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人民東院疫情防控指揮長張丙宏 “戰時超級醫院”會堅守到最後一刻
2020年04月03日01:16

原標題:武大人民東院疫情防控指揮長張丙宏 “戰時超級醫院”會堅守到最後一刻

張丙宏逐步探索出“1+N”的“戰時醫院”管理模式。“1”是指武大人民東院為主導力量,“N”是各類支援力量。“不能放棄‘主導權’,否則20多個醫療隊各行其道,‘一個師傅一個法’就亂了。”

4月1日,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東院區內,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副院長張丙宏帶領2支援鄂醫療隊和本院1000多位醫務人員,仍在對在院新冠肺炎患者全力救治,他們是武漢“戰疫”的“堅守者”。

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之初,58歲的張丙宏臨危受命,出任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東院(下稱“東院”)新冠肺炎救治指揮部指揮長。66個日夜裡,他率東院1000多名醫務人員,同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中國工程院院士李蘭娟,以及華西醫院、複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等21家援鄂“明星”醫療隊、2801名援鄂醫務人員,站在抗擊新冠肺炎的核心現場武漢,他們創新組建“戰時超級醫院”,由本地醫務人員和援漢醫療隊的混編團隊組成,救治新冠肺炎患者近1600人,成為疫情襲擊下,武漢重症患者收治定點醫院阻擊戰的縮影。

“借”工人與兩次緊急收治

1月26日,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東院被指定為第三批新冠肺炎患者定點醫療機構,要求1月31日前必須收治患者。

但東院定位是綜合性醫院,要接收新冠肺炎患者,需先轉移普通患者騰出病床、進行“三區兩通道”的病房改造。

彼時,東院有800多位普通住院病人需要疏散轉移。全院醫務人員在指揮部的協調下,對患者總動員。能出院的儘量動員出院;無法出院的,請上級協調就近轉移到市三醫院、中醫院光穀院區等。

他們為極少數無法轉院的患者單獨保留了一層樓,至今這層樓一直由本院醫務人員堅守。

解決了轉移普通患者難題後,就要改造病區。東院具備改造的基本條件,但工程量並不小。整體建築需用硬質封閉方式,在院內形成院中院;住院區內部需用模板等建築材料分割出汙染區、緩衝區、清潔區,並對所有區域分割位置進行氣密性處理。

“我們估算,至少需300個工人才能在4天內完成。”但當時武漢已封城,大部分工人已回老家。

工人的工價,從常規的每日200-300元上漲至1000元,“但還是招不到足夠的人”,張丙宏說,“更為難的是,有的工人聽說醫院收治了新冠肺炎患者,扔下幹了一半的活直接走了;有工人說工作風險大,現場要求加價,工價一度上漲到6000元/天,仍解決不了問題。”

無奈之下,張丙宏通過中建三局,從當時已經基本建成的火神山工地“借”了一批工人,基本完成全院和25個病區的改造。

2月5日,東院被指定為“新冠肺炎重症患者集中收治醫院,新增重症患者收治床位400張”,並要求“3小時內轉移輕症患者、完成病區準備工作”。

“這是最累也是最驚心動魄的一天”。張丙宏回憶,所有的醫生、護士、後勤人員全部緊急上崗。當天夜裡11點多下起大雨。救護車排著長隊駛來,快速放下重症患者,繼續執行下一趟轉運。

“那天全院戰鬥10多個小時,都被雨淋透了”。既要培訓醫護、改造病房、接收病人,又要協調物資、保障後勤供應。不到一天的時間,所有新增病床也全部收滿。

那時候,無力感經常包裹著張丙宏。“需要床位的人太多了,完全無法兼顧。”他只能主動給省市指揮部建議:加快擴充床位,加大收治力度。“這也是當時我能做的。”

連軸10小時解決“救命氣”

全面展開救治後,武漢市大部分醫療機構都遭遇物資匱乏難題。“當時院內的無創和有創呼吸機總共不到30台,且大部分供應給ICU,無法滿足新冠肺炎患者救治需求。”張丙宏加緊申請物資,而這些,是提高救治率的最重要措施。

2月14日下午,冷空氣來襲,武漢市颳起7到9級大風,雷雨交加,氣溫斷崖式下降,一直困擾東院的供氧問題拉響警報。

東院的800張病床,收治的均是重症患者,實際用氧需求達到600m3/h,但東院日常中心供氧能力是按照300m3/h設計,缺口巨大。此前,張丙宏調集總院總務處,補充氧氣瓶缺口的同時,提高中心供氧供應流量,他們緊急採購450個氧氣瓶。但此舉治標不治本,當病人使用無創呼吸機時,一個氧氣瓶只能用4小時左右,總務處隨後迅速採購2台400m3的汽化器。

