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疏遠這一套,時尚界早就玩出花了!那麼接下來呢?
2020年04月02日14:53

原標題:社交疏遠這一套,時尚界早就玩出花了!那麼接下來呢?

裙襯的設計是為了避免身體接觸。[插畫來源:HultonArchive/蓋蒂圖片社]

當全世界忙著應對新冠病毒的大爆發時,“社交疏遠”成為了這個魔幻時代的流行詞。

政府表示,與其囤積食物,湧入醫院,社交疏遠——即有意增加人與人之間的物理距離——才是普通人為“拉平曲線”(flatten the curve)和遏製病毒傳播做出貢獻的最佳方式。

說到隔離策略,我們首先可能不會想到時尚。但查閱歷史上服飾的演變記載,你會發現時尚在社交疏遠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它所創造的空間有助於解決健康危機,還能讓討厭的追求者對你敬而遠之。

長期以來,服飾一直是減少近距離接觸和不必要暴露的有效方法。在當前這場危機中,口罩已經成為一種時尚配飾,傳達著“請離我遠一點”的信號。

一幅描繪17世紀羅馬瘟疫醫生的銅版畫。[插畫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時尚,抵禦疾病和騷擾

在以往的流行病爆發期間,時尚也證明了自己的作用。以鼠疫為例,當年的醫生戴著像鳥嘴一樣尖尖的口罩,以保持與病人之間的距離。有些麻風病患者被迫在衣服上佩戴心形圖案,並攜帶鈴鐺或響板,警告其他人避開他們。

然而,很多時候,即使沒有爆發世界範圍的流行病,我們也希望與他人保持距離。

過去,保持距離是社交聚會和公共生活的一個重要方面,尤其是在不同的性別、階級和種族之間。那時的社交疏遠與隔離或健康無關,只關乎禮儀和階級。而時尚就成了最完美的工具。

以Victoria時代的克里諾林襯裙(crinoline)為例。這種寬大蓬鬆的裙子在19世紀中期開始流行,其用意是在社交場合中為男女之間豎起一道屏障。

這種潮流的源頭可以追溯到15世紀的西班牙宮廷,但在18世紀,襯裙成為了階級的標誌,只有不用做家務的特權階級才能穿。首先,你需要一間足夠大的房子,方便你舒舒服服地從一個房間走到另一個房間;其次,你還需要一個仆人幫你穿上這件裙子。襯裙越大,你的地位就越高。

一幅諷刺漫畫,嘲諷了19世紀誇張肥大的襯裙。[插畫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19世紀五六十年代,鳥籠形圈環裙開始批量生產,越來越多的中產階級女性穿上了襯裙。很快,一股“襯裙熱”席捲了時尚界。

服飾改革家批判圈環裙,稱其為又一種壓迫婦女活動和自由的工具。但這種裙子卻成為了一種保障婦女社會安全的成熟方式。由於襯裙的存在,潛在追求者(以及陌生人)必須與女性的身體和乳溝保持安全的距離。

在那個時代里,襯裙可能在無意之中緩解了天花和霍亂爆發的風險,但卻帶來了另一種健康風險:襯裙著火的事故時有發生,許多女性因此被活活燒死。到了19世紀70年代,襯裙被裙撐(bustle)所取代,裙撐只撐起裙子的後部。

儘管如此,女性依然將時尚作為一種武器,抵禦來自異性的騷擾。19世紀90年代和20世紀初,女性的裙子越來越窄,寬大的帽子(以及更重要的帽針,即用來固定帽子的鋒利金屬針)便接替了裙襯,保護女性免受騷擾。

至於保持健康方面,在西班牙流感爆發期間,細菌理論和衛生知識帶來了口罩的普及(和我們今天使用的口罩非常相似)。雖然女性仍然需要與討厭的追求者保持距離,但帽子更多被用於保護口罩,而不是驅趕陌生人。

運動休閑風再起?

新冠病毒是否會催生新的時尚風格和配飾,眼下還不好說。或許,我們會看到各種新型防護外衣的興起,比如槃達建築工作室開發的“可穿戴護罩”。

又或許,我們還會看到幾年前流行的運動休閑風(athleisure)再添一把火。首先,不同國家和地區的人很可能還得繼續宅家穿睡衣,“怎麼舒服怎麼來”成為越來越多人的居家辦公著裝準則。

但也有另一種聲音在反映,居家辦公時間長了,使得“家”與“辦公”的界線越發模糊,怎麼在同一空間內進行兩種界面(如果有熊孩子在家上課,那還是三種)的無縫銜接難倒了不少人,尤其是那些自我管理能力稍微差點的個體了。不少時尚博客和博主們已經開始倡導,雖然很多人仍需居家辦公,但也不能太過“放肆”,有條件的還是單獨開設一片獨立空間作為辦公場所,難以滿足這樣條件的,至少還能從穿著上提醒自己是在上班。

在“睡衣”和“工衣”之間四捨五入一下,得出的結論會是休閑運動裝嗎?

所謂休閑運動風,指的是從事休閑活動時(即日常生活)也能穿的運動服飾,大概在2016、2017年的時候開始火了起來,這個蹩腳的合成詞還一度被收納入韋氏詞典中。此風格的開創者是瑜伽服飾品牌Lululemon,它發明了能夠穿去赴早午餐約會的瑜伽褲,不出一年,潮男潮女們套著一條緊身運動褲就意氣風發地滿大街晃來晃去了。

但諷刺的是,正當這一名詞進入官方辭典,有些人卻表示根本沒必要,因為運動休閑已經廣泛普及。“運動休閑這一概念將同時不複存在而又無處不在,因為它已經融入了消費者的生活方式和服裝選擇。”時尚品牌Alala創始人丹妮絲·李(Denise Lee)曾告訴《快公司》。

後來,運動休閑風逐漸淡化,取而代之的反而是“職場風”——時尚博主、網紅和模特們,穿著各種由西裝演變出的各種新服飾,出現在街拍中、在時裝周上、在某寶仿牌堆裡......

疫情和居家辦公的盛行,有望催生又一股“運動休閑風”。據外媒Quartz的報導,從今年1月起,英國和美國零售商的運動褲和健身褲等產品銷售已經出現了一波增幅。

包括Lululemon和耐克在內等早期參與推動”運動休閑風”的時尚品牌,估計也蠢蠢欲動在搞新設計和新營銷方案。我也迫不及待地想看它們接下來要怎麼玩了。

(編輯:區嘉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