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世佑:我主要是為新婚之後的舊婚祝福而來
2020年04月03日15:30

原標題:郭世佑:我主要是為新婚之後的舊婚祝福而來

編者按:該文系同濟大學特聘教授郭世佑先生在湖南湘潭一對新人婚禮上的致辭,時在2020年元月15日午時於湘潭華都國際大酒店。

各位嘉賓,各位年輕的朋友:新年好!

老縣長莊若訓先生批評我剛才上台說得太短,給我攤派任務,還要再講幾句,我感到有壓力。我不是婚慶公司的人,平時就很少參加年輕人的婚禮,這樣的場合也不適合我講話,大家都是來道喜喝酒的,人人都是演說家。

毛主席教導我們:“我們都是來自五湖四海,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走到一起來了。” 我最想說的是,新郎的奶奶——美國公民何媽媽,以86歲的高齡,不遠萬里,為了孫伢子的婚禮,從美國趕回來,這是很不容易的。我們今天的酒店叫“華都國際大酒店”,我不知道平時的“國際”架勢怎麼樣,但在今天這個場合,正因為有他們的光臨,才叫“國際”。我請何媽媽站起來,亮一下。還有,何媽媽的大兒子、加州州立大學的資深教師何紹義博士也陪著媽媽回來了,何媽媽娘家的侄孫——從美國留學歸來愛國的湘雅醫院泌尿科第一刀張選誌教授和夫人也到場了。

借此機會,我要感謝一位重要嘉賓,從深圳過來的實業家兼書法高人盧順賢先生。我們國家彼此恭維叫書法家和藝術家的特別多,但像他那樣低調得很有實力,那就太少了。不說別的,清華大學百年校慶時,有一棟樓是刻了他的名字的。我贈送給新主人的婚聯“佳芝嶺畫鍾寧遠;博愛江流寫靜安”,把新娘新郎的名字嵌進去,那隻是彫蟲小技,還借新郎的祖籍寧遠、新娘的上海籍貫與二位攜手創業之地名,時間與空間交彙,來一點仁者之山與智者之水的呼應,寓意還算豐富吧?估計這幅對聯將來能賣個好價錢,主要還不是因為我的對聯作得如何工整,寄託如何深長,而是因為它是盧順賢先生幫我潑墨的真跡。

第二輪主持人莊若訓先生不是湘潭人,大家可能還不認識他,他的資曆很深,國際背景更深。他也有才氣,也低調得很,平時不怎麼說話。還在1985年,他就是嶽陽華容縣的副縣長,後來的官越做越大,越走越遠。他做過我們國家派往美國、加拿大的外交官,前幾年在長沙頤養天年。今天高朋滿座,各顯風流,如果按照湘潭和中國的標準,我估計他的行政級別是最高的。老縣長是我在長沙的專職司機,我的級別也不低吧?

新郎的大伯何紹義博士是我在美國的司機之一,他是加州州立大學的資深教師,也是我的高級粉絲。第一次見面,是他從南加州的東南角出發,帶著年過八十的老母親,開了800多公里的車,專程趕到斯坦福大學來看我,何家母子都把斯坦福校園感動了。

俗話說,“五百年修來同船渡”。我與何家母子的緣分還不是同船過一回渡口那麼簡單。前年,北美師友從溫哥華坐遊輪,到美國的地盤阿拉斯加旅行,何媽媽和紹義兄就邀請我同住一個小房間,整整一個禮拜。回到溫哥華,一同住在我的老同事、湘潭美女朱小品師妹家裡;轉到西雅圖時,我們風雨同車,同住兩三天,這恐怕還需要修行兩千年的緣分吧(掌聲)。還有,兩個月前,我應邀回到湖南,在長沙博物館講座,現場有點爆滿,長株潭的聽眾很踴躍,還有公務員與資深讀者專程從邵陽、永州甚至上海、南京趕來,還有回國探親的美國高級讀者來自廣東等地,執著好學的紹義兄還嫌不夠,就不聽我的勸阻,從洛杉磯專程趕到長沙,聽完這個講座再趕回洛杉磯上課,還說一生就這麼一次機會(once in a lifetime)。這次我從上海專程過來參加婚禮,還不是燒火老倌請我,而是何媽媽和紹義兄出面。雖然每天很忙,因為有著修煉兩千年的緣分,我實在不忍心推掉,就下定決心來助興了。