夜間溫度下降為零下3℃後,汽化器超負荷結冰覆蓋,導致液氧汽化率嚴重下降,擴大病區氧氣供應不足。“所有的病房供氧都在報警。我們想過用熱水加溫管道提高轉化率,但這樣操作容易導致爆炸。”張丙宏說,基建處增加氧氣汽化器與原有汽化器並聯,並增加工業風扇與暖風機同步使用,以更加有效打散冷氣凝結霜,減少結冰。全體中心吸氧班組成員齊上陣,連夜新增兩個400m3的氧氣汽化器,並安裝到位。

液氧站氧氣出口壓力為0.59兆帕,但到病房後變成0.2兆帕,還是無法滿足重症病人吸氧要求。中心供氧班組成員緊急拆卸本部病區備用調壓部件26套,連夜送至廠家定做應急大流量直通管,加工完後迅速送達東院,再進行安裝調試。

連軸轉的10小時,終於徹底解決了東院中心供氧的缺口問題。“供氧能力至少提高了10倍,重症病人的‘救命氣’不缺了。”張丙宏告訴記者,這是近兩個月來,最讓他高興的事。這為後來東院治癒率的提升和病亡率的下降,創造了極佳的條件。

“1+N戰時醫院”的洪荒之力

2月20日前後,來自全國14個省市的21支援鄂醫療隊抵達東院,增補人員2801人。其中包括浙江李蘭娟院士團隊、四川大學華西醫院醫療隊、複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醫療隊、西安交大一附院醫療隊等“明星”醫療隊,大大充實了東院整體救治力量。

張丙宏告訴記者“此前他接觸過兒科傳染病,也曾參與SARS等傳染類疾病的部分工作,但按甲類管理的乙類傳染病,確實沒正面交手過。”張丙宏坦言。

上述醫療隊該如何與東院醫護人員融合?

張丙宏逐步探索出“1+N”的“戰時醫院”管理模式。所謂“1”就是指本院主導力量,“N”是各類支援力量。“不能放棄‘主導權’,否則20多個醫療隊各行其道,‘一個師傅一個法’,東院就亂了。”張丙宏解釋,比如在病房管理上,本院指派2位醫生和2位護士代表本院,擔任行政主任和行政護理護士長,參與專業討論,也參與值班,以全面協助醫療隊的行政管理,即“本院+醫療隊”模式。在後勤保障上,以東院供應為主,同時統一調配社會保障團隊,“確保醫務人員吃穿不愁,防護物資到位,讓大家放心上戰場”。

東院在重症病人救治上,高度發揮“戰時超級醫院”整體管理效應。

起初收治重症及危重症患者後,每天都有3-4例病亡,2月9日單日病亡達15人。張丙宏帶領管理團隊,迅速組建戰時醫務處、聯合護理部,建立醫療隊聯席會製度,成立聯合救治專家小組、降低病亡率專家小組。此外,按照“統一指揮、統一管理、統一標準、統一流程與技術規範”的方式,在國家出台各版診療標準同時,東院也會跟隨設立詳盡的院內診療規範。

在臨床專家管理上抓“頭羊”,各病區設立專家組組長,組長挑選骨幹;實施組長負責製,對院領導負責,並予以相關指標考核,確保在統一的管理下運行。戰時醫務處每日與各援鄂醫療隊有針對性開展病例討論,優化工作流程,探索防治措施等。混編組建專業小組,運用各種適宜尖端技術,對重症和危重症患者實施“一人一策”的精準救治。

“多種措施上陣,病亡率出現下降,”張丙宏說,2月24日開始,東院也迎來出院高峰,“‘戰時超級醫院’的管理舉措,外省的‘大咖們’都覺得可行,所有人擰成了一股繩。”

截至3月31日,東院已累計收治新冠肺炎患者1585人,治癒出院1217人。在院患者232人,其中重症64人,危重18人。

隨著疫情形勢變化,張丙宏因勢利導,迅速合併病區,3天內將病區合併為10個,集中分類收治病人,將專家組力量集中到重症、危重症救治上。針對已經符合新冠肺炎出院標準,卻又因其它基礎疾病暫不能出院的患者,專門開設2個康複病區,單間隔離這類患者,針對基礎疾病積極救治。對東院收治的在其它醫院轉陰出院但又複陽的患者,及治療時間大於6周後仍未轉陰患者,開展專門治療和臨床研究工作。

“最後的往往是最難的,”張丙宏說,現在東院還有2支國家隊和本院團隊一起堅守,全力救治,“我們會堅守到最後一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