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業與鉑金"線上沙龍落幕 鉑鈀替換可期(全文)
2020年04月03日11:26

  來源:世界鉑金投資協會  

  3月30日,由世界鉑金投資協會(WPIC)與上海場外大宗商品衍生品協會(SOCDA)聯合舉辦,優豹財經與歐多瑞汽車情報平台鼎力支持的“‘鉑’采眾議,‘車’行未來”線上直播沙龍會圓滿落幕。

  作為汽車行業與鉑族金屬行業的強強聯手,本次大會彙聚了包括全球汽車、國內外貴金屬、鉑族金屬產業等龍頭企業與領頭羊機構,包括世界鉑金投資協會市場研究部負責人Trevor Raymond及亞太區主管鄧偉斌、金屬聚焦合夥創始人Nikos Kavalis、 巴斯夫環境催化亞太區研發中心副總裁陳效林、英美資源中國區貴金屬副總裁Frank Ni、東風裕隆總經理首席助理陶駿以及同濟大學助理教授邵建旺等全球一線大咖及領域專家參與會議。

  在鉑族金屬資源匱乏與全球新冠疫情導致的汽車產業受挫的嚴峻情勢下,這場鉑族金屬與汽車產業的跨界盛會,給產業雙方的可持續發展都注入了新思路,指明了新方向,備受多方關注。

  趨勢明顯的電氣化未來,鉑族金屬對汽車發展仍具關鍵性作用

  本次線上沙龍圍繞鉑族金屬在汽車產業應用的三大熱門議題展開討論,主要著力點在於探討全球鉑族金屬資源短缺及市場失衡情況下,中國車企如何通過重塑鉑族金屬在汽車產業的應用生態新格局打破被動接受鉑族金屬價格波動的現狀。沙龍開場環節,會議主辦方世界鉑金投資協會Trevor Raymond就沙龍背景做了簡短介紹。

  他指出,中國汽車產業正處於從傳統內燃機車向包括混動,電動和燃料電池等新能源汽車轉型的一個漫長過程。中國新國六政策是這一過程中對汽車產業的短期挑戰,是全球最嚴厲的汽車尾氣排放法規。該政策和歐盟的歐6在過去兩年導致鉑族金屬中的鈀銠需求大增,推動價格暴漲,對中國汽車企業影響非常之大。所以本沙龍旨在幫助中國車企瞭解鉑族金屬市場,推動利用鉑族金屬資源使用的成本效益。

  針對汽車電氣化趨勢下鉑族金屬發展前景及相關問題,英美資源中國區貴金屬副總裁Frank Ni通過引用麥肯錫的觀點表示,到2050年全球包括燃料電池汽車在內的新能源汽車將與傳統汽油和柴油汽車混合存在,市場占比將依賴於各個國家和地區各自的經濟優勢,因此內燃機汽車在未來許多年將依然保持主導地位。

  在汽車電氣化過程中,氫能燃料電動汽車會是非常好的發展方向,國際氫能委員會H2 COUNCIL的提案為我們即將到來的低碳社會提出了激動人心的發展目標,預計到2050年氫能將占全球能源消耗的18%,氫燃料電池汽車將佔據25%的市場份額。

  鉑金憑藉卓越的耐高溫、抗氧化性和高催化活性,能夠保障氫能燃料電池成為所有能源技術裡面唯一橫跨製氫、儲氫、運氫、用氫這四大領域的一種清潔能源高效解決方案。以2018年每輛車每千瓦使用0.125-0.2克鉑金來估算,如果氫燃料電動車達到5%市場占有率,未來每年至少將帶來59噸的鉑金需求量。所以,汽車電動化依然需要大量鉑族金屬資源。

  東風裕隆總經理首席助理陶駿指出,雖然當前中國和世界上其他國家的政府對汽車的電動化要求都比較迫切,但技術上很難在短期內解決相關問題,比如充電效率、行駛里程以及溫度對效能的影響等問題,很難滿足消費者的需求。

  所以電動汽車完全替代內燃機還有相當長的路要走。另外,汽車電氣化趨勢也將在電極方面產生新的鉑族金屬需求,反而會推動鉑族金屬市場發展。針對疫情對汽車銷售影響的問題,陶駿表示,疫情對中國與歐美合資的汽車零部件供應商會有影響,歐美汽車供應商也會受到一定影響,但中國汽車市場的自主品牌以及日系和韓系汽車品牌方面則會獲得一些機會。

