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收入17億美元超Supercell:Playrix與神奇的俄羅斯兩兄弟
2020年04月02日16:09
Playrix王牌三消遊戲《夢幻花園》
Playrix王牌三消遊戲《夢幻花園》

  在歐美手遊市場,除了備受矚目的Supercell,就是近幾年悄然崛起的Playrix,這家由兩名俄羅斯人創辦的公司(總部位於愛爾蘭)很大程度上改變了手遊頭部榜單的格局。

  雖然已經是億萬富翁,但Bukhman兄弟在接受採訪時非常低調,只穿著看似尋常的牛仔褲和運動鞋,而且不希望大肆宣傳以免引人注目。他們在2004年就註冊了Playrix,當時他們還是沃洛格達教育學院的學生。

  如今,Bukhman兄弟所創辦的Playrix年收入已經達到了17億美元、超過了歐美手遊業偶像Supercell(supercell 2019年收入15.6億美元),是全球增長最快的十大手遊公司之一,僅次於亞洲巨頭騰訊。據福布斯報導,該公司市值在2月中旬超過了70億美元,目前公司人數達到了2000人。

  Bukhman兄弟是如何建立了一家市值70億美元的公司,在沒有合作夥伴、沒有大量投資者的情況下,他們如何成為了億萬富翁?

  兩人共用一台電腦

  Igor說,“我的兄弟和我人生經曆非常相似,我們幾乎所有事都是一起做的”。Igor和Dmitry出生於Vologda一個貧窮的家庭:他們的父親是獸醫,母親是一家滾珠軸承工廠的人事管理員。

  他回憶說,“我們的圈子裡甚至沒有商人,從來都沒有想過做生意可以成為我們的生活選擇”。1990年代中期,祖父給兩兄弟贈送了第一台計算機,Igor和Dmitry隨後就同住一間房,輪流玩遊戲或者編程。

  1999年,Igor Bukhman考入沃洛格達州立大學(當時為沃洛格達教育學院)應用數學系。三年後,Dmitry也來到了同一所學院。在大學里,兄弟倆被編程吸引了注意力,尤其是Sergei Sverdlov副教授的課程,“Dmitry和我對編程非常感興趣,Sverdlov是我們非常重要的老師,他是最早自己編寫和銷售程序的人之一”。但Sverdlov寫的程序更像是一個科學實驗,根據Dmitry的說法,當兄弟倆問老師他的程序是否真能銷售,他們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可當Igor問他為何不繼續從事這項業務時,Sergey Zalmanovich回答說,他對這樣的賺錢興趣不大,他對創業活動不感興趣,他是科學家。

  不過,Bukhman兄弟對賺錢很感興趣,他們決定嚐試一次。Dmitry說,“我們考慮了可以編寫哪種程序,並決定以當時流行的xonix類型編寫一個簡單的遊戲(除了遊戲,我們什麼都不會)。這款遊戲的預計時間是一個月,為了儘早發佈遊戲,兄弟倆投入了很多個夜晚和一些帶寬費用。他們先在網站上發佈了遊戲,然後開始通過應用程序目錄分發遊戲,商業模式簡單粗暴:兩人上傳了遊戲的免費版本,如果玩家想體驗完整版本則需要支付費用。

  為了提高銷量,Igor和Dmitry分成了200個目錄,Dmitry Bukhman解釋說,“每個網站都有一個特殊的表格必須填寫,然後他們將你的遊戲添加到目錄中,如果將遊戲放在200個站點上,則從一個站點下載3個文件,從另一個站點下載10個文件,總安裝量也很少”。

  兄弟倆將每份遊戲的價格定為15美元。第一個月只有四個人購買遊戲,兄弟倆獲得了60美元的收入,Igor說,“總的來看,這種情況很好,因為那時我們父母的月薪約為200美元”。然後,他們決定,如果能夠通過一款簡單的遊戲賺取60美元,那麼他們應該認真對待並得到更多資金。

