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格南疫情日記Vol.1
2020年04月04日09:09

原標題:瑪格南疫情日記Vol.1

一場突然暴發的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讓大部分常在路上的瑪格南攝影師也過上了居家隔離的生活。成員們決定採取主動,在這個艱難時期彼此分享信息、近況,以及在疫情期間拍攝的新作。

他們的作品將以圖片和文字的形式發佈。該項目負責人、瑪格南攝影師彼得·範·阿格塔梅爾(Peter van Agtmael)將從中精選照片,編輯出攝影專題,通過攝影師們的個人筆記與思考,呈現每一位成員的獨特視角和經曆。我們也將持續為大家更新這個《瑪格南疫情日記》系列。

Jonas Bendiksen

挪威,Nesoddtangen

2020年

“隔離有一種停滯感,安寧在這裏無處可尋……是回顧思考、逃離一切熙熙攘攘的時候……但我反而開始24小時地全職照顧停不下來的小孩們,清潔樂高、做午飯、里裡外外地跑,不斷地連軸轉。我跟女兒Boe和Billie待在家裡。由於新冠疫情爆發,所有幼兒園都關門了。”

©Jonas Bendiksen | Magnum Photos

Richard Kalvar

法國,巴黎

2020年3月19日

“標準解讀:我妻子盯著她的水晶球,看看我們能否安然度過這場劫難。

另一種解釋:我妻子在用霧化器。有人覺得有好處,有人則嗤之以鼻。”

© Richard Kalvar | Magnum Photos

Jean Gaumy

法國,諾曼底,Fécamp

2020年3月18日

“我們和Annick當了25年的鄰居。Fécamp大部分小孩的法語課都是她教的。在她的請求下,我把出門許可證揣在口袋里,跟其他顧客隔開一米,到麵包店裡給她買來麵包,然後放在分隔兩家花園的矮牆上。Annick從屋裡出來,我們聊了一會(當然有保持安全距離……)。我趁機給她拍了張照片。

幾十年前,加拿大音樂家羅伯特·查勒布伊斯(Robert Charlebois)首創了‘Solidaritude’這個詞,其中有‘solidarity’(團結)也有‘solitude’(獨處)。我印象很深刻。很體貼,也需要時間。我還有一句來自那個年代的座右銘:一起獨處(allalone together)。在今天,這有了更具體的含義:大家在一起,隔離在家。”

© Jean Gaumy | Magnum Photos

Bieke Depoorter

比利時

2020年

“這樣的情況會讓人近距離觀察自身。但我們不妨積極一點。

我其實有種駐地藝術家的感覺。就保持這種狀態吧。”

© Bieke Depoorter | Magnum Photos

Nanna Heitmann

俄羅斯,莫斯科

2020年3月19日

“渡假回來後必須自我隔離,因為我去的是德國。在俄羅斯,官方的確診人數隻有140人,但這可能不準確,感覺地鐵很快也要關閉了,二戰期間也就停了一天。除了去擁擠的市集和空蕩蕩的地鐵站,我們還想飛往太空,或是其他不錯的地方。”

© Nanna Heitmann | Magnum Photos

Emin Özmen

土耳其,伊斯坦堡

2020年3月17日

“得知兩位侄子確診新冠後,我們也緊張起來。他們分別是4歲和6歲,住在法國,離我們很遠。照片里,我的妻子Cloé坐在沙發上沉思,不確定我們當前處境如何,只希望親朋好友一切安好。

當前,土耳其通報的只有98例確診,但這讓人難以相信,所以我們這周都在避免跟其他人接觸。情況才剛剛開始惡化,本週,學校、咖啡店、電影業等場所都關門了。埃爾多安總統將在今天晚些時候發言,宣佈新的舉措。”

© Emin Özmen | Magnum Photos

Sim Chi Yin

英國,倫敦

2020年3月18日

“親愛的Lucas,可能不到三週後,你就要成為家裡的一員了。你即將降生的這個世界是多麼混亂啊……週一的時候,我和你父親看到最後一次B超結果,下一次就是跟你真正相見了。你在我的肚子裡看起來是那麼安詳,完全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瘋狂。在這個糟糕的時代,我們會盡力保護你。你爸爸從北京飛來了——從一月底開始,那裡就跟全中國的其他地方一樣全面封鎖——然後便一直在薩里的郊區辛苦地自我隔離,前幾天才跟我們團圓。

但是現在,在倫敦,我們又迎來了新一輪封鎖。看起來,病毒在這裏的傳播比在中國更猖狂。我們上的學習照顧嬰兒的產前課程,現在都是用Zoom來授課了。我們通過視頻來學習哺乳。我們所住行政區的新冠確診人數在全英排第二,你將要出生的醫院可能已經忙不過來了。我們得知,很多父母現在都得在家分娩……我們當時首先就排除了這個可能性,因為我年紀不小了,也是第一次當媽媽,但現在不得不重新考慮。我們希望你在媽媽肚子裡一切安好,唯願你能平平安安、順順利利地出生。”

© Sim Chi Yin | Magnum Photos

Carl De Keyzer

美國,德克薩斯州,達拉斯

2020年3月19日

“這是我們住處外的街道。我們挺好的,但算是在旅途中進退不得吧。我正在美國開展新項目,從一家Airbnb搬到另一家Airbnb。我打算拍的大部分活動和安排都取消了。

後面的站點是塔爾薩,聖達菲,幾週後本該去鳳凰城。現在在達拉斯。我們是2月20日到的,回程航班還是原定的5月18日。先決定留在這裏,因為當下比利時的情況更糟糕。”

