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寧南撲火隊18名隊員犧牲前的數月有三次實戰經驗
2020年04月05日18:08

  原標題:四川寧南撲火隊18名隊員犧牲前的數月:專業訓練和三次實戰

  起於3月30日的四川大涼州西昌市經久鄉森林火災,令剛成立三個多月的寧南縣森林草原專業撲火隊損失了1/4的隊員——18人犧牲,3人尚在醫院。

  4月4日下午,犧牲隊員的骨灰被送回寧南安葬。次日上午,“西昌發佈”通報,經2108名撲火人員徹夜值守,過火區域未發生複燃,度過了“第三個平安夜”,目前僅有兩個煙點在處理。

  犧牲的撲火隊隊員們再無法看到這一幕。火災發生後,作為周邊縣的撲火力量,他們接指令前往西昌瀘山支援,卻在前往集結點途中殞命火海。

  這支川南小縣“專業撲火隊”的重建或將會很漫長。隊伍雖然剛剛成立幾個月,但並非沒有經驗。寧南縣相關負責人介紹,隊員們經過精心挑選,大多數隊員有數年甚至十幾年的打火經驗,隊伍正式成立後,他們又經過專業訓練,且有三次實戰經驗。

18名撲火隊員和1名嚮導遇難地,設備和樹木都被燒焦 澎湃新聞記者 胥輝 圖
18名撲火隊員和1名嚮導遇難地,設備和樹木都被燒焦 澎湃新聞記者 胥輝 圖

  對寧南縣撲火隊的成員來說,隊友遇難讓他們難以接受。一位接近西昌森林防火指揮部的人士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調動寧南縣撲火隊去大營農場柳樹樁時,那邊的火並不是最大的。而且柳樹樁還有一個很大的水源地。當時火情最緊急的是西昌學院方向,但後來風向變了,而柳樹樁那一帶山上草叢很深,在乾燥的時候,火一上去就非常快,這可能是導致撲火隊員遇難的重要原因。

  近日,寧南縣林草局副局長田龍斌在接受澎湃新聞等多家媒體採訪時,顯得滿臉疲憊,不希望被拍照和錄像。談及隊伍未來,田龍斌說,這需要縣里討論決策,自己只能提供一個思路。

  “一是選好隊長、配齊隊伍;二是加強訓練,強化管理;第三,提升能力……”說到這裏,田龍斌有些哽咽,臉脹得微紅,掩面說到,“打好他們的森林防火戰。”

  專業訓練

  4月2日,澎湃新聞在寧南縣撲火隊營房見到2班班長劉勝雲時,他仍未從隊友離世的打擊中走出來。與此同時,網上一些輿論也讓他覺得很受傷。

  有聲音認為,寧南撲火隊是“半專業撲火隊”,培訓和裝備缺乏,職責應是巡護防火“打小火”,遇到大型火災時承擔二線任務,而不是上一線。

  “我們十幾年的打火經曆,讓這幾句話就給抹殺了?”說這話時,劉勝雲眼睛瞪得鼓圓,自稱被人視作“異類”,“非常難過”。

  去年三月涼山州“木里火災”致27名森林消防指戰員和4名地方撲火人員犧牲,這讓“縣級專業撲火隊”的建設得到更多重視。寧南縣林草局副局長田龍斌告訴澎湃新聞,2019年9月份寧南縣開始招聘組建“森林草原防滅火專業撲火隊”,從數百個報名者選出80人。

  “(人員選拔)主要考慮兩個因素,一是集中在縣城區域的披砂鎮、景星鎮(兩鎮後合併為寧遠鎮),二是‘能夠勝任’,以前就是‘專業的打火人員’。”田龍斌稱。披砂鎮、景星鎮經常參與“打火”的民兵,成為這支新“專業打火隊”的主要力量。劉勝雲說,自己當民兵已有10多年,一直承擔搶險救災任務,“森林火災、地震、水患”,都有涉及。80個隊員中,“90%以上都有少則數年多則十幾年的打火經驗”。

  此次前往西昌瀘山打火的21人中,劉勝雲熟識的何貴銀、黃元林、周全生、張明福、鍾生文等人,都是經驗豐富的“老手”。其中,何貴銀曾當過森林武警,在新疆和內蒙古參加過多次滅火任務。

