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一枚總冠軍戒指 他差點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2020年04月02日06:35

  如果你的父母在你十歲的時候就已經離異,也許你會選擇墮落;如果你的人生只能在一個收養了50個孩子的陌生家庭度過,也許你會選擇沉淪;如果病痛奪走了你的兩個腎臟,也許你會哭泣;如果上帝要你在生存和夢想之間做出抉擇,也許你會選擇屈從。

  但縱使有一萬個理由可以選擇放棄,莫寧還是選擇了追逐他的夢想——籃球。

  兒時曲折的人生經歷,造就了莫寧的性格——堅韌而又火爆。年幼的莫寧沒有父母的庇護,早早的體會到了社會的弱肉強食,於是莫寧瘋狂的使自己變得強壯,因為只有這樣,才能保護自己。

  在腎病被查出之前,莫寧是出了名的火爆脾氣。即便是裁判的一次簡單的判罰,莫寧也會上去議論一番。1996-97賽季東岸準決賽,紐約人與熱火的第五場比賽中,被逼到絕境的熱火到了比賽的第四節。P.J.布朗引發了一場涉及十多人的群架,硬漢莫寧對昔日在黃蜂的老冤家“大媽”拉利-莊臣也是大打出手。在之後的1997-98賽季,紐約人與熱火再度相遇,首輪第四戰中,莫寧再度與“大媽”上演全武行,雙雙遭遇禁賽。

  而如果說莫寧的人生有明顯的轉折點的話,兒時被父母拋棄是他的第一個轉折點,2000年的那次腎病則是另一個。

  1999-2000賽季的莫寧風光無限,場均21.7分外加9.5個籃板以及驚人的3.7次封籃。封籃王、全明星正選、最佳陣容二隊、最佳防守陣容一隊、MVP排行榜第三位、年度最佳防守球員,莫寧得到了那一年幾乎所有的榮譽,但噩夢卻悄悄的降臨。

  新世紀帷幕才剛剛拉開,2000年10月份一次再普通不過的體檢,給了莫寧一記重重的勾拳——莫寧被查出患有腎病,而且是相當嚴重的腎病。奧運會金牌的興奮勁還沒消散,可愛的女兒剛剛來到這個世界,但莫寧的世界卻陷入了一片黑暗。

  從宣告離開的新聞發佈會後,莫寧離開了球場,轉入了與病魔的戰鬥。莫寧曾經這樣說道:“很多人都覺得我是個魯莽的人,我只懂得用拳頭解決問題,但我和很多普通人一樣,每天上班、回家,和孩子一起玩耍。”

  而那時,這些看似簡單的幸福,又似乎是那麼的遙不可及。

  2001年3月短暫的回歸後,莫寧病情惡化,鐵漢不得不在自己的身體內,放入一個本不屬於他的腎臟。兩度退役,三度復出,莫寧的腎功能已經被病痛侵襲得體無完膚,NBA級別的劇烈對抗無疑會加重他的傷病,但莫寧還是不顧醫生的建議,選擇了復出。

  吃不慣新澤西的炸雞,不喜歡多倫多的異域風情,莫寧重返邁阿密熱火。

  此時的莫寧已非彼時的莫寧,他不再是那個丹尼斯-洛文一句挑釁直言就會揮拳相向的粗人,傷病帶走了莫寧的腎,也帶走了他火爆的脾氣。場均20分鐘,是保護,也是對莫寧的尊重。場均7.8分5.5個籃板2.7次封籃,莫寧的效率卻依舊出色。

  有人會說莫寧晚年只是來抱奧尼爾、韋迪的大腿,為求一枚總冠軍戒指,但如果你見識過這位“腎鬥士”總決賽最後一戰的五記大火鍋,聽聞過他單場41分鐘鎮守美航中心內線,目睹過他15分21板的奧尼爾式的數據,你就會明白,你大爺還是你大爺。

  如果沒有2007年聖誕節前那次撕裂靈魂的膝傷,莫寧不會倒下,但他還是那個會高喊“你休想用擔架把我抬出去”的硬漢,他還是那個高呼“我不在乎多少薪水”的追夢者,他還是那個會在每次封籃後,為慈善事業捐助100美金的好人。

  美國總統奧巴馬在談及莫寧時,這樣評價:“我為莫寧感到驕傲,他為社會做出了巨大的貢獻,他是一個偉大的領袖。”

  烈士暮年,壯心不已。當一切繁華淪為塵土,當美航中心場館上空升起那件“33號球衣”,當鐵漢柔情流露、眼角泛起淚花,莫寧的名字,也被鐫刻進了NBA的史冊,也載入了每一個普普通通的人的心裡。

  有一種偉大叫佐敦,有一種桀驁叫AI,有一種奇蹟叫麥基迪,有一種堅韌,叫莫寧。

  (劍仙)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