© Carl De Keyzer | Magnum Photos

Mark Power

英國,布萊頓

2020年3月18日

“鮑里斯領導的英國政府在週一突然轉變態度,從荒謬的‘群體免疫’論——讓病毒自然傳播給足夠多的人,最後大家的免疫力足夠遏製疫情(後來研究表明,死亡人數可能高達25萬)——轉變到另一個極端,只要稍微有症狀就得全家隔離,並建議所有人避免去酒吧、夜店、影院等地方。這也意味著,我們大部分在英國的人都暈頭轉向,不知道到底怎樣做才對。

我們的兒子Milligan今年17歲,他已經快要瘋了,因為學校昨天關門了,只能等待另行通知。這可能挺麻煩的,因為他本應在今年六月考A Level。我們已經禁止他去健身房(不得不承認,這是很大的犧牲!),同時提醒他用這些時間來收拾房間,當然這些旁敲側擊他都是裝作沒聽見。不過,起碼他還可以玩音樂,所以一天的大部分時間里,我們的房子裡都是彈鋼琴、打鼓和敲木琴的聲音。

至少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算是很幸運了。我們21歲的女兒Chilli(曾在我的富士“家”項目里出鏡)決定週末從大學回家,現在是家裡堅定提倡自我隔離的‘領頭羊’,基本上完全拒絕走出家門。照片里拍的是她在今天早上得知今年的畢業展覽取消時的情形(不是推遲,直接取消了)……有點難以接受吧,畢竟她在自己的裝置作品上已經投入了幾個月的心血。我們也很心疼。

與此同時,我已經60歲了,也有‘基礎疾病’(二型糖尿病),得知我算是‘高風險’人群。昨天,跟柯達(我的狗)走在幾乎荒無人煙的街道上時,我有種很奇怪的感受,似乎這一切都是一場夢,很快我就會醒過來。我還在等待夢醒時分。”

© Mark Power | Magnum Photos

Cristina de Middel

巴西,Itacaré

2020年3月20日

“我時而否認一切,時而陷入恐慌,每兩分鍾就會改變我對當下情況嚴重程度的判斷。當對話內容過於誇張的時候,會彷彿毫不在意,但是輪到別人過於輕描淡寫時,我就會憂心忡忡。現在,我一半家人在西班牙,另一半在意大利,我不再搖擺不定了。我在西班牙鎖國的前幾天離開了。一方面看到人們囤積衛生紙,另一方面由於馬德里天氣晴好,公園里、陽台上還是一片正常熱鬧的景象。現實生活完全分裂,布努埃爾想必會對封鎖前的西班牙人們感到自豪。

我可以感受到到處都有故事在上演,但同時發現自己完全無法綜合分析,無法理解所見的一切。如果這是歷史的進行時,那真的非常叫人困惑。說是虛構情節還更好理解一點。我現在在Itacaré,巴西北部的海濱小鎮,和我的丈夫Bruno待在一起。

我想留在這兒,因為房子和家都在這裏,但是過去三年里都沒怎麼住在這兒,現在得強迫自己相信,這是應該待的地方。關於國家如何應對這種情況,我既好奇又恐懼。就在兩天前,生活還完全正常。

我當時在州首府薩爾瓦多,完成一些案頭工作,想找到能夠代表暴風雨即將來臨的照片或故事,但是非常困難。大街小巷上的人和事都毫無緊迫感,是有一些討論,但都是一笑置之,甚至覺得是別處的人在大驚小怪。‘Coroa’是葡萄牙語里形容瘋老頭的俚語,是指那些沒人關注、流落街頭的老醉漢或瘋子。他們都在聊這個病毒,我覺得挺好笑的。”

© Cristina de Middel | Magnum Photos

Stuart Franklin

英國,倫敦

2020年3月20日

“倫敦的情況:學校都關了,考試也取消了。這是Sophie最後一天上學,她的朋友們在她的校服上籤名了。

Caroline下午要回急診室工作。”

© Stuart Franklin | Magnum Photos

Peter van Agtmael

美國,紐約,布魯克林

2020年3月12日

“幾個月前,我偶然間注意到武漢發生的事情。看起來很遙遠。

過去這周,我開始真正認識到,這可能成為一場文明的災難。從現在起,我不再去餐館、酒吧,也不會再跟外人來往。

紐約人似乎沒有在嚴肅對待這件事。我準備了一個月的食物和物資,省著用的話還能撐更久。要是早一點開始囤貨就好了。我剛剛花了五美元,才買到一小瓶免洗洗手液。味道難聞極了。”

© Peter van Agtmael | Magnum Photos

David Hurn

英國,威爾士,Tintern

2020年3月20日

“這不是我一般的風格,也絕對不是我的天性,但我想除了周圍的環境也沒什麼好拍的了。知道這樣的照片無法自成一體、經受時間的考驗,但攝影可以有很多用途。

所以,我有看電視。

聽音樂。

讀書。

看鳥兒吃東西。

盯著家裡的威廉·莫里斯牆紙和親友照片。

空空蕩蕩的客房有點讓人傷心。

獨睡的床鋪更是叫人難過。”

© David Hurn | Magnum Photos

Olivia Arthur

“昨天是學校開放的最後一天,我們把Thea接了回家,拿了一堆在家輔導孩子的冊子,回家後正式開始了隔離。為了紀念這一天,我們在後院搭了一小堆篝火,女兒們在花園里的小房子玩耍(Airbnb住戶當然都早已取消了)。

剛開始,生活中的任何改變對她們來說都充滿樂趣。今天早上,Thea畫了我們‘一家人’(所有住在我們房子裡的人),不斷強調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因為病毒’。”

© Olivia Arthur | Magnum Photos

Rafal Milach

“華沙天朗氣清,

所有航班都取消了,

波蘭的領空都封了,

來自封鎖區的擁抱。”

© Rafal Milach | Magnum Photos

原標題:《瑪格南疫情日記Vol.1》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