  起初,Bukhman兄弟試圖改進第一款遊戲並為其添加新功能,但後來他們意識到有必要編寫一款新遊戲。六個月後,根據Igor Bukhman的說法,第二款遊戲每月收入200美元;又過了六個月之後,第三款遊戲的收入已經達到了700-800美元。“父母很長一段時間都不瞭解我們在做什麼,即使我們開始賺很多錢,我認為他們希望在某個時候,我們倆像周圍的所有人一樣正常上班”。

  一年後,兄弟倆意識到互聯網上的生意帶來了不錯的收入,於是他們決定分散投入。除了遊戲外,他們還開始製作屏幕保護程序,寫遊戲編程之外,還與熟悉的程序員製作屏保,Dmitry Bukhman說:“這是做生意之間的過渡期,那時我們自己動手完成工作,然後才創辦真正的公司”。

  到了2004年的時候,他們已經擁有三款遊戲和30個屏幕保護程序,帶來的收入與遊戲一樣多。當Bukhman兄弟兩人在2004年正式註冊Playrix時,兩個月的收入已經達到10,000美元。Igor Bukhman回憶說,“有了這筆資金,我們意識到我們可以僱用員工並創辦公司”。

  上學期間創業

  2000年代初期的遊戲市場是傳統的發行模式,遊戲公司Game Insight董事會主席兼IMI.VC基金執行合夥人Igor Matsanyuk說,“市場上有大量離線和在線內容的發行商,1C、Buka、Softclub、EA等公司在實體店上架遊戲。同時,在線內容的市場快速發展,網絡遊戲也不例外”。

  2004年,Bukhman兄弟在沃洛格達郊區的一棟居民樓地下室租了一個辦公室,並僱用了第一批員工,包括美術師、技術支持,系統管理員和遊戲策劃。最初的時候,只有十幾個人在Playrix辦公室工作,與此同時,兄弟倆繼續與自由程序員合作。Dmitry回憶說,主要是通過熟悉的程序員招聘新員工,但也通過傳統方式,比如他們還在當地的沃洛格達州報紙上做廣告,“互聯網還沒有像現在如此發達,我不得不以各種方式廣攬人才”。

  在2005年,一個新的市場開始形成。休閑PC遊戲以簡單易懂的規則被廣大用戶接受。“需要強調的是,最開始的時候我們甚至都不瞭解市場、需求或供應等概念。我們隨心所欲地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Dmitry解釋說,當時他本人還在上大學。

  到2007年,兄弟倆積累了經驗,開始研究競爭對手的產品。到那時,俄羅斯遊戲市場終於形成,有一大批主要參與者和投資者。最活躍的投資者之一是Yuri Milner旗下的DST基金,他擁有五家博彩公司的控股權,由該基金的合夥人Grigory Finger負責。2007年底,遊戲公司Nikita.Online、DJ Games、Nival Online、Time Zero和IT領域的Igor Matsanyuk合併為Astrum Online Entertainment控股公司,後者成為俄羅斯最大的遊戲公司。這次交易大幅增加了Astrum的收入:2008年,該公司總收入約為5000萬美元,而2009年則為6500萬美元。

  “這些傢伙做成了不可能的事情”,俄羅斯遊戲開發商投資的Nexters在一年中增長了15倍,幾乎變成了“獨角獸”。

  到2007年底,Playrix已經發佈了約15款遊戲,據App Annie統計,當時該公司每月獲得30萬美元收入。但是根據Bukhman的說法,所有遊戲都是“沒有市場”的遊戲。“它們仍然在某些站點存放,但很可能已經賣不出去,我們對這些遊戲也不再關注,還有屏保,也許售價與2004年相同”Dmitry Bukhman說。彼時的Playrix還沒有參與行業領導者之間的競爭,因為該公司只是做遊戲研發,但從未參與發行和銷售環節。

  在2007年底,該公司發佈了第一個針對特定市場(大型遊戲門戶)的PC遊戲,作為遊戲的創造者,Playrix可以從門戶網站的每筆銷售拿到佣金。根據Dmitry Bukhman的說法,2007年有十二個此類門戶網站,它們是現代Apple Store和Google Play的原型。