  “(何貴銀)2000年12月就開始當兵,2016年12月退伍,在部隊就幹了16年,期間還當了代理排長。”田龍斌說,何貴銀擅長“指揮”和“訓練新兵”。去年年底,專業撲火隊成立,何貴銀被聘請來擔任隊長,人事關係也轉到縣林草局。

  但不可否認,近4個月以前,他們尚是“拿著鐮刀砍樹椏打火”的“半專業人員”。“民兵屬武裝部管理,跟我們(林草局)沒關係。不集中駐訓,每年拿出兩三天進行撲火技能培訓。出現火情後,需要他們出動,就挨個兒打電話,還要給武裝部打個招呼。”田龍斌說,對外“平時他們是民兵,但有火情時,他們就是打火的,對外宣稱也是寧南‘專業打火隊’。”

  2019年年底,寧南縣森林草原防滅火專業撲火隊正式成立,整合後的打火隊伍,脫離武裝部,由縣林草局管理,配備了專業打火設備、進行集中駐訓,有了接近“正規軍”的模樣。80名隊員分成8個班,兩個班一組輪值半月。劉勝雲稱,遇到火情時,輪值隊員會頂上,如果解決不了,其他隊員也要隨時回到崗位。

  除了在撲火隊工作外,隊員們普遍都有其他營生。有人種地、開養殖場、當環衛工,也有人在工地打些零工,或在縣城里擁有一個小小的門面,賣豆乾、羊肉米粉,或開理髮店。

  根據營房牆壁上所貼值班表,輪值期間,每天早上7點開始,隊員們要沿著縣城跑步一整圈。此外,還有隊列訓練、體能訓練,以及更為重要的滅火理論及撲火器具使用課程。“(輪班時)早上出去跑步,回來就學習打火知識。”劉勝雲稱,用具怎樣使用,地形、風向如何觀察,該如何判斷危險,進火場的時機,如何避險,“這些都要學”。

  噴霧器、背負式風力滅火器、往複式滅火水槍等設備,存放在一樓門面房的置物架上。最初看見這些設備,6班隊員的陳順利“第一感覺就是不會用”。但經過培訓,覺得“這很省事”,打滅同樣的火,相比於“鐮刀鐵鍬”,會花更少的時間。

  “意識到好處後,大家都認真在學。”陳順利說,這些都是隊長何貴銀“手把手”教的,“雖然我們是民兵,不像部隊(消防)那種,但訓練標準都是一樣的,要會用、會維修。”

  4月2日,澎湃新聞在打火隊宿舍看到一名隊員留下的筆記本,其中記載著自己所學課程的部分內容,涉及撲火設備的維護保養和故障排除,“注意事項”中寫著,“水槍不宜在0度以下使用。”

4月4日下午,18名撲火隊員骨灰被送回家鄉寧南。
4月4日下午,18名撲火隊員骨灰被送回家鄉寧南。
寧南民眾聚集在街邊“接英雄回家”
寧南民眾聚集在街邊“接英雄回家”

  三次“實戰”

  成立“專業撲火隊”,對寧南縣而言,確有必要。田龍斌介紹,寧南縣地處乾熱河穀,氣候炎熱,火險等級也一直較高。“在別的地方,騎摩托車的,煙抽完了,‘啪’地隨手一丟,可能沒得事。但在我們這,可能就一把火燒起來了。”田龍斌說,加之當地不少老百姓防火意識淡薄,火災隱患一直存在。

  在西昌經久鄉森林火災之前,寧南縣森林草原防火專業撲火隊已有3次滅火經曆,其中兩次全員參加。2020年1月23日,農曆春節前一天,新成立的專業撲火隊參加第一次“實戰”。寧南縣境內的桃花村區域出現森林火災,晚上10點,21名隊員趕到時,“已經燒了幾片山”。

  “肯定是當地的農民打不掉了,這才會叫我們。”陳順利說,不是只要哪裡“冒煙了”,撲火隊就去。設備從“鐮刀”換成了專業滅火機,隊員們覺得“省力省事”。“一台機器,最少要抵十個人。”劉樹維說。一次火災帶多少裝備,要根據火勢大小判斷。據其介紹,那次帶了6台滅火機,花了兩個小時,就把火打滅了。

  春節後不久,寧南縣大同鎮發生火災,火勢較大,撲火隊81人都去了。“滅火設備方面,除了壞的,全部拿去了的。”陳順利稱,當天6點接到通知,隊員從家裡趕到營房,背著機器就上車,3個小時後到達火場,當天下午即將火滅掉。

