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媒盤點:傳染病史上的七件大事
2020年04月03日15:01

原標題:法媒盤點:傳染病史上的七件大事 來源: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4月3日報導 法國《新觀察家》週刊網站3月22日刊登《從鼠疫到新冠肺炎——傳染病歷史上的七件大事》一文,作者弗朗索瓦·雷納爾在文章中稱,傳染病是人類歷史晚期出現的。未來是不確定的,至少這是回顧過去一個不錯的理由。眾所周知,傳染病在人類的漫長冒險征途中並不是新事物。內容摘編如下:

傳染病的起源

據估計最初的傳染病在比較近的人類歷史晚期才出現。傳染病是隨著人類歷史的巨大變革——農業和畜牧業形成而出現的,這發生在12000年前的中東。此前幾十萬年時間里,人類都只是狩獵者和採集者,都是以機動的小群體為單位生活著,他們之間很少能相互碰到,這也讓疾病很難傳播開來。

農業尤其是畜牧業——也就是通常所說的“新石器時代”,在兩個方面改變了人們生活的格局:在村莊和城鎮中,人們越來越密集而且活動範圍日益縮小,疾病的傳播可以很快,尤其是人們的日常生活中經常接觸動物,這些活物傳播的突變病毒是一些重大疾病的罪魁禍首。最新的例子就是2019年12月暴發的新冠肺炎。

最著名的傳染病“黑死病”

古埃及、古希臘和羅馬帝國都經曆過多次鼠疫。這種可怕傳染病最臭名昭著的一次大流行,出現在14世紀中葉,被稱為“鼠疫大瘟疫”或“黑死病”。

1346年蒙古人圍攻卡法(今天的菲奧多西亞),這是克里米亞半島的一座港口城市,熱那亞人將其作為貿易的一個中轉站。蒙古士兵有些人感染了鼠疫,而一些老鼠也將鼠疫傳染給了意大利人。雙方力量都遭到了極大削弱,不得不簽訂停戰協議。熱那亞人乘船離開,也隨船帶走了災難。鼠疫隨後登陸到了君士坦丁堡和馬賽。不過很長一段時間這種病不見了蹤影,而民眾也沒能獲得免疫能力。

在三四年後,死亡卻以可怕的方式蔓延開來:在整個歐洲、北非、中東等地。死亡人數實在是太多了:有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的歐洲人失去了性命。

隨後,災難差不多每10到15年就會降臨歐洲,有時是一個地區,有時是一個城市。1665年倫敦暴發鼠疫,有近五分之一的居民染病死亡。

“鼠疫牆”

1720年,一艘裝滿東方絲綢和珍貴面料的船抵達馬賽。面料里有很多感染了鼠疫的跳蚤。一兩個月後疫情在馬賽港暴發,整個普羅旺斯地區都受到衝擊。當局十分重視,全普羅旺斯都被隔離了。軍隊設置路障並向試圖衝過來的人射擊。人們遠遠地向那些未經允許靠近的人丟擲東西。

為了保護教皇居所,教廷在沃克呂茲山周邊壘起了長達36公里的石頭牆,還佈置了哨所和衛兵,有人不斷在牆內進行巡邏。如今在呂貝龍山區的美麗田野上,還能看到很多石牆遺蹟。

後哥倫布時代的“細菌衝擊”

數千年與世隔絕的美洲印第安人,從來沒有與中世紀後肆虐歐洲的各種病毒和病菌接觸過。隨著1492年哥倫布抵達美洲而陸續到來的西班牙人,在不知不覺中給印第安人帶來了“禮物”。如今人們普遍認為,歐洲征服者能讓強大的阿茲特克帝國崩塌的致命武器就是病菌,天花和麻疹等傳染病前所未有地擊潰了原住民。在歐洲人首先抵達的安的列斯群島的一些島嶼上,20年後就杳無人煙了。很多人認為,美洲大陸的人口因為病菌消失了90%。

而西班牙人從大洋彼岸帶回來更多的罪惡。他們帶著梅毒回來了,從16世紀初梅毒就開始在歐洲蔓延。

在15世紀末、16世紀初美洲發生的事情,在西方航海者陸續發現大洋洲島嶼之後,於18世紀末重演了。船長德布甘維爾和庫克曾認為發現了“善良野蠻人”的天堂,在塔希提或其他太平洋島嶼上。最初在他們路過幾年之後,這些島嶼都變成了荒蕪之地。

19世紀末肆虐歐洲的霍亂

霍亂是一種起源於霍亂弧菌的古老疾病,因水手們不注意衛生傳染開來並且會導致急性腹瀉,有時會因為致人幾個小時內脫水而致命。該疾病的來源被認為可能出現在印度恒河穀地,那裡習慣用人的糞便圈肥。

幾個世紀里這種疾病一直只是在亞洲存在,但是在19世紀末由於全球化、跨國貿易、輪船和鐵路擴散到了全世界。在19世紀初至20世紀中葉,霍亂出現過七次大的疫情(最後一次衝擊到了亞洲、中東、非洲和拉美,歐洲倖免於難)。1832年的第二次霍亂疫情中,倫敦和巴黎受到了嚴重影響。有接近兩萬巴黎人因霍亂死亡,其中甚至包括當時的法國總理佩里耶。

“西班牙流感”名稱由來

所有人都聽說過一個世紀之前(1918年至1919年)的流感疫情,據估計當時死亡人數可能在2000萬至5000萬人之間甚至更多。大家也都知道,病毒最早來自美國,隨後才蔓延到了歐洲。

當時為什麼要叫“西班牙流感”呢?很簡單,只是因為當初在世界紛爭中保持中立地位的西班牙,是當時流感登陸歐洲的第一個國家,而且是唯一媒體敢公開談論流感的國家。其他國家都禁止媒體這樣做,以避免讓敵人知悉自己的力量受到了削弱。所有法國、英國、德國等國的媒體,都僅僅說這是一種很遙遠的外來疾病,就是想讓人們相信自己不會受到影響。

疫苗的來曆

很久以前人們就明白免疫的原理,尤其是面對天花時:一旦得過,以後就不會再感染了。由此出現了一種想法,主動讓個體感染弱症病毒就能得到保護。接種技術傳到了奧斯曼帝國,並於18世紀傳到了歐洲。這種技術風險很大,因為人們無法肯定是否會將重症也傳給人。

英國醫生愛德華·詹納(1749年—1823年)找到了辦法。他發現農場女工和農民都不會得天花,他們為了擠牛奶手上都會沾滿牛痘(vaccine)膿皰,而牛痘是奶牛的一種病但對人無害。於是,他從18世紀末開始研發第一批疫苗(vaccin)。

動物感染了我們,動物也挽救了我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