  巴斯夫環境催化亞太區研發中心副總裁陳效林也認為,未來10年內燃機汽車將還是主流。混動汽車會增長,也可能增長得比電動車快一點。但混動汽車還是需要用到鉑族金屬催化劑且有低溫需求,所以鉑族金屬在汽車領域依然具有前景。

  針對當前鈀銠價格居高不下的現狀,陳效林指出,鉑鈀銠三種金屬需要保持平衡發展,最好在汽車領域都有應用才能分散風險。過去兩年,巴斯夫通過跟南非礦產公司合作已經研發出能夠實現鉑鈀替換的技術,這將使得當前鉑鈀不平衡的現狀有所緩解。陳效林認為,當前可以針對“鉑鈀替換”做一些戰略指導性的準備,為之後的落地實行奠定基礎。

  同濟大學助理教授邵建旺認為,汽車是鉑族金屬最大的終端需求領域,鉑族金屬催化劑可將汽車尾氣中90%以上的氮氧化合物、碳氫和一氧化碳轉化為水、氮氣和二氧化碳,減少有害氣體的排放。雖然未來汽車市場上電動汽車會佔據越來越大的比例,但並不意味著內燃機會就此退出,在一些技術的幫助下它依然能夠繼續陪伴汽車市場走下去。

  另外,在極速興起的各類新能源汽車中,只有純電動汽車(BEV)不含任何鉑族金屬,而油電混合動力車(HEV)、插電式混合動力車(PHEV)和燃料電池電動車(FCEV)都對鉑、鈀和銠有一定需求量。相對國五標準,即將深入推行的國六標準的實施也將使鉑族金屬的需求提升,因此鉑族金屬前景依舊光明。對於疫情之下鉑鈀替換的問題,邵建旺指出,促使鉑鈀替換的直接原因是鉑金和鈀金的價格水平。

  英國金屬聚焦合夥創始人Nikos Kavalis表示,保守預計未來5-6年之內,電動車在全球市場份額都不太可能占到2位數以上,甚至在未來的10-20年,電動汽車在整個汽車市場占有率都不會成為主流。汽車電動化主要表現在混動汽車方面的發展,這就會涉及到內燃機發動機需求,也會對鉑族金屬有一定的需求量。

  對於氫燃料的電池汽車發展趨勢,Nikos Kavalis認為未來10年內氫燃料電池車在重型汽車方面可能會有比較快速的發展,特別是公交車輛,但如果從載客用車上來講,可能會受到能源補給基建設備的限製,導致氫燃料電池車的發展受限。此外,Nikos Kavalis還針對疫情對鉑族金屬的影響發表了看法,他表示新冠疫情使整個鉑族金屬供應鏈端、物流公司以及所有終端消費企業、運用的企業都將面對很大的挑戰和變化,但一旦全球疫情受到控製,情況將會明顯改善。

  會後採訪環節,世界鉑金投資協會Trevor Raymond表示,要解決鈀金短缺與價格高漲的問題,必須推行鉑鈀替換才能一勞永逸解決這個問題,實現鉑族金屬市場平衡。巴斯夫環境催化亞太區研發中心副總裁陳效林表示,非貴金屬催化劑在燃料電池電極的應用當前還在發展中,並未取得突破性進展。燃料電池在重型貨運車或者大型公交車應用方面可能更有發展前途。東風裕隆總經理首席助理陶駿指出,鉑鈀對汽車零部件的整體影響有限,但隨著鉑鈀替換技術的成熟,將會在成本上給汽車製造商減輕一定的壓力。

  同濟大學助理教授邵建旺指出,燃料電池主要使用氫作為能源,具有高效清潔的優勢,鉑金是當前唯一具備規模化生產能力的質子交換膜燃料電池的催化劑材料,因此鉑族金屬會與汽車環保起到燃料電池汽車和新能源的協同發展。英美資源中國區貴金屬副總裁Frank Ni認為,因為氫可以從覆蓋地球75%的海水當中電解製取,所以鉑族金屬在製氫系統的應用加上風電、水電或太陽能等可再生能源的利用將是一種有效脫碳的能源解決方案。

  當回答對政府和行業領導者如何才能支持氫能在交通運輸領域使用的提問時,Frank Ni認為產業與政府協作對於向氫能經濟轉型是不可或缺的。他建議讓其他利益相關者也參與進來:從主要經濟體的政府層面到獨立的環境和經濟規劃委員會,同時建議重點做好這五個方面的工作:

