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造假魔幻24小時:爆單、宕機 一杯咖啡苦等1小時
2020年04月05日22:53

  原標題:瑞幸“財務造假”魔幻24小時:爆單、宕機,一杯咖啡苦等1小時? 來源:娛樂獨角獸

進入至暗時刻。但戲劇性的事情發生了,今天瑞幸訂單爆滿。

  4月2日晚間,本該披露財報的季節,瑞幸咖啡卻發公告承認,公司COO劉劍在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期間存在偽造交易行為,涉及銷售額大約22億元。這一數字相當於2019年瑞幸全年營收的40%。公告稱,此前發佈的2019 Q2、Q3財報都不可信。

  美東時間4月2日,瑞幸咖啡開盤暴跌81.6%,盤中熔斷6次暫停交易。收盤暴跌75.57%,至僅6.4美元。一夜之間,市值蒸發近50億美元(約353億元人民幣)。4月3日盤前,瑞幸延續跌勢,超20%。

  此事的連鎖反應還在發酵,美股上百隻中概股一片綠油油,捲入信用危機風暴;4月3日,同為神州系的港股上市公司神州租車股價急挫70%,終至停牌,停牌前跌54.42%。

  這家僅用18個月便實現上市、被資本催熟的獨角獸,如今在狂奔之路上終於現出原形。雖然只是披露了初步調查,還有更多疑點和細節尚未披露,但集體訴訟、巨額處罰以及退市風險,是瑞幸無可迴避的暴擊。

  瑞幸爆單,一杯咖啡苦等1小時,App和小程序一度宕機

  今天,瑞幸經曆了冰火兩重天,一面是資本市場的重擊,一面是消費者擠兌熱潮,以至於瑞幸咖啡的App和小程序都出現了宕機。

  據新浪科技,雖然曝出了造假醜聞,但瑞幸的相關補貼並沒有取消,用戶甚至還收到了瑞幸咖啡發送的促銷短信,贈送2.8折優惠券。

  疫情期間,瑞幸門店已開啟自提模式。為了盡快消費瑞幸的兌換券和預儲金額,消費者湧入了瑞幸。今天,深圳、上海,北京,廣州等全國多個城市的瑞幸門店上午均出現訂單潮,門店人流明顯比平常多了,現場下單要等個1小時左右。一位快遞小哥稱,“今天瑞幸的單子特別多,忙不過來了,估計比平時要多一半。”

  鯨聲發現,瑞幸App上的23款輕食已經售罄。

  4月3日中午,不少網友發現瑞幸咖啡App和小程序崩了。

  隨後,@瑞幸咖啡 在微博上回應:程序員正在緊急搶修中。一個小時後,其最新回應稱,“App恢復了,大家下午茶點起~”

  網友紛紛留言表示,“又便宜還好喝,希望小藍挺住,千萬不要倒閉。”

  更“勵誌”的是,瑞幸大股東、董事長陸正耀發朋友圈打雞血:“今天更要元氣滿滿!小夥伴加油!”

  “元氣滿滿”看來成為了瑞幸今天的關鍵詞。@luckin coffee瑞幸咖啡 官微po出的兩張宣傳圖都表示“今天更要元氣滿滿,我們加油!”

  另一位瑞幸咖啡高管CMO楊飛則在朋友圈表示:“資本的事我也不清楚,我也不想問大家也別問我。我就知道經曆這麼多看到這麼多,做人呢,兩件事最重要:必須實事求是,永遠元氣滿滿!謝謝關心,我們反思。”

  瑞幸雪崩,肖戰太難了

  瑞幸在如此境遇,還能堅持“元氣滿滿”,是誰給了它這樣的勇氣?

  是那些堅持不懈喝瑞幸的消費者嗎?他們是真的以實際行動支持瑞幸,還是不放棄薅最後一把羊毛呢?

  不過,如果僅以產品創新和營銷而言,瑞幸還是有很多可圈可點之處。

  瑞幸在營銷上的手筆很大,前後共聘請了四位代言人:張震、湯唯、劉昊然、肖戰,迎合了都市年輕白領人群,小藍杯也非常有設計感。為了避免大家對代言人產生誤會,據瑞幸官方微博的解釋:luckin coffee的品牌代言人是張震、湯唯、劉昊然,小鹿茶的品牌代言人是肖戰。

  瑞幸選擇了明星作為企業IP,打造了線上營銷閉環,大大提高了轉化率。

  從挑選女神湯唯和男神張震開始,瑞幸就開始營造高雅清新的格調,但隨後卻因為“碰瓷”星巴克營銷而遭到業界詬病。

  2019年以來,瑞幸推出了小鹿茶,定義為“年輕人的活力下午茶”,挑選的兩位代言人劉昊然、肖戰都是新生代90後。

  2019年9月3日,小鹿茶獨立運營,肖戰取代劉昊然成為代言人。肖戰的流量效應十分驚人,一條微博轉發量可達10幾萬,一度讓小鹿茶成為火爆話題。“肖戰代言小鹿茶”的關鍵詞也在之後的三天內,佔據搜排行榜。微博閱讀量達到1.7億,為小鹿茶的品牌賺足了眼球。

