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浦東30年|朱曉明:金橋高新產業生態鏈鍛造記
2020年04月05日16:58

原標題:口述浦東30年|朱曉明:金橋高新產業生態鏈鍛造記

2020年4月18日,是浦東開發開放30週年紀念日。

三十而立,浦東告訴世界:中國改革開放的大潮,如何書寫一座城市新的傳奇。中國奇蹟的密碼,是浦東三十年來的思想解放、製度創新,是一代人的艱辛探索和奉獻。

三十而立,浦東的崛起,不僅是嶄新城市天際線的立起,更是中國昂首走向世界、擁抱世界的步伐。

上海的浦東,中國的浦東,世界的浦東。

站在新的曆史起點,澎湃新聞·智庫報告欄目推出“人海潮·浦東開發開放30年口述”系列專題,中共上海市委黨史研究室以陸家嘴、金橋、外高橋、張江四個開發區為切入點,採訪了浦東開發開放的決策者、參與者、執行者,講述那段浪奔浪流的進取故事,致敬那段激情似火的創業史,更為今天的浦東改革開放再出發提供一個大曆史視角。

口述:

朱曉明

時間:

2020年1月3日

採訪:

年士萍、嚴亞南

整理:

嚴亞南

從1990年到1995年我在浦東金橋出口加工區工作了五年。這五年開發區工作經曆是我人生中最難忘的日子。有幸能夠參與浦東的開發和建設,至今回想起來,仍然激情澎湃。

我到浦東金橋開發區工作的時候,金橋就被確定為出口加工區。我在2005年出版的《開發區規劃、建設、發展和管理》這本著作中,把開發區的任務歸結為規劃、建設、發展和管理這四大任務,按前期、中期、後期三個階段,用不同的顏色深度標示其發展的重要性和態勢。開發前期,要非常重視規劃;開發中期,要以建設為重;開發後期,要以發展和管理為主。

戰略和規劃:統一意誌的最強語言

我到浦東的時候,金橋地區還是一片農田和老的農宅。去了以後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馬上開墾土地、建房子,而是製定規劃。

我們要製定的規劃主要包括三部分:一是基礎設施規劃,二是產業發展規劃,三是社會發展規劃。這三大規劃都必須在城市總體規劃之下展開。當時浦東三大開發區的規劃編製,都是按照這個思路進行。

1990年底,我完成了《論金橋出口加工區開發與規劃的戰略》。這份報告其實是我在開發初期對金橋進行的調查研究和初步工作思路,也是一份總經理對公司的述職報告。當時也不知道哪來一股勁,每晚都要幹到十一二點,差不多用一個月時間就完成了。從這份材料看,我們當年製定的1990年到2000年的發展目標,後來基本都實現了。

1990年12月,朱曉明撰寫的《論金橋出口加工區開發與規劃的戰略》封面原稿實樣。金橋開發區供圖

金橋開發區供圖

1993年,我們把金橋出口加工區的開發圖冊做成一本小冊子,涵蓋了21種規劃圖,可以說各種專業規劃一應俱全。在此後的招商引資中,我們給每一位前來諮詢的中外客商送上這本《上海市金橋出口加工區規劃圖冊》。好多企業的領導看了以後就說:“有了這份圖冊,就證明你們能夠一張圖紙幹到底,直到最後成功。”很多企業也是因為這本圖冊看到了金橋的未來,決定在這裏落地生根。

1993年1月,居民在看金橋出口加工區的規劃模型。 新華社 資料圖

我是機電工程師出身,以前曾經做過很多機器和電氣自動化方面的產品設計,有畫圖紙基礎。在編製金橋出口加工區規劃的時候,當時的市政設計院是在金橋現場辦公的,有五六個人幫助我們公司畫圖紙。我只要有時間,就坐在他們旁邊看,見縫插針地去學習。我經常去請教市規劃局的夏麗卿局長和市政設計院的專家,令我受益匪淺。

學習過程中,我萌發了要對土地和產業之間進行向量配置的想法,就是今天的共享經濟理念。在製定基礎設施規劃和產業發展規劃的時候,我們根據金橋人口發展模型研究製定了金橋開發區的社會發展規劃。因為我覺得,如果開發區只有前兩個規劃而沒有社會發展規劃,就不會有良性發展的生態圈。

此後,我們根據社會發展規劃建設了金橋碧雲社區,成功地證明了金橋開發區可以在戰略發展上做到產城融合,但在物理空間上實現產城分開,可以成為一個既能讓大家樂業又能夠安居的有機體。