  一、協調落實好配套資金和建設計劃,加快部署關鍵的加氫網絡,配合汽車廠商投放氫能燃料電池汽車;

  二、鼓勵規模化利用現有的氫能技術,同步推進研發、改進技術、降低成本;

  三、製定切實可行的加氫脫碳計劃,即要加快利用可再生能源來製氫;

  四、製定合理的法製和監管框架,專門用於支持並鼓勵氫能燃料電池汽車和氫能的推廣和使用;

  五、加強普及教育,確保個人消費者認識到氫能是一種有競爭力、安全、可持續的解決方案,並且提高公眾對氫能和氫能燃料電池汽車的認知度和接受度。

  鉑鈀替換前景可期,或將成為鉑族金屬市場平衡重要支點

  2015年大眾排放門醜聞以來,鉑族金屬作為催化劑在內燃機汽車的應用價值急劇凸顯。全球各國對汽車尾氣排放監管趨嚴推動汽車行業對汽油車催化劑中的鈀銠需求大漲。伴生礦的特性讓鈀銠無法對市場價格做出反應,嚴重限製供應的增長。

  數據顯示,鈀銠年初價格漲幅驚人,銠在2月末創下07年來曆史新高13000美元/盎司,漲幅高達78%。鈀金大牛市更是已持續4年,從2016年的低點452.35美元/盎司,漲至年內底最高2800美元!

  不過,它們的姊妹金屬鉑金近年卻因柴油汽車需求減少而價格低迷。今年以來,受新冠疫情帶來的全球市場暴跌影響,鉑金從980美元/盎司下跌至目前700多美元,創下20多年的新低。Trevor Raymond指出,當前鉑族金屬市場處於失衡狀態,無法匹配礦商的鉑族金屬產出比率。汽車企業面臨鈀銠價格及供應風險,在汽油車催化劑中以鉑取代鈀是未來3-5年度唯一解決之道。

  在1999年到2002年之間,鈀金價格曾超越鉑金,飆升到每盎司1000美元,當時美國車企就發生過鉑金替換鈀金的先例。振奮人心的是在今年3月,全球化學產品巨頭巴斯夫,南非鉑族金屬礦業公司Sibanye-Stillwater及Impala Platinum聯合發佈的新聞也為此方案提供了可行依據:

  在南非兩家礦業公司支持下,巴斯夫催化劑成功研發了一項三金塗層技術,實現部分鉑替換鈀,且不影響汽車尾氣排放的效果。因此,從技術上和可行性上來講,鉑鈀替換勢在必行且前景可期。鉑鈀替換在一定程度上可幫助緩解鈀金供應短缺的現狀,再平衡鉑族金屬市場,有利於鉑族金屬產業的可持續發展。

  汽車產業與環保法規升級,鉑族金屬需求穩升

  麥肯錫及波士頓諮詢集團的預測報告顯示,在未來10-12年內,內燃機汽車及配置內燃機的混動汽車依然是市場主流。當前包括中國和歐盟在內的環保法規升級,車企必須在內燃機或混動汽車催化劑加載更多的鉑族金屬以降低汽車實際道路行駛中的有害排放。中國作為全球鉑族金屬消費大國,在國五基礎上更嚴格50%的國六法規將在今年7月1日開始實施。這些都是推動鉑族金屬需求增長的要因。

  此外, “零排放、支持大載重、長續航里程、燃料補給速度快、燃燒效率高”的氫燃料電池電動車(FCEV)的崛起,也將極大提振鉑族金屬尤其是鉑金的需求。可以說鉑族金屬是助推汽車產業發展的關鍵資源。正因為汽車產業對鉑族金屬的大量需求,也推動了全球鉑族金屬市場產業的發展,二者可謂共生共榮。

  會議專家一致認為,汽車產業持續增長的鉑族金屬需求將繼續推動鉑族金屬產業持續發展,鉑族金屬未來依然能在汽車產業電動化趨勢中發揮重要作用。當前汽車產業務必與鉑族金屬行業共同解決市場供應失衡問題,盡快推動鉑鈀替換技術以合理配置鉑族金屬的市場應用比率。展望未來十年,環保法規升級、混動及氫燃料電池電動車的發展都將帶動鉑族金屬需求,為鉑族金屬價值顯現和市場長遠發展帶來利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