  將總部搬到都柏林

  隨後的五年時間,Playrix繼續打造PC遊戲,並通過第三方網站分發PC遊戲。直到2011年,兩兄弟開始思考公司的未來,“我開始發行問題所在:我們正在成長,但是我們仍在做同樣的事情”。Igor Bukhman回憶說,“我們可以再增長10%到20%,並在市場上取得成功,但我們沒有機會增長10倍”。然後,他們開始注意手機遊戲市場,這個市場直到2010年才開始出現;同時智能機普及率不斷提高。那時Playrix在俄羅斯仍設有一個辦事處,該公司擁有約140名員工。

  2009年,Dmitry Bukhman首次參加GDC(遊戲開發者大會),他回憶說:“從那裡我就充分瞭解到您需要製作一個移動故事”。 此外,Playrix仍然沒有放棄PC遊戲研發,他們不想孤注一擲,Igor說,“我們擔心沒辦法在這個新興的市場成功,所以我們不想那麼早放棄PC遊戲市場”。

  手遊市場的增長異常迅速。根據市場分析機構eMarketer的數據,2010年的全球手遊市場規模為30億美元,僅美國的智能機遊戲市場規模就達到8億美元。

  《夢幻小鎮(Township)》是Playrix於2013年在iOS上發佈的首款手機遊戲,隨後該遊戲登錄安卓平台。根據App Annie的統計,這款遊戲的累計下載量達到2.48億次(累計收入8.493億美元,且不包括應用商店抽成)。那時,Playrix接近70%的收入都來自海外(尤其是美國),由於該公司與大型的PC遊戲發行商門戶網站合作,因此這些門戶網站上的遊戲購買者大多是外國人。根據Igor Bukhman透露,遊戲的主要購買者來自美國。

  在《夢幻小鎮》發行的前一年,即2012年,兄弟倆考慮過在國外開設公司。根據Dmitry的說法,目的地國家是根據幾個標準選擇的,但首先要考慮到開展業務和所在地的條件。2013年4月,Playrix在都柏林開設了一家公司。Igor Bukhman解釋說,“愛爾蘭擁有良好的公司法,國際IT巨頭的歐洲總部就坐落在這裏”。此前,兩兄弟本人及其家人一直居住在沃洛格達州,直到2014年才搬到都柏林(公司總部)。Dmitry Bukhman表示,他們只是想住在國外,“起初,我們經常考慮的地點是美國”。

  按照沃洛格達區域的遊戲開發人員預測,按收入計算,Playrix足以與《Call of Duty》和《魔獸爭霸》的開發商同場競技。

  受成年女性青睞的管家

  如今,Playrix旗下有四款遊戲,都是免費下載,但可以通過付費加速進度的變現模式,Dmitry Bukhman笑著說,“令人驚訝的是,所有遊戲都在繼續增長”。據他介紹,Playrix年收入的65%至70%來自兩款遊戲,而且這兩款遊戲使用同一個世界觀和角色,即《夢幻家園(Homescapes)》和《夢幻花園(Gardenscapes)》。據Sensor Tower分析機構統計,到2019年12月,《夢幻花園》遊戲的總收入在2016年達到了15億美元,全球下載量超過了2.13億次。與此同時,Playrix收入的33%來自於《夢幻花園》的續作,即《夢幻家園》,該遊戲每次安裝帶來的收入達到了4.52美元。

  這兩款遊戲的主角都是管家奧斯丁,且潛在用戶都是30多歲的成年女性。在2016年,Facebook還將《夢幻花園》評為年度最佳遊戲。Playrix的大部分收入仍來自美國市場,其次是中國和日本。根據Bukhman兄弟的說法,儘管Playrix遊戲在國內非常受歡迎,但俄羅斯僅占該公司年收入的2%。Dmitry Bukhman稱,這四款遊戲的每日活躍用戶超過3500萬人。