1992年,金橋開發公司製作了首期開發的10平方公里的模型,我們又在實物模型上方架起了兩套軌道,並在其中一根軌道上裝置了一個可以垂直升降的小型攝像機,攝像機的信號被連接到一個大屏幕電視機上,這好比是一架無人機在空中俯視開發區。我向來賓介紹時,就可以方便地調節攝像機的 x、y、z 三維度的參數,並在屏幕上獲得相應的視頻圖像,使來賓能夠身臨其境般地感受現場。當年,參觀過這個模型的中外貴賓無不為之讚歎。

基礎設施:必須堅持世界一流水準

浦東面向世界的國際化水準的方向,從一開始就非常明確。

首先,金橋開發區里的工業區道路都是按照24米寬的路幅標準建造,這是針對出口加工區車輛運輸的需要特意設計的。因為集裝箱卡車的轉彎半徑需要13米以上,如果道路小於或者等於16米,就意味著集裝箱卡車轉彎時其他車輛都不得不暫時停下來。現在,全國開發區的道路差不多都是按這個標準來建設的,我們金橋在25年前就做到了。

其次,我們主動提出建設金橋立交橋,解決了事關全局發展的瓶頸問題。1992 至1995年,浦東進入大規模基礎設施和形態開發階段,以“兩橋一路帶三區”(兩橋:南浦大橋、楊浦大橋;一路:楊高路;三區:陸家嘴金融貿易區、金橋出口加工區、外高橋保稅區)為中心,展開第一輪基礎設施建設。

楊高路就是連接黃浦江上兩座大橋,貫穿三個開發區的主幹道。金橋開發區佈局在楊高路一側,經過開發區的楊高路長達6公里,在這6公里區域範圍中,來自市區的車輛,無論是貨車還是客車都只能右轉彎進入金橋開發區,開發區內的企業和居民不能橫穿楊高路。當時的金橋就是一座孤島,進區企業和居民的出行非常不便。另一方面,從金橋開發區向北就有一個外高橋保稅區(當時對外叫自由貿易區)。如果車流在金橋地區受阻,那通往保稅區的道路就不可能暢通。為顧全大局,我們決定自籌資金,在生活區和工業區交界處的金橋路和楊高路十字路口建設一座立交橋。

我們通過建立模型對道路交流流量進行了精密測算,對金橋地區未來30年的道路交通流量作了前瞻性預測。此後的發展證明,當時所作的交通流量預測還是比較準確的。金橋立交橋於1994年底竣工通車,剛建成的頭兩年,馬路上基本看不到車子,也有人質疑我們搞面子工程。但是到1997年以後,通車量就大了。

現在回想,當時作出這個決策完全正確。如果沒有建設這座立交橋,地區交通會亂得一塌糊塗,選址路口的四周都會建起高層建築,後面再想進一步動拆遷改造,建設成本就會非常昂貴。

第三,金橋開發區的基礎設施在“七通一平”(即給水系統、雨水排水系統、汙水排水系統、通信系統、供電系統、燃氣系統、集中供熱系統以及道路平整)的基礎上增加了VSAT通信與集中供熱,超前實現了“九通一平”。上世紀90年代初期,國內的通訊主要是靠固定電話,但是電話拿起來常常聽不到撥號音,電話很難打通,因為當年使用的不是程控交換機技術。開發區內部的企業打不通電話,就會耽誤進出口銷售。所以我們就引進了上海科投公司下面能夠提供衛星通信的VSAT公司,以確保在極端通訊條件下,園區內企業能使用甚小口徑天線的衛星通訊技術與世界各地保持聯繫。1992年,我們只花了100天時間就把這個項目幹成了。這個項目其實代表一個國家的通訊水平。

另外,在金橋開發區,我們提供集中供熱。因為“一個煙囪”,整個工業開發區里因辦廠而產生的煙塵基本沒有了,這一舉措超前實現了金橋開發區的環保目標。

金橋開發區雖然是普通的工業區,可是我們在創新方面,絕對不輸給國外的開發區,我們有決心做別人覺得困難的事情。

在基礎設施剛展露地面時,中外客商紛至遝來,其中有許多世界500強企業,金橋開發公司進行中外合資正當其時:一是外資進入可以補充資金不足;二是中外合資後,公司可以享受“二免三減”的優惠政策;三是能夠提高國際化視野。此後,金橋A股與B股上市獲得成功,公司獲得了更多開發資金。

