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民間瘋搶、臨床為零,中醫藥海外抗疫遭遇“冰火兩重天”,為什麼?
2020年04月03日20:47

原標題:深度|民間瘋搶、臨床為零,中醫藥海外抗疫遭遇“冰火兩重天”,為什麼?

“這些藥國內有賣嗎?能否幫忙買點帶過來?”近日,人在紐約的路女士在家族群裡發了數款中草藥圖片,讓國內家人代購。其代購清單中,除了蓮花清溫膠囊、疏風解毒顆粒等治療新冠推薦用的“網紅”中藥以外,還有一款汕尾生產的益生茶。

連日來,國外不少地區都出現了搶購中草藥的現象。據《中國日報》3月24日引述路透社報導稱,美國紐約市多家中藥房的金銀花、桂枝、藥用牡丹等草藥暢銷,部分藥材已出現脫銷現象。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當地時間3月31日表示,美國正經受著前所未有的考驗,他說:“疫情的高峰正在來臨、且來勢兇猛,接下來兩週將是非常痛苦的兩週。”自3月27日起,美國超過意大利和中國,成為世界上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數最多的國家。

數據顯示,截至北京時間4月3日6時30分,美國累計確診238820例,死亡病例5758例;康複人數8889人。根據白宮應對疫情小組提供的模型,在進行防控的情況下,美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可能達到10萬到24萬人;而如果不加以控製,死亡病例則可能達到150萬到220萬。

世界疫情肆虐,各國紛紛向中國“抄作業”,交流新冠治療經驗。然而,在中國抗疫中提供了重要協助的中醫藥解決方案,在國外臨床應用卻寥寥無幾。這一熱一冷背後,阻力究竟在哪?

01

民間“熱”與臨床“冷”

路女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目前紐約大部分中藥房都被“清洗”了好幾輪,板藍根、蓮花清瘟,還有大部分清熱解毒的中草藥基本上都無貨,購買主力是當地華人,很少在中藥房裡見到外國人。

“我手上還有四五盒蓮花清溫,是之前朋友家人來美幫忙帶過來的。”路女士表示,現在但凡是與新冠病毒能掛上點關係的中藥,在國內零售多少人民幣,在美國就賣多少美元,直接翻了個7倍,不用算彙率。

21世紀經濟報導在淘寶上找到路女士想購買的一款益生茶產品,發現其原料包括:普洱茶、藤茶、茉莉花、抗白菊、羅漢果、茯苓。儘管產品本身宣傳的是“適合熬夜酒後喝”,沒想到如今因為疫情,卻在千里之外受到熱捧。

該淘寶店客服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上述產品純屬草本植物保健類飲品,非藥品處方。但由於目前是特殊時期,別說美國,從前幾天開始連香港都發不出貨。

香雪製藥董事長王永輝也向21世紀經濟報導透露,受疫情在國外蔓延影響,近一個月以來,公司抗病毒類產品的出口額較以往增加了十倍以上。

據其介紹,以往香雪的抗病毒產品,都是通過海運方式出口,極少空運發往海外,因為運費相對昂貴,但現在海外客戶都直接要求空運,自己承擔運費,越快越好。

“疫情期間,我們根據廣州新冠肺炎中醫藥防控專家組聯開的新冠肺炎預防方,推出了居家預防涼茶,也收到許多來自海外的訂單,現在都有些生產不過來。”王永輝說,為方便海外運輸,公司最近將涼茶形態從液體改為了顆粒劑。

廣藥集團旗下白雲山和黃中藥負責人在媒體採訪中表示,目前美國等海外多地對板藍根顆粒的需求量飆升,部分藥店出現缺貨,公司方面雖也在緊張生產並計劃出口,但仍面臨生產週期長、海外物流運輸時間長等因素製約。

儘管抗炎、抗病毒、清溫類中草藥在國外民間,特別是華人華僑社區裡面脫銷,但值得注意的是,至今尚未有中醫藥在國外新冠臨床治療上的應用。

3月19日,第二批中國抗疫醫療專家組抵達意大利重災區米蘭,與當地醫療隊伍交流經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在第二批的13人專家團隊中有兩位中醫專家。據專家組成員、浙江省中醫院副院長楊珺超表示,意大利同行對中醫藥治療新冠肺炎非常感興趣。

注意,僅是——“非常感興趣”。

楊珺超坦言,中藥在意大利要真正進入臨床治療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目前專家組帶去的中藥僅應用於當地華人華僑的救治。

對此,當仁中醫發起人胡瑞連十分感慨。作為馬來西亞第二代華裔,胡瑞連和眾多華人一樣,對中國傳統文化有著特殊的情感。小時候由於家境並不寬裕,看不起西醫,他生病了就去中醫診所或中藥鋪抓點中藥,只要五塊十塊馬幣,就可以治好。