  根據分析門戶網站appmagic 2019年的調查結果顯示,Playrix的年收入達到17億美元,Bukhman兄弟的生意足以與大型美國移動和社交遊戲開發商進行比較,例如上市公司Zynga。Zynga在2019年的收入為13億美元,資本總額(截至2020年3月5日)為68億美元;全球最大的手遊公司,港股上市的騰訊公司2019財年(為期12個月,至2019年9月)的收入達到518億美元。

  受到Bukhman兄弟投資的Nexters公司創始人Andrei Fadeev說,“中國市場當然是最大的遊戲市場,其次是美國,然後是歐洲,Playrix能夠進入中國,但騰訊仍然遙遙領先”。根據Dmitry Bukhman透露,儘管中國已經是Playrix的第二大市場,但該公司的遊戲並未完全適應中國用戶的需要。Igor Bukhman說,“我們在中國排行榜上位於海外發行商第三名。我們不會試圖以任何方式定義它們,否則我們將一敗塗地”。兄弟倆本身並不在中國,Dmitry說:“我們對中國遊戲市場一無所知”。

  投資競爭對手

  2019年4月,彭博社發表了一篇題為“俄羅斯兄弟遊戲發家,揭秘新億萬富翁”的文章,用以描述Playrix兩位億萬富翁的聯合創始人。但Bukhman兄弟表示從來沒想過公開報導,對彭博社的文章感到驚訝,Igor笑著說嗎,“他們的採訪實際上已經晚了,我們高收入已經很多年了”。

  據兄弟倆的老熟人-白俄羅斯遊戲公司Belka Technologies的創始人Yuri Mazanik介紹,Playrix五年前就成為了國際上著名的公司:“早在2015年,許多大公司就想與他們合作”。 如今,Playrix在全球擁有25個辦事處、2000名員工,其中有些是遠程上班。Bukhman兄弟倆主要處理公司戰略問題,大部分時間都在倫敦度過,每年去都柏林的公司總部幾次。

  在2018年初,兩位企業家首次與大型國際企業和銀行(例如高盛)進行了談判,考慮出售自己在公司乃至整個業務中的股份。但最終,他們決定繼續獨立發展Playrix,Dmitry Bukhman說,“與潛在投資者的談判使我們瞭解了一件簡單的事情:我們不想只是為了賺錢而出售公司。我們有足夠的錢,所以套現對我們沒有吸引力,我們的生活也不會有太大改變”。

  隨後,他們決定將眼光放到投資領域。到目前為止,他們在遊戲領域進行了兩項重大投資,即塞浦路斯的Nexters和白俄羅斯的Vizor。此外,Playrix還有很多比較小的投資,但是到目前為止,兄弟倆沒有提及它們。但他們很樂意談論Nexters和Vizor:“兩家公司都已經取得了長足發展”。 Vizor聯合創始人Sergey Bruy於2012年結識了Bukhman兄弟,“Igor和Dmitry的特點之一是,他們非常公開地討論棘手的問題、挑戰和解決方法。這些總是很吸引人,而且很有用”。

  2020年3月5日,Playrix收購了成立於2006年的亞美尼亞遊戲工作室Plexonic,並於2019年12月收購了塞爾維亞遊戲工作室Eipix Entertainment,但沒有透露交易金額。根據Igor Matsanyuk的透露,許多知名投資者感到遺憾的是,他們一次都沒有投資Playrix,儘管十多年前這樣做並不那麼簡單。“在2000年代,他們已經賺了很多錢,但是他們的免費遊戲模式還不是歐美的主流”。Matsanyuk回憶說,“我認為這就是投資者錯過的原因,但我必須向Bukhman兄弟致敬。我幾次與他們進行過可能合作的對話,但總被他們否決,他們非常聰明。”

  Bukhman兄弟沒有吸引到投資者,只是因為他們對此知之甚少,“如果我們現在重新開始做公司,那麼我們做的事情會比現在快的多,現在我們有了更多的經驗和理解”。

  來源:GameLook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