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歲月可回頭》人設反常,靳東:突兀與否,因人而異
2020年04月03日16:28

原標題:《如果歲月可回頭》人設反常,靳東:突兀與否,因人而異

靳東認為今天這個時代應該改為“四十而立,五十不惑,六十知天命”:“以前沒有今天的這些電子設備,沒有別的事做,所以人們思考的時間更長,所以成熟得早。今天的人雖然看似年齡和歲數到那兒了,其實我恰恰認為根本就不成熟,起碼不符合我認為成熟的界定。”

由靳東、李宗翰、李乃文主演的電視劇《如果歲月可回頭》正在熱播中,在4月1日的最近收視統計中,該劇也將北京衛視帶入同時段收視第一。劇中,三個中年大叔在遭遇婚姻危機後,做出一系列“反常”舉動,聲稱要重新活一回,於是打群架、染頭髮、玩快閃……這撥操作讓不少觀眾感到迷惑:太突兀了,能正常點嗎?靳東表示,突兀與否,因人而異:“大部分人都在按照自己固有的方式,循規蹈矩地生活,壓力大了需要排遣,但大家對於顛覆、叛逆行為不同的界定方式,會對劇中人物的行為產生不同感受。”

劇中中年男人幼稚,正反映了現在人成熟得都晚

靳東認為,這部劇從三個男人出發,反映了成年人的真實狀態:“試問哪家的生活不是一地雞毛?”他認為,這部劇呈現了中年男人從迷失自我,到找到自我的過程:“我們在生活中,不太能看清自己,所以當生活突然發生改變時,會經曆無所適從。但適應之後,我們會調整、找尋自己,最終還是會回到重新審視自己家庭、個人感情生活這條溫暖的道路上。”

在大多數以女性觀眾為目標受眾的國產劇市場中,以男性視角切入家庭生活的題材並不多見,而這部戲“三個男人一台戲”的諸多劇情設計更是讓人啼笑皆非。關於劇中被討論得最多的,男主角人到中年還能在辭職之後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等這些看上去很幼稚的行為,靳東坦言在創作之初他跟大家就這個話題進行過深入探討,並對當今社會對“中年”的定義和範疇有新的看法。“也許我們真的到生理上的中年了,但是我真的從來沒有認為我們(心智)到了中年。我覺得今天的人成熟得晚,都心智不成熟。”

靳東認為今天這個時代應該改為“四十而立,五十不惑,六十知天命”:“以前沒有今天的這些電子設備,沒有別的事做,所以人們思考的時間更長,所以成熟得早。今天的人雖然看似年齡和歲數到那兒了,其實我恰恰認為根本就不成熟,起碼不符合我認為成熟的界定方式。”

劇中,白誌勇失業又失婚,他性格不羈、易衝動,但為人仗義,對待感情看似灑脫,實則長情。不少觀眾說笑:“白誌勇有點‘中二’。”靳東讚同道:“白誌勇是‘特二’,生活中,其實大部分人都挺‘二’,可能是不自知而已,我也挺‘二’的。”

三個男主角都有原型,建議生活中多些思考

靳東直言,劇中三個男主角皆有人物原型,“都是導演身邊的人,也是我們共同的朋友。”一開始拿到劇本時,他從劇作的角度分析這個故事“講得比較實”,從三個男性的視角切入每個個體家庭生活當中的不幸和苦難以及遭遇的情感危機,題材往往會有點偏沉重。所以在實際拍攝中,靳東和導演共同探索在表演和拍攝上的更多可能性,在二度創作中,他們希望能以多年友誼的默契尋找更輕鬆活潑的呈現方式,賦予人物更多的動因,“我們儘可能地從劇本的文本本身,在把它轉化為視聽畫面過程當中,尋求不一樣的方式去表達,另外從表演、拍攝上,力所能及找到相對輕鬆一點的呈現方式,去用一些節奏、手法,拍得能夠更老少皆宜一些。”

白誌勇一開篇就被離婚,他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自己喝個酒打打牌怎麼就讓整天看話劇看演唱會的妻子無法忍受。“他覺得我沒有去違背良心,我沒有傷天害理,我沒有做缺德事,我也沒有傷害過別人,怎麼就不行了?”

靳東認為白誌勇的問題在於沒有學會換位思考,因為在當今的家庭生活、情感生活中,已經是逐漸解決了溫飽問題之後,更重要的是上升到精神層面的感受。“人和人得多理解對方,其實越理解越包容,越包容事情越簡單,夫妻雙方就是溝通,溝通好了才能上升到更多的體貼。”他認為,越是在今天這樣一個時代,就越應該提倡慢生活。“除了我們要完成工作,在家的時候大家應該更多進行一些思考,無論是夫妻還是爸媽、孩子,把這些關係梳理一下,慢下來進行十分鍾思考的整合,都可能會遠遠比你忙忙碌碌十天不知道在幹什麼的程度,要強得多得多。”

“很多人直到離婚的時候才回過頭來想當初我為什麼和他(她)結婚。我們老說時常停下腳步回頭看一看,不要忘了你的初衷。歐洲人總是講,放慢腳步等一等你的靈魂。現在很多人連這個方法都拋棄了,甚至忙不迭天天往前奔,在奔什麼呢?這也是我們拍這個戲思考的一個點。”

雖然現在的劇名叫《如果歲月可回頭》,但靳東認為世界上不存在如果,只有後果和結果,而這樣一個設問式的句子其實是想對大家提出一個警醒和思考,“因為中文的歲月不僅僅代表時間,它也代表生命,時間和生命都是不可能回頭的,都是不可能回去的。”

“白黃藍”三兄弟所面對的婚姻問題,包括他們後面一些看似幼稚的“作妖”、“叛逆”的舉動,靳東認為目的不是為了呈現放飛和改變,只是借助這種外部的呈現方式和手法去排解自己內心的苦悶。“隨著年齡的增長會出現叛逆的心理,在現實生活當中往往會因為日子過得太順利了,反而想鬧點妖蛾子,但細想也是沒有必要的。”

回應質疑:

台詞雞湯——剪輯刪減造成

對於有觀眾反映的台詞過於“雞湯”、搬弄金句的問題,靳東表示:“有些地方是情節刪減、精練後造成的效果,有些更刺痛人的情節被剪掉了,所以台詞不夠犀利。”

像演話劇——放大一點生活的表演是對的

對於三個男人聚在一起像在演話劇的評價,靳東這樣看:“導演對視聽藝術有要求,他希望演員表達能夠字正腔圓。儘管有人說這種方式有點老派、不接地氣,甚至有點像演話劇等,但我依然覺得讓人聽得清楚的台詞處理,以及放大一點生活的表演,是對的,是好的。”

新京報記者 劉瑋

編輯 佟娜 校對 何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