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印度數字稅正式開徵:互聯網巨頭夾縫求生
2020年04月03日01:16

  原標題:英國、印度數字稅正式開徵: 互聯網巨頭夾縫求生

  新冠疫情全球暴發的同時,多地開始徵收數字稅,這對於許多互聯網巨頭而言,可謂“雪上加霜”。

  3月26日,印度政府方面宣佈,從4月1日開始,印度將對在本國內提供數字服務的國外企業徵收2%的“數字稅”。該數字稅徵收對象既包括諸如Google、Facebook在內以互聯網廣告為主業的互聯網企業,甚至也包括亞馬遜、eBay等電商交易網站。在印度政府看來,只要這些企業將最終目標客戶鎖定在印度,便需要交納數字稅。

  這一時點適值新冠疫情蔓延階段。儘管對於一些互聯網企業而言,用戶足不出戶令其在線視頻、社交等應用的日活及月活有了極大提升,但受限於廣告客戶預算投入下滑,互聯網企業的營收利潤同樣受到疫情影響。

  對於它們而言,“加稅”無疑是一種負擔。因此,這也不難理解,考慮到新冠疫情對自身的影響,包括Google、Facebook等美國科技巨頭正多方努力,尋求將印度數字稅的徵收推遲6個月。

  不僅是印度。英國政府同樣將對Facebook、Google、亞馬遜等公司在英國的在線收入徵收2%的數字稅。

  野蠻生長多年之後,互聯網企業終於要開始“還債”了。只不過,這個時間節點確實有些微妙。

  多國開徵數字稅

  所謂數字稅(Digital Tax),指的是數字服務銷售相關的徵稅,通常由某一國家對外國企業在本國境內子公司進行徵收。由於數字服務大多由互聯網企業提供,因此數字稅的主要徵收對象為大型互聯網企業。

  印度徵收相關稅收此前就有先例。早在2016年,印度政府為應對新型經濟模式,便對在海外電商平台上投放線上廣告的本土企業徵收6%的“平衡稅”,徵稅範圍包括外企提供的網絡廣告業務、數字廣告版面以及其他網絡廣告相關的服務。

  2019年8月,印度政府擬針對互聯網巨頭企業再設徵稅門檻,即數字稅。3月26日,印度政府正式宣佈將於4月開始徵稅,主要針對在本地年銷售額超過2000萬盧比(約合26萬美元)的外國公司、按照企業在印數字服務銷售額的2%來進行徵收。

  除了印度之外,今年3月,英國政府亦正式確認,於4月1日開徵2%的數字稅。該稅項針對全球銷售額超過5億英鎊(約合6.45億美元),且至少有2500萬英鎊(約合3226萬美元)來自英國用戶的企業,稅基為英國用戶的收入。其中,企業在英國收入中的前2500萬英鎊無需繳納新稅。

  英國稅務海關總署(HMRC)此前解釋稱,該項稅收可能會影響“收入來自向英國用戶提供社交媒體服務、搜索引擎或在線市場的大型跨國企業”。

  事實上,在過去一年里,包括法國、意大利、捷克、土耳其等國家已相繼宣佈各自的“數字稅”徵收方案,稅率從2%到7.5%不等,奧地利、比利時、捷克、丹麥、匈牙利、波蘭等國在躍躍欲試。

  此外,包括韓國在內的7個亞太國家以及墨西哥、智利、哥倫比亞等拉美國家也在考慮類似新稅收政策。這也就意味著,互聯網巨頭傳統的避稅手段或將失靈了。

  “相比於傳統企業,網絡科技公司無需在當地設立實體店,靠網上辦公的方式就可以提供服務。”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表示,對於已經到來的數字化時代,傳統的稅法法則無法對網絡科技公司提供跨境數字服務形成約束,從而使這些網絡巨頭賺取的收入與所繳稅金遠不成比例。

  徵稅疊加疫情隱憂

  數字稅的徵收,源於數字服務的特殊性。

  由於互聯網公司無需實體店,僅靠互聯網便可提供服務,因此,通過將公司總部設立於低稅率的國家(如愛爾蘭、荷蘭),這些企業便能夠將其他國家獲得的利潤轉移至總部所在的國家進行納稅,從而達到“避稅”目的。

  例如,Google印度公司在2014年至2018年曾向其位於新加坡及愛爾蘭的子公司支付巨額資金,列明為“購買廣告版面”,該支出占這一時期Google印度公司總收入的50%-60%,但它並未列入當地徵稅範圍。

  而如今,這樣的算盤在數字稅下將要“落空”。例如,Google、亞馬遜和Facebook每年在英國的收入超過十億美元,其中Facebook 2018年在英國的銷售額達到16.5億英鎊(約合20億美元),以現行納稅規則計算,Facebook應納稅3250萬英鎊。此外,2017年,亞馬遜英國業務收入達19.8億英鎊,若以英國現行數字稅計算,亞馬遜應納稅3910萬英鎊。

  由此來看,如若世界範圍內開徵數字稅,大型科技公司每年都將面臨巨額的企業稅支出。英國稅務海關總署(HMRC)初步估計,至2025年財年結束時,數字稅稅收可能會為政府帶來高達5.15億英鎊(約合6.65億美元)的額外年收入。

  不過,此時此刻的額外徵稅,無疑將給新冠疫情影響下的互聯網巨頭再添一道“傷口”。今年3月,隨著新冠疫情全球大暴發,互聯網巨頭的業績也受到衝擊,包括Facebook、Twitter等均發佈了業績預警,稱其廣告業務在一些國家和地區受到衝擊。Twitter更是撤回一季度業績指引,下調第一財季的營收預期以及全年資本支出預期,預計第一季度營收同比將“略有下降”。

  Facebook則表示,儘管在疫情嚴重的國家,其即時通訊消息的發送量增長了50%以上,語音通話流量增長超過一倍,公司旗下包括Messenger和WhatsApp在內的許多服務的使用率飆升——但這些增長並未轉化為更多的廣告收入。

  事實上,由於新冠疫情給市場帶來了不確定性,許多廣告主通過降低廣告預算來節約成本——即便是Google也難逃厄運。根據市場機構Tinuiti的數據,自3月11日起,亞馬遜大幅削減了在Google投放的購物廣告及文字廣告。

  圍繞自身廣告業務的情況,Google方面拒絕予以置評。不過據媒體報導,儘管公司旗下YouTube視頻服務觀看量在過去一週內大幅提升,但其一位內部高管透露,其CPM(Cost Per Mille,千人展現成本)收入下降了8%。

  因此,對於互聯網巨頭而言,未來或將迎來一段苦日子。“在當前的國際環境下,開徵數字稅已經是大勢所趨,”盤和林指出,“隨著數字經濟的日益發展,數字稅將是數字經濟發展的必然產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