  這次打火較為順利,跟地形也有關係。寧南是山林地帶,公路多是“繞著山走”,但大同鎮火場附近通路,車能直接開過去。對此,陳順利覺得“幸運”。“如果沒路,隊員就得走過去,耽擱時間長了,火燒得更寬,打火就難了。”陳順利說。

  3月16日,寧南縣城“後山”發生火災,直接威脅到城區。半個多月後,澎湃新聞從遠處望去,該片區域仍有大火燒過的痕跡,呈焦黑色。這一次大火,比大同鎮火災更為嚴重,火剛起來時,“幾秒鍾就燒出上百米”。為此,專業撲火隊全員出動。

  這次,撲火隊沒有選擇“正面迎戰”。據陳順利回憶,負責指揮的田龍斌和隊長何貴銀等人判斷,“火控製不住了”,硬上危險,也無必要。“我們在距離火線幾百米遠的地方打了一條隔離帶,然後隊員全部撤退,火燒到隔離帶就不燒了。”陳順利強調,“我們不會蠻幹”。

  田龍斌稱,一般情況下,火災現場由他指揮。“我必須到第一現場,把山勢、地形、地貌全部探查清楚了(再作出決定)。”田龍斌說,如果自己有事不在,則“肯定由何隊長指揮”。

  對此,劉樹維告訴澎湃新聞,隊伍到了火場後,一般會找當地農民瞭解情況,而後派人偵察——有時由何貴銀親自帶隊偵察,接著再根據現場情況,給班長分配任務。“田副局長也會跟著我們一起打火。”劉樹維稱,前述後山火災時,田龍斌與何貴銀分別帶隊。

  “哪個班負責什麼工作,都是有條有序的,不是像農民打火一樣,一窩蜂亂上,不聽指揮。”劉樹維說。撲火隊中“打火經驗多”的大有人在,明白“山區風大且多變”,山火難以控製,不同於“城市火災”,如果只是想著哪裡燃起來了就去滅掉,“會相當危險”。

撲火隊去年底成立後,配備了一批滅火設備。 澎湃新聞記者 何利權 圖
撲火隊去年底成立後,配備了一批滅火設備。 澎湃新聞記者 何利權 圖

  “外調”打火

  對於此次發生森林火災的西昌瀘山,寧南縣這支打火隊中的大多數人都不陌生。2012年、2014年,西昌市瀘山區域均有發生森林火災,寧南縣“專業打火隊”作為地方縣(市)外援之一,參加了這兩次打火。

  劉樹維稱,隊伍里不少人都有過瀘山打火的經曆,對地形“較熟”。據他回憶。2014年3月18日那次,也是在晚上接到上山通知,當晚10點到達火場,次日9點即結束打火。

  2020年3月30日,西昌市經久鄉森林火災發生後,寧南縣又一次接到“支援”指令。根據“西昌發佈”3月31日的通報,火災發生後,“涼山州西昌市第一時間啟動應急預案,成立前線指揮部,調集寧南、德昌等縣專業打火隊就近支援,組織各類救援力量2044人開展撲救”。

  這是寧南縣森林草原專業撲火隊掛牌成立後,首次外調“打火”。

  3月30日西昌經久鄉火災發生後,寧南縣領導建議縣林草局“把人員準備起”,等待支援西昌。“寧南縣的防火壓力也很大,不能去得太多,就先準備了兩個班。”田龍斌稱,過了不久,“盡快支援”西昌的命令就下來了。考慮到氣溫即將上升到35攝氏度,且臨近清明節,寧南本地防火形勢嚴峻,田龍斌沒有隨隊前往西昌。

  縣林草局辦公室主任張明華臨時受命帶隊,其職責首先是和西昌市相關領導對接,“把隊伍交給西昌市”,其次是“搞好後期保障”。“時間很緊張,走時已經晚上8點過了,(隊伍)不可能在寧南採購好了再走。他(張明華)的任務就不要麻煩人家西昌市,乾糧、水等物資,自己做好保障。”田龍斌說,隊員上車離開後,“(到西昌)那邊的情況(就)曉不得了。”

  據送當天送21名打火隊員的司機丘偉(化名)講述,車開到附近的邛海邊的“崗瑤”時,西昌方面已經派車來接。當晚11點左右,撲火隊被帶到柳樹樁蔡家溝水庫,在嚮導帶領下上山,前往瀘山背側火場指定地點集結。丘偉提供的視頻顯示,隊員下車時,“風不大”,遠處山頂有一條長長的火線。

