術手”和“大鳥”是巨星,但佐敦是國際巨星。他向世人證明了,打球的也能成為一種國際力量和品牌。所有現在的巨星都想“成為佐敦那樣”,但只有少數能接近他。

  尼克-費爾德爾:佐敦和皮篷在總決賽六戰全勝,從沒一個系列賽打到第七場。徹底的統治。他們取得巨大成就的背後,除了數字,還有很多我們看不到的東西。

  基斯-赫林:我的看法跟別人不一樣。我覺得自公牛之後,再沒有三連冠的球隊以本土三巨頭為主。

  2.哪一次三連冠更好,1991-93還是1996-98?

  馬克-斯佩爾斯:我想問應該改成哪一支會贏?我是霍萊斯-格蘭特的球迷,但丹尼斯-洛文是與眾不同的球員。我覺得第二次更好,因為他們更有經驗了,而且有名人堂成員洛文。

  奇雲-佩爾頓:第二次。數據上可以看出(第二次三連冠公牛常規賽203勝,第一次185勝),在我的球隊排名統計中,將1991-92賽季和1992-93賽季的公牛放在第二和第三位。而且,1995-96賽季取得72勝,讓三連冠變得水到渠成。

  科克-古茲貝里:第二。因為佐敦的第一次退役,讓人們更心存感激。當他復出後,球隊環繞著神奇的光芒。如果缺席能讓人更喜歡,那麼佐敦的退役使整個籃球世界再見證他的偉大。

  尼克-費爾德爾:第二次令我印象更深,因為他們要面對更多強隊。1996年擊敗奧尼爾和“便士”哈達威的魔術,報了1995年的一箭之仇。1996年總決賽擊敗肖恩-坎普和加里-佩頓的超音速。1998年與列治-米拿的溜馬大戰七場,總決賽兩次打史托頓和卡爾-馬龍的爵士。

  基斯-赫林:第二。勝率更高。佐敦和皮篷被認為老了,他們得更多依靠腦子打球。也許有比公牛運動能力更好的,但找不到籃球IQ跟他們一樣高的。

  3.對米高佐敦印象最深的一場?

  馬克-斯佩爾斯:我最喜歡的,是佐敦推開羅素,命中制勝一球。我後來見過羅素,當時他在金塊,臨時教練米高-庫珀跟他爭論,哪個更丟臉:羅素被佐敦命中制勝一球還是庫珀被朱利葉斯-艾榮“搖籃扣”。金塊球員認為庫珀更尷尬。

  奇雲-佩爾頓:我印象深刻的是,1995-1996賽季,加里-佩頓最後1秒偷球了佐敦,送給公牛第二場失利。不過我更喜歡佐敦在羅素面前的制勝一擊,沒有比這更完美的告別演出。

  科克-古茲貝里:這很容易:1998年總決賽最後40秒。爵士86-83領先。佐敦先是過了白賴仁-羅素快速拿下2分,很多人忘了,這球使公牛將差距縮小到1分,而且得到二換一的機會。然後爵士企圖消耗時間,佐敦從馬龍手中偷球,他沒有傳球,直到投中那著名的制勝一球。兩個關鍵球,證明了佐敦偉大,完美而又充滿傳奇色彩。

  尼克-費爾德爾:流感之戰。那場比賽讓佐敦更加神化。佐敦就是這樣,總能找到出路。無論他感覺如何,在一場比賽中表現如何,在最需要他的時候,總能找到出路。

  基斯-赫林:讓佐敦更人性化的是1996年那場。復出後第一次奪冠,他抱著籃球倒在球場中央,不斷哭泣。進了更衣室後,他又趴在地板上。那一天對他而言非常特殊:父親節,在他父親遇害後他第一次奪冠。

  4.最被埋沒的人才是誰?

  馬克-斯佩爾斯:教練菲爾-積遜。擁有佐敦、皮篷等天才橫溢的球員,如何讓他們融洽相處是大難題。

  奇雲-佩爾頓:霍萊斯-格蘭特。他是個出色的角色球員,得分效率很高,還是個全面的防守者。他只進了一次全明星,但完全應該成為名人堂候選。

  科克-古茲貝里:瓊尼-巴赫,二戰老兵,防守天才,當時是公牛的助理教練,幫助打造公牛的防守,是第一次三連冠功臣。這話不是我說的,佐敦當年說過:“巴赫教練是史上最偉大的籃球思想家,他教會我很多,激勵我,跟我一起訓練。沒有他,我不知道我們能否第一次三連冠。對我而言,他不僅是一個偉大的教練,更是好朋友。”

  尼克-費爾德爾:斯科蒂-皮篷。他在六將奪冠中付出很多,但總在佐敦的影子裡。他在攻防兩端都很出色,能用自己的方式改變比賽。

  基斯-赫林:很難指出某一人。佐敦吸引了那麼多防守注意力,總有人能處於空位,投中關鍵球。1997年總決賽,是史提芬-卡爾。克萊格-霍傑斯是個偉大的射手,東尼-曲克奇也不能忽視。在那支球隊中,投手比普通球員更有價值。

  5.說出一件球迷不知道的事。

  馬克-斯佩爾斯:在能用手觸摸防守(handchecking)的情況下,佐敦仍那麼出色。想像一下,如果跟現在一樣,不能用手觸摸防守,他場均能得多少分,能多有統治性?

  奇雲-佩爾頓:公牛造時勢的能力。他們並非不可戰勝,就算在最強的時候。但他們總能找到辦法避免第七戰,而在東岸進了TieBreak後,他們也能勝出。當然,能做到這一點,是因為那個穿著23號球衣的傢伙。

  科克-古茲貝里:當時的播音員多有文化,一般球迷可能沒注意。就像披頭士樂隊對我們的影響一樣。一想到公牛,“Roundball Rock”就會在我耳邊響起。

  尼克-費爾德爾:兩次連冠時,球隊的氛圍令人吃驚。從體育界來說,只有泰格-Tiger Woods在2000年左右巔峰期才能相比。所有球隊拚了命要擊敗公牛,但公牛隊的頑強鬥志壓製了其它隊。

  基斯-赫林:對手執著地製定防守佐敦的戰術。活塞最先找到了限制佐敦的辦法,但年紀大了之後,計劃也就破產了。紐約人和溜馬接過他們的槍。

  (吳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