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戰疫丨發達國家救助中小企業的政策值得借鑒
2020年04月03日16:21

原標題:經濟戰疫丨發達國家救助中小企業的政策值得借鑒

當前,新冠疫情在我國已得到初步控製,但在全球持續蔓延,正對全球經濟產生重大沖擊,且將持續影響我國經濟。

有鑒於此,澎湃新聞澎湃研究所欄目與中國青年經濟學家聯誼會(YES)和上海交通大學中國發展研究院合作,特設專欄“經濟戰疫”,約請相關研究者,為我國當下的疫情應對出謀劃策。

中國青年經濟學家聯誼會,由有誌於經濟學研究的青年經濟學家自發組成,目標是通過高質量的學術論文研討,促進經濟學的研究、交流與合作。

2020年3月16日,在河北石家莊槁城區一家宮麵廠,工人在加緊生產槁城宮面。槁城宮面為純手工製作,2013年被列入河北省非遺名錄。新華社 圖

自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大規模爆發以來,各國都出台了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以穩定和刺激經濟,其中最吸引眼球的是美國的無限量量化寬鬆政策,和高達2.2萬億美元的一攬子財政政策。各國的政策究竟在多大程度上能夠“救市”尚且未知,但通過對各國政策的梳理,我們看到,很多國家在救助中小企業和個體經營者上可以說不遺餘力。

為什麼世界各國都在全力救助中小企業?原因很簡單,對所有的國家而言,中小企業都像海綿,看上去不起眼,但是吸收了社會上的絕大部分就業人口。而中小企業因為缺少核心競爭力、產品單一、體量小,在類似新冠肺炎疫情這樣的大規模衝擊面前尤為脆弱。一旦中小企業出現大面積破產,那麼社會和經濟穩定的根基就有可能動搖。

同樣,主要體現為中小企業和個體經營者的民營經濟貢獻了我國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術創新成果,為80%以上的城鎮勞動力提供了就業崗位。疫情如果導致中小企業出現大面積危機,則意味著有可能引發較大程度的產值下滑、外貿下滑、稅收下滑、產業鏈外移,最關鍵的是有可能引發較大規模的失業。

因此,我們需要看一看其他國家救助中小企業及個體經營者的政策,汲取其中值得借鑒的寶貴經驗。

一、主要發達國家的支持政策

筆者蒐集了美國、加拿大、日本、德國、英國、意大利、澳州、西班牙、荷蘭、韓國、中國台灣等國家和地區這段時間出台的中小企業救助政策。考慮到可比性,選取與中國經濟體量相當的美、日、德、英四國作為主要分析對象,其他國家和地區作為補充分析對象。

主要發現如下。

首先,四國整體的紓困資金規模約17400億美元。其中,美國公佈的企業紓困資金是8770億美元,英國為3300億英鎊,德國是4000億歐元,日本是1.6萬億日元。

其次,針對中小企業的金融政策方面,美國公佈的一攬子刺激計劃中針對中小企業的貸款金額是3770億美金。英國規定,單個中小企業可以得到最高不超過500萬英鎊的貸款,且前6個月免息。德國政府要求德國複興信貸銀行為中小企業準備一個“無限額信貸計劃”。日本政府預備向銷售額下降5%或以上的中小型企業提供年利率不到1%的3億日元低息貸款;對銷售額下降10%至20%,同時需要向銀行貸款的中小企業和個體戶,則由政府支付貸款利息。

第三,針對小微企業和個體經營者、自由職業者的補貼政策方面,英國政府宣佈70萬家最小的企業直接獲得1萬英鎊補貼,零售、餐飲、娛樂等行業的企業直接獲得2.5萬英鎊補貼。德國政府將為小微企業和自由職業者提供500億歐元補貼。德國政府規定,小微企業無需提供額外的擔保,只需證明2020年3月前正常經營,3月11日後因疫情現金流阻斷,即可得到政府為期三個月的資助,其中5人以下企業獲得9000歐元,5至10人企業獲得15000歐元,為期三個月。德國的個體經營者、自由職業者等也可得到政府為期三個月的資助。

