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北大紐約校友會會長:上半場助力國內,下半場紐約戰疫
2020年04月04日21:06

  原標題:專訪北大紐約校友會會長:上半場助力國內,下半場紐約戰疫

  “助力紐約抗疫,北大人在行動”。3月23日,北大大紐約地區校友會發出了線上捐款捐物倡議,用實際行動助力美國疫情重災區紐約及新澤西(大紐約地區)抗疫。

  北大大紐約地區校友會的此次捐款捐物對象主要是大紐約地區的醫療機構,校友會所收善款將全部用於支援大紐約地區醫療機構抗疫,會採購抗疫物資捐贈給大紐約地區處在抗疫前線的醫療機構,或是直接轉捐至這些醫療機構。

圖片來自北大大紐約地區校友會公眾號。
圖片來自北大大紐約地區校友會公眾號。

  紐約的疫情有多嚴重?據worldometer世界實時統計數據,截至美東時間4月3日晚,美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達27.7萬,其中紐約州確診破10萬,新澤西州確診2.9萬。在美國7392例死亡病例中,3218例出現在紐約州、646例出現在新澤西州。這兩個相鄰州的確診病例及死亡病例占到全美一半有餘。紐約州州長安德魯·科莫2日稱,新冠肺炎疫情就像“一場緩慢移動席捲美國的龍捲風”。

美國累計確診病例。/截圖自worldometer
美國累計確診病例。/截圖自worldometer

  紐約醫院的情況有多糟糕?據美媒報導,紐約醫院許多醫生警告稱,醫院面臨空間不足、呼吸機不夠、防護物資緊缺、醫護人員不足等多重困境。有急救中心醫生決定疫情結束前不回家,以免感染家人;有護士稱自己一個口罩重複使用,就像在參加一場“沒穿防護服的戰爭”;部分醫院不得不嚐試讓幾名患者共享一台呼吸機,還有醫院告知醫生需自主決定將呼吸機用在哪位患者身上。科莫2日稱,紐約州將在6天內用盡現有的呼吸機。

“醫院工作人員講述可怕現狀,紐約市醫院形象難保”。/Politico報導截圖
“醫院工作人員講述可怕現狀,紐約市醫院形象難保”。/Politico報導截圖

  處在疫情“風暴眼”中的北大大紐約地區校友會對這些情況有最直接的認知,這也是校友會發起“助力紐約抗疫,北大人在行動”線上捐款捐物倡議的直接原因。校友會在捐款公告上稱,新冠疫情在中國暴發時,很多紐約地區的華人華僑留學生紛紛捐款捐物,出資出力,支援國內抗疫。紐約疫情暴發後,當地醫院急缺防護物資,“醫護人員是最重要的防線,為他們提供抗疫物資,這既是保護生活在紐約的我們自己,也是彰顯我們北大人以及在美華人華僑留學生的胸中大愛”。一位在聯合國工作的校友為行動提出了一個英文口號“United We Stand”,中文則提出“同心同德·共同抗疫”的口號。

  4月3日,新京報記者連線了身在紐約的北大大紐約地區校友會會長餘歌,聽她介紹北大紐約校友會在疫情上半場支持國內抗疫、疫情下半場助力紐約戰疫的故事。餘歌稱,社交媒體上“新冠肺炎疫情,海外華人打全場”的說法並非只是說說而已。

  上半場支持國內抗疫,下半場助力紐約戰疫

  新京報:國內疫情嚴重時期,校友會做了哪些事?

  餘歌:在國內疫情嚴重的時候,海外留學生校友們雖然身在異國他鄉,但一直牽掛著祖國,也覺得支持國內抗疫責無旁貸。期間,北大校友會一共發起了三次倡議,助力國內抗疫。

  第一次是在一月底二月初,當時北大湖北校友會、休斯頓校友會和紐約武漢大學校友會第一時間發起向國內捐贈物資的活動。由於這幾個機構已經找到了海外物資並打通了物流通道,可以第一時間將物資運抵國內一線,紐約校友會這邊就發起倡議,鼓勵大家通過上述機構捐款捐物。第二次是在北大校友會發起“百萬口罩行動”倡議後,紐約校友會也發起倡議號召大家捐款捐物。

  第三次是在看到北醫先後派出四批赴鄂醫療援助隊後,我們深深地為一線醫護人員捨身忘我的精神所感動,於是發起了一次給北醫醫療援助隊的專項基金捐款行動。這個專項基金設立在北大教育基金會(美國),當時紐約校友會籌集到了四萬多美金,經過基金會的配捐,總額為53800美金,這筆基金現在已經到了北大醫學部。

  新京報:為何發起“助力紐約抗疫,北大人在行動”活動?

  餘歌:紐約疫情暴發後,北大大紐約地區校友會發起了“助力紐約抗疫,北大人在行動”線上捐款捐物活動,主要是基於以下幾點考慮。

  第一,下半場疫情就暴發在我們身邊,捐助當地醫院的醫護人員其實也就是幫助我們自己;第二,北大有很多北醫校友在紐約地區的醫院做一線工作,校友會有責任幫助校友們;第三,隨著紐約疫情大暴發,當地出現了很多歧視、攻擊華人的事件,作為華人,我們希望用自己的行動樹立海外華人的形象;第四,很多大紐約地區的校友和校友組織(如北大紐約高爾夫球會、80級校友、86級校友、90級校友等)都想自發組織捐款,於是校友會將所有人的力量聚集起來,發起了這次捐贈活動。

北大紐約校友會準備捐贈給大紐約地區醫院的防護物資。/受訪者供圖
北大紐約校友會準備捐贈給大紐約地區醫院的防護物資。/受訪者供圖

  新京報:校友會捐款活動成效如何?