胡瑞連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自己是個重度中醫愛好者,長這麼大從沒打過吊瓶,即便生病也是看中醫。在他看來,這次新冠疫情難就難在它的“新”,沒有特效藥、也沒有疫苗。

“看到電視上說意大利醫療資源告急,很多65歲以上的確診患者不得不被迫拔走呼吸機,我內心非常難過,為什麼在中國已經證明有效的中醫藥,不能用在這些患者身上?哪怕‘死馬當活馬醫’也好啊。”他感慨地說。

長期旅居意大利的華人KELLY表示,意大利當地醫療資源緊缺,臨床醫生不得不作出抉擇,“當只有一台呼吸機的時候,就要衡量究竟是給一個60歲有兩種基礎病的患者,還是給70歲有四五種基礎病的患者,還是給一個40歲沒有基礎病的人使用。我們覺得醫生也很不容易,要作這麼困難的選擇。”

02

阻力在哪?

在中國抗疫過程中,中西醫結合救治是一大亮點。3月23日,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黨組書記餘豔紅曾介紹稱,此次全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中,有74187人使用了中醫藥,占91.5%,其中湖北省有61449人使用了中醫藥,占90.6%,臨床療效觀察顯示,中醫藥總有效率達到90%以上。

廣東省新冠肺炎中醫藥防治專家組副組長林琳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採訪時表示,廣東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中醫治療方案,在臨床使用過程中療效比較明顯,在幫助退燒、減輕咳嗽喘氣、改善疲勞和胃口差等方面,都顯示出良好療效。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屬於中醫學‘疫病’的範疇,”她表示,“疫,民皆疾也。”

疫病的特點在《內經刺法論》中有所論述:“五疫之至,皆相染易,無問大小,病狀相似。”另外在《溫病條辨》中也有記載,“溫疫者,戾氣流行,多見穢濁,家家如是,若役使然。”

林琳進一步指出,從中醫角度看,新冠肺炎的發病特點包括:有明確的傳染性,致病暴戾,不分老幼,經口鼻及皮毛接觸傳播迅速,臨床表現症狀相似,符合“疫病”、“溫疫”的特點。她分享了一例在中山的典型病例,女患者在中藥湯劑治療1日後,舌苔就馬上出現了明顯變化。

然而在國內,不同省份對於中醫藥治療新冠的態度和接受程度都不盡相同。就算是重災區武漢,中醫藥在當地新冠臨床治療的介入也有個逐步提升的過程,從最初的30%,到50%,到最後的90%以上;在對中醫藥接受程度較高的廣東、浙江、湖南、甘肅等省份則相對應用推廣更多。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對中西結合治療新冠最為推崇的廣東,已先後三次發佈新冠肺炎中醫藥治療方案,分別是:1月24日《廣東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中醫藥治療方案(試行第一版)》;2月18日《廣東省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中醫藥治療方案(試行第二版)》;3月11日《廣東省重型、危重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中醫救治方案(試行第一版)》。

特別是最新發佈的針對重型、危重型病人的救治方案,都是結合了大量臨床數據基礎上不斷摸索總結得出的經驗。

對於中醫藥在國外治療新冠臨床應用上難以介入的原因,業內認為原因眾多,既有觀念文化差異影響,也有國家之間不同法律法規的限製。以意大利為例,楊珺超表示,受製於當地法律法規的限製,“中藥被歸在食品添加劑之類進行管理,需要更高層面的進一步溝通。”

王永輝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香雪“粵抗1號”中藥預防顆粒,目前也只能是當作食品出口到美國、歐洲、澳洲、加拿大等地。

要在國外臨床使用,首先要取得相應藥品認證。但現實是,中藥要在西方國家取得藥品認證/註冊批文可以說非常困難。

以英國為例,要成為英國藥品目前主要有兩個途徑:一是按正常藥品來走程式,比如說成分比較清晰,作用機理比較明確,通過安全性和療效研究,最後臨床證明有效才能獲批。但對於很多中成藥來說,單是一個“成分清晰”就很難走下去。

另外一條路徑是走傳統藥物的申請路徑。證明藥物有長期使用歷史,比如說超過20年的進口歷史、沒有發生過不良反應,就可以按照傳統藥物去申請。同時英國當局也會進行一些安全性評價,認為是安全的,才會批準上市。

“我們的板藍根就是用這種方式去做的,但是還是比較嚴格,前後弄了差不多四五年才把藥品註冊弄下來,而且還要在當地工廠生產。”王永輝說。

在一位中醫藥資深業內人士看來,如果按照現在這種西藥的註冊體系讓中醫藥獲批,基本上是一個很難完成的任務,“但是沒有辦法,沒有量化、沒有數據的話,老外還是不接受,所以也造成很多企業的國外藥品註冊永遠在路上。”