第四,就業補助政策方面,英國政府將為全國所有因為疫情而不能工作的人支付80%的薪水,最高不超過每月2500磅。日本政府對繼續保持僱傭員工的企業提供工資金額三分之二的補貼,人均標準最高8330日元每天。員工請假回家照顧孩子,每天也可以獲得最高不超過8330日元的補助。對符合標準的個體經營者,政府提供每日定額補助4100日元。(各國也出台了減免稅政策,但是由於數據不完全,我們暫時無法對這類政策進行分析。)

二、我國政府出台的支持政策

我們也梳理了我國政府出台的針對中小企業和個體經營者的支持政策,主要包括以下四個方面。

首先是總規模約為14500億元的企業和個體經營者紓困資金。2020年2月28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等六部門在《關於應對疫情影響加大對個體工商戶扶持力度的指導意見》中指出,將引導金融機構增加3000億低息貸款,定向支持個體工商戶。

2020年3月19日,工業和信息化部在《支持中小企業應對新冠肺炎疫情指引》中公佈的企業紓困資金達到11500億元。其中,3000億元的專項再貸款是針對防疫重點企業名單中的中小企業(中央財政按照50%貼息),5000億元是普惠性的再貸款和再貼現,3500億元通過政策性銀行發放專項信貸,以優惠利率向民營、中小微企業發放。

其次是指導性的金融政策。主要是鼓勵商業銀行對中小企業下調貸款利率、增加信用貸款和中長期貸款,不盲目抽貸、斷貸、壓貸。

第三是指導性的地方金融政策。主要是鼓勵地方成立紓困資金、風險補償資金,強化融資擔保,協調供應鏈金融。

第四是稅費減免政策。包括:降低小規模納稅人增值稅徵收率,從3%下降到1%(湖北免徵);延長部分行業的虧損結轉年限至8年;鼓勵地方政府減免房產稅、城鎮土地使用稅等;減免租用國有資產經營類用房企業的租金;免徵中小微企業3項社會保險單位繳費部分,免徵期不超過5個月;允許中小企業緩交社會保險費不超過6個月;允許中小企業緩繳公積金至6月;減半徵收職工醫保,減徵期限不超過5個月。

三、完善我國面向中小企業支持政策的建議

通過四個主要發達國家和中國對中小企業和個體經營者支持政策的對比,我們認為,在中小企業和個體經營者面臨疫情較大沖擊的當下,我國的相關政策至少可以在以下三個方面進行完善:

第一,提高紓困資金的總金額。雖然中央政府公佈的面向企業和個體經營者的紓困資金金額已經達到14500億元(各地政府也有額外資金),但與美國的8770億美元、英國的3300億英鎊、德國的4000億歐元相比,依舊相距甚遠,有很大的提升空間。特別是,美國此次財政政策的刺激力度史無前例,對企業的資金投入也幾乎可以用天量來形容。反過來看,這是否也意味著,

幾個發達國家特別是美國,對企業受疫情影響嚴重性的評估很可能遠高於我國,我們是否也需要調整對此次危機的認識,加大對企業的扶持力度?

第二,給予小微企業直接的現金補貼。目前英國、德國、荷蘭、澳州的中小企業扶持計劃中都包括了一定金額的現金補助,主要是針對小微企業。而在我國的政策里,對中小企業的現金補貼很少見。對單個小微企業而言,各國的補貼金額並不高,但可以解決這些企業的燃眉之急,保障小微企業生存,很有可能收益是大於成本的。