  餘歌:校友會發起捐款活動後收到了大紐約地區眾多校友的支持,也收到了其他地區校友組織的大力支持,比如北大教育基金會(美國)和北大休斯敦校友會,甚至收到國內校友的捐款、捐物支持。截至4月2日,校友會共收到55760.42美金捐款,以及六千多隻口罩及少量其他防護物資。

  除了我們這個捐贈行動外,北大教育基金會(美國)也有捐資給休斯敦校友會以援助全美的醫療機構,休斯敦校友會在這次疫情中也特別重視紐約地區的疫情,因此購買的物資當中也有很大一部分定點捐贈到了我們所聯絡的18家醫院。

北大休斯頓校友會捐贈的物資。/受訪者供圖
北大休斯頓校友會捐贈的物資。/受訪者供圖

  有醫院一星期發一個口罩,已篩選18家醫院進行捐贈

  新京報:據你們瞭解,大紐約地區醫院面臨哪些防疫困境?

  餘歌:校友會發起捐贈活動的一個原因是,校友會中有很多醫療行業的從業者以及很多在抗疫前線的醫生,他們曾反映過醫院防護物資緊缺的問題。在我們發出捐款公告後,很多來自地區醫院的醫生聯繫我們,稱所在的醫院(尤其是重症監護室ICU)防護物資奇缺。

  有奮戰在抗疫前線的醫生稱,醫院每三天才發一個口罩,更甚者還有一星期發一個口罩的,很多醫護人員只能重複使用一個口罩;還有醫生稱,自己所在的醫院口罩、臉罩、防護服都非常緊缺,但醫院里卻滿是新冠肺炎確診患者,急需幫助。

  此外,我們發佈倡議的第一天,就有一個在醫院工作的年輕校友聯繫我們,他每天都要去醫院上班,但自己已經沒有口罩、醫院也不發口罩。校友會瞭解情況後,很快聯繫上校友願意捐出自己之前自留的N95口罩,當天這位醫生校友就拿到了捐贈的口罩,同時還有一些普通口罩、消毒洗手液等防護用品。

“醫院和醫護人員抗擊新冠病毒需要什麼?”/《紐約時報》報導截圖
“醫院和醫護人員抗擊新冠病毒需要什麼?”/《紐約時報》報導截圖

  新京報:校友會如何選擇捐贈對象?

  餘歌:此次捐助的對象主要是大紐約地區(包括新澤西州)的醫院。捐贈行動工作組里有專門的醫院聯絡組,裡面有相關醫療行業的專業從業者,他們根據對各大醫院的瞭解及收集到醫生發佈的需求請求,再權衡各方支援情況(比如短期內會獲得大量政府支持的醫院就沒有在我們的首批捐贈對象考慮範圍內),最終篩選出了第一批18家大紐約地區的醫院進行捐贈。同時我們也會根據醫院接收新冠肺炎病人情況、防護物資緊缺情況等進行篩選,當然對於那些收治華人患者比例高、有北醫前線醫生的醫院我們會優先考慮。

  確定捐贈對象後,聯絡組的工作人員會和院方聯繫,協調後續接收捐贈物資等事宜。由於現在正處於疫情暴發期,這批物資都是直接通過快遞運送到醫院,有需要時還會把一位校友家的車庫當成中轉倉庫暫時儲存捐贈物資。截至目前,我們捐贈的主要是口罩和防護服。

校友會工作人員在整理捐贈物資。/受訪者供圖
校友會工作人員在整理捐贈物資。/受訪者供圖

  校友出現疑似症狀求助,校友會開通線上問診服務

  新京報:紐約校友中是否有出現確診病例?

  餘歌:據我們瞭解,目前並沒有校友確診感染。不過,有校友之前求助,說自己出現了疑似感染症狀,隨後我們建了線上問診群,為校友們提供線上問診服務。

  新京報:能介紹下校友會的線上問診服務嗎?

  餘歌:紐約現在的情況是,即使新冠病毒檢測陽性,只要不是重症,基本上只能自己在家隔離。前段時間有一對校友夫婦出現了新冠疑似症狀,包括發燒、咳嗽等,他們不確定應該如何處理。我們瞭解到後,在徵得幾位北醫校友同意後組建了線上問診諮詢小組,給他們線上問診,譬如告訴他們在家如何自我檢測,建議吃什麼藥,情況嚴重到何種程度必須就醫等。

  之後我們就把線上問診服務固定下來,單獨建立了一個線上問診群。這個群內有五六名醫生、四五名群管,確保同一時間只有一個病人在群內,這也是為了保護病人的隱私。

  新京報:疫情發生後,校友會還做過哪些抗疫行動?

  餘歌:美國剛剛暴發疫情時,我們曾做過一個線上問答活動。主要是徵集校友們比較關注的和疫情相關的問題,並邀請兩位北醫的老校友對這些問題作出回答,最後整理成一份小貼士公佈出來。當時大家的問題主要聚焦在日常生活上,譬如叫外賣是否安全、買的菜要不要消毒、能否繼續使用Uber之類。在紐約疫情嚴重起來後,我們就將重點放在了捐款捐物行動上,助力大紐約地區的醫院抗疫。

  文/謝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