  這裏不得不心疼下瑞幸小鹿茶的代言人肖戰,去年剛火不久,最近就因為227同人事件“下架”,再加上遇到瑞幸品牌雪崩,可以說很艱難了。

  從產品品類來看,瑞幸的迭代速度很快。大師咖啡、小鹿茶、瑞納冰、甄選酸奶、鮮榨果汁、輕食、堅果、網紅零食,用來打發下午的時光還是不錯的。特別是酸奶,推出了西柚味、獼猴青提、橙子鳳梨等新口味,帶來耳目一新的感覺。

  截至2020年1月8日,瑞幸全國共有4507家門店,已經超越了星巴克,特別是北京、上海CBD區域,達到了500米範圍內100%覆蓋,即使在非核心區域也有覆蓋,打開App很容易就可以在附近搜到一家瑞幸門店,順豐配送的體驗也不錯。“閃電”般的擴張速度,甚至倒逼“傲慢”的星巴克也推出了外賣。

  背後是“鐵三角”資本遊戲,站台股東撤離或套現

  瑞幸此次內部調查尚處於初步階段,仍有多處疑點未能解答。

  瑞幸為何要自揭傷疤?這場自查中,瑞幸的其他核心高管是否難逃干係?

  正如陸正耀所說的,“狂奔是真的,但是並不是蒙眼”,瑞幸的一切都經過了精確的算計。那麼,劉劍僅僅只是為自己的利益算計嗎?如此精心且大規模的作假,是如何做到不露痕跡的?

  與通常的財務造假案中責任人為CFO不同,這次瑞幸卻將COO推向斷頭台,也引發了市場猜測:或為高管團隊之間出現裂痕,終於摀不住了。

  罪名射向了靶心——劉劍。但其人十分低調,唯一一次公開露面是在去年9月的“小鹿茶”發佈會上,推出“新零售合夥人”模式。據瑞幸招股書,劉劍並未持股,僅有期權,分配到了47408股認股權。行權價格為0.1美元,期權計劃的週期為十年。

  而瑞幸這次的“自曝”,或許更等同於自保。穿透層層疑雲,瑞幸實際上是一場神州系運作下的資本遊戲。

  2019年4月,瑞幸招股書披露的前四大股東分別是:瑞幸董事長陸正耀持股30.53%,為實際控製人;創始人兼CEO錢治亞占股19.68%;黎輝的大鉦資本持股11.9%;愉悅資本劉二海占股6.75%。其中陸正耀、劉二海、黎輝,即為外界熟知的神州系“鐵三角”,一路抱團運作,將瑞幸送上大洋彼岸的Nasdaq。

  具體來看,黎輝和劉二海連續加註了瑞幸咖啡的A輪和B輪融資,將其估值抬高至22億美元。A輪中出現的君聯資本,是劉二海的前東家,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據傳是大鉦資本的LP;B輪中的中金佳成,為中金公司子公司,與黎輝的前東家摩根士丹利,一起成為瑞幸咖啡上市保薦商。

  3月27日,瑞幸宣佈任命兩名新的獨立董事,劉二海卸任審計委員會成員。

  大鉦資本已多次減持套現。2020年1月8日,大鉦資本減持了3840萬股,持股比例從14.06%下降至12.15%,套現2.3億美元,收回當初對瑞幸資本的投資。近期,大鉦資本再度拋售瑞幸股票,持股比例下降到8.59%。

  天眼查數據顯示,陸正耀為神州優車的法人及股東,同時,他也是寶沃汽車董事長。

  通過相似的“一氣嗬成式”彪悍套路,陸正耀一手打造了神州優車、神州租車、瑞幸咖啡三家上市公司,被業界評論稱“做事很野”。據燃財經報導,寶沃汽車也將成為其下一個資本故事的主角,謀求包裝上市。這次事件,會成為陸正耀資本狂飆之路的終結點嗎?

  兩個月前曾遭渾水做空,否認後終於打臉

  渾水的做空報告終於有了迴響。

  今年1月31日,渾水發佈了一份對“瑞幸咖啡”股票長達89頁的做空報告,直擊瑞幸捏造公司財務和運營數據,並質疑瑞幸商業模式基本崩潰。

  這份匿名報告的作者派了92個全職和1400個兼職調查員,收集了25000多張小票 ,進行了10000個小時的門店錄像,並且收集了大量內部微信聊天記錄,認為瑞幸的平均每店貨物數據在2019年第三季度虛增69%,在2019年第四季度虛增88%。瑞幸採取了“跳躍式訂單”的方法,在取餐號中加入隨機號跳號,誇大了訂單數據。瑞幸還將2019年第三季度的廣告支出誇大了150%以上,尤其是在分眾傳媒上的支出。

  周密調查的“吊打”之下,可以發現瑞幸並不是財報層面的造假,而是貫穿上下的經營層面的造假。

  報告稱,“當瑞幸咖啡2019年5月上市的時候,就基本上是個通過高額折扣和免費贈送向中國用戶灌輸咖啡文化的失敗生意了。”

  該消息一出,瑞幸股價盤中大跌超過20%。

  隨後,瑞幸咖啡緊急公開回應,逐條否認了渾水報告的所有指控並稱“匿名報告有意誤導和虛假指控”。加上中金公司、大摩都紛紛力挺瑞幸,使得瑞幸股價反倒止跌回升。如今,他們都被狠狠打臉了。

  瑞幸的整體策略是“星巴克+711+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