第三,就業補助是一箭雙鵰的好政策。事實上,除了上文提到的英國和德國,意大利、荷蘭、加拿大、澳州、新加坡、中國台灣地區都出台了就業補助政策。

筆者認為,相關政策設計的非常巧妙。一方面,就業補助減輕了企業的負擔,特別是對很多中小企業而言,用工成本可能占到企業現金流的很大一部分,政府幫助企業支付在疫情期間的工資,相當於幫助企業減少了“失血”,可以極大提高企業生存的概率。另一方面,就業補助也維持了居民的收入水平,使得消費不至於大幅下滑,企業面臨的需求端萎縮風險下降,這些都有助於企業恢復生機。

而考察我國目前的勞資政策,可以說並不是很完善。原勞動部1994年製定、沿用至今的《工資支付暫行規定》第十二條規定:“非因勞動者原因造成單位停工、停產在一個工資支付週期內的,用人單位應按勞動合同規定的標準支付勞動者工資。超過一個工資支付週期的,若勞動者提供了正常勞動,則支付給勞動者的勞動報酬不得低於當地的最低工資標準;若勞動者沒有提供正常勞動,應按國家有關規定辦理。”這意味著企業在停工期間必須給員工發放至少一個月的足額工資。然而企業在停工期顆粒無收,還需要有大量的工資成本支出,可以說是雪上加霜。

筆者前期調研的結果也顯示,很多中小民營企業都反映,用工成本太高,難以承受。因此,

建議政府可以調整勞資政策,在財力允許的情況下,給中小企業就業補助

,或者至少允許企業採用靈活的工資製度。

四、從製度上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問題

目前我國對中小企業的金融扶持主要是通過商業銀行,而且主要是通過指導性政策進行。

但據筆者的研究團隊3月20日在武漢某區發放的民營企業調研問卷(165份有效問卷)的結果,在受嚴重疫情影響差不多兩個月後,民營企業獲得金融支持的情況仍然很不理想。79.39%的企業沒有享受任何信貸優惠,12.12%的企業享受了信貸展期,4.85%的企業享受了續貸,而只有1.21%的企業獲得了新增貸款,2.42%的企業獲得了利息優惠。這與筆者在2月24日至26日期間對573家企業進行調研的結果相比,無太大改進。

民營企業享受信貸優惠難,其中道理不難理解。商業銀行是盈利性的金融機構,選擇風險小、信息透明的企業給予貸款才符合它們自身的利益。中小企業缺少抵押品,甚至沒有清晰的賬目,確實也難以拿到貸款。疫情衝擊來臨時,中小企業只會比正常情況下更加脆弱。商業銀行出於自身考慮,對給中小企業增加貸款“內心一定是拒絕的”。

同時,我國目前出台的金融政策都是指導性政策,這就意味著對銀行的硬約束並不強,商業銀行往往會採取其他方法完成央行對它們的信貸考核,例如把貸款放給前期的民營老客戶,或者銀行都搶著去給最優質的民營企業放貸等等。這就導致在市場的選擇下,仍然只有少數民營企業和中小企業能夠拿到貸款。

這種情況下,需要由政策性的中小企業金融機構來完成這一使命。上文中提到的德國複興信貸銀行就是中小企業政策性銀行,該銀行的主要任務是給中小企業提供信貸。德國複興信貸銀行利用政府信用的支持發行債券,獲得低成本資金後,把資金批發給中小銀行,中小銀行再聯合政府的擔保公司給中小企業發放貸款。

日本也有非常完善的中小企業政策性金融機構,包括商工組合中央金庫、日本政策金融公庫中的中小企業金融公庫、中小企業信用保證協會、中小企業信用保險公庫,它們自上世紀50年代開始就為日本的中小企業提供低息的中長期貸款、信貸擔保、信貸保險。

正是由於有完備的中小企業金融機構和政策支持,德國和日本的中小企業融資難問題遠遠輕於世界上其他發達國家。

鑒於依靠商業銀行難以達到對中小企業增加信貸的政策目標,

建議政府借此機會成立中小企業政策性銀行和其他中小企業金融機構,從製度上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的問題

(感謝王新雅同學和趙品鈞同學對本文提供的幫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