匡算下來,浦東幾個開發區1平方公里開發成本達到7-8億元。當時,浦東新區向金橋公司下達任務書,要求金橋每年完成2平方公里的開發。這個壓力很大。金橋開發公司與王新奎、王戰等專家反複研究後認為,浦東新區應當探索“滾動開發”的模式,即以前一期的一部分稅收返還到後一期的土地開發中去,推進開發區的持續開發和建設。金橋開發區實行的“滾動開發”,是浦東開發過程中的一項重要創新。金橋開發公司成立後5年內的累計稅、利達到了24億元。

招商引資:構建系統的產業生態鏈

作為一個面向世界的開發區,金橋應該是以國際貿易為特點的出口加工區。在進行最初產業規劃時,我們就開始研究如何保持進出口平衡,感覺比較可行的方法是在出口賺外彙的同時打基礎,對新技術通過仿製、學習、翻版等,最後形成自己獨創性的技術(現在叫自主研發),即實行“出口導向與進口替代並舉”的策略。而高檔進口替代型產業的發展將有利於推動技術進步,為未來金橋走向高技術發展埋下伏筆。

製造業、實體經濟是浦東新區的立區之本、也是上海這座中國工業重鎮的立市之本。在引進產業的過程中,我們主要考慮三方面問題:一是否有利於產業生態的形成,二是否有利於保護生態環境,三是否有利於產業的升級、轉型。

在構建產業生態方面,我們當時引進了一家國際有名的氣體公司叫BOC公司,因為研製芯片需要氣體,一些飲料食品的製作也需要氣體。有了這家氣體公司,就為我們日後引進芯片製造和食品生產企業打下了基礎。又比如,我們吸收了一些飲料製罐企業,後來可口可樂等大公司就進來了。再比如對生物醫療產業來說,生產試劑、中間體等企業就很重要。這種產業生態,在20多年前,大家不一定明白。

我們對進區產業的篩選比較嚴格。1990年至2000年,金橋引進的項目多是國內外500強、高科技企業,產業門類包括芯片、電子、汽車、家電等產業,幾乎都是無汙染、產出高的項目。作為開發公司的總經理,該下決心的時候,絕對不能手軟。

貝爾公司落戶金橋就是一個非常成功的例子。一開始,貝爾公司不願意搬過來,公司的工會主席代表職工和我們說:“搬到一個前不挨村、後不挨店的地方,職工怎麼能安心工作呢?”後來,上海市原副市級老領導顧訓方和市經委原總工程師翁征洋給予我們很大幫助,他們和我一起到貝爾公司浦西總部,與公司管理層開了一次面對面的會議,終於使他們同意搬遷到浦東金橋。金橋開發公司專門劃出一塊地,在楊高路另一側建造了房子,解決了貝爾公司職工的住房問題。在交通方面,金橋公司給了浦東公交公司200萬費用,請他們幫忙開設了三條公交線:一條是新客站到金橋的573路,另有兩條線分別是777路和778路。貝爾公司搬遷至金橋後,建成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程控交換機生產基地,成為中國通信產業的支柱企業,有力地支撐了中國通信業的發展,同時帶動了更多高新技術企業進駐浦東。

後來,我們又給了貝爾公司一塊12萬平方米的地,給他們設立研發機構,還幫助上汽通用建立了泛亞汽車研究中心(Pan Asia)。這些研發基地的建立,意味著金橋在發展高科技產業上成功地跨出了一步。有了這些研發中心,很多與通訊、汽車產業相關的企業都願意過來。現在,在金橋Office Park裡面有很多研發中心,賽默飛世爾(Thermo Fisher)、柯達等研究中心都在那裡。這些研究中心設立後,有助於帶動製造業的轉型、升級。在我們最早製定的戰略裡面,就對高科技技術進行了展望,所以我們會在別人瘋狂賣地的時候留有餘地,為日後引進這些R&D(research and development,研究與開發)機構預留了發展空間。

除了引進R&D機構,金橋還非常重視與高校、科研機構等的合作。在推進研發方面,交通大學翁史烈校長,複旦大學謝希德、楊福家等校長都給予金橋很大支持,推進全國高等院校來金橋。像中歐國際商學院項目,就是在謝麗娟副市長,市教委王生洪主任及翁史烈校長的支持下組建成的。就影響力來說,中歐國際商學院的影響係數絕不亞於引進一個世界500強企業,甚至在某些方面影響更大。

1991年8月8日,上海交通大學、北京大學、清華大學與上海浦東開發區金橋出口加工區開發公司簽署預約場地協議書,三所大學將在金橋開發區內聯合建立科技開發基地。新華社 資料圖

彈指一揮間,三十年過去了。長江後浪推前浪,我堅信未來的金橋會繼續在以人為本、創新為魂的精神引領下,發展得更快更好。

(本文標題為編者所加,文章刊發時有刪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