  不久,丘偉乘小車前往城中購買乾糧等物資。次日零點過,他接到通知,令其返回柳樹樁,準備接撲火隊員下山離開。等他到後,現場已是另一番景象,風颳得呼呼作響,大火似乎是從山頂“澆灌”而下,逼近柳樹樁,距離中巴車所停的位置僅有數百米遠,人難以靠近。

  丘偉沒有接到隊員下山。根據“西昌發佈”通報,在去往瀘山背側火場指定地點集結途中,寧南縣森林草原專業撲火隊遭遇“風向突變”,風力陡增,18名隊員和1名當地嚮導犧牲。到了白天,丘偉開車載著撲火隊員們的21個背包,獨自回到寧南。

  一位接近西昌森林防火指揮部的人士告訴澎湃新聞,3月30日,寧南撲火隊的確是被指揮部安排到了柳樹樁所在的西昌大營農場,但指揮部只是負責整體調動,具體火點的情況還是在最前面的大營農場、當地鎮政府清楚,到了之後主要還是他們具體安排。

  他說,調動寧南縣撲火隊去大營農場時,那邊的火並不是最大的。而且柳樹樁還有一個很大的水源地。當時火情最緊急的是西昌學院方向,但後來風向變了,而柳樹樁那一帶山上草叢很深,在乾燥的時候,火一上去就非常快,這可能是導致撲火隊員遇難的重要原因。

  滅火時機

  隊員遺體被發現時,“是趴著的”,這是情況最危急時的避險姿勢。田龍斌稱,撲火隊此前曾有過訓練,“只有專業人員才會做出這個姿勢。”

  “如果不發生突發事件的話,是不可能出現傷亡的,比如隊友們這次在瀘山遭遇的風向突變。”劉樹維稱,進入火場前,撲火隊一般會安排觀察員,在後方觀察是否有緊急情況發生,“但風變化速度相當快,等你觀察到了,分分鍾的事情,根本就跑不脫,來不及反應。”

  犧牲隊員黃元林上山後拍攝的一段視頻顯示,大火即將越過近在眼前的山頭,向其所處位置燒來,大風呼嘯聲中夾雜著草木炸裂聲。“(大火)直轟轟地就來了,跑都跑不贏,我們走了10公里,爬了上來,看到火來了,架勢(趕緊)跑。”視頻中,黃元林氣喘吁吁地說。

  浙江農林大學教授餘樹全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介紹,除專業森林消防外,過去負責林火撲救的撲火隊多屬於民間組織,“多是普通老百姓”,現在我國多地都建立有專業或者半專業的撲火隊,經過嚴格培訓,清楚火情、風向的判斷以及滅火工具的使用,“護林團隊的整體救護素質在提升。”但在森林火災的撲救過程中,經常會有一些突發情況,風向突變就屬於其中之一。

  火災發生當晚,西昌市經久鄉森林火災省州市聯防指揮部“連夜”成立。4月1日,四川省林業調查規劃院副總工程師劉波在指揮部接受採訪時稱,從去年下半年到現在,西昌一般是上午10點開始起風、一直到晚上都有風,風大風疾。加之火場溫度的影響,導致氣流產生突變的可能性很大。

  “由於溫度的升高,會導致氣流上升,影響周邊的微氣候,進而影響風向。當風向變化時,就會將林木燃燒時形成的濃煙吹向消防人員,煙塵會快速籠罩一大片區域。”劉波說,一旦濃煙導致撲救隊員窒息,就十分危險。

  森林與草原防火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兼秘書長王高潮接受川報觀察時也稱,涼山地處四川盆地向雲貴高原過渡地區,這裏山很高、溝很深,容易起大風且風向本來就多變。而在森林火災發生之後,燃燒物產生的熱空氣上升後,冷熱空氣對流,極易“擾亂”風向,再加上複雜的地形變化,風向很容易突變。

  由於上述這些複雜因素,在西昌經久鄉森林火災中,“時機”顯得格外重要。“滅明火一般是清晨,早上4點到10點半的黃金時期。”4月2日,西昌市委常委、瀘山正面森林草原滅火前線指揮長劉光宇在談處置火情時稱,要堅持專業帶隊的現場預判觀測、集中在清晨發力撲火、對整隊有明確分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