與之類似的還有益生菌/益生元行業。在《關於印發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四版)的通知》中,就新增了腸道微生態調節劑作為其他治療措施。此後五到七版中都有相關論述,“使用腸道微生態調節劑(益生菌),維持腸道微生態平衡,預防繼發細菌感染。”

但益生元在國外的推廣也遇到不少阻力。“經過這些年的宣傳教育,大家對益生菌的作用都比較瞭解,也知道益生元是益生菌的食物。但益生元到底能促進什麼樣的益生菌增殖,又如何通過免疫和代謝系統促進人體健康,以及與疾病的關聯關係等等,這裡面確實還是一個黑匣子,需要做很多前沿研究。”量子高科(中國)總裁曾憲維說。

他表示,由於之前國內食品安全問題頻出,國外對中國食品的負面印象至今未消除,“過去幾年我們做國際業務的時候就深有體會,每次去國外參展,很多歐洲、美國等國家的很多展位導購會直接說‘我的產品裡面不含中國原料、輔料’之類的,這對中國企業來說是一個蠻大的打擊。這個過程很長,我們也在一步一步前進。”

對此,胡瑞連深感可惜,“正如當年抗擊SARS,中醫藥其實也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但後來卻沒有很好地推廣開來。”

03

新起點

但在王永輝看來,中醫在這次新冠疫情的參與度和效果,會大大促進其此後在世界的發展和推廣。“應該會比當年SARS更加有力度和發展空間,因為現在整個研究水平跟17年前完全不同,中醫從抗疫一開始就注重數據證據。”

他認為,不管是中醫、西醫,最終還是講療效,“如果是療效是確切的,又有充分的證據的話,我相信西方包括全世界都會歡迎中醫藥的。”

海外疫情爆發後,各類中醫全球抗疫平台紛紛湧現。中國專家與國外專家通過視頻形式交流抗疫經驗。最近,中國工程院院士張伯禮等中醫專家在央視“全球疫情會診室”節目中,與美國同行分享交流中醫抗疫經驗,吸引了全球超500萬人收看。

楊珺超也表示,抵達意大利一週以來,專家組進入當地多家醫院介紹治療新冠肺炎的中醫方案和在中國取得的成效,共享臨床思路,還介紹了中醫藥的理論體系,增進當地民眾對中醫的認識,同時還通過直播為華人華僑提供診療建議。

據其介紹,意大利的華人華僑對中藥需求非常大,當地僑團建立了一個名叫“意大利華人華僑網上方艙醫院”的諮詢平台,接受諮詢首日就收到了來自米蘭、都靈、威尼斯等多個城市、424位同胞的資料,至今已有超過1000名同胞諮詢。

“中西醫結合預防、救治新冠肺炎的成功經驗表明,其能夠在預防、治療、康複等方面發揮有效作用。”楊珺超認為,通過介紹後,意大利同行對中醫藥治療新冠肺炎的療效非常感興趣,這對於中醫藥走向世界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開端。

中華中醫藥學會首席健康科普專家金世明向21世紀經濟報導表示,實際上近年來,西方國家民眾對中醫藥越來越感興趣,特別是針灸、拔罐治療等一些最先走出去的中醫療法,很多外國人都在學習。他認為,此輪抗疫中醫藥不僅向海外貢獻經驗思路,還是把中醫藥文化向海外輸出的契機。

在胡瑞連看來,相比起其他國家,中國人有兩套醫學體系護佑,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而現在(中醫藥出海)最需要的是中國經驗,尤其是中醫抗疫經驗怎樣被各國借鑒和應用。”為此,他發起了“當仁中醫全球抗疫圈層交互平台”,希望能通過平台能讓國外專家能集中瞭解中國經驗,然後複製應用。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與其他大部分定位於國內外中醫專家在線問診平台不同,該平台通過“圈層交互”模式,組建中國中醫專家與國外專家的圈層。例如目前正在組建的“中-英中醫全球抗疫站點”,就是由廣東省中醫藥學會、廣東省中西醫結合學會等機構,與英國中醫學會聯合組織16位專家,即將舉行一系列中醫抗疫的交流活動。此外,包括中德、中馬、中瑞、中日等各國更多站點也正在緊張籌備中。

此外,業界很多關於中醫藥治療新冠的臨床研究也在緊鑼密鼓進行中。今年2月19日,香雪製藥研發中心與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廣州呼吸健康研究院、中山大學聯合立項開展“香雪抗病毒口服液和五指防冠方對新冠肺炎密切接觸者的干預研究”項目,已通過倫理審查,並正式啟動。

“我們希望通過該項目研究,在國內率先取得中藥對新冠肺炎密切接觸者干預情況的資料,為開展中藥早期干預新冠肺炎作前瞻性研究。”王永輝認為,中醫在此輪新冠疫情介入的深度、廣度、力度史無前例,有望成為中醫藥走向世界的一個新起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