剛才婚慶公司主持人介紹我是何媽媽的“乾兒子”,其實並不準確。儘管何媽媽在美國提出過,我不敢答應,她老人家已經有三個好兒子,只缺“乾女兒”。再說,要做就不要做“乾兒子”,做兒子好了,所以我今天來了。我是把何媽媽當做普天之下的母親來敬重才專程過來的,她比“乾媽媽”更重要。如果我是婚慶公司主持人,寧願自己少說幾句,也要把她請到台上去,給大家見見面,這才叫中國文化,也是世界文化。

今天是個好日子。請你們慢慢吃,邊吃邊聽,既然被點名站起來了,我還得多說兩三句。

第一句,我要感謝湘潭的父老鄉親。今天能聽到這麼多人在講湘潭話,特別親切,因為我也是湖南人。我不光是湖南人,湘潭還是我的第二故鄉。我從1985年開始,在新建的湘潭師範學院,今天的湖南科技大學,有過“抗戰八年”的經曆。我是無黨無派,當年被列為湘潭市政協最年輕的常委,好像《湘潭日報》有過報導。飲水思源,我要感謝學校和湘潭市的領導,還有湘潭的父老鄉親對我的信任和幫助。(掌聲)當年我是陪著父母和妻小從益陽老家搬來的。湘潭的八年,是我的三代五口之家過得最幸福的八年(掌聲)。雖然我的父母都走了,我謹代表全家,向你們鞠躬,我深表感恩。

昨晚何媽媽和三個兒子都要我今天多說幾句,我說,這個場合是年輕人的天下,中國已經進入老齡社會,年長的要懂味,要讓年輕人多講。新郎何博是怎麼把上海妹子弄到手的,應該讓他多介紹一下經驗。(大笑,掌聲)我在杭州待過10年,在上海也落腳8年了,我比較瞭解那邊的人。上海人對湘潭人還是有些看法的,不僅怕我們湘潭人和湖南人吃辣椒太生猛,還怕我們與人奮鬥,其樂無窮(笑聲)。上海妹子用了什麼絕招才把何博搞定的,等會也請介紹一下。

我想補充的是,從九嶷山移過來的何家人本分善良,有情有義,家風很正,這是新娘可以放心的。昨天晚上,我還特意給新娘送了一本由我主編、我和9位作者代表簽名的書:《故園的背影》,已被教育部評為全國中小學圖書館推薦書目。這是前年為湖南師大80週年校慶準備的書,我發動北美校友用真實的記憶書寫自己的父親,其中就有紹義寫的父親——也就是新郎的祖父何順甫先生。那是一位克己奉公、值得敬重和懷念的好幹部、好書記,建議新娘和新郎在享受新婚的甜蜜之餘,認真翻一翻這本書。如果不認識自己的祖父,那就真叫“數典忘祖”,要當心,要找到家傳。這是我要補充的第二句話。

最後一句,我不是只為一對新人的新婚快樂而來。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說,每個戀愛中的人都是快樂的詩人。哪怕是不祝他們新婚快樂,不辦這場喜酒,他們也會快樂得不得了,這樣的祝福我看有點多餘。還有,請大家注意,如果我們只祝他倆新婚快樂,還不夠吧?我是一個講真話的教授,如果只祝新婚快樂,到了舊婚階段怎麼辦?新婚很甜蜜,但很短暫,舊婚很平淡,倒是很長。新婚有多久,大概就是幾天,頂多幾個月吧,舊婚就是一輩子的事。無論是新郎,還是新娘,千萬不要喜新厭舊,還要細水長流,天長地久。漫長的歲月好事多磨,相濡以沫,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所以我主要是為新婚之後的舊婚祝福而來。

借此機會,謹祝四方嘉賓新年安好,健康如意!祈求我的第二故鄉284萬湘潭人民和三湘大地6860萬父老鄉親安居樂業,風調雨順!

謝謝各位。

(作者郭世佑系同濟大學特聘教授、香港浸會大學近代中國研究中心高級海外研究員、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高級訪問教授,該演講根據婚禮視頻